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四章 美好生活

作者:吴轻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才吓着了吧?咱们爷就是那个性子,动辄沉着脸地,其实对人是极好的,你不用怕。”

    念波出了屋子,笑着问蒋佳月道。

    她刚出去走了没两步,便瞧见叫含烟的丫鬟红肿着眼睛过来了,一时停在那里。

    只见含烟站在门前喊了一声,随后念波走出了两人说了几句话,含烟就进去了,蒋佳月一时倒不好走。

    因着念波朝自己走了过来。

    二人坐在抄手游廊之下,只闻夏末荼靡的花香。

    蒋佳月摇头,面上却红晕未散,显得她像个惊慌失措的小鹿般。

    “有件事怕是得和你说一声。”念波就有些不好开口。

    好好儿地小姑娘,都吓成了什么样子。

    别看她们爷穿着衣服端的是十分俊朗挺拔,其实每日里都要练上半个时辰,身子是极结实的。

    蒋佳月头一天来就瞧见这副景象,往常又不曾伺候过人,怕也是常理。

    蒋佳月低着头,好歹耳朵上、后颈上的粉色是褪了去,却还不好意思抬头,怕被人看见窘迫的模样,“念波姐姐只管说就是。”

    “算了,要不日后你就在外间伺候,里面的事情都我来做。”

    念波本要把屋子里没人,只能我们俩伺候的事儿说了,想了一回,陆长风不过在江陵只再待二十来天就要走的,索性自己劳累些也就罢了。

    “你若觉得不好,不用贴身伺候的。”

    “如此真是谢谢姐姐了,我……我定会好好做事。”蒋佳月心头大定,着实感激念波的体谅。

    方才虽只是一瞬,陆长风精瘦的腰身,有力的臂膀其实通通入了眼。

    她不仅羞,还怕。

    怕的不是陆长风说话时的语态神情很吓人,而是怕他那健硕的身材。

    原本想着无非是端茶倒水的活计,哪成想还有这一遭……

    她到底是个姑娘家,不曾见过什么世面,脸皮子薄,这样的安排虽然觉得十分对不住念波,她却无法拒绝。

    念波苦笑一声,“说实话,咱们半斤八两。”

    “啊?”

    “别看我痴长你几岁,又打小在院里伺候的,其实也没正儿八经地做过这种事,不过是管着底下的人,或是做点子精细活而已。”

    “这……”蒋佳月十分不安,“是我叫姐姐为难了,要不……还是换个人吧,如此也能帮着分担一二,不像我,什么忙也帮不上,还添了麻烦……”

    大不了舍了这二两五钱的月例。

    她咬咬牙,多熬夜做几件绣活,那八钱银子也就回来了。

    念波却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

    “这下咱俩倒是一样的处境,互相学习呗!”她露齿一笑,极妩媚的。

    蒋佳月看的就是一呆。

    刚刚含烟走过去,身姿袅娜摇曳,红唇水润,两腮带粉,已是说不出的娇俏可怜,念波虽看着严厉,但其身姿傲人,丰唇凤眼,勾人处更在含烟之上。

    得亏她平常总板着脸,否则还不知是怎样的妖娆。

    蒋佳月心里忽然生出个极羞人的念头,不知道陆长风他……

    “怎么了?怕了?”念波见她呆着,收了笑,严肃道,“你来之前,就没好好思量过,既要做丫鬟,遇见什么事都不奇怪。你不是说家里境况不好吗?若因为这么点子事就退缩,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好好儿回去照顾家人。”

    这话是实打实地为着蒋佳月好。

    她七八岁就进了府,只是伺候人有什么难的,难的其实是跟那些玲珑心思的人打交道。

    漫说这府里,又有几个心性单纯了去?

    难熬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念波有心要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怕蒋佳月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不能懂。

    “你起点虽高,有些事其实也是避不过去的。”

    站得越高,嫉妒你的人便越多,摔得也就越狠越疼。

    不说景萃院,只说老夫人的院子里,还有表姑娘院子里,又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爷身边儿的人,逮着机会恨不得撕碎了咬烂了才痛快。

    勿论京城还有个偌大的国公府,那儿才是爷正儿八经一年到头住着的地方,更是藏污纳垢之处。

    等着吧,含烟的事一传开,不知有多少人背地里拍手称快,暗暗上去踩两脚才解气呢!

    唉——

    念波深深地叹了口气,眸光攸地暗淡下去,不知从何说起。

    “我……我知道。”她虽什么都没说,蒋佳月却从念波无奈地神情上懂了。

    “你知道什么呢?”念波拍着她肩膀,语重心长道,“你也别怕,凡事只做好本分就得了。但有一条,可不能动不动就说不做了,须知只要咬着牙挺一挺,便没什么挨不过去的。”

    蒋佳月点头,面上已去了迷茫,多了坚毅之色,“多谢念波姐姐教导,我记住了。如此,往后还要请姐姐不要嫌弃,多教我一教。”

    “我方才不是说了,互相学习。”念波笑着道。

    “嗯!”

    “过段时间京城里的三爷成亲,咱们爷就要回京城了,老夫人和表姑娘也去,到时候呼啦啦一大帮子人,怕是不用咱们景萃院里头的人跟着,把这时节熬过去就好了。”

    “真的不用吗?”蒋佳月有些怀疑。

    念波便道:“这种事,有的是人往前钻,想去也轮不上的,你若不想去,只管缩在后头便得了。”

    蒋佳月的心更定了。

    人人都说陆长风过段时间就要去京城的,如今念波又说她们不往前挤便不用去,那她就能安安稳稳地做些针线活,再拿着二两五钱的月例,怕是用不着两年,一年多就能还上参钱!

    那时候爹爹若好了,自己便家去,若不好,再做一两年等南秋大了也可使得。

    她心里倒不是盼着弟弟真能中个状元回来。

    不过是希望自己做姐姐的,能多支撑两年,叫他安安心心读书识字明理,长大成人了也不是那等不讲理的粗人,或是像张家那般虚荣亵渎圣贤之人。

    “念波姐姐,我……”

    “怎么了?日后还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我便是了,若是不好问我,小群也是一样的。”

    蒋佳月就有些犹豫地问道:“如果四公……四爷去了京城,我能做点针线活拿出去卖吗?”

    “这有什么的,自然可以做,最好却别卖出去,外头鱼龙混杂不说,价还压的低。我知你手头不宽裕,果真想做,咱们府里针线房就常有活计放出来给丫鬟们做了补贴的,我去提你打声招呼就是。”念波道,“但有一条,可不能因此耽误了正经差事。”

    “多谢姐姐!我记住了!”

    蒋佳月一颗心顿时定地稳稳地,暗自想着定要绣它个几百件针线活,美好生活可不就在后头?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