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0章 局面变化

作者:冬天的柳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西市街那对开店的乌苗祖孙,不只郁谨派了人盯着,姜似同样叮嘱过阿飞多加留意。

    前几日,许是迟迟等不到乌苗那边的来信,老妪终于有了动静,尝试与宫中的人联系。

    在姜似看来,对方既然按捺不住开始联系,隐藏在宫中的乌苗女浮出水面是早晚的事。

    那名乌苗女罪名不小,至少是唆使陈美人毒害福清公主与十五公主的凶手,想必已经成了帝后心中的毒瘤,欲拔之而后快。

    而这个人当年怎么进的宫,定然与荣阳长公主脱不开关系。等到这人被揪出来,荣阳长公主就没有机会全身而退了。

    回到燕王府,姜似与郁谨碰了面。

    “在宫里贤妃可有为难你?”

    姜似笑道:“我现在怀着身孕,她想为难也只能暂时忍着,倒是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什么事?”

    “齐王妃被太医诊断出了身孕。”

    郁谨扬了扬眉,不冷不热道:“那老四运气不错。”

    这些日子他冷眼瞧着晋王与齐王明争暗斗,就像看戏一样。

    “本来平分秋色的局面,这下子他要占上风了。”

    “或许吧。”想到齐王妃的有孕,姜似有些不大确定。

    今日在玉泉宫与齐王妃近距离接触后,她体内蛊虫感应到了齐王妃的异常,以她有孕的经验来看,那是体内孕育生命的气息。

    齐王妃有孕,她确实早就心中有数,才会说出那番话堵住贤妃的嘴。

    可是前世她成为燕王妃从南疆回来时,齐王妃并没有这个孩子的存在。

    那时的齐王妃依然只有一个女儿,并为了齐王无子犯愁。

    也就是说,齐王妃这个孩子没有保住……

    想想今日贤妃的喜不自禁与齐王妃的喜极而泣,姜似轻轻叹口气。

    无论与齐王妃如何结梁子,她都不会对别人的孩子出手,只能说齐王妃这样心如毒蝎的人没有福分把孩子留住。

    郁谨揽过姜似,笑道:“只要不牵扯到咱们头上来,随他们狗咬狗去。”

    倘若牵扯到他与阿似,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齐王妃回到王府,难掩春风得意:“王爷呢?”

    “王爷在书房。”

    “请王爷来正院。”

    齐王接到婢女传话,飞快皱了一下眉,这才抬脚往正院走去。

    立在屋门口的丫鬟见齐王来了纷纷请安,眉梢眼角掩不住喜色。

    齐王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进了屋子便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

    齐王妃挥退了伺候的人,脸微微一红:“是有件好事叫王爷知晓。”

    “说说什么事儿?”齐王在齐王妃对面坐下来。

    “今日在宫里我有些不舒服,母妃让太医来看,太医把出了喜脉……”

    齐王猛然坐直了身子,一脸错愕:“什么?”

    齐王妃笑看着齐王:“王爷,我有喜了。”

    “当真?”齐王一把抓起齐王妃的手,欣喜若狂,竟忍不住大笑出声。

    真是老天助他!

    齐王府的喜悦传到晋王府,关起门来的晋王直接砸了桌子。

    晋王妃是个好性子,掏出帕子默默替晋王擦拭溅到衣襟上的水渍。

    晋王不耐烦挥开晋王妃的手:“别擦了,等会儿换了就是。”

    晋王妃柔声劝道:“王爷何必动怒,咱们福哥儿都六岁了,而齐王妃肚子里还只是块血肉,是男是女尚且不知,即便是个男孩生下来,也影响不了什么。”

    “你不懂——”晋王说了一句,叹口气握住晋王妃的手,喃喃道,“谁让我母妃只是个宫人呢,先天就矮了其他兄弟一截儿……”

    晋王妃靠过来,语气带着疼惜:“王爷,其实我觉得咱们这样也挺好的,儿女可爱、夫妻和睦,不必要非去想那些……”

    晋王虽不赞同晋王妃的话,语气却温和许多:“倘若老二没被废,我自然不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可现在老二改封了静王,太子之位空悬,无嫡立长,我为何不能去争?”

    晋王妃还待再说,晋王深深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你以为我不想争就能不争么?自有无数人在背后推着我去争。我若不争,会摔得更狠。”

    若是争输了,那就是粉身碎骨。

    有娇妻稚子,又同是龙子,他定是要争一争的,且一定要争赢。

    “无论怎样我都会一直支持王爷的。”晋王妃靠着晋王肩头柔声道,眼底却带着一丝茫然。

    当日,宫中的赏赐源源不断流向齐王府。

    齐王妃产女后肚子多年没有动静,那些挑来给齐王开枝散叶的通房陆续生了好几个女儿,齐王女儿的数量再过几年恐怕就要超过公主们的数量了。

    如今齐王妃再次有孕,确实是件大喜事。

    “父皇赏了齐王妃一柄玉如意?”打探来消息的晋王用力折断一支笔。

    玉如意,这是要齐王妃称心如意诞下子嗣,还是要老四称心如意呢?

    不行,齐王妃肚子里的孩子绝不能久留了。

    离齐王妃生产还有太长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因为齐王妃有着身孕父皇定会倾向老四。

    近一年的时间被老四压着,足够老四积蓄足够的力量压着他不能翻身了,到时候哪怕齐王妃生下的是女孩也不能再改变什么。

    他不能坐以待毙。

    晋王与齐王之间的暗潮涌动并没有影响到郁谨。

    随着齐王妃有了身孕,齐王拉拢他的动作似乎暂缓了。

    郁谨得了清净,除了按时去衙门逛逛,大半时间都陪着姜似,就这样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宫里突然来了内侍召他进宫。

    郁谨虽不明白好端端传他进宫干什么,面上颇沉得住气,进了御书房朗声给景明帝请过安,静静站着。

    景明帝把书卷一放,看了郁谨一眼。

    “衙门快封印了,这些日子挺清闲吧?”

    郁谨有些莫名其妙,含糊应了一声。

    当王爷的不清闲能干什么,除非像老三与老四那样瞎忙乎。

    “清闲点也好。”景明帝低低说了一句,严肃起来,“既然闲着也是闲着,有件事朕想交给你来办。”

    “请父皇吩咐。”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