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98.催命符

作者:浣若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加油, 再多买一点点, 你就能看到我的更新了哦。

    葛大顺是个才从外地回来的驼夫,既他在渭河桥上见过孙乾干,这就等于是人证了。

    孙福海还想往酒窖里冲来着, 陈淮安也生气了:“您就放心下去看, 但咱们丑话说在前头,酒窖里若是没人,你二大爷我从此,可就和你翻脸了。”

    孙福海冷冷看了陈淮安一眼,便带着孙家的族人们冲进后院,踢开酒窖的门冲了进去。

    葛大顺对着外面看热闹的人朗声道:“昨儿我才打口外回来,过渭河桥的时候,亲眼见着孙小郎中背着他的药箱子, 陈家二爷为了多添他点儿诊金,跟他在那桥上扭打, 别不会是他在何处吃了酒忘了回家吧,孙郎中何不到别处找找呢?”

    他重复了好几遍,越发觉得自己说的是真的, 言之凿凿, 谎话说三遍, 连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罗锦棠记得,上辈子陈淮安是绑着石头, 隔着前后两个月, 把孙乾干和孙福海给沉到了渭河的淤泥里。因没有血也没有伤口, 倒是做的干干净净。

    但这辈子不同,孙乾干是被杀死的,而且,照那血腥劲儿,陈淮安大约还分尸了。窖里万一有血,或者掉个指甲肉碎儿什么的,叫孙福海搜出来,可就麻烦了。

    陈淮安才是杀人分尸的那个人,按理该怕的,该担心的,但他就那么稳稳的站着,两只修劲的大手负于身后,眉间波澜不惊。

    莫名的锦棠就心安了。毕竟上辈子杀人越货,多少一二品的重臣都死在他那双修长力劲的大手之下。

    虽只是个半吊子秀才,他能写得一手花团锦簇的好文章,也是文臣之中少数能使剑耍拳的,真正拼起命来,寻常人也近不得他的身,既他胸有成竹,那就真的是处理好了。

    果不其然,孙家的人连砸带翻了半个时辰,把酒窖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孙乾干的任何蛛丝蚂迹。

    毕竟有葛大顺那个证人,除此之外又再无目击者,孙福海带着孙家的人折回酒肆,盯着葛牙妹看了半天,道“葛氏,记得这个月的三百两利息,眼看就要到期了。”

    一说印子钱的利息,葛牙妹又要瘫了。锦棠一力肘着她,才不至叫她溜下去。

    “孙伯伯,您的医术我们全家人都感激,但只怕从明日起,我爹不能再请您诊脉了。”锦棠忽而声高:“有整日偷看别家妇人的时间,还是多关心关心孙伯娘吧,毕竟她也四十好几了都还膝下空悬,干儿到底不比亲儿,您也该体贴体贴她,您说呢?”

    这一句中气又足,嗓门又亮,又还是当着外面看热闹的所有人说的,一下子,锦棠便把围观百姓们对于葛牙妹的注意力转到了孙福海身上。

    渭河县的百姓都知道孙郎中的妻子生不出孩子来,会不会是他整日忙着偷看别家妇人,不肯在自家田里撒粮?

    这样一个人面兽心,伪君子的郎中,谁家的妇人还敢到他的药房里看病去?

    孙福海气的面色铁青,咬了咬牙,挥手道:“走。”

    *

    晚饭是锦棠做的,除了葛牙妹炖的大肥蹄膀,她还蒸了个桂花糯米莲藕,炒了个醋溜白菜,再取自家的酒糟和酸茱萸烧了几条渭河里的小黄鱼。

    酒糟小黄鱼,整个渭河县,就数锦棠做的好吃,无它,只因她家的酒糟味道好。小黄鱼挂了粉,先下油锅炸,炸醉了之后再拿酒糟来烧,起锅时洒上腌过的酸茱萸,就是一道又酸又辣又开胃的下饭菜,满满当当的一桌。

    等她从厨房把菜端出来,才发现原本一个劲儿在帮陈淮安做证的葛大顺居然已经走了。

    葛大顺和葛牙妹两家子,为了儿女亲事吵过一架之后,已经有一年多不曾往来了。

    锦棠烧了一桌子的菜,原本就是给葛大顺准备的,见他不在,只有个陈淮安坐在桌前望着她笑,白了他一眼道:“我大舅呢?”

    陈淮安笑了笑,不语。

    方才锦棠在厨房烧菜,他便一直在外头看着。

    她是小酒肆里长大的女儿,干起活儿来干散利落,嘴上也不饶人的。

    上辈子因为那点子贪酒的噬好,在渭河县她没少叫人骂过。果真重活一回能改变很多事情,她今天当是铆足了劲儿要替葛牙妹正名,照那些围观百姓们的反应,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孙福海身上,她娘俩的事当是没人会再提了。

    不一会儿葛牙妹揉着发酸的膀子也歪歪坐到了桌子前,端起米饭来。

    锦棠喜食酒糟,酸酸辣辣的,配着米饭最是开胃,一筷子还未挟进嘴里,就叫葛牙妹给打了下去,气鼓鼓翻个白眼儿,去扒白饭了。

    罗念堂悄悄挟了筷子桂花蹄膀给锦棠,低声道:“姐姐,今儿多亏了姐夫。”

    这孩子虽没有看到什么,但暗猜那孙乾干怕是没有善终。一条人命,他不敢相信,但没想到陈淮安真的就给压下去了。

    “还有,以后只要娘不同意,我不会再给大房端吃的了。”念堂小声儿道:“我真不知道娘过的这样紧巴巴的。”

    锦棠叹了口气,心说我此生最在意的就是你们几个,你们都平平安安,健康无事,也不恨我,我这一世才不算白活。

    吃罢了饭,锦棠见陈淮安收整收整衣服,夹着本书就要往后院去,白了一眼道:“陈淮安,这非是你的家,回你家住去。”

    陈淮安低头笑了笑,瞧那方方正正的脸,面色不白不黑,面部线条硬朗而又精致,端地是明朗又正气,可罗锦棠见过多少回他就是这样笑着,把那一个个内阁辅臣们干翻在地。

    二十五岁入阁房,叫他撸下去,或者直接弄死的内阁辅臣们不下十人,个个儿都是文采绯然,能力出众,二十年寒窗一步一步考上去的大学士。

    “娘,要儿子帮你蒸酒,还是去床上温课?”他这话是给葛牙妹说的。

    厨房里葛牙妹正叮叮当当的洗着碗,高声道:“棠,给淮安打水洗脚洗脸,让他上床温课去。”天下间没有妇人会阻正当年的男子们温书的。

    锦棠磨磨蹭蹭进了厨房,才吐了和离两个字出来,葛牙妹的烧火棍子已经追出来了。

    *

    还是罗念堂那点窄窄的小卧室。

    锦棠把洗脸水一提进门,往床上一坐,剩下的事情就全是陈淮安的了。

    上辈子虽说他平日里总不着家,可是但凡有一日想哄她上床,献媚讨好,小心殷勤,无所不用其极。伺候她就跟宫里哪起子没根的太监们伺候老太后似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只不过等床上哪点子磨人的事情贪完了,等她真正想跟他说两句家里的事情,想诉诉自己在家的苦,再劝他走走正道的时候,他的热情也就止了。

    她喜欢用烫帕子蒸脸,他是男子手不怕烫,立刻就淘澄好帕子递过来了。等她揩好了脸,又捧了铜盆过来放在她脚边,等她自己脱鞋脱袜。

    她习惯泡着脚涮口,他立刻就端了痰盂来捧着,等她涮完口吐了青盐水出来,稳稳的接着。

    罗锦棠一看他这做小伏低的一套犹还没忘,忍不住耻笑道:“省省儿吧,咱们是早和离过的人,你便有那个禽兽的心肠,按理也不该发到我这个黄脸婆身上。虽说我也不过个黄脸妇人,比不上你京城里哪些莺莺艳艳们,可也有骨气,既合离了,就绝不肯你肯碰我一指头。”

    陈淮安见锦棠不肯脱鞋,自已掰过她的脚来,褪了棉鞋,又替她褪着袜子。

    你瞧他耐心老实的样子,分明笑着,点着头,但哪耳朵和哪颗心,早不知飞到何处去了。

    罗锦棠不知为何又腾起火起来,再想想和离之后相府那些欺人的狗腿子,忍不住又是满腔的怒火,便要挖苦陈淮安几句。

    “和离之后有一回我去茶楼听戏,听黄爱莲说你洗脚都要丫头顶着盆,夜里要宿,她还制了头牌名给你,看中哪个点哪个,可见后来你那阁老派头也是耍的够足的,怎的,如今还能跪得下去?”

    话音未落,陈淮安已经撩起袍摆,跪下了。

    “你终究与别个不同。”他淡淡道,试着水不烫了,便往她脚背上轻撩了起来。

    是啊,到底没和她和离的时候,他虽有生母养母俩个家,但是并不曾住到哪一家去,与她单点着小院儿过小日子,家里只有她一个,虽说一吵架他就翻脸,冷冷冰冰,但俩人吃上点酒好的时候,也热热闹闹,恩恩爱爱的。

    她便掐了他揉了他啐了他打了他,哪怕叫他顶着洗脚水跪上半天,只要肯给他身子,他都甘之如饴,唯一不能碰的就是他哪两个娘,一个齐梅一个陆宝娟,只要说上一声不是,他转身便走。

    和离之后他和黄爱莲搬进了相府,但莺莺燕燕也随之就进去了,只要陈淮安点个头,皇帝赏几个,生父送几个,养母再送几个,黄爱莲每每出门,身后都带着一长串的小妾们,花枝招展,好不热闹。

    当然,也是因此,锦棠在京城又成了个笑话。

    因他爹是首辅,他也在内阁吊尾巴,做文渊阁大学士,在京城人称小阁老。

    小阁老贤良大度,不妒不躁的现妻黄爱莲,和又骄又妒,还浪名在外,勾遍一家子的男人的前妻罗锦棠又成了京里人茶余饭后说不厌的谈资,她再一回叫人笑掉了大牙。

    上辈子陈淮安总说饱暖思□□是人之常情,吃饱喝足了,每每还得在床上折腾她半夜,人人三更都上床睡觉了。他像头细嚼慢咽的野兽,折腾都她连爬都爬不起来了,才爬起来点灯,装模作样的读书。

    及至他乡试考了个二百五,锦棠还暗自愧疚了许久,以为是因为自己当时才流产过,在床上空了陈淮安一个月,没叫他吃饱过的原因。

    陈家三兄弟,嘉利和嘉雨都是举人,就陈淮安是个纨绔,她是个白身。

    齐梅哪一日不说是她带坏了陈淮安,她自己又何曾不是整日的埋怨自己,如今想来,真真一场笑话。

    陈淮安亦步亦趋的跟着锦棠,柔声道:“记得当初陈嘉利中举,人人都叫大嫂一声举人娘子,你背着人抹了好久的眼泪。

    这一回,我非得中个举人回来,也叫你做个举人娘子,不信你瞧着。”

    锦棠立刻止步,侧觑着陈淮安,红唇轻掀,吐了两个字儿:“和离。”

    陈淮安上辈子伤罗锦棠至深,没想过一时半回能暖过她的心来,语重心肠道:“不止孙福海,肯定还有很多人惦着你的酒肆了,再说了,你家连个男人都没有,有我在,至少可以替你挡挡酒肆里的登徒子们,不好吗?”

    就当他是个麦田里的稻草人,至少还能用来吓唬鸟儿了,陈淮安觉得自己至少还是有点儿用处的。

    “不好,和离,滚回你家去。”

    就在正街的大牌坊下,陈淮安疾走两步,截在前面:“还是说,你不顾葛青章那强蛮刁横的老娘阻拦,这辈子拼死也要早早与我和离,嫁给他?”

    “我何曾?”锦棠调子立刻高起来,随即又压了下去:“我只求你这辈子不要招他惹他,但徜若你还敢像上辈子一样取他的命,我……”

    “如何?”陈淮安再靠近一步。

    比起统摄十二卫兵马,九边总兵,能与文官集团抗衡的大都督林钦,她在脱离他之后,最想嫁的人其实是葛青章。

    打小儿一个泉眼里凫过水,一张炕上睡过觉,一个碗里刨过饭的,青梅竹马。

    但是就在她和他和离的那夜,葛青章掉入护城河中,溺死了。不过,阴差阳错的关系,这笔烂账锦棠也算在他头上的,陈淮安亦不曾辩解过。

    毕竟他身上人命多的是,冤死鬼也多得是,不在乎再多背一条两条。

    至于锦棠,因为这个,倒是实心实意的怯他。

    陈淮安这相貌堂堂的二世祖,纨绔,锦棠上辈子见过一回他在自家后院杀人,那个血污劲儿,恶心的三天不曾吃下饭去。

    毕竟他上辈子是真的把葛青章给杀了,而究其原因,只是因为她在和离的哪夜,和葛青章一起吃了回酒而已。

    所以,罗锦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陈淮安再耍起愣,要如今就动葛青章的性命。

    她要哭,那眼皮子就先红了。

    蓦然回首,水珠色的耳串子打在白嫩嫩的面颊上,打的陈淮安都替她发疼,她眼皮子上浮上一层春粉,仿似桃花一般,叫陈淮安灼灼两目盯着,两眸中红雾腾升,凶的就好似发现他养外室的那一日一般,只差两只手没有抓上来撕打:“我不择一切手段,也要弄死你。”

    重生以来,也只有提着把杀猪刀杀孙乾干的那一刻,她才有如此不计一切后果的仇恨,是真正动了杀机。

    仿如一道闷雷在头顶炸响,不过一句弄死你,陈淮安竟羞愤到无以复加。

    要说上辈子锦棠和离之后,还和宁远侯林钦成了一对儿,可无论如何,也没有葛青章叫陈淮安羞愤,痛恨。

    只因,他是个纨绔二世祖,是凭着父亲才入的朝,要不然,一辈子都是渭河县一个混混儿。而葛青章则不同,寒门出身,相貌英俊,才华横溢而不骄不躁,为官后更是清廉如水,在朝一片赞誉。

    陈淮安和葛青章,一同从渭河县走出去,同在朝为官,却仿如渭水和泾水一般,一个浊气滔天,一个清清白白。

    朝臣谁要攻击陈淮安,不先摆出葛青章来。

    而跟他死对头一样的葛青章,恰还就是罗锦棠心头上那抹子白月光。

    上辈子俩人和离,分明还能有转寰的,漂泼大雨的夜里,他动用了顺天府所有的府兵,掘地三尺,满京城城四处找她,她明知自己易醉,却在客栈里跟葛青章一起吃酒。

    陈淮安又怎能不恨。

    “我就偏要杀他,像弄死孙乾干一样弄死他,再沉到渭河里去,你又能如何?”陈淮安忽而掰过锦棠的脸,看似亲密,实则恨不能咬死她一样的愤怒。

    红头对眼遥俩夫妻,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妹娃。”语声清肃,身后忽而有人一声唤。

    锦棠与陈淮安俱吓了一跳,回头,便见一个青棉衣上打着补丁,玉色的面庞微有些冷的男子就隔着几步远。

    “这是我娘打米脂带来的黑粟,咱们秦州不产这东西,最补气血的,你拿去煮着吃。”

    说着,葛青章捧过来一只同样打着补丁的布袋子,约有五六斤的小米,不由分说递到陈淮安手中,颇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葛青章其实很穷,穷的在书院里,顿顿粗面馒头加咸菜,这半袋子粟,是他小半年吃早饭熬粥用的,也算得上他的全部家当。

    陈淮安还欲推拒,锦棠立刻低声道:“求你,收了它。”虽不过五斤小米,可哪是葛青章仅有的财富,不收,就是看不起他了。

    陈淮安抱着半袋子粟,苦笑一声:今日送米明日送面,重活一回,又得重新领教一回葛青章的水磨石穿之功了。

    这大概是,上辈子他把葛青章打到半死的,报应吧。

    等他回过头来,气呼呼的锦棠已经走了。

    *

    这一头,葛牙妹正在酒肆里数自己借到的银子,看到底够不够还孙福海的利息,便有个难得上门的贵客上门来了。

    是陈淮安的父亲陈杭。

    他带着小儿子陈嘉雨登门,还提着几枚真灵芝。

    两亲家见过。陈杭道:“老二媳妇回娘家也有些日子了,淮安的性子本就有些散浪,锦棠要再不回家,他渐渐儿也四处游浪,彻底不回家了。徜若家里无事,亲家母不如让锦棠早些回家的好?”

    因锦棠是高嫁,葛牙妹对于陈杭一家都总有种赔着小心的意思。

    锦棠这一回转娘家,迄今已经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虽说婆婆齐梅似乎在打她酒肆的主意,但这跟小俩口儿无关,也跟他们的生活无关,是以,葛牙妹连忙道:”亲家公说的是,是我这个做娘的欠考虑,想着跟女儿亲近几天,就把她留在了家里。”

    其实是锦棠自己不肯回去,但葛牙妹是当娘的,下意识的,就把过错全揽在了自己身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