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9.阴兵

作者:永岁飘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这神奇的组合, 说不是做梦都没人信。

    今晚的刺激一波接一波, 让高来封应接不暇。此刻,还能保持理智思考问题,不得不说他神经强大。

    赵萱把如今的情况告知了龙泽。完了, 垂在身侧的双手还暗暗地掐了几下, 准备随时出手,帮嬴政制服龙泽。

    赵大仙可不傻,她不认为龙泽会轻易臣服。她都已经想好了, 要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怎么着也要把他弄给嬴政。

    嬴政和曾经同僚的孙子相比,哪个对她更重要,她分得很清楚。

    倒霉的龙泽,被嬴政相中, 真是造了十八辈子的孽。

    “天庭隐匿!”龙泽大惊。

    “天道轮回, 末法时代来临,天庭隐匿不过是早晚的事。”

    听到确切的回答, 龙泽眼里泛起浓浓的无措。他被囚困的岁月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庭为什么会隐匿?

    他本打算,脱离缚龙阵后, 便回到龙族, 让祖父设法为他重塑龙身。如今, 他连天庭都回不去, 还谈什么重塑肉身呢。

    赵萱见他失神, 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她再接再厉:“你龙魂受伤,想要恢复,在凡间怕是很难,眼下唯一的机会便是跟着嬴政,他是僵尸,属性为阴,能助你龙魂恢复。同时,他曾为帝王,自带龙威,正好与你相合。”

    赵萱此番话的信息量太大,龙泽失落不已,暗暗替自己悲哀。

    而嬴政......

    嬴政曾是历上最杰出的政治家,任何一丝风吹草动,能都让他联想到无数的可能。

    别看赵萱和龙泽这两人寿命悠长,可真要比心计,一仙一龙联手,也不见得比得过嬴政。

    这不,赵萱短短几句话,就让嬴政从中发现了端倪。

    天梯断,天庭退,所以赵仙君是流落到凡尘的神仙。这些都不算,先前他似乎在赵仙君的神识手里,看见了一柄通体晶莹的扫帚!

    据他所知,一般神识所使用的法器,皆是本命法器。难不成……这赵仙君是传说中的扫把星?

    想到这里,嬴政万年不变的面孔乍然出现了一丝龟裂。

    ……不得不说,始皇陛下,你真相了。

    这边,正绞尽脑汁,想要说服龙泽臣服的某大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饺子皮已经被扒开,露了陷了!

    赵萱见龙泽沉浸在自己的悲痛茫然中,她也不打扰他。

    此时已近凌晨,学校这里不能再继续滞留下去。赵萱抬起手,把先前设下的结界解除掉,完了,细臂轻挥,又把破坏的操场恢复原样。

    处理完一切,她回头看向龙泽:“考虑得怎么样?”

    龙泽沉默。没同意,也没反驳。

    赵萱被他默不作声的颓废模样弄得失去了耐性。

    “你如今不过只是区区龙魂,还有什么可挑剔的,跟着嬴政难不成还委屈你了?”赵大仙狂暴了,别以为是龙就了不起,人家嬴政还是凡间帝皇呢!

    其实,在赵萱眼里,这一龙一僵真的是相辅相成,嬴政能温养龙泽受伤的龙魂,同时,龙魂也能助嬴政壮大帝气。

    龙泽抬起龙头,静静地看着赵萱。完了,又把龙眼落到嬴政身上。

    他沉默良久,最后无奈地点了点龙头。

    形势逼龙啊!

    龙泽一点头,赵萱杏目遽然精亮,随即握住嬴政冰凉的手,取他一滴指尖血。然后双手结印,以极快的速度打出一道法印包裹住尸血。随即双手往前一推,把法印与尸血一起打进了龙泽的天灵之处。

    法印入体,片刻,龙魂忽明忽暗,最后化作一缕清烟没进了嬴政的身体内。

    龙泽没入身体的刹那,嬴政冰冷的面容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笑意。那抹笑很轻很淡,但却被赵萱察觉到了,她微微抿起嘴角,心下也随着他的笑,高兴了起来。

    赵萱看着内心欢喜,却极力抑制的某皇帝,道:“走吧,回家了。”

    事情已经处理完,她可没心情在这儿顶着夜雨吹凉风。

    嬴政淡淡地“嗯”了一声,便踏着沉稳却又有几分轻快的步子往学校外走去。

    赵萱看着他的背影,眉眼高翘,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总算有几分烟火气了。

    两人说走就走,把小心肝被吓得一抖一抖的高来封留在了原地。

    高来封还没从阵阵惊吓中回过神来,脑袋里全是僵尸和龙在追着他跑,并且吃掉他的画面。

    好吧,高警官脑补过头了。

    赵萱走了几步,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退回到高来封身边,见这家伙双眼一惊一乍,她皎白额头微微跳动,玉手往高来封头顶轻轻一抚,把今晚的某些事件从他脑识中抹去。

    她既然敢毫不避讳这个凡人,让他知道一些他不能知道的事情,自然就是留了后手的。

    这人还要给嬴政落实户口,所以赵萱在除去他记忆时,也保留了一部分,让他相信,嬴政和她都是玄门中人。

    记忆从高来封脑海中消失的瞬间,他双眼突然一瞪,随即昏迷过去。赵萱探出手,赶紧把即将摔倒的人扶住。

    可怜的高来封,白白就吓了一个晚上,到最后却是把最“精彩”的忘记了!

    他异于常人的穿着引得路人频频驻足打望。

    此时的他,已然成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

    路人的目光,让赢政微微蹙眉。

    不过,脸部太过僵硬,他蹙眉的动作,在别人眼里就像是用眉头在跳舞般,一跳一跳,让人忍俊不禁。

    赢政眼角余光扫过偷看他的人,黑沉的星眸微怒。

    大胆刁民,竟敢直视朕!

    赢政刚想发怒,脑海中,突然蹿出某个大仙,翘着二郎腿、啃着鸡爪普及给他的一些知识。

    现在是法制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你是僵尸,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僵尸,要不然,会被抓去切片……

    想到这里,赢政腰背紧绷,双瞬暗暗警惕着四周。

    这是赢政第一次离开皇陵,对当今社会很陌生,他所知道的一切,皆是电话对面那个自称仙人的女子告诉他的。

    比如,现在握手里的“千里传音”,也是她告诉他的。

    以前,就算她说得天花地坠,他也从来没把她说的话放在眼里。

    他是秦始皇,一统六国的开国君王,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

    可,当亲身直面后,他才知道,她所言非假。

    赵萱:“...... 你墓地里不是还有具石棺吗,这段时间你就先睡石棺吧!”

    赵萱蹙了蹙眉心,脸蛋上一抹尴尬一闪而过。

    丢脸丢大发了!

    虽然这笑赢政看不到,但莫名的,赢政就觉得,对面那个性格有些跳脱的仙君此时肯定是很不好意思。

    赢政面无表情的沉沉“嗯”了一声。

    帝心极为复杂,朕乃天子,你让朕睡石棺……

    赵萱才不管赢政怎么想的,反正睡石棺都睡了一两千年,再睡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难得有老熟人打电话过来,赵萱眯着杏眼,甩着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赢政闲聊起来。

    赵萱调侃:“你哪来的钱打电话?”

    她其实最想知道的是这个。

    赢政沉默。

    他才不告诉她,他是...... 顺了别人的“纸”打的电话!

    这还是他现学现卖,学来的。

    对于如今的人为什么把“纸”当银钱,千古一帝表示不能理解。

    赵萱完全不介意他的沉默,甩开这个话题,又道:“不是我说你,你那死人墓有什么好住的,早就该出来走动走了!”

    赢政面无表情,依旧沉默。

    “你要再不出墓地,小心以后与这个社会脱节... 不过,你是僵尸,本来就与社会脱节了!”

    赢政还是沉默,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

    “行了,不说了,我过几天去你那边看看!顺便把你棺材给补补。”自说自话了大半天,赵萱觉得有些无趣。

    她话刚话,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声,显然是对方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

    赵萱秀目一翘,瞅着电话笑了笑,便起身回了院子。

    这段时间她霉势太强大,不能随便出门,等过了这几天,她就去皇陵找赢政,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出品的棺材给睡坏的,然后找个机会把他从死人墓里撬出来!

    这个世界多姿多彩,龟缩在死人墓里,真是浪费大好时光。

    不过,他还真是沉得住气。

    墓地外见天的被人围观,他竟然还能无动于衷。

    赢政挂掉电话后,把从别人身上顺来的一张红色大钞票递给报亭老板,转身就离开了报亭。

    “喂,兄弟,还没找你钱.…..”报亭老板正准备找零钱,却发现人已经离开,他急忙把脑袋伸出报亭对着赢政的背影大声喊。

    赢政仿佛没有听闻般,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那老板的视线中。

    “没听说哪个剧组来兵马俑采景啊?这演员还满有气势的,这么冷酷,长得又帅,早晚会红。”老板纳纳的吐了句,然后把零钱丢进抽屉。

    好吧,报亭老板直接把披散着长发,穿着古装的赢政当成了来兵马俑这边拍摄电影的演员了!

    ***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

    霓虹灯闪烁微光,照亮整座城市,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时不时有车子疾啸而过。

    细雨随风飘摇,冰冰凉凉,沁人心房。赢政静静肃立在城市中央的大楼天台上,一双血红的眼睛睨视着脚下的大地。

    看着这片繁荣盛景,血眸忽明忽暗,最后一声长叹,叹声里充满了无尽黯然。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片陌生的大地,踏着沉重的步伐,消失在黑夜尽头。

    如梦千年,再醒,却是物事人非。

    那时,他雄心万丈,梦想长生不死,希望大秦在他的统治下千秋万代。

    可最终还逃不过衰老死去,人间帝王又始何,还不是抵不住岁月蹉跎?

    那时候,老迈的身躯依旧没拦住他称霸天下的雄心。他活着时,征战沙场,打下一片国度,让天下人敬畏。死后,去了阴间,他同样要在地底下打出一片天。

    然而,世事难料,他最终没有带着他的雄师踏入阴间,反倒留在人间。

    赵仙君说,他的帝魂被人禁锢,困在肉身不得脱离,这才触成了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他脱离三界,不生不死。人间于他,已无意义。

    赢政回转皇陵,夜色下,孤寂的身影若隐若现,飘忽不定。

    看着皇陵外围被人挖掘出来的人形陶俑,他如红宝石般的眼睛怔愣,一股怒火瞬间蹿进胸膛,同时,一股从未有过的失意也随之蔓延。

    他抬起一只脚,踌躇半天,终是无奈地放下。

    转身,消失在黑色之下。

    脑海中,那道清晰的劝言蓦然响起,如巨浪打在他心房。

    “赢政,我们活在当下,万物自有定规律,改朝换代,犹如潮涨潮落,上苍自有安排。大秦距离如今已过两千年,后世之人崇拜你,称你为千古一帝,哪怕是时间也没办法洗刷你的绝世伟业。至于功与过,自有世人去评判,咱们啊,即然有幸在这个繁花似锦的世界醒来,那不如就放下过往,好好走上一遭……”

    **

    赢政心底如何感慨,赵萱不得而知。她被体质所限,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窝在自己的棺材铺。

    赵萱把从槐树精那里得来的龙骨拿出来细细观摩了一下,随即秀目一翘,瞬间有了主意。

    她决定了,就用这块龙骨为赢政修补棺材。

    这块被阴煞浸蚀过的龙骨,如今可是做阴器的绝佳材料,如果把它与赢政的棺材一起炼化,做出来的棺材,肯定能更加滋养赢政的僵身。

    “赵萱,在家吗?”

    就在赵萱沉思间,一道响亮的女声从店外传了进来。

    孔玉然看着紧闭的大门,粉红的唇瓣微微嘟起:这赵萱可真不是像是做生意的,像她这样动不动就关门歇业,这棺材店没倒闭真是奇了。

    “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赵萱眉头轻动,朝店铺外应了一声,把龙骨收进袖里乾坤,便转身去开门。

    孔玉然是赵轩搬到龙吟镇后认识的女子,也是她的邻居。

    她家长辈在棺材铺的巷子外开了一家五金店,两家离得近,一来二去就熟络了起来。孔玉然在去城里上班以前,最喜欢跑来棺材铺里找赵萱唠嗑。在她眼里,赵萱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两人思想接近,最有话说。

    “上午回来的,赵萱,我把我男朋友带回来了,你等会去我家帮我掌掌眼呗!对了,我们那边凑桌打麻将,三缺一,我妈让你过去凑凑人数,晚上就在咱家吃饭。”孔玉然看着开门出来的赵萱,媚眼周围泛着绯红,低声对赵萱说。

    赵萱在镇上不止出名,还很神秘,她这一层身份,让许多人对她退避三尺,也就孔玉然这个好奇心贼重的人,对她不会有什么避讳。

    赵萱的本事,孔玉然心如明镜。她想让她帮忙看看,她与她男朋友是否能步入殿堂。

    “打麻将?”

    赵萱眨了两下杏眼:和我打麻将...…你们是想输得倾家荡产吧!

    “我这段时间不方便出门,就不去你家,改天吧。”

    孔玉然是赵萱在凡人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对于她的请求,赵萱倒是没有一口回绝,只是含糊解释了一句,把时间住后推了推。

    赵萱也看出来了,孔玉然的确是红鸾星动,好事将近。

    “你该不会又在忌讳什么东西了吧!你们这行可真是神神秘秘,动不动就不宜这样,不宜哪样。行吧,那等你能出门了,记得去我家坐坐,帮我看看我男朋友,要是可以,我和他就准备结婚了。”

    赵萱笑意盈盈地应下,保证能出门后,一定会去帮她相看一下。

    送走孔玉然,赵萱锁上大门便回了屋,准备用看电视的方法,来打发这无聊的半个月。

    回到家后,赵萱让嬴政自己找个房间住下,她便回房准备睡觉了。

    当然,神仙是不用睡觉的,但耐不住她在凡人的世界已久,生活作息早已被同化。倒是嬴政不怎么习惯晚上睡觉,毕竟他是僵尸嘛,夜间活动是僵尸的习性。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