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4.修真风月录

作者:若然晴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公孙大师姐之所以还被称为真人, 是因为还没出师的缘故,作为杜容仙尊的开山亲传弟子, 她的资质天赋毋庸置疑, 年不过三百岁,已然是婴后修士,之所以在五域无名,是因为她甚少离开飞仙阁, 如今要教训一个金丹期的后辈自然是手到擒来。

    叶焕之打也打不过, 逃也逃不掉, 无论说什么,公孙大师姐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的鞭子材料特殊, 可长可短, 打在人身上只是皮肉撕裂之痛, 但免疫灵力护体,即便是修士也会疼得痛不欲生,叶焕之欲捏碎传讯符, 被公孙大师姐一鞭子打在手腕上,只能生生挨了二十鞭,他一开始还能强撑着理论, 几鞭下去就只剩下叫喊了。

    柳芊芊的脸色红了又白,急声辩解道:“各位师姐, 你们能不能讲点道理?叶大哥他来者是客, 而且又不知道飞仙阁的规矩, 为何要这样对待他?公孙真人堂堂元婴修士,恃强凌弱莫非就是正当作为?”

    “这位叶道友方才欲以昆仑仙宗之强凌飞仙阁之弱,如今被教训也是理所应当,何来恃强凌弱?”姚夏眨了眨眼睛,笑道:“还是这位妹妹觉得你家叶道友欺凌旁人可以,旁人欺凌他就是不正当了?”

    话说出口,姚夏又觉不妥,补救似的说道:“以昆仑仙宗正道魁首大名,若真为了这么个轻薄弟子与飞仙阁为难,传出去只怕要被五域宗门笑死。”

    柳芊芊用发红的眼睛瞪向姚夏,姚夏立刻柔柔弱弱地躲到了小五的身后,小五一只手护住她,冷冷地同柳芊芊对视,那一边公孙真人二十鞭打完,叶焕之已经晕了过去。

    “叶大哥!”柳芊芊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要看叶焕之的情况,见他只是被打晕了过去,一时又急又怨,急的是他人事不知,不知是否会迁怒自己,怨的是这人在自己面前做出一副护花强者姿态,却连一个师姐都打不过,只有丢人现眼的份。

    公孙真人神情淡淡,对半跪在地上抱着叶焕之的柳芊芊说道:“你是外门弟子,一日内自去执法堂请罪可免责一半,这一路你们二人卿卿我我,我并未说过什么,如今进了飞仙阁,就要守规矩,如不想守,早些离去就是。”

    修真宗门便是如此,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无异,只要报备一声,还回玉牌勾销名字,随时都能离开,进了内门才是正式弟子,那时再想走就不成了。

    柳芊芊只顾低着头掉眼泪,也不知听没听见,公孙真人也就不再管她,瞥了一眼自家几个师妹们,众人连忙垂下脑袋跟在她的身后。

    姚夏回头看了柳芊芊一眼,和李清仪记忆里的人对上了号,柳芊芊猛然抬起头,还沾着泪水的眼睛里泛上血红的恨意,姚夏对她一弯眸子,也跟在众人的身后走了。

    杜容仙尊是个守信之人,虽然只是收下姚夏装个样子,也没有让自己的几个徒弟知道内情,故而公孙真人隔天就送来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生息灵花作为给新晋师妹的入门贺礼,还让玉莲来问了姚夏的修炼进程,竟然是见自家师尊没有开教,准备亲自教导她了。

    姚夏几次拒绝都不成,只得答应下来,结果就在公孙真人预定要过来的前一天晚上,她毫无预兆地结丹了,而且这金丹结得顺畅极了,前后只用了三个时辰不到,结成的金丹大如掌珠,通体纯金,偶尔还会闪过一丝充盈而出的雷电光泽,已然达到金丹中期的水准,可见平日的基础打得有多牢固,如果不是见姚夏还在长身体,公孙真人几乎都要以为她是卡在筑基大圆满几十年的老修士了。

    “师妹金丹既成,除了巩固境界稳定心境,也该择一门功法好生修习了,我早年在一处遗迹内得到上古女修所著之玉女天笑九式,是玄阶功法,童女可修,辅以雷霆法诀,连师尊都说过此功法神奥,只是雷灵根难遇,至今不曾替它寻到主人,如今想来,正和师妹有缘。”公孙真人从袖中取出一份玉简。

    姚夏按住了公孙真人的手,“这功法贵重,妹妹不敢收,更何况妹妹已经……不是童女了。”

    她说这话时面颊微红,公孙真人却误会了,眉头微蹙,想了想又不知该如何宽慰,只得干巴巴地由姚夏按着她的手,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是谁骗了师妹清白?我去擒他过来打死。”

    姚夏忍不住笑出了声,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是受骗,我们两情相悦,再隔一个多月就要成婚了,蒙师尊恩典,让我从飞仙阁出嫁罢了。”

    公孙真人呐呐地说道:“那,那也不该先……”

    姚夏慈爱地看着公孙真人,就好像在看一个纯洁的宝宝,公孙真人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那天挨了公孙真人一顿鞭子,叶焕之醒来之后就连夜离开了飞仙阁,留书一封说很快来迎娶,柳芊芊气得去追,却在半路上遇到金丹劫,差点死在外面,还是认识她的两个外门弟子把她给带回来的,不过刚结成的金丹却因为境界不稳碎裂了,比之前筑基期的时候还不如,不知要花费多少精力才能补养回来。

    姚夏由此推测柳芊芊的命数在上一世压过李清仪只是因为有叶焕之这么个人在,现下叶焕之不在柳芊芊的身边,她的气运也就正被李清仪压制,她越是风光得意,柳芊芊就越是失意落魄。

    如果是李清仪,发现这一点自然会欣喜,但姚夏不是她,也谈不上跟柳芊芊有仇,想了一下背地里杀了柳芊芊的难度,又被她自己给否决了,在飞仙阁的地盘杀飞仙阁的弟子,如果没有个正当的理由,别说继续报仇了,连能不能活着离开都不知道。

    不能暗里杀人,但如果换成明里自保,那就很有几分说法了。

    姚夏眉眼弯弯地转了转镯子,镯子慢慢地化成一个和谢湛一般无二的人形分神来,只是眉眼里要少了些灵气,分神看她笑,也跟着眉眼弯弯,姚夏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就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似的,分神忽然开口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没人看见呀,这里是我的房间。”姚夏笑眼弯弯地说道。

    谢湛那边停顿了三五秒,分神缓缓说道:“我知道,但是看起来就像你在跟别人动手动脚一样。”

    姚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抱了抱分神的腰,“我不管,这是你分出来的神魂,对我来说就和你没有区别。”

    谢湛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无奈,“好,随你。”

    姚夏蹭了蹭他的胸膛,“我想你了,还想大师兄,走的时候二师兄还没清醒呢,不知道二师兄怎么样了。”

    “狗蛋出去了,狗娃破了心境,我让他闭关准备结丹去了。最近魔修四处投放妖兽作乱,各大宗门都派出了能驭兽的修士去稳定局面,也不大管用,我也准备出去一趟。”谢湛说着,又发出一声低笑,“会赶在成婚前回来的,狗蛋正好要经过飞仙阁,你要是想他,我让他去找你。”

    姚夏惊奇地说道:“阿湛,你都不会吃醋的吗?”

    谢湛似乎是震惊了,分神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茫然的神色,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狗蛋对我来说就像是儿子一样,他都叫你师娘了……啊?”

    姚夏忍不住笑了起来,谢湛越发不明白她在笑什么,姚夏笑完了,缓了口气,“让大师兄来找我吧,正好有事想问他呢,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累到自己,实在有对付不了的妖兽也不要逞能,别忘了时间,我可不会在飞仙阁一直等你等个十几二十年啊。”

    谢湛的分神郑重地点头,姚夏几乎都能想象得到谢湛自己一个人对着空气点头的样子了,嘴角忍不住翘得更高,她在谢湛的分神嘴唇上轻吻了一记,谢湛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微微抬起手拍了拍姚夏的后脑勺,然后分神就散了,姚夏再怎么转镯子,他都不肯放分神幻化了。

    江瑜在接到自家师尊传讯的时候倒没有姚夏想的那么多,想着好些日子没见了,在多宝阁转了一圈,手里提了几个礼盒,他就木着脸上了飞仙阁,一眼看着,竟然和那些求亲的各大宗门世家子弟看上去差不多,区别只在于,他是个剑修,还是个穿着紫霄剑派亲传弟子服饰的,一身剑气冲天,再正统不过的剑修。

    剑修啊!

    以剑为妻啊!

    一个剑修来飞仙阁干什么?手里提着礼盒,他也是来求亲的?脑子没坏?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被剑修看上?

    众人的视线纷纷地落在了江瑜的身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