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9.5728.231.52.1

作者:九天飞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亲们防盗系统已打开, 低于百分之五十订阅,四十八小时再看么么哒

    好在苏雅是孤儿, 没什么牵挂,但是想起那些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以后都吃不到了,苏雅就后悔的肝疼, 她没事下海去抓什么海鲜啊。

    她重生到了八零年代一个小村庄里, 这户人家也姓苏, 而她这个身子的原主也叫苏雅。因为家里穷没东西吃, 苏雅就去捕鱼,却在下海的时候,和自己一样腿抽筋,在海里扑腾了半天才被救起来,醒来的时候灵魂已经易主。

    梦中, 海水无边无际, 苏雅拼命的挣扎,她的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刺啦一声, 她把自己身上的被子撕烂了,苏雅顿时醒了过来, 看着裂开的大口子, 里面硬邦邦黑漆漆的棉花, 欲哭无泪。苍天啊, 大地啊, 谁能告诉我, 这是肿么回事。

    苏雅呆呆的坐在柴床上,看着面前简陋的海草房,欲哭无泪。因为溺水后身体不适,苏雅便在家里休息,别的人都下地去了,她在床上又呆坐了一会,只得认命的起身。

    苏家的院子不大,两侧都是海草房,虽然看着寒酸,但这种房子冬暖夏凉。左侧是三间,连着一间厨房,右侧是两间,正屋只有一间泥瓦房,是正主母亲居住的,还有一间耳房放置粮食,此时和厨房一样都是铁将军把门。

    苏家母亲当家,平时厨房的钥匙都是母亲拿着,半晌是绝不允许打开厨房弄吃的。苏雅揉着饿扁的肚子苦笑,她过来好几天了,每天就跟着吃两顿饭,还是稀汤寡水,没滋没味的。连一顿饱饭都没吃过,就更别提什么美食了,这对于苏雅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她就带着蚝刀和鱼篓去了海边,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成群的海鸥掠过水面,发出高亢嘹亮的叫声。白色的水花一层一层拂过蓝色的海面,潮来又潮往,波涛涌动发出哗哗的水声,好似在和海鸥合唱一般。

    长长的海岸线上,有的地段布满了礁石,有的却是大段细腻的沙滩,大片礁石的后面是郁郁葱葱,翠绿的山坡,景色优美迷人,美轮美奂。

    可此时苏雅却没有丝毫欣赏美景的心思,只专心的趴在海岸旁边的礁石群中,寻找生蚝和海蟹,还有海螺和各种各样的贝类,只要能吃的,苏雅全部捡起来放进鱼篓里。

    海螺隐藏在石头缝隙中,生蚝和许多贝类却生长在礁石上,附着力很强,苏雅用蚝刀把它们一一剥下来,割了半天,手都是疼的,腿也麻了。

    苏雅就站起来舒展着身子,遥望着一望无垠的大海,她不禁郁闷的冲着大海大声的喊叫。尖利的叫声把附近的海鸥都吓跑了,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她虽然很感激老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但重生的这个地点真的是太随便了,偏远海边的农村。她真怕自己最后会饿死在这里,对于一个吃货来说,活活饿死是最悲催的事了,没有之一。

    苏雅对老天爷又爱又恨,扯开喉咙疯狂的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始苏雅完全是郁闷的宣泄,后面几声却是真的受了惊吓。

    蔚蓝色的海面忽然钻出来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身材很好的男人。白色的水花从他脸上,身上滚滚而下,顺着他强健的胸膛,块垒分明的腰腹,落入了水中。

    那人摸去了脸上的海水,露出俊朗的脸,澄澈的眼睛比他身后的海水还要晶莹剔透。他的五官精致俊美,皮肤是健康的蜜色,还有水珠顺着他光滑的肌肤向下流淌,在阳光下折射出一层光芒,好似碎银一般闪烁,亮瞎了苏雅的眼。

    苏雅目瞪口呆的看了半晌,才惊叫着捂住双眼,迅速的转身。她前世只顾着美食了,忘了世上还有美男这种生物,未曾一亲芳泽。

    现在,蔚蓝色的海边,金色的沙滩,碧绿的山坡,绝世的美男,老天爷啊。前一刻她还在心里暗暗责骂老天爷老眼昏花,把她打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现在却是一见美男抿恩仇了。

    身后传来哗哗的水声,那人已经走出了水面,走到远处的一个礁石边,掀起一块石头,下面是报纸盖着的衣服,他拿起衣服甩了甩就迅速地穿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停止,随即响起了脚步声,苏雅才敢放下手。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深绿色的军装,身材修长矫健,英姿飒爽,神情威严冷峻,浑身都充满了军人那种阳刚强悍的气息。

    在苏雅心中美食是第一位的,无以伦比,无可替代,但现在却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眼中只有面前这个帅炸天的兵哥哥了。苏雅的双眼发亮,如星辰般璀璨,呆呆的看着越走越近的人。

    八零年代,不管男女老幼都疯狂的崇拜军人,那人好似也司空见惯,见苏雅痴呆的样子,也不以为意,只管走自己的路。

    他的气场太强大,经过苏雅身边时,她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脚上却传来一阵剧痛。她刚才只顾着惊慌去捂眼睛,手里拿着的鱼篓就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海蟹爬了出来,被她踩到,就毫不留情的伸出长长的蟹螯,夹住了她的脚。

    苏雅光着脚被海蟹夹的生疼,再也没心思去看什么美男了,抖着脚想把海蟹甩开,可是海蟹紧紧夹住她的脚,死活不松口。

    被王秀珍奚落,刘秀珍脸上有些挂不住,但也舍不得再挖面了,正气鼓鼓的不知该怎么回嘴。

    苏雅却笑着说道:“这些已经很多了,一会我蒸成玉米面发糕,咱们一家都吃不完。”

    “就这么点面,你骗谁啊,就别护着你妈,来糊弄我了。”

    苏雅笑呵呵的道:“王婶瞧好吧,一会来我们家吃饭啊。”

    虽然苏雅给自己挣回了面子,但让王桂枝过来吃饭,她却有些不情愿,暗中去拉苏雅的衣襟。

    王桂枝看见了,故意嘻嘻的笑道:“好,那我就看小雅的本事了。”

    刘秀珍还担心苏雅是吹牛,苏雅却是毫不在乎,把窝窝递给她,刘秀珍避开了:“你自己吃。”怕苏雅拒绝,又接道:“我才不吃她家的东西。”

    苏娥却是毫不嫌弃的抢走了一个:“妈不吃我吃。”

    窝窝头是玉米面做的,里面只掺了一点白面,吃起来拉嗓子,但苏娥也稀罕的什么似的。苏雅却没有吃,把窝窝头收了起来,等弟弟苏浩回来,塞给了他。

    苏浩今年十五了,因为营养跟不上,个子显得有些矮,但很是懂事:“三姐,你生病了,这窝窝头还是留着你吃吧。”

    前世,苏雅是孤儿,从来没有人这么疼她,惦记着她。苏雅的眼眶一热,把窝窝头塞进他手里道:“王婶给了两个,我刚吃了一个,这是你的。”

    “那咱妈和二姐……”

    不等苏浩说完,苏雅就截口道:“他们都已经吃过了,这个是给你留的,你赶紧吃吧。”

    苏浩十五岁,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只是家里穷,饭都吃不饱,哪里能吃上馒头,就是窝窝头也少见。听姐姐和母亲都吃了,他才接过来,但还是很珍惜的小口吃着,生怕一下子就吃完了,惹得苏雅心酸,揉着他的头道:“你先去歇着,一会姐给你做好吃的。”

    苏雅把玉米面用热水烫了,和白面拌在一起,绞成稠一些的面糊。那时候没有发酵粉,都是上次蒸馒头的时候剩下的老酵子放着,下次接着用。

    苏雅把老酵子用水化开了,放入面糊里,地锅水烧热了,用箅子隔开,把发面盆放在上面热着。锅盖也不盖严,虚掩着,没多长时间就发好了,比刚搅拌的时候涨了二倍多。

    面虽然少,但加了水搅成面糊,却很多,现在发开了,足足有多半盆子。开始放面的时候,只勉强盖着盆底,现在发开了却这么多,苏娥也很惊奇,就在一边帮忙。

    苏家别的稀缺,红枣却很多,家里门前的两棵枣树,每年都结很多红枣,吃不完便晒干了。新年蒸馒头的时候用,有时候来客人了,抓两把闲磕牙,也很体面。

    因此苏雅也不吝啬,放了十几颗红枣,用刀把红枣切开,剥出枣核,把红枣一分两半,放在发面的上面。等面开发完全就开始蒸,蒸好的时候,又在锅里闷了几分钟才开锅,满满的一盆子。

    不过一点点的面,却做出这么多的发糕,刘秀珍都有些意外。玉米面多白面少,做出来的发糕黄灿灿的,发糕上面是一层红枣,红枣蒸熟了香甜的气味很浓,整个厨房都是红枣甜丝丝的味道。

    苏雅把发糕拿出来,切成一小块,足足切了二十多块。刘秀珍小心翼翼的捏起了一块,那发糕看着很厚,一捏却只剩下了一指厚,手松开又迅速地弹了回去,松软喧腾的跟棉花似的。

    刘秀珍做了一辈子饭,却从来没见过这么软和喧腾的馍馍,苏娥也眼馋的什么似的,伸手就想去拿着吃。

    刘秀珍用力拍开她的手:“等饭做好了再吃,赶紧去烧火。”

    苏娥这会倒很是积极,跑过去帮忙烧火,海蟹太大,而且苏家还缺盐少油的。苏雅只得把海蟹洗净,掀去蟹壳,剩下的蟹肉切成段,加了葱蒜炖成了汤,煮出来的汤汁发白,醇香浓厚。

    海蛎子苏雅早用盐水泡上吐沙,这会饭做好了,便烧了热水把海蛎子放进去,等全部开口又捞了出来,再次清洗。把鸡蛋搅拌散了,再把放凉的海蛎子倒进蛋液中,开始蒸煮。

    蒸好后,要是能放上点生抽和香油最好,可是这些苏家是没有的,只能放了一点葱花,但那香气已经让苏娥垂涎欲滴了。

    喷香的海蟹汤,松软的发糕,还有海蛎子炖蛋,有饭有菜有馍,这样的日子可是过年的时候才有啊,苏浩的眼睛都看直了。

    刘秀珍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吃食,也很是激动,整天稀汤寡水的,填饱肚子都难,今天却能吃上这么多的东西。她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雅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东西了。”

    这个答案,苏雅却早已想好怎么解释了,见母亲问,便笑呵呵的道:“我今天去海边,遇到了造船厂食堂里的师傅,他教我的,他还说造船厂的食堂招帮工,让我下个月去试试呐。”

    这么大的事,刘秀珍自然相信苏雅没有说谎,很是庆幸她遇到了贵人。苏娥有些嫉妒,能去造船厂上班,每个月可有几十块钱的工资呐。而且到食堂里帮工,那以后就不会挨饿了,忙笑嘻嘻的问道:“小雅,他们招几个人啊,能不能也让我也去啊。”

    苏雅瞪大了眼睛,气呼呼的道:“你笑什么,我落得这步田地,还不是被你害的,你这个罪魁祸首还有脸笑。”

    那人有些惊讶:“这……这怎么能怪我?”

    苏雅义正言辞的划分责任 :“要不是你忽然从海水里冒出来吓我,我能把鱼篓掉在地上吗,要不是鱼篓掉了,海蟹能逃出来袭击我吗?”

    那人无奈的苦笑:“你在海边鬼哭狼嚎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拼命游过来救你,谁知道你这丫头发什么疯,在这鬼叫。”

    “我……”苏雅语塞,我神经病犯了行不行。

    虽然美男笑起来赏心悦目的,好看的让人直冒粉红泡泡,但苏雅现在真的是无心欣赏啊。因为她正在和海蟹亲密接触,疼的要死要活的,哪里有心情再去欣赏什么美男。

    苏雅刚想反驳,却感到自己的脚被人握住,顿时就卡壳了。只觉得他的手温暖而又干燥,一股奇怪的感觉顺着他手掌接触的皮肤,传递到四肢百骸,又麻又痒,说不清的感觉。

    他蹲在自己身边,认真研究着那执着和苏雅过不去的海蟹,即使这样近的距离,他的脸依然完美的毫无瑕疵。剑眉星目,英挺的鼻梁,菱角分明的嘴唇,乏着健康诱人的光泽。

    苏雅的脸不由发红,那些埋怨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虽然现在这副皮囊还不足十八岁,但前世她阵亡的时候,可是二十五岁高龄的老阿姨了。只是她醉心美食,很少与男性同胞这样近距离接触,看着眼前堪比影视明星的美男,她不由心动神摇,连脚上多出来的可恶配件都忘了。

    可是那海蟹好似感觉到有人靠近,收紧了蟹螯,苏雅疼的从遐思中清醒了过来,颤声道:“有没有办法把它弄下去。”见他不做声,便接道:“要不把蟹螯掰断吧,我真的很疼。”

    那人摇头道:“不行,即使你把蟹螯掰断了,它也不会松开的。”

    苏雅想哭:“那怎么办?我不想和它做形影不离的兄弟。”

    那人拿着她的脚,平放在沙滩上道:“你别动,安静的坐着,一会它就会松开了。”

    苏雅半信半疑:“真的。”

    那人点了点头,就在她身边坐下,一股清新的气息扑入鼻端。但苏雅现在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海蟹兄弟的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它,无暇他顾。可是苏雅瞪的眼都酸了,那海蟹却还是一动不动,死死地夹着她的脚。

    “身子放松,不要那么紧张,要让海蟹感觉到没有危险了,它才会松开逃走。”

    苏雅只得抬起头,懊恼的注视着远处的海平面,但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看,那对自己恋恋不舍的海蟹。

    那人便开口询问,岔开她的注意力:“你家在哪里,怎么跑到海边来了。”

    “圣井村。”苏雅不仅继承了原主的身体,也继承了她的记忆,他们老苏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圣井村。

    “圣井村距离这里很远的,你跑到这干什么?”

    “我饿,所以来捡点海鲜吃。”

    虽然现在已经分田到户,但这些海边的村子地处偏远,土地也因为环境有些贫瘠,收成不高,还有些人家忍饥挨饿。

    那人闻言起身过去拿起鱼篓,把一些洒出来的生蚝也捡了起来,重新装回去,拿到苏雅的身边放下。

    此时苏雅才注意到,他军装外套的肩章上是一杠三星,即便苏雅孤陋寡闻,也知道一杠三星是连级的上尉军官了。忍不住问道:“你是军人,那应该就是附近造船厂的人吧。”

    虽然没有见过,但苏雅听到过船舶响亮的鸣笛声,而且她的大哥就在造船厂做合同工,但她还没有见过。只是听家里的人字里行间的议论,附近有一个大型的三线造船厂,里面的工程师,军代表,都是军人,还有一个团的官兵在维护治安。

    那人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没头没脑的道:“它走了。”

    苏雅纳闷:“谁走了,这里还有别人吗?”她说着还转动着脑袋四处查看。

    “你的兄弟走了。”

    苏雅这才回过神,垂首看去,只见那只海蟹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她的脚,正快速地向前爬。苏雅忘了这茬,现在脚一踩在地上,有沙子摩擦着伤口,疼的钻心。她气的跳脚,站起来抓住海蟹就用力地扔进了海里:“让你咬我,淹死你这个王八蛋。”

    那人忍不住失笑道:“海蟹本来就是海洋生物,海水是淹不死它的。”

    苏雅郁闷,她是被疼的智商短路了,便狠狠的道:“那我把它抓回来,五花大绑,五马分尸……”

    “算了吧,它进海里就抓不住了。”

    苏雅泄气,但终于甩掉了螃蟹,解救了自己的脚,她舒服的长长吐了口气道:“虽然你是罪魁祸首,但也算帮了我的忙,我请你吃东西。”

    “你自己还饿着呐,请我吃什么。”

    苏雅笑道:“没有,还是刚才婶看见的那些面,我做成发糕,便显得多了,婶子,你尝尝。”苏雅说着,拿了两块走过去递给她。

    刘秀珍虽然心疼那两块发糕,但是却想显摆一下,就没有阻止,苏娥却是舍不得的去拉苏雅的衣襟,苏雅却已经走过去了。

    那黄灿灿的发糕入手,柔软的触感让王桂枝更加惊讶:“这真的是刚才那点子玉米面做的,怎么跟棉花似的,这么软。”她说着,还忍不住咬了一口。

    玉米面先烫了再蒸,不仅软和颜色黄橙橙的也好看,还有玉米的清香和红枣的甜香掺杂在一起,咬起来绵软筋斗还可口。

    王桂枝赞不绝口:“小雅啊,这是怎么做的,真的太好吃了。婶子用玉米面和着白面做出来的馍馍,就跟石头似的硬邦邦的,你是怎么做的,这么柔软还筋斗。

    苏雅微笑道:“就是先把玉米面烫了,然后和白面在一起搅拌成面糊,放了老酵子蒸的,这样蒸出来不仅软和还省面。婶子也看到了,刚刚那一点面就蒸出来这么多。”

    王桂枝塞了满嘴的发糕,一边吃一边不住地点头:“好吃,以后婶子做馍馍的时候叫你,你教教婶子。”说完,也不等苏雅说话,就拿着剩下的一块,匆匆忙忙的下了墙头进屋去了。

    苏浩送完发糕回来,一家人便坐下来开始吃饭,以前他们一家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馒头。而且那馒头也硬邦邦的,怎么能与软和筋斗的红枣玉米发糕相比。

    而且那海蟹汤鲜香可口,海蛎子蒸蛋,入口即化,海蛎子剥出来的肉也嫩滑好吃,咸香有嚼劲还很鲜嫩。

    刘秀珍也是赞不绝口:“还是人家造船厂的师傅做的饭菜好吃,这些海蛎子我以前吃过,味道很腥那肉还满是沙子,咬起来沙沙拉拉的,根本就不能吃,怎么小雅这么一做,比正经的肉都好吃。”

    虽然油放的少,但海蟹本身有蟹黄,海蛎子也有油,和鸡蛋蒸制出来,嫩滑鲜香。苏娥和苏浩也吃的津津有味,连话都没空说了。

    但刘秀珍也不等他们开口就道:“这些发糕不能一顿就吃完了,收起来一半明天吃。”说着就要去拿。

    苏娥慌忙去拦:“妈,就用了一点面,你还小气的不让吃。”

    苏浩也有些舍不得,但没有伸手去拦,苏雅刚要开口,自家的院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她四婶曹玲带着儿子苏洋,还有女儿苏湘一起走了进来。此时刘秀珍正在收发糕,本来还在阻止的苏娥却马上松手,还帮助刘秀珍快点收。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