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人面兽心

作者:岂不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现在出手吗?”单莫犹豫着。

    十几息后,单莫睁开眼,准备动手。

    刚刚一阵眼,罗燕却动了。

    她缓缓的往走前着。

    “站住!”那押送罗燕的几人大喊。

    可他们也只能喊喊,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薛子敬逐个击破。

    罗燕速度的速度虽然不快,但终究在慢慢离开。

    这一下,单莫又迟疑了。

    如果没有突然状况,还有必要暴露自己吗?

    犹豫间,罗燕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

    “嘿嘿,你们最好能够快点杀了我。

    拖得越久,罗燕就跑得越远,也越加的安全。”薛子敬讥讽的说道。

    押送等人及其败坏却无可奈何,只能再次加快攻势用来泄愤。

    薛子敬渐落下风。

    又斗了一盏茶功夫,薛子敬渐渐不支。

    突然虚攻一剑,然后往后一跃,大喊一声,“薛某去也!”

    -

    “去!”躲在一旁的老者突然大吼一声。

    丹凤眼与另外三人突然从隐匿处往薛子敬扑去。

    薛子敬大惊,匆忙中举剑格挡。

    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薛子敬的身后,老者后发后致。

    一掌击中薛子敬后背。

    -

    薛子敬闷哼一声,被击飞出去两三丈。

    看着渐渐逼近的老者,一脸不置信的道,“是你?”

    一旁押送罗燕的几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迷惑了。

    老者指了指罗燕离开的方向,然后向几人点点头。

    几人这才醒悟过来,往罗燕离开的方向追去。

    单莫暗叫不好,正准备去救罗燕。

    -

    但耳旁却响起了老者的声音。

    “薛子敬,此行之意不在罗燕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来此地,意欲找到养魂草。救罗燕,乃掩人耳目。老夫暗中察觉,区区剑阵,根本困你不得。为何你不早早破阵,实则你本意如此。”

    “师傅,我明白了。”

    丹凤眼嘿嘿笑着,走到老者身旁,道,“薛子敬故意不杀那几人,就是让他们说出去,这样,旁人只会认为他是救人,而不是平白无故来到此地而引人怀疑。这样,就算他拿到养魂草也没人知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

    “养魂草,非养你之魂,皆因你将命丧于此。可惜,可惜,呜呼哀哉。”

    老者从身旁一人抢过长剑,指着薛子敬,笑容可掬,丝毫看不出心中翻滚的杀气。

    老者握剑的手臂向后曲起,为长剑腾出更多的空间,以更干脆的刺穿对方的胸膛。

    可他与另外几人都没注意到,一直在他身旁的丹凤眼已绕到他身后。

    手起刀落,往老者握剑的手臂砍去。

    随着老者怪叫一声,献血溅了吴老四等人一脸。

    整个右臂被砍了下来。

    “你!”老者怒吼,就要斩杀丹凤眼。

    但还没得及行动,却惨叫一声。

    薛子敬的剑已刺进老者左胸,老者怒瞪双眼,左掌击出。

    薛子敬本要刺对方一个穿胸而过的。

    但知道对方这一掌用尽了全力,要杀了自己同归于尽,那会硬接。

    只等作罢。

    -

    插在老者左胸口剑已没入了四五寸,这个深度心脏早被刺穿。

    剑身随着老者踉跄的后退而轻轻颤抖。

    “你,你,你们!”

    老者话没说完,一头栽倒在地上死了。

    -

    吴老四等人脸色大变,还没从刚才突如其来的变故中醒来。

    噗!薛子敬一扬手,将其中一人头颅砍下。

    这次,吴老四总算知道害怕了,连忙下跪求饶。

    “想活命可以,以后得听我命令。”薛子敬冷冷得说道。

    “听,听。”

    “是。”

    两人连忙答应。

    -

    薛子敬点点头,还剑入鞘。

    看了看丹凤眼,问道,“唐修身在何处?”

    对于刚才发生的变故,单莫没太多惊讶。

    不是他料到了,而是这些跟自己无关。

    听到薛子敬问起自己后,单莫决定再将计就计下去。

    “唐修那小子在那,你们两个,将他抬出来。”丹凤眼道。

    吴老四为难的看看自己的断手,又看看地上惨死的老者,一个哆嗦,跟着另一人走去。

    -

    薛子敬看着一动不动双眼紧闭的单莫,问道,“他昏迷了多久?”

    “九十八天。”

    “嗯。”薛子敬若有所思,沉吟片刻,道,“被这诱饵附身,以凡人之躯,昏迷到百天便会死亡,我们得抓紧时间。你们两个,抬着他,跟我来。”

    吴老四唯唯诺诺,单手支撑着,与另一人抬着单莫跟在薛子敬与丹凤眼身后。

    -

    “薛大哥,唐修这背上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个凡人,昏迷这么久,不早饿死了吗?”

    “养魂草。”

    “什么?养魂草?养魂草不是一种凶兽吗?这小子背后的是养魂草?”丹凤眼大吃一惊,停了下来。

    “没错,唐修身上的就是养魂草。不然他早饿死了。”薛子敬依然没有停留。

    “那,关于养魂草的作用,可以让凡人有俢魂的资质都是假的?薛大哥,难道你还有什么蛮着小弟我吗?”丹凤眼追上去问道。

    薛子敬听了,停了下来,脸色一沉,道,“怎么?如果你觉得我骗了你,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丹凤眼一怔,连忙赔笑,道,“不,不,薛大哥别误会。”

    薛子敬冷笑一声,继续往前走着。

    -

    只不过还是向丹凤眼解释道,“对于凡人,养魂草不只是提供养分这么简单。你应该知道,大多凡人魂脉不强,才没俢魂的资质。但是养魂草却能滋润强化魂脉,使其达到俢魂的标准。

    而且,对于未发魂芽的俢魂者用处也不小。未发魂芽前,施展魂术,会使魂脉受损。所以未发魂芽前,就是俢魂者也不会轻易使用魂术。但有了养魂草,便没了这个顾虑,因为它会修复受损的魂脉。”

    丹凤眼不停点头,但他神色间,却有所怀疑,这自然瞒不过薛子敬。

    就见他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一册旧黄的书来。

    道,“你自己来看。”

    -

    丹凤眼接过书,翻开一字一字的念着,念的内容与薛子敬说的大致相同。

    “薛大哥,后面怎么是空白的?”

    薛子敬微微一笑,一摆手,让吴老四停下。

    然后从单莫身上扯出几根兽毛。

    然后放到那册书的空白处。

    右手轻轻一押,手掌与书页接触的边缘,有层层冰雾涌出。

    -

    “薛大哥,你是俢魂者?”丹凤眼惊道。

    吴老四与另一人同样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单莫偷偷睁开眼,看到了这一幕。

    “没错,但我要你们看是这个。”薛子敬笑道。

    丹凤眼再次张大了嘴,惊道,“有字了。这本来没有字的。”

    “没错,这书叫魂书,是由人或者动物的魂脉书写而成,时间久了,魂脉逐渐变弱,字迹便会消失。只要用养魂草滋润一下,魂脉变强,所以字迹重新显示出来了。

    养魂草如此珍贵,凶兽也是知道,所以凶兽才喜食,所以才可以做为诱饵。”

    -

    “薛大哥,以养魂草如此珍贵的东西作为诱饵。难道凶兽有更珍贵的东西?”

    “没错,我要找的是一种叫冰晶的东西,有了这东西,度水劫时才多几分胜算。”

    “渡劫?莫非薛大哥你。。。”

    单莫的心中同样一惊,如果薛子敬说的是真的,冰晶真的能提高渡劫的成功率,那无论如何要拿到手。

    薛子敬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师傅那老夫子说的养魂草那凶兽的体内就有冰晶。所以才要让唐修当诱饵,到时我们只要宰了那凶兽,便可拿到冰晶,到时候,唐修身上的养魂草你们几人便分了他。”

    此话一出,不仅是丹凤眼,就连吴老四也兴奋不已。

    当即康概的表了忠心。

    -

    薛子敬却冷冷道,“除凶兽不需要你们任何帮助,我虽未发魂芽,但已开了三脉。有了养魂草,区区一只凶兽不在话下。至于你们,我有另外的安排,做好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走吧。”

    单莫听了,心中将信将疑。

    耳边又传来丹凤眼的声音,“薛大哥,除掉我师父的计划是天衣无缝。不过小弟有个疑问,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就埋伏在那个地方?”

    “哈哈。”薛子敬大笑,得意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曾给了唐修一张引魂符?”

    单莫脑海里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一阵轰鸣,之后他们说的什么都没听到了。

    因为他明白了一件事。

    从进入天剑峰就一直被薛子敬算计着。

    而薛子敬给的那张引魂符,他是可以通过特殊方法追踪的。

    所以薛子敬才知道单莫等人埋伏的地方,从而在那里发动偷袭,开始他们除掉老者的计划。

    -

    单莫被吴老四与另一人抬着,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后面那人的眼睛。

    但想到吴老四是一只手,便灵机一动。

    左腿一使劲,担架一个不稳,翻了。

    单莫翻倒在地上,趁此机会,他把那张引魂符拿出,迅速的往一旁丢去。

    动作隐秘快速,身后抬着单莫的人没有发现,而背对着他的另外三人更不会发现。

    -

    “废物。”丹凤眼指着吴老四骂道。

    薛子敬却皮笑肉不笑,淡淡道,“算了,吴老四,一只手,难为你了。等你成了俢魂者,自然可以把手长回来。所以你要好好的跟着我。不要有任何异心,明白吗?”

    “好,好,一定,我吴老四一定对薛大哥忠心耿耿。不过薛大哥,唐修这小子利用完了,怎么处置他?”

    “嗯。。。”薛子略微敬沉吟,便道,“若他大难不死,且记得发生的事,就除掉他。

    若他全然不知,便留他命,且分他少许养魂草,让他成俢魂者。”

    吴老四神色微变,急道,“薛大哥,唐修那小子狡诈。说不定会故作糊涂。”

    “既然如此,事成之后,直接除掉他。”

    吴老四神色自若,内心却窃喜不已,不再提单莫是俢魂者的事,甚至还有点后悔之前为什么要说出来。若几个俢魂者两败俱伤对他是最好的结果。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