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节 窗台上的风铃

作者:一剑落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子强”谭永强的这个嚣张跋扈的女儿,给朱接福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那在海鲜档位过道的艳丽画面,在宴席间对程雅茗咄咄逼人的羞辱,开着奢华到极致的超级豪跑,不守规矩不怕死的鲁莽劲头,全部都深深深深定格在朱接福的脑海里了,尽管不过是短短的一餐宴席时间。

    程雅茗开着她的车,载着几人不紧不慢的行驶着,黎晓君本就不是特别多话的人,再加上朱接福和邓红梅在旁,也不好没问什么,四个人没一个说话,直到程雅茗开车路过一个小诊所门前,她停了下来回头问了朱接福一句:“要不就在这个诊所里检查一下吧。”

    朱接福按了按自己的眉骨,只是微微一点痛,就说了句:“不用了,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邓红梅来了句:“去吧,别叫破了相就更丑了。”朱接福马上回了她一句:“破相的话就这辈子缠着你不放了。”

    邓红梅轻打了他一下,撅着嘴把头扭到一边,朱接福注意到,本应处于艰难境地心情不爽的程雅茗笑了笑,而请的到女神的本应开心的黎晓君却沉默的没有一丝笑容。

    程雅茗又问:“真不去看医生了?”

    朱接福说:“真不用,还是先送她回去吧。”

    程雅茗调笑了一句:“好体贴。”她重新开车,先要送邓红梅回去,走了一段时间,邓红梅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响,她拿出来看了看,朱接福向她身边凑了凑,凑过头去看,邓红梅推了他一把说了声:“讨厌。”然后很快收起了手机,朱接福厚了脸皮嘻皮笑脸的问:“谁发的啊。”

    邓红梅板着脸说:“要你管。”朱接福没招了,就退后到一边去,过不多久,邓红梅的电话响了,她瞄了一眼,按掉了,没过两分钟,又响了,她再次按掉,第三次又很快响起。

    邓红梅偷偷瞄了一眼朱接福,把头靠到车窗,用非常小的声音说:“我现在在外面在坐车,回去后再说。”她飞快的说完这个,跟着飞快的挂掉了。

    朱接福心理有些不淡定了,他尽管无从知道邓红梅是给谁打的电话,但他隐隐感觉,这个电话对他追求邓红梅,应该不是一个好事。

    朱接福尽管郁闷,但是也没有办法邓红梅,程雅茗开着车先送邓红梅回她住的地方,回过头来又送了朱接福到他租住的小屋路口,她虽然没下车,但是从车窗探头看看朱接福二层的小屋看了看,朱接福从车上下来,关车门笑问:“要不要上去我的闺房参观参观?”

    程雅茗也笑了:“不去了,我怕黑,万一有鬼咋办。”

    朱接福说:“怕什么,女鬼归我,男鬼归你。”他说完这句说笑的话,重重关上程雅茗的车门,摆了摆手,自顾自的踩着声音很响的铁条楼梯上楼。

    他肯定没有注意到,他和程雅茗开着玩笑说着笑话的时候,黎晓君一直坐在前排位置上沉着脸默不作声。

    朱接福站在楼梯口一直目送程雅茗的汽车大灯在街角拐了一个弯儿,远远的不见了,他开门走进房间,去洗了把脸,然后瘫坐在床上发了一小会呆,最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他再次醒了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穿着拖鞋去尿了一泡,回来准备继续睡觉,窗外那个玻璃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他有点烦,朱接福感觉这声音影响到了他的睡觉,就爬了起来,把挂在窗口的那个风铃取了下来,塞到桌子抽屉里,他再次躺下来的时候,忽然之间感觉有些不对劲。

    因为他明明记得,这个风铃早在他刚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他就取下来收在抽屉里了,以后印象中再也没有取出来过,为什么它会在今晚无缘无故,又挂在窗台上了?

    朱接福不由坐了起来,他打开灯,环视四周,没有任何异样,他拍拍脑袋,实在是想不起来回来的时候,这个风铃是不是就挂在窗台上的,根本没有留意到,有他这个房间钥匙的,也只有二手房东那对中年夫妇,朱接福怎么也难以置信,就算是房东打开他的房门进来过,会无聊的,那么有情调的帮他挂上风铃……

    “莫非真的有鬼?”朱接福尽管平生不相信鬼神之说,是个无神论者,但是这个房间毕竟死过年轻女人,这个诡异的挂着的风铃,让朱接福心里开始有些毛毛的了。

    朱接福赶紧起来关上了窗子,关窗户以前还特意向外面看了看,外面当然是什么也没有,朱接福睡意全无,拿出自己破旧的老爷机诺基亚看看时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竟然有三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黎晓君打来的,这三个电话间隔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内,现在时间是凌晨两点半,最近的一个电话是凌晨一点多一点打的。

    这三个电话朱接福竟然都睡着没听到,朱接福深深的知道明白,以黎晓君的性格,不是特别特别的事,他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更何况是凌晨半夜,更何况一连打了三次。

    朱接福赶紧给黎晓君回拨过去,好半天黎晓君才接了,他一开口竟然问朱接福:“你在哪儿?”

    朱接福怕他有什么特别的事,赶紧一本正经的说:“我在我住的地方呢,刚刚睡着了没听见电话响。”

    黎晓君嗯了一声说:“要不要出来喝酒?”

    朱接福问:“现在?”

    黎晓君肯定的回答:“现在。”

    朱接福能感觉他应该心情特别的差,不用想就知道百分之百和开着四条七的程雅茗有关,尽管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但是朋友相招,朱接福不能不去,他再也顾不上想风铃的事,在他潜意识里,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存在的,要不就是真的房东夫妇忽然无聊了,当然更有可能是自己记错了,他记得自己前天收拾过一次抽屉,顺手挂在窗台也是有可能的,更也许自己梦游呢?19157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