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3.番外三:岂不尔思

作者:藕粉圆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书采用晋/江式防盗。购买比例50%

    从她被人从池子里捞上来到现在, 已有了两个时辰, 但她还没缓过劲儿。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就忍不住打哆嗦。

    虽说池水并不深, 但她不会水, 又着实惊慌失措, 在池子里扑腾了那么久, 足足呛了一肚子水。料峭春寒, 那池水就跟冰一样一直凉到了骨子里。再然后, 她便觉得喘不上气来,意识也开始飘忽。

    她这辈子对钓鱼都有心理阴影了。

    “王太医来了。”外头有人喊道。

    疏影暗香连忙把床帘放下来。

    王太医放下药箱,道:“请女公子把手伸出来,容老朽把脉。”

    宋如锦正打算伸手,便听见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哪有那么多繁文缛节?锦妹妹, 你快把帘子挂起来,让我瞧瞧病得重不重。”

    宋如锦听这声音有些耳熟,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是哪一号人物。

    系统便提醒道:“是靖西王世子。”

    宋如锦恍然大悟:“世子你怎么来了?”

    徐牧之娓娓道来:“我刚到家门口,就见有人请王太医出诊, 说是忠勤侯府的二姑娘不小心掉水里了, 我仔细一想,忠勤侯府的二姑娘不就是锦妹妹吗?所以我就一块儿跟着来看看。锦妹妹,你真傻, 都长这么大了, 还这样不当心。”

    宋如锦捂住了耳朵。啊, 他好吵!

    其实若在寻常时候,徐牧之是不可能顺顺利利地进来的。只不过他今日跟着王太医,旁人当他是王太医的药童,竟一路畅通地走到燕飞楼来了。

    适才就连疏影暗香也没起疑,这会儿听了二人对话,倒觉出这少年身上确有几分矜贵之气。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疏影笑道:“世子爷您坐。我们姑娘治病要紧,等姑娘诊完脉,再来同您说话。”

    暗香则跑去次间向刘氏禀报了。

    此刻的次间相当热闹。

    陈姨娘跪在地上,声泪俱下道:“老夫人,衍哥儿是妾的心肝儿,况且他才出生没多久,百日还没到呢,正是最离不开娘的时候……”

    老夫人冷笑道:“衍哥儿只有一个娘,那就是我的大儿媳妇。”

    陈姨娘扇了自己一巴掌,连声道:“是妾说错了话,该打该打。”

    刘氏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轻轻拿帕子拭了拭嘴角,“姨娘别不知足了。老夫人亲自教养衍哥儿,多大的体面,别人想求都求不来。”

    陈姨娘只好顺着她的话说:“夫人说的是。我只是……只是怕衍哥儿扰了老夫人休息。”

    老夫人慈祥道:“自家的亲孙子,什么扰不扰的。采杏,去把慈晖堂的东厢房收拾出来,明天就接衍哥儿来住。”

    陈姨娘黯然地垂下眼。

    刘氏见她如此,心头终于畅快了一点。

    “至于墨姐儿,也别在这儿碍眼了,去祠堂跪着吧。”老夫人拧着眉头,望着底下一脸不服气的宋如墨,“陈氏,你好坏也是世家出身,得闲就陪墨姐儿抄几份《闺训》吧。别再让她冒冒失失没个闺秀样儿,跟没人教似的。”

    这却是连陈姨娘一块儿骂了。

    陈姨娘银牙暗咬,低头敛眉说了声:“是。”

    这时暗香急匆匆地跑进来,走到刘氏身后,附耳说了几句,后者勃然变色,当即站起来,道了句“我去看看锦姐儿”,就快步走了。

    行到宋如锦房门前,刘氏忽地顿住了脚步。

    里头传来自己闺女娇憨的笑声,还有这个年龄的少年特有的、略带嘶哑的嗓音:“锦妹妹你快躺好,可不能再着凉了。”

    刘氏拐到旁边的明间,掀起帘子一角,朝内望去——自家女儿半躺在床上,上身穿了一件半旧不新的锦缎小袄,歪靠着大迎枕,笑得明媚可人。靖西王世子搬了张绣墩坐在床边,正朝宋如锦做鬼脸。

    刘氏有一瞬间的恍惚。

    朝气蓬勃、美好明亮的场景,总是让人着迷的。

    “妹妹身子弱,我这个长命锁就赠给妹妹,我从小到大都没生过什么病,都是这块璎珞在护佑我。”徐牧之一面说,一面把手伸进里衣,解脖子上的金项圈。

    一旁的疏影连忙拦住,“世子爷使不得,这是护身符,要戴一辈子的。我们姑娘也有,是义安侯老夫人给的,姑娘刚出生就给戴上了。”

    徐牧之愣了一下,竟也没有胡搅蛮缠,而是从善如流地把长命锁收了回去,言之凿凿道:“我爹是大将军,以后我也是大将军,将来大夏的边疆和子民都是我护着的,锦妹妹也是我护着的。”

    然后又一本正经地添上一句:“我比护身符管用多了,一定不会让锦妹妹再生病遇灾了。”

    宋如锦一脸钦佩,傻乎乎地点头。明媚的日光被窗棂切割成一束一束的,照在她眉眼弯弯的脸上,就像撒了一层碎金。徐牧之忽然觉得她眸子里映着霞光,耀眼得灼目。

    他鬼使神差地伸手,本想碰一碰宋如锦的脸蛋,又怕她不高兴,最后只摸了摸她散开的头发,痴痴地说了一句:“妹妹真好看。”

    刘氏额上青筋一跳。

    这登徒子!

    四月中,今上病了一场,身体山河日下,大不如前。太子监国,重用太傅宋怀远、礼部尚书唐白实、太常寺卿周嘉等文臣,对靖西王为首的一部分武将轮番施压,暗示他们上表乞骸。

    如今太平盛世,不需要太多武将。兵权在外,太子殿下也不放心。

    这几日众人下了朝堂,都不免隐晦地提一句“当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哪”。

    宋怀远自然是春风得意的。陈姨娘瞧着他心情好,明里暗里提了不少“把衍哥儿接回来住”的话头。

    宋怀远早已应承下来,就等着找个机会跟老夫人说。

    正巧四月底就是老夫人的生日。

    老夫人今年五十大寿,是整岁,要好好办一场。刘氏早在半个月前拟了菜单,给京中的夫人太太们下了帖子。此外还定了一个戏班子,等寿宴当日,刘氏又开了库房,把那架紫檀嵌石屏风拿出来摆着。

    因忠勤侯正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是以今日座无虚席,席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老夫人正乐呵着,忽见宋怀远觍着脸过来,先规规矩矩地敬了一杯酒,而后才道:“娘,我想同您商量一件事。”

    知子莫若母。老夫人一听就知道他有所请求。果不其然,宋怀远的下一句就是:“您看,衍哥儿能不能让陈姨娘抱回去养?”

    老夫人是今日的主角儿,很多人的目光都似有若无地往她这儿看。所以她心中虽不喜,面上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衍哥儿才在我那儿住了多久?抱来抱去的,你也不嫌麻烦。”

    宋怀远道:“这不是怕您累着嘛,您操心了半辈子,现如今儿孙满堂,正该好好颐养天年。”

    老夫人向后一靠,倚着金丝楠木的椅背,慢吞吞地说:“年纪大了,亲生儿子都弃嫌,孙子也不让我看一眼。唉,老喽,不中用了。”

    这话往重了说,便是不孝。宋怀远连忙拜了拜,又是尴尬又是羞愧,“娘这样说,儿子便无立足之地了。”

    老夫人笑着摆了摆手,“你去吧,以后别再说这些添堵的话了。”

    旁人远远看来,只会感慨这场面母慈子孝。

    “这老妇,趁早殁了才好!”陈姨娘腾地站起来,气得砸了三个茶杯。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