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1.第 71 章

作者:公子寻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来还在那里思考的林氤, 在听到黎锦说完这句话后, 立即猛然抬起了头。他仔细的看向黎锦,问道:“真的……可以这样吗?”

    黎锦仔细的看着小徒弟的眼睛, 说道:“只要你愿意。”

    于是他郑重的点了点头, 说道:“好, 师父, 我学!”

    在林氤说出我学这两个字以后, 黎锦便松了口气。他真担心小徒弟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更何况他被蛇咬了那么长时间,看上去对方还是个巨蟒。林氤能鼓起这个勇气,说不定对这个巨蟒是决心要报复的。任何人遇到那样的事情,都不会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当然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机会, 可能他也会选择忍气吞声。

    控灵师的教材黎锦没有, 无从教起,但他知道谭锦麟肯定是有的,否则他也不会提起这件事。就是不知道,非系统奖励教材, 是不是被允许使用。

    黎锦在咨询过系统后, 系统表示:可。

    于是他拜托谭锦麟去找一套系统的,控灵师修炼秘籍来。然而老谭却拿起了乔,搂着黎锦软磨硬泡, 说道:“嗯, 也不是不行, 你说,如果我帮你把秘籍拿来,有什么好处?”

    黎锦左思右想,说道:“哦,你可以选择不拿,要不你再睡上几个月?”

    谭锦麟:……现在媳妇谋杀亲夫已经如此无压力了吗?

    黎锦比了个耶的手势,本想庆贺一下胜利,却见谭锦麟单膝跪到他的身前,说道:“主人,请问您怎样才能继续给我续命?”他缓缓抬起头,来了一记眼神杀,上前将他抱了起来,说道:“不如,用火阳之气来换功德值?您觉得怎么样?”

    黎锦一副债主的模样,挑着谭锦麟的下巴,居高临下的说道:“那就感你表现咯。”于是下一秒,□□番在床。

    第二天,韩伶君又带着师弟们闯了一次副本,他们发现,有了小师弟这个插件,根本不需要师父和师娘护法他们也能顺利通过老一和老二。只是老三仍然过不去,他们没有把握,所以没打。回去以后三人又在研究攻略,又刷了一次老一和老二。试着打老三的时候,他们发现已经有了足够的护甲。林氤大概统计了一下前两位BOSS的最大伤害值,发现护甲的作用是可以在满血状态下承伤到只剩下最后一滴血。也就是说,护甲可以承受掉BOSS的大招,但前提是不要在其他时候被BOSS击中。

    这就是说,如果在老三释放自爆梨花针的时候,有一个人的护甲是完整的,老三就能推过。

    韩伶君和赵涵清以及林氤带着丁辛共同分析过后,几人决定试一次。哪怕团灭一次,也是一次经验。更何况,在秘境里团灭,根本不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出本后伤口会自动愈合。

    所以没什么可惧怕的,虽然在副本里遭遇的疼痛和在现实世界里一样。但是师父说了,苦难都是为了修行。既然需要修行,就不能惧怕疼痛。他们决定一次一次的刷,就不信还过不了这个初级试练秘境了!

    黎锦感动的想哭,与此同时,财神殿的进度却是飞速的。

    王海峰调了两条生产线过来,自从黎锦公开表示古建筑他已经申请专利以后王海峰的工作室竟然一下子就缓解了压力。他把之前攒的钱又多进了条建筑设备线,建筑速度自然是事半功倍。

    办公室里,明北监督着封顶上梁的过程,冷不防被捂住了眼睛,传来一个明显假装过的声音:“你猜猜我是谁?”

    明北拍了拍黎锦的手,笑道:“臭小子,又淘气。”

    他转过身,看到黎锦僵在当场。明北不明所以,问道:“阿锦这是怎么了?不开心?”

    黎锦的眼圈通红,眼泪就这么涌了出来。明北吓得不轻,上前抱住黎锦,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哭鼻子就哭鼻子?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掉起金豆子了?”明北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跟叔叔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和对象闹矛盾了?”

    黎锦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明叔,是你刚刚说得那句话……”

    明北心中一振,其实自已刚刚真的没多想,不小心就把话给说出来了。只听黎锦接着说道:“以前我和我妈妈开玩笑的时候,经常用手捂住他的眼睛,她也是这么拍拍我的手,说我一句‘臭小子,又淘气’。我知道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很多人都会这样说。可是您刚刚的语气和神态,真的和我妈妈特别像。”

    明北满心的触动,他把黎锦抱在怀里拍了拍,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人都是要长大,都是要离开父母的。他们会老去,你也会越来越成熟。与其想这些,不如想想,你怎样生活,才能让他们更开心。你觉得呢?阿锦。”

    黎锦点了点头,说道:“我都懂,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妈妈。这是我第一次和妈妈分开,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不知道她人在哪里……”黎锦很低落,趴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轻轻吸着鼻子。

    明北自知没办法安慰他,便把冰箱里的零食都拿出来给他吃。黎锦的眼睛立即亮了,一边挑着零食一边说道:“明叔,你这里怎么这么多好吃的?咦?您好像很爱吃零食啊?在我印象中,像您这种年纪的大叔,都不是很爱吃零食的。玄叔就不爱吃,他整天喝茶,每天抱着茶壶喝喝喝。我一直觉得喝茶没什么意思,还是零食好吃啊!”

    明北满头黑线,他其实也只是……偶尔吃吃而已。

    黎锦一边吃零食,一边和明北聊财神殿的进度,再过几天就能交工,他们一直精冷的把进度维持在半个月以内。黎锦看了看任务进度,香火值已经够了,财神殿不成问题,就看弟子们的试练秘境了。

    就在黎锦看进度的同时,忽然一个明显的提示声音传来。眼前的任务进度条前进了一步,秘境那一关过了。黎锦满脸惊讶的看着那个进度条,起身就跑出了门。

    明北一脸莫名奇妙,低低笑了笑:“这孩子怎么冒冒失失的?”说着他起身,打算跟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黎锦匆匆忙忙来到秘境前,远远的就看到自已的大徒弟和二徒弟在副本前紧紧抱在一起。小徒弟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小徒孙想去给师父递纸巾,然而不知该不该上前打扰。

    这是怎么了?黎锦满脸疑惑,匆匆两步上前,就看到赵涵清一脸毫无血色的惨白,双臂紧紧的抱着韩伶君。嘴唇微微颤抖着,眼睛下隐隐有泪痕,应该是哭过。他皱眉道:“哟?这是怎么了?”黎锦看向大徒弟和二徒弟,显然他俩的状态不太好,又转身看向小徒弟,说道:“三儿,给为师说说情况。”

    林氤答道:“是,师父。刚刚在过金系关卡的时候,大师兄为了保护二师弟,被几十枚透骨钉刺穿,当场死亡。我们当时也都吓坏了,不过大师兄随即被传送出秘境,又给二师兄打了电话,我们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幻境。二师兄可能是吓坏了……”他也才知道原来他们的恋人,如果自已的爱人在自已面前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去,自已肯定也会吓疯的。

    原来如此,黎锦上前拍了拍赵涵清的肩膀,说道:“别难过了,一切都是假的。为师不是跟你产说过了吗?就算受伤,出秘境后也会自动愈合的。”

    赵涵清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情绪中,只是紧紧抱着爱人,一动不动,也不肯撒手。黎锦非常理解这种情绪,连谭锦麟昏迷黎锦都有些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当着自已的面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去。他便转身对另外两名弟子说道:“我们先走吧!让他们两个好好静一下,这会儿他们可能更需要一个独处的时间。”

    众人点头,便跟着黎锦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刚好迎面碰上跟过来的明北,黎锦迎了上去,说道:“明叔?你怎么过来了?”

    明北说道:“看你匆匆忙忙往外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黎锦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道:“没事,俩徒弟的感情应该会因为这件事而更上一层楼。明叔,去我那里坐坐?”

    明北想了想,还没开口拒绝,就被黎锦强行拉走了。

    他上次来的时候药王谷还是一片荒凉,现在已经满谷药香。看来黎锦对门派的发展处理的相当好,看着谷里忙忙碌碌的弟子,明北也很欣慰。他终于看到了自已娇生惯养的阿锦做出了一些成绩,虽然当初下那个决心让他很为难,但他知道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否则他会永远以一只小妖的身份,生活在紫罗江底。

    黎锦看明北在发呆,于是用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明叔,你在想什么?”

    明北清了清嗓子,说道:“哦,没什么,怎么不见你们那位打扫的大哥?”

    黎锦想了想,说道:“您说玄叔啊?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一般不管他,他就是一个跳出五千外的人。明叔找他有事?我让弟子们找找。”

    明北立即摇手说道:“不用不用,我吸是随口问问。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了?还吐吗?”

    黎锦咬了咬嘴唇,说道:“不吐了……就是,唉,一言难尽,改天我再具体和明叔说。走吧!我请您喝酒!虽然玄叔人不在,但是我在他那里顺了不少好酒。平常我都舍不得喝,今天给您尝尝鲜。”

    明北笑了笑,说道:“好,那我就尝尝你藏的好酒。……不过,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喝了。”

    黎锦抬头望着明北,明北也看向他,问道:“我脸上有写什么字吗?”

    黎锦说道:“没有,我就是觉得……明叔,您会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父亲?”黎锦心里没有父亲的概念,如果有,一定是明叔这样的吧?

    明北这是今天第二次见到黎锦露出这样的表情,他觉得自已应该克制一点。否则,迟早露出马脚。于是他若无其事的说道:“嗯……喝酒的话,有没有佳肴?不如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两道?”

    黎锦满脸兴奋,说道:“好啊!我超喜欢明叔的厨艺!”

    于是明北进小厨房忙碌,看了看冰箱里的现有食材。黎锦有点小心虚,上次老谭就因为徒弟的事而大吃飞醋。这次会不会再闹别扭?

    此时楼下的韩伶君和赵涵清已经回来了,韩伶君一直陪着赵涵清,生怕他再乱想。经历过生离死别,虽然这场生离死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但对于赵涵清来说,这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他只想紧紧抱着他的大师兄,他的爱人,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韩伶君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道:“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别再胡思乱想了。只要我还在,就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哪怕有一天莲子的功效不在了,……其实莲子的功效早就不在了吧?我还是爱你,我想二师弟应该也是这种感觉?就当那是上天对我们的考验吧!不知道二师弟觉得我有没有及格?”

    赵涵清眼睛红红,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死的人明明应该是我。”

    韩伶君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当时那种情况太紧急,我只是下意识的这样做了。”

    赵涵清吸了吸鼻子,听到大师兄又接着说道:“肚子饿吗?我去给你端点吃的?”

    赵涵清摇了摇头,脸颊上染上粉红色,半天才嗫嚅的说道:“……我……大师兄,我想……”

    韩伶君低头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嗯?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赵涵清还是摇头,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我想呆会儿再吃……我想……大师兄,我想……要你……”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