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天外来客的神秘小孩

作者:天羽的爱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无法面临着自己的痛楚,我只是觉得时间真的过去太久太久了,等待的时间究竟在心底有多么的难熬,如今也只是一个人,不知未来还是否会存在,但是,也一定会陪伴着你,因为有你,你的信仰存在。

    三年后的这一天,阳光烈焰,天空阳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天气晴朗,然而,阿朔陪伴着自己最爱的人,静静的躺着,温暖的时光始终是那么的短暂。

    “我需要你给我一个答案,那一天,你到底是怎么……”盯着夏丹宁的眼睛,仔细的盘文着她,自己明白,不把这些事情弄明白,始终都是心下难安一般。

    “其实……我是把你扔出后,自己使用火焰的蔓延逃离的,虽然安然的离开,自己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望向他的眼睛,永远都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惹人关注,究竟是哪里那般的美丽呢,可是,却永远都是迷住了他,第一次见他,就是那双清澈的双眼那人那么的好看,喜欢他的眼睛,是自己最坚信的。

    “怎么了?”阿朔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短期内不能使用圣光决而已,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所以,你还是让我静静的……安安静静的疗伤一段时间吧,好吗?”结果一听到这个结局,阿朔的眉眼皱了起来,自己怎会不知道呢,可是,离开她的身边,自己真的确信不了,然而,离开她,就像浴火焚身一般,很是难熬一样,曾经为了她,差点……过不去,可是现在……又要我放手。

    “我陪你不好吗?”阿朔说道。

    “可是……会妨碍到你的。”夏丹宁说道。

    “没关系,有你在,我才能活下去,别让我等,我已经有了第一次,不想再尝试第二次的感受,好吗?小宁。”阿朔握紧她的手,祈求道。自己何尝不明白呢?可是,她为了家族已经吃了很多很多的苦,自己不愿再让她吃任何的苦楚。

    自今日起,就由我,来守护你吧,好吗?一切的一切就由我来承担吧

    “好,也谢谢你,谢谢你的包容,谢谢你曾经谅解我的错误,也谢谢你对我的任性,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要谢谢。”静静的靠在他的肩头,自己明白,再不疗伤,身体真的会撑不住,虽然之前有觉察,但是现在……真的已经撑不下了,已经到达极限了。

    “傻丫头……我不包容你,你选择让谁包容你。”阿朔宠溺的逗了逗她的鼻子,幸福的时光也即将来临,虽说叛族势力已经消除,但是……也仅有夏丹宁一个反叛家族,反叛家族受到其他家族的敬仰,因为都是默默的守护着,很辛苦。从今天开始,我来保护你。

    在阿音的带领下,进入一间密室,这间密室冰寒交迫,似乎一冷一热,特别适合疗伤,阿音望向他们俩人,说道:丹宁,这里可以让你体内的毒素彻底消除,但是你要坚持,知道吗?万一意志力不够,你会……走火入魔的,你要小心。

    “知道了,谢谢你,阿音。”对于阿朔,对于这个长相极其相似的弟弟,充满了任何的好感。

    “嗯。”阿音望向大哥,为了夏丹宁可以一辈子陪着她,如今一个一个月了,不知琴瑚可还好,都有些想她了,当初进入鹰族,却不适合进入,因为他们正在战斗着,最后不知道是谁赢了,我也希望琴瑚能够回来,很想念,想起前世的小璃的时候,刚刚认识的时候,可是天天在我后面跟着,甩都甩不掉,真是很可爱的呢,但是渐渐地却迷失了自己,对于她,我发现,我爱上了她,彻彻底底的爱上了。

    送完大哥和夏丹宁前往密室后,回到魔宫的时候,不禁天空中一朵朵云朵撑开,远处,在阿音看不到的地方,上面飞下来一个不满三岁的孩子。

    “……”静静的撑着伞,身穿紫色服装,黑发蓝瞳,脸颊跟阿音有几分神似,也不知是谁,究竟是谁呢?

    刚落下地,转回头,一把适合他的小伞飞向阿音。

    小孩拼命的奔跑着,走向阿音,阿音瞬间接入了这把伞,蹲下来,说道:呐,给你!

    “嘻嘻”撑着伞,拼命的笑着,对于这个孩子,始终有种开心的心情,不知是何缘故,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真可爱!那后会有期!

    “嗯?”孩子不明所以,在一旁的小七望向这个孩子,似乎有些惊讶,这个孩子,世界上还有人那么长的像镜王,除了孪生兄弟的怀朔少主外……居然还有……

    “走吧,我们回去吧。”阿音对着小七说道。

    “是,属下明白!”却不理这个孩子,跟着阿音走向魔宫,走到半路,却停顿了一下,说道:宫主,这个孩子一直在跟着我们。

    “……”阿音没有说话,转过身望向超过十米的孩子,这个孩子刚刚没有仔细看着,可是现在……居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与我相似,到底是谁?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阿音问道。

    “嘻嘻”孩子只是只是默默的笑着,让阿音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孩子望向阿音那双清澈的眼睛,心里吐槽着,好好看,真的长得好好看。

    同时……

    夜凌霜儿与炎龙夜希在炎龙族玩耍着,却发现闲卿此刻与天羽来到炎龙族。

    望向夜凌霜儿那张脸蛋,不禁想起昭言。

    此刻,想起了昭言生前说的话语。

    哥哥,你说,叫她霜儿怎么样?

    嗯,随便你,只是你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吧。

    我明白,无论以后面临怎样的抉择,我只希望哥哥以后,无论是以后还是将来,都不要为难我的女儿,好吗?

    可以,哥哥答应你。

    嗯,谢谢哥哥。

    夜凌霜儿那般可爱的望向闲卿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微笑道: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旁边的夜希一脸黑线,闲卿长得好看,那我呢?

    难道我还比不上你的舅舅吗?

    “呵……你叫霜儿是吗?”闲卿走向她,说道。

    那般帅气的走姿,迷住了霜儿的心,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简直比夜希哥哥还要好看呢。

    “我们单独聊聊,可好?”不会拐弯抹角的闲卿,面向这个小姑娘时,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也许是一种血缘的关系。

    因为夜凌霜儿,是闲卿的亲外甥。

    同时,此刻,夜凌云也得到了闲卿见霜儿的消息,脑中都是担忧与不舍,如果闲卿要带走霜儿,自己根本没有理由反驳,因为也正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因为他是昭言的哥哥,也无言面对他,怕他会挑起战火,如果是霜儿的话,闲卿不会对她动手的,因为霜儿和他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

    与此同时,阿音抱向这个孩子,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

    望向他,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孩子,你到底是谁呢?

    进入魔宫中,安置了这个孩子,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那般的高兴。

    小七望向阿音,心里吐槽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会如此让镜王那般的高兴呢,难不成这个孩子是……是我错想了吗?

    “你叫阿宸,是吗?”看向脖子上挂着的这个名字,就知道了这个名字。

    这个孩子似乎还不会说话,只能以笑笑,或者哭泣来表达含义。

    不知为何,对于这个孩子,我似乎很重视,是我太想要孩子而产生的幻觉吗?

    假如,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亲生骨肉,那该有多好,可是,他不是。

    需要找到他的父母,把他还回去。

    阿音脑中一热,等等,我为什么那么的好心的要帮人带回去,我这是怎么了?

    “嗯嗯。”阿宸默默的点了点头,表达着他的蕴意。

    “你好好待在这儿,知道吗?别乱跑。”阿音对他说道、

    阿宸默默的点了点头,嘴上不能说话,不代表心里是这样想的,阿音回去座位上,看着阿音工作时的样子,一直望着他。

    阿音似乎被这个孩子看的特别渗人,还没有人如此看着他工作的,尤其还是个孩子。

    阿宸渐渐的睡着着,梦到了母亲拼死送他离开的场景。

    “站住,别跑!”抱在怀中的阿宸背后看向追的士兵,心里有些恐慌,有些害怕。

    “不……不……要”断断续续的说出几个字,可是压根不知道在说什么。

    “啊!”摔落在地,母亲被抓走,在最后一刻,将一封信放在了阿宸的胸口,务必交给阿音,她告诉我,阿音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自从来到这里,确实很好,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

    看着孩子睡着的模样,阿音却心有怜惜,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紧张个什么劲。

    抱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发现阿宸的手中居然拿着一封信,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

    将他放入床上睡觉后,阿音挣开他的小手,拿着这封信封,不知道是谁写的信。

    信封上写明:怀音收。

    阿音有些不思有些疑虑,到底是什么人写给我的。

    当看到第一行字的时候,手似乎有些颤抖,这个字迹是……琴瑚、

    他的妻子,为什么他的妻子的信会由一个孩子来交给他。

    读着上面的信,不禁有些难以相信。

    信上如此的内容:

    阿音!这么多年,可还安好,我知道这些年你很难熬,可是我想说的是,过了今天,我可能面临了巨大的危机,你知道我遇见了谁吗?她是云蝶,联合叛族一起反击我,虽然叛族不在了,可是,当我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伏击,当时我感到有些恶心想吐,在走到半路的时候,我就发觉我怀孕了,你说巧不巧,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怀孕了,经检查,已经孕期三周,却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知道吗?如果被云蝶知道我怀孕的话,孩子……一定会没有的,所以,我忍着痛,我也会把孩子生下来,这十个月,是云琪哥哥拼命保护我,我知道,你没有办法在鹰族,我也知道,你在担心我,但是……在我生下孩子之后,我希望把他送到你身边,希望你这个父亲好好的保护好这个孩子,未来孩子无论男女,都是我最爱的宝贝,如果是女孩那很可爱,如果是男孩的话,会跟你一样,长得很好看,你说是不是?战斗结束的那晚,因为情绪不稳定,早了三天生出来,是个男孩子,真的跟你很像,可是,他注定不能跟我一起生活,云蝶要赶尽杀绝,你知道吗?我拼死护着孩子,护着孩子的安危,将他送入魔宫,他不会说话,这封信我将他放入孩子手里,等你见到他的时候,你应该就明白,我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从此,不会记得任何人,绝对不会记得,因为是云蝶害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的想见你,阿音,我爱你,也爱孩子,但是这一切……都是云蝶害的,你还知道宫镜和云璃吗?我想起来了,镜,小璃也永远都是你的,也永远都是你唯一的妻子,我现在……就算记起了所有的记忆,也不可能和你一起了,因为……云蝶是要彻底将我灭绝,如果可能的话,这一次我再也不要离开你,阿音,阿宸就拜托你了。

    信读完后,发觉琴瑚是在哭着写着这封信的,信上还有眼泪的水痕。

    小璃,你还是想起来了,是不是,就算你想不起,我也永远都是你的宫镜,永远都是。

    你就这么把孩子交给我,那你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静静的,房间中,充满了悲伤的味道。

    阿宸……阿宸居然是我的孩子,是我一直希望的孩子,是我的亲生骨肉。

    突然,门被打开,阿宸从外面进来,阿音望向他,说道:怎么了?不是刚刚睡着吗?

    得知真相的阿音,似乎对阿宸很是宠溺。

    自己明白,一定会查到琴瑚的下落,这一次,我一定要去救她,一定、

    “唔……”阿宸那幼小的身体,两只小手放在背后,不明所以的看着父亲。

    “要一起睡吗?”阿音看出了孩子的害怕。

    “嗯嗯。”阿宸最终点了点头。

    刚刚得知真相的阿音,始终不明所以的当了父亲,也在夜晚,静静的陪伴着孩子的夜梦。

    阿宸……是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说,明天,明天开始,琴瑚,等着我,我会救你。

    云蝶,你敢动我的妻儿,我会让你不得好死,我会让你知道动我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

    小璃,等我,等我好吗?

    待在那别动,我会等你。

    阿宸,希望今晚能做个好梦,能够帮助我睡眠。

    静静的夜晚。一个小人儿似乎充满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温和的好梦。

    爸爸……

    阿宸在梦中叫着。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