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无法挽回的局面

作者:月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嘶嘶!(给我滚开,人类)”首领怒吼道,这一次的它,是真的愤怒了。

    方才一番缠斗,看似长久,实际上也就是数秒之短暂,说到底,不过交手了三两回合。

    可就算只争取到这数秒的时间,留给池雨,也足以让其逃脱。

    看到池雨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扬长而去,首领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原本笼罩在长角上的淡金色光芒逐渐黯淡,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全身上下散发出微弱淡金色光芒:首领居然在这时,将金系变异能力扩展到全身,似乎要有什么不一般的行动。

    “嗯?这家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若晨脸色凝重起来,金系变异大多都是攻击型的,一力降十会,也算是金系变异中较为特殊的存在,“可谁也不知道,这东西用在全身上下后,会是什么反应。”看着金光闪闪,异常耀眼的首领,王若晨手中巨斧迟疑了。

    不过这迟疑,也只是一霎那的事情,意识到呆滞下去,对事情发展没有任何好处,王若晨手中巨斧再此落下,只是这一次,却带了一点提防,灌注的力量,并非彻底。

    “断炎斩!”烈焰巨斧狠劈在首领身体上,出乎王若晨预料,这一斧头下去,竟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斧头虽然没有像之前那样,在首领身上狠狠豁出一道巨大口子来,却也没有被首领防住,破开表层皮肤,在首领那坚硬的躯体上,划出一道浅长的裂痕。

    “只是增加了点防御这么简单?”王若晨有些不太相信,可事实却是如此,不由她不信。

    正思索着,首领却不愿给王若晨这么多时间,竟然去势不减,飞速冲王若晨撞来:“愚蠢的人类,给我滚开。”长角低垂,整个身体贴着地面,四肢飞速摆动不断加速,首领竟有直接顶着王若晨追击池雨的意思。

    “靠,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冷墓,一起拦住他。”看到首领在此冲锋,王若晨却屹然不惧,向前一步巨斧一动,竟然想给首领直接当头一击。一旁冷墓得到王若晨指示,两把匕首闪烁着红光,不甘落后刺向首领,却是往首领整颗头颅上最脆弱的部位:眼睛刺去。

    “嘶嘶!(真当我的防御这么好破吗,愚蠢的人类)”带着嘲笑意味嘶吼道,首领看着顶在自己面前的两人,以及那即将落下的两道攻击,脚下再次加速,全身上下闪烁着金光,犹如一道流光四溢的彗星般,狠狠砸向王若晨和冷墓。

    巨斧和匕首闪烁着不同色彩的光芒,威势惊人,却在与金光交织的瞬间便败下阵来。

    两道光芒刹那间便被金光吞噬,连带着两把武器的主人,正一脸惊惧看着首领的王若晨和冷墓,也在武器交锋失利后,被化作彗星的首领毫不留情击败。

    首领竟然直接顶住两人,就这样冲向已经要逃脱的池雨,蛮横至极。

    被首领巨大头颅顶住,如果不是王若晨反应快,恐怕方才就要被长角直接穿体而过,命殒当场。只不过,此时的王若晨却没有去注意这些,正一脸惊惧的看着首领,似乎已经遗忘腰间疼痛(正是方才被首领顶中的部位)道:“这头畜生,竟然已经摸到了二次变异的影子。”

    眼神中,赫然带着一丝恐慌,旋即隐藏在深处,若非及时察觉,恐怕无法意识到。

    一力降十会,金系变异初级能力,能够凭借己身之力,将某些攻击直接破解并且吸收其力量化为己用,而这也是为何柳狂池雨乃至王若晨一开始,释放出来的攻击,会被那淡金色光波破解,并且强大自身的原因。

    因为需要将攻击破解,一力降十会一般都是用来攻击,起到的作用却是防御,被划分到防御型变异能力里。而除了这主要功效外,一力降十会确实还能够提升一些攻击力和防御力,但这都不是大头,没有太多人去在意。

    虽说能将攻击破解并且吸收,但也说过是某些攻击,有非常严格的条件限制这项能力。

    首先,必须是弱于自己全力一击的攻击,否则无法破解,更不要说吸收。

    其次,攻击必须要是非物理性攻击,也就是说,如果是像王若晨后来那样,每一次攻击都用巨斧直接劈砍,一力降十会也无法进行破解。

    很显然,王若晨知道一力降十会的特点,因而在之后的战斗力,王若晨都是对着弱点发招。只是,让王若晨没有想到的是,首领这一力降十会,却已经不是最初级的一力降十会。

    “早就应该想到的,这畜生实力修为也足够,能够摸到二次变异的门槛,也很正常才是,”王若晨看着首领身上闪烁着的金光,不由苦涩道。她不是不知道二次变异的效果是什么,只是方才一直都不认为首领掌握了这一招,这才被首领暴起一击,直接中招。

    二次变异,一般发生在魔兽四阶进阶五阶时,但若只是影子,或者说是初步程度的话,最早可在四阶中级便有迹可循,剑火蜥蜴首领便是这样的情况。在魔兽的变异中,一般后面的变异,都会建立在前一次变异基础上,逐渐发展成为堪称无敌的变异能力。

    而首领,显然也是遵循了这个规律,第一次变异能力是一力降十会,而这第二次的影子,由一力降十会提炼而来的能力,却是金系变异中颇为强悍的一种能力:不灭之体。

    可以这样说,拥有这一能力的魔兽,只要成长起来,必将成为威震一方的魔兽领主。

    不灭之体,金系变异中级能力,经过金之力的淬炼,体质得到增强并且可勾动一丝天地之力。直接豁免所有不胜过自己的攻击,唯有攻击强大到一定时才能破开不灭之体的防御。

    乍一看,或许是没有用的能力,只能对攻击不强过自己的生物起效,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却毫无作为。但不得不承认一点的是,这变异能力,在某些方面确实得天独厚。

    豁免是完全不起作用的意思,也就是说,哪怕有成千上万人围攻,只要攻击强度不达到一定程度,这些攻击将完全失去作用,为群战无敌,奠定了最厚实的基础。

    更恐怖的一点在于,这一能力并不需要主动释放,属于被动性的能力,这一特性也将直接决定一点:拥有这一能力的魔兽将无惧任何偷袭。攻击强度无法胜过本体就不会起作用。可一旦胜过,也就意味着可以直接正面战胜,那么还要偷袭做什么?节省消耗吗?

    总而言之,不灭之体虽然不是逆天的能力,却在很多方面,有着无法想象的优势。

    而这样一种能力,虽然还没有完全,只是有一点点影子,出现在首领身上,却也使得原本势均力敌的双方,终于变成了一面倒。

    不完全的不灭之体,不能做到完全防御,而且还需要主动释放,消耗也不小。

    可这毕竟也是不灭之体,哪怕有着如此多的不便,却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坚守了下来:对于攻击强度不高于自己的攻击,将完全豁免。

    当然,这个效果在首领身上打了些折扣:不能够完全豁免,但也只是被勉强破开防御的程度,无法再进一步。而这也是一开始王若晨为什么没有发现的原因:一斧头下去将防御破开了,王若晨又哪里想得到,这居然是因为不灭之体不完全造成的?

    结果自然是悲催的,强如王若晨,在猝不及防之下也只能被首领一头顶中,犹如猪八戒扛媳妇一样挂在首领头颅上,随着首领一同冲池雨掠去。至于冷墓,虽然在暗杀者天生直觉发挥作用时,感应到一丝不对劲,怎奈这感觉来的还是太慢了些,以至于冷墓才刚准备离开,首领身体就已经撞上来,最后也只有和王若晨一起,被首领顶在头颅上,懊恼且无力。

    “我去,这俩货怎么会这么快败下阵来?”不远处,正准备让开位置放池雨进来的风尘,陡然间看见来势汹汹的剑火蜥蜴首领,以及被首领顶在头颅上不得动弹的王若晨和冷墓,不由惊呼道。交手时间总共也就这么几秒,竟然就败下阵来,风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虽然看到两人败下阵来,甚至被首领顶在头上当头饰,风尘也没太过担心两人,毕竟他能够隐约感觉到两人的实力,绝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首领给解决掉的。

    只是,不用担心王若晨和冷墓,却不意味着风尘就能够轻松。

    “唉,”叹了口气,风尘看向已经近在眼前的人物,被首领视作首要击杀对象的池雨,不由苦笑道:“这才是需要注意的人啊。”就算池雨躲进了重土之盾中,可要是阻止不了首领,这样做也只是徒劳,首领只需要奋勇向前,便可轻松将池雨斩杀。

    清楚这一点,风尘却没有好办法,或者说,就算有好办法,他也没有能力办到。

    灵力早已耗尽,移动都成问题的他,除了精神力外再无战斗可能。可就算是风尘那强于一般修者无数倍的精神力,在经过一连串的战斗后,也终于所剩无几。

    为了让池雨能够撑到王若晨和冷墓驰援那一刻,风尘几乎消耗了剩余精神力的一半,而之后为了让冷墓取得上风,风尘更是投入了不少精神力。这么一番折腾下来,风尘的精神力不说完全消耗干净了,可也只剩下勉强维持清醒,不让自己昏睡过去的量。

    而一众佣兵,此时也几乎个个累趴在地上,瘫软着偶尔动弹一两下证明还活着,对于现在的局势毫无作用。这并不能怪他们,为了将火焰驱散,这些佣兵几乎消耗掉自己全身灵力:要知道,他们可在之前就已经战斗过那么久了,虽然只是不停地释放武技,却依旧消耗大量灵力,甚至比起近身战斗消耗的量更大,毕竟那不需要躲避,全力输出就好。

    “没有可用之人啊。”环视一周,风尘这才发现,原来这场战斗已经打到了这种地步:兽潮已经谈不上威胁,因为炎火炼狱的出现,原本那五六百头剑火蜥蜴纷纷退散,现在更是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可以说不足为惧。

    而自己这一方,炎虎柳狂下落不明,池雨也就这样,如同丧家之犬逃了回来。

    佣兵们人困马乏,石御的灵力也几近于无,自己更是勉强维持着清醒都有些困难。

    若说还有谁有战斗之力,风尘只能想到使用过增幅武技的王若晨和冷墓。

    “可那两人”,想到这里,风尘再次看向首领,却发现只这一会功夫,后者已经无限接近于重土之盾,似乎只要一秒乃至两秒时间,便可以冲破这守护两百多人的屏障,开始无休止的屠戮。而那挂在头上的两人,“感觉起来实力不减,可为什么不阻止他?”风尘疑惑了。

    他哪里想得到,王若晨和冷墓之所以不攻击首领,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无能为力。

    已经开启了不灭之体的首领,纵然王若晨和冷墓全力攻击,也不过只能造成几条伤痕而已,根本无法重创对方,更别说斩杀了。

    而若是阻拦首领,放在一开始或许还可以,可现在首领冲锋之势已然完全,就算是王若晨此时也不敢贸然顶在首领面前:怕是人没顶住自己,就被直接撞飞。

    王若晨不傻,自然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而冷墓,作为一名暗杀者,若是连对方的防御都无法破开,那就更没有理由继续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几乎绝望了,放弃阻止首领对重土之盾发起冲击,反正现在兽潮已经散去,就算没有这屏障守护,似乎也没有太大问题。

    至于池雨的生命安全,这个就不在王若晨和冷墓考虑范围内:自身都难保,还考虑一个交情不怎么样的人,冷墓就不用说了,没这种心肠,王若晨,也同样不是乐善好施之人。

    或许是想到了这一点,风尘突然开口说话了,对着眼前即将踏入重土之盾保护的池雨,嘴唇微动,吐出了一句让池雨停下脚步的话来:“池雨团长,你怕死吗?”

    后者身体一颤,却很快就恢复过来,明白风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上,此刻竟然展露出了一抹笑容,在风尘目瞪口呆注视下,池雨缓缓吐出几个字来,便将手中像蛋不是蛋的炎虎放下,转身而过,竟不走进重土之盾。

    “池某不怕!”这是池雨留给风尘话。

    看着池雨近在咫尺的背影,风尘却无法生出一股力气,将其拉近重土之盾内,只能默默在心中问道:“难道这局势就真的无法改变吗?”脸上,流露出一丝遗憾与忧伤。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