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0.130

作者:梅花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文设有防盗, 跳订过半影响观看, 作者码字不易,千字只拿一分五  作者用了先抑后扬的手法来写了《踏仙》的开头, 前面越落魄, 后面复起打脸的时候就更加舒爽, 所以主角刚开始被描述得极为凄惨。

    前半段的人生中经历了家破人亡, 受尽了人情冷暖, 唯一的亮光是隐瞒了身份的反派。

    这唯一的朋友却也是因为其他原因来到了身边, 来意不纯。

    周思危并不知道这些隐情,他只能紧紧的抓住这一根稻草,在一次受伤发烧的时候,难得的吐露了心意,“无妄……你不能离开我了。”

    那时江容易还在想, 若他真的是反派, 一定会下狠手将主角按死在摇篮中。

    可他看了眼烧得迷迷糊糊的半大少年,又叹了一口气,若他是反派,以他的傲气来说定是不会为难这个孩子。

    按照剧情, 江容易应该装作没听见他所说的话。

    可是他犹豫了片刻, 终究还是应了下来,“好,我定不会离开你。”

    一个不痛不痒的小改动而已, 牵扯不到后面的发展。

    也没有一语成谶, 不过是江容易难得的一次心软, 为了安抚这位众叛亲离的少年,后面的剧情,他该怎么样演就怎么样演,一点没有顾及到当初的情谊。

    江容易于梦中悠悠转醒。

    刚醒来时看不清房间内的情景,先是呻、吟了一声,才发现自己正趴在周思危的怀里。

    江容易的身材算不上是壮硕,和周思危相比,就如同一只慵懒的猫,蜷缩在床上,被周思危的手臂环绕了起来。

    一抬头就能看就周思危的下巴,鼻尖嗅到的都是他身上的味道。

    也不知道周思危用了什么熏香,闻起来就像是清透的山泉,又像是登爬山顶后迎面而来的冷冽清风。

    江容易闭上眼睛品味了一会儿,直到周思危身体僵硬面上泛红后才开口:“我饿了。”

    周思危低头,“想吃什么?”

    江容易想了想,“你出去看看,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就是了。”

    周思危得了吩咐,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老板娘还坐在柜台内,对镜梳妆,她见到有人下来,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周公子。”老板娘热情的招呼道,“有什么事可以帮忙吗?”

    “附近可有卖早点的地方?”

    老板娘痴痴的盯着周思危,“有、有的,出去后右拐,巷子深处就有几家早点铺子。”

    周思危道了一声谢。

    老板娘眼睛随着周思危的动作而转动,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了才收回了目光。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老板娘的面上显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能让周思危服侍前后。”

    昨日里老板娘也对周思危有倾慕之色,但现在的面上的迷恋已经快要变得疯魔了,自语的同时,眼中冒出了红光。

    老板娘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扭动着腰肢走上了楼梯,目的正是江容易所在的那个房间。

    不知何时,身后弥漫起了层层叠叠的雾气。

    江容易依旧躺在床上。

    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便可辟谷,就算他失去了全部修为,也无需在口腹之欲上多费时间。

    他不过是要支开周思危。

    不然,以迷雾室女谨慎小心,绝不会轻易出手。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然后是老板娘的声音,“方才周公子让奴家送些热水上来。”

    江容易毫无防备心,“请进。”

    像是没瞧见缕缕雾气从门缝中飘了进来。

    老板娘推门走了进来,她原本是良家妇女,可现在却莫名的透露出了一股子的妖娆。

    她媚眼如丝,娇声道:“公子。”

    身后的雾气纠结在一起,实化为了九条凶猛的蛇,将门口遮得严严实实。

    坐在床沿的江容易没有反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老板娘倒是不在乎有没有回应,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

    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没有修为在身。

    就这样的人,竟然被周思危看中。

    老板娘的贝齿咬住了下嘴唇,满满的都是嫉妒,还有杀意。

    杀了他,吞噬他。

    周思危就永远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雾气化作的蛇嘶嘶作响,趴伏在地上,蜿蜒的游入了房间,一左一右的将人包围了起来。

    老板娘向前走了一步,突得晕倒在了地上。

    随后无数雾气从她的五官中逃逸了出来,于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

    “你在等周思危?”

    “放心,等我吞噬了你。”

    “我替你一起拥有周思危。”

    空灵飘渺的声音响起后,女人的身体凝实了起来。

    人影娉婷,丰盈秀长,乌发梳成灵蛇发髻,上坠金玉首饰,自有一股风流意味。

    是位世间难得的美人儿。

    那自持美貌的江姣如若是到了她面前,必定要自愧不如。

    曾经的魔道三护法之一,迷雾室女。

    也是《踏仙》剧情中的女配之一,迷恋周思危,为此不惜背叛了魔道。

    但魔道之人的爱恋太过疯狂,她仇恨周思危身边的每一个人。

    无论男女,只要过于接近周思危,都会引来她的追杀。

    当然,江容易并不是因为她的背叛而讨厌她。

    迷雾室女伸出柔荑,扶了扶发髻上的一支步摇,等待着面前的人跪地求饶。

    可等了许久,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迷雾室女感觉到了不对。

    若是普通人见到这般情景,怕是早就痛哭流涕,放声尖叫了。

    难道这其实不是普通人?

    江容易终于抬起了头。

    “你要杀我?”

    他脸上显现出的并不是恐惧,反而是——饶有趣味。

    周思危按照老板娘的说法,出了客栈门口,右拐后走进了巷子深处。

    今日的留仙镇十分安静,连声鸟啼都没有。

    周思危在巷子里走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瞧见,他正要转身回去,来时的路口已经遍布了浓浓雾气,看不清前方的路。

    周思危抬脚走入了雾气中。

    滚滚雾海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天地连成了混沌的一片,看不见边际。

    静谧的空间中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雾气被冲散了一些,从中走出了一队士兵。

    他们手中握着凶气十足的兵器,挡住了周思危的去路。

    周思危心中升腾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他应该是见过这个场景,也见过这些士兵。

    只是他费劲的回想,却是一点过去的记忆都没有。

    周思危烦躁了起来,想要赶紧回去,回到江容易的身边。

    他无视了那群虎视眈眈的士兵,向前走了一步。

    士兵们一言不发,举起了兵器。

    没有自我思维的士兵们当然不知道,他们拦不住周思危。

    得了空闲的人纷纷聚在了一起,讨论着这些有潜龙之力的新秀修士。

    “第一名是摘星楼主的小弟子,今年刚满十九,真是后生有为啊。”

    “怎么还有几个往日没听说过的人物?”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些人,往日默默无闻,说不定就一飞冲天了,就像这排名第五的周……二狗?”

    江容易顺着传送阵柔和的灵力而去,没有抵抗,再次睁开双眼时,便已出现在了一处灵气浓郁的秘境中。

    一进入这方世界,他就感觉十分熟悉,隐隐觉得以前曾经踏足过这里。

    可江容易进入过的秘境小世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实在想不起来是否曾经来过。

    “二狗?”他起了戏弄的心思,叫了一声周思危的名字,但迟迟得不到回应。

    江容易在周围找了一圈,没有看见周思危的身影。

    两人在秘境中分散了。

    摘星大会的规则公正,为了防住相熟修士之间的组队,就算是在同一个地点进入秘境的,也不一定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江容易没找到周思危,反而遇上了一支两个人的队伍。

    年长一些的男性修士像是领头人,看见江容易之后眼前一亮,并没有立刻喊打喊杀,而是站在不远处说:“在下是侠行门首席大弟子张焕之。”

    侠行门是摘星楼的附庸门派,算是在三州九城中名气较大的门派了,张焕之还以为面前这人会客气的夸奖几句,没想到就冷淡的“哦”了一声。

    身后的小师弟脾气就没这么好了,忍不住嚷嚷道:“不知你是什么门派?侠行门都没听说过吗?我们师兄可是摘星大会的热门人选!”

    “泽泷。”张焕之敛容唤了一声,又带着歉意的拱了拱手,“师弟年纪尚小,还请见谅。”

    江容易老实回答:“没听说过。”

    就连一向好脾气的张焕之都没挂得住脸上温润的笑意,在一瞬间的僵硬后才恢复如初,“阁下孤身一人,不如与我们二人通行,也可以照顾一二。”

    张焕之一直觉得自己这张脸还算过得去,容易让人放下戒心,这次也没有失误,这人都未犹豫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江容易:“行吧。”

    队伍一下子变为了三个人。

    张焕之的话略多一些,说了一大通有的没的,才拐到了重点上。

    摘星大会一直在小池秘境中举行,小池秘境十年开启一次,内里有着各种珍惜的灵药,可惜每个人只能进入一次。

    侠行门的师兄在上次参加过摘星大会,曾经遇到过一株中品灵药白檀莲花,可惜那时灵药没有成熟,摘下来也毫无用处。

    所以他记住了地点,并把这个消息卖给了张焕之。

    “阁下愿意一同去摘采灵药吗?”张焕之说完后问道,“到时我们三人平分就是了。”

    江容易若有所思的重复,“小池秘境?”

    听起来倒是有些耳熟,好像不仅来过,还和周思危一同来过。

    只是时间久远,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张焕之的笑容一僵,“阁下所意如何?”

    江容易点了点头。

    在前往寻找灵药的途中,师兄弟两个用灵力暗自传音。

    项泽泷不解,“师兄,我们直接把他的玉牌抢走不就是了,为何还要带他去找白檀莲花?”

    密语入耳,张焕之瞧了眼江容易,“灵药皆有凶兽相护,找个替死鬼不是更好?”

    项泽泷闻言微微一笑,“还是师兄想的周到。”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秘密传音,全都被江容易收入而耳中。

    他没有直接拆穿这两个人的真面目,照样跟在两个人身后,打算去瞧一瞧这白檀莲花。

    小池秘境是一方残破的小世界,但秘境地域辽阔,容纳下上万人也绰绰有余。

    张焕之根据同门师兄提供的线索在前面带路,遇上了几个修士也远远的避开,一路上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白檀莲花所生长的地方。

    “白檀莲花靠水而生,此地水灵气充裕,应该就是此地了。”张焕之停在了一处湖边,条条分析下来,确定了白檀莲花的所在地。

    湖面烟波浩渺,宛如蒙上了一层细纱的宝石,闪耀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待一缕清风拂过,碧绿水面泛起了层层涟漪,便露出了真容。

    湖中生长着株株莲花,随着风吹婆娑起舞,可谓是身姿摇曳。

    张焕之弯下腰,取出了一个灵器放入水中。

    灵器原本是不过手掌大小的舟形玉雕,一入水后就化为了一艘灵舟浮在了水面上。

    张焕之与项泽泷先上了灵舟,见江容易还站在岸上。

    张焕之以为他在顾虑,朝着他微笑,劝说道:“江道友也一同上来吧,这是下品灵器,能挡住金丹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江容易以灵气凝聚于双眼,穿过雾纱,目光落到了湖心处。

    他绝对来过这里。

    但还未等江容易想起,思绪就被打断了。

    他也没说什么,就踏上了灵舟。

    灵舟无需人力,随着驾驭者的灵气而动,破开平静的湖面,朝着湖心而去。

    湖面上极为安静,并无其他的生物存在。

    项泽泷低头看了许久,都没有看到有一尾小鱼游过,不免好奇的说了一句,“这片湖水没有鸟也就算了,怎么连鱼都没有。”

    这一句话在寂静的湖面上显得格外响亮,话音落下后还隐隐有回声传来。

    张焕之的神情有些严肃,压低了声音说:“谨言。”

    这么大的一片湖水,不可能没有生物存在,除非是这伴生凶兽实在是凶悍。

    看来白檀莲花不是这么好取的。

    张焕之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江容易。

    他正靠在船边看着周围的风景,就好像是来春游的一般。

    “准备好了吗?”张焕之密语传耳,问了一声。

    项泽泷收回了心神,看了眼储物袋内准备的物品,点了点头。

    张焕之根据同门师兄的消息,早就知道了白檀莲花的伴生凶兽是什么,做足了万般的准备。

    只要哄骗江容易先上去取白檀莲花,引走伴生凶兽的注意,他们两个从暗中行事。

    他们两个人暗中交流,江容易低垂着头,看着湖面。

    湖水碧绿,就如同一块完好的翡翠。只要那两个人低头看去,就能发现一个庞然大物从灵舟底下悄然划过,只要它一个翻身,这艘小舟就要顷刻覆灭。

    但它并没有对这个闯入领地的东西表现出凶性,只是慢悠悠的在下方留下一片阴影,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拥有漆黑鳞片长条身体才游荡完毕,朝着湖心而去。

    湖心有一座小岛,灵舟停在了岸边。

    “不如江道友先上去?”张焕之提议,“不瞒江道友,白檀莲花是灵物,身边有着伴生灵兽,但灵兽只在水里存活不敢上岸,我们愿为江道友护法。”

    项泽泷此时扮演了黑面,急急道:“师兄!怎么可,白檀莲花珍贵,万一——”

    未尽之语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张焕之摆了摆手,“无妨,我相信江道友的为人,我们三人齐心合力取下白檀莲花,到时均分就是了。”

    明明才认识不到一个时辰,说的就好像是有多相熟似得。

    江容易没有反驳也没有拒绝,直接上了岸,朝着岛中心走去。

    张焕之看着那人的背影,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项泽泷问道:“师兄,万一真的被这个人取到了白檀莲花该怎么办?”

    “没事。”张焕之压下了不安,也走上了小岛,脸上的笑容不复刚才的温文尔雅,而是透露出了阴森,“要是真的被他撞了运气,杀人越货就是了。”

    摘星大会的规则是玉牌离身就出局,出局后会被传送出小池秘境。

    可若有人至死玉牌都没有离身,自然就永远都离不开这里了。

    每次摘星大会都会有几个不走运的修士身死,常见至极。

    江容易在湖心岛上行走。

    鹅软石铺成的小路七拐八绕的,但江容易却走的十分熟稔,在几个分岔口前毫不犹豫的都选定了方向。

    小路走到了尽头,前方竟然是一个小池塘。

    池塘中绽放着一株纤嫩娇柔的莲花,花瓣洁白如白璧无瑕,中心处是一个翠绿的莲蓬,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江容易一闻到这股味道就回想起来了,这里他确实是曾经过来。

    中品灵药白檀莲花,散发出的香味能让人意乱情迷。

    这个设定在书中常见,用于推进男女主角之间的关系。

    当初《踏仙》剧情的设定中,应该是周思危与女主角一同来到此地,以当初两人的修为抵挡不住白檀莲花的香味,随后鸳鸯戏水,两人的关系水到渠成。

    可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错误,最后落于此地的变成了他和周思危。

    有人灵骨在眸,修炼幻术就比他人更为容易;有人灵骨在腿,便是天生的千里极速,无人能及。

    但这些都是常见的灵骨,有一种灵骨万中无一,灵骨处于脊椎,又名剑骨,是天生的剑修。

    门卫还未来得及回答,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了旁边。

    马车所用的马匹是三匹白玉马,是灵兽与凡兽的杂交品种,温顺可训又脚程极快,可价值一百品灵石。

    这样的马用来拉车,上面乘坐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马车停稳片刻后,先是下来一个少年,他轻蔑的看了眼江云溪,“哪里来的丑八怪?”

    江云溪的脸上有着一大块暗红色的胎记,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她从小就被人叫做丑八怪,早就习惯了,并没有去理那个少年。

    原本还目下无人的门卫看见了少年,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少爷,您怎么来了?”

    那位少年却是连个眼神都没分给门卫,转过头朝着马车说:“姣如,小心点,可别脏了你的眼睛。”

    原来马车内还有一个人。

    一阵微风吹过,马车顶上挂着的风铃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软若无骨的手伸了出来,就凭着这只手就让人忍不住驻足,想要一探究竟,随后里面走出了一名少女。

    二八年华,正是初绽枝头的青梅,青涩甜蜜。

    她的面上敷着面纱,只能瞧见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还未仔细观看那双眼睛,就被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吸引去了注意力,忍不住遐想这少女面纱下有怎样的美貌。

    江姣如,商音城第一美人。

    只不过人虽美,说出来的话却不中听,“这又是哪里来打秋风的乞丐?”

    江云曦穿着打扮的干净清爽,不过是没有小姐少爷们那样精致,远远称不上“乞丐”二字。

    “正是,还不赶紧把人赶走!”少年为了讨好心中的女神,毫不留情的就要把江云曦赶走。

    “我是江家旁支,并不是什么乞丐。”

    江云曦想要解释,旁人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见,门卫听了少年的指使,就要将小小的江云曦推到一边。

    一番推搡,在门口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云曦?”窝在马车内休息的江容易被闹醒了,他出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江容易等了会儿没有得到回答,摸索着车壁钻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江容易在暗处待久了,突然一见阳光,竟忍不住挤出了几滴眼泪,他看不清楚是什么情况,随意找了个能看到人模样的方向。

    “云曦?”

    原本还喧闹无比的江府门口,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

    刚才的江姣如,美在朦朦胧胧,欲语还休的那种意境。

    而现在的江容易,是直接大方大方的将整个容貌都呈现在了面前,是单纯的让人惊艳,一时间无法用语言形容。

    最早醒悟过来的是江姣如,她一向觉得论美貌来说,整个商音城无人能及,可今日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乡下人,竟把她给压了过去。

    旁边围观的路人也渐渐清醒,三三两两的交谈了起来。

    “我看是商音城第一美人都比不过他吧。”

    “正是正是,能见到这样的人,我现在是死而无憾了。”

    江姣如耳聪目明,将四周的交谈收入耳中,不由迁怒的看了眼江容易。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