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章

作者:秦朝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玉玲珑见那壮男同样也是被吸干了全身的精血,那蒙面人一定是修炼了什么邪门功夫,因此需要吸收人的精血来提升功力,固本培元。

    从那人的武功路数来看其武功显然是不低的,却又无法看出其是出自何门何派,莫非是他是在故意掩盖自己的武功家数,不想让人看出他的武功是出自哪里的。

    玉玲珑见天色也已经不早了,约摸再过几个时辰天将要亮了,就打算赶紧回茶铺。走过了几条街道,看见一个人坐在地上呜呼哀哉叫痛,凑近去仔细一看是一老道士的模样。

    那老道士看见了玉玲珑,“哎哟喂,姑娘,贫道的脚受伤了,你能不能行行好送贫道回道观啊?”

    “我来帮你看看伤口。还恕冒昧,能否问下道长的法号,在哪座道观仙山修行?”道士的脚确实是受伤严重。

    “无量寿佛,贫道的法号名叫青松,荒山五羊观。”

    “道长你深更半夜不在道观里,怎么会跑到大街上来,还在这里受了伤?”

    “姑娘,你是有所不知,贫道下山来采购物品,误了时辰,本想连夜赶回道观,不想却又受了伤。”

    玉玲珑刚想替那老道士去包扎伤口,不料那老道士却突然从手里洒出了一剖迷烟,只因凑得太近,已然是躲不过了,接着便晕倒不醒人事了。

    意识朦胧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老道士说的话。

    “真是不错啊,这小妞长得真是够漂亮,老道我活这么久了,还真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杀了还怪可惜的,睡她一个晚上就太好了,索性就先奸后杀,也不暴殄天物。”

    接着,又听到了另外两个人的声音,想必是那老道士的徒弟,“恭喜师父,贺喜师父,得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儿。”

    “去去去,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滚出去,**一刻值千金,懂不懂?老道我今晚也要风流快活一下。哈哈哈。”

    “嘻嘻嘻,师父万安,那徒弟们就告退了。”

    “还不快滚,皮痒了是吗?要不要打你们,真的是欠揍。”那两人嘻嘻哈哈地退了下去。

    等到玉玲珑慢慢醒了过来的时候,就见那老道士一脸的淫笑,只感觉十分的恶心,“醒啦,小美人。”

    玉玲珑正想挣扎,却浑身使不出力气来,全身都软软绵绵的,“没用的,别再垂死挣扎了,那是老道我苦心炼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烟,中了招就别想挣扎了,大罗神仙也没用,也得服服帖帖地让我摆布。看你长得还挺不错的,要不然做老道我的小老婆如何?管保你以后每天都吃香的喝辣的。”

    “淫老道,你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得太好了,我就是不从,你能如何?你就不怕到时惹祸上身,死无葬身之地?”

    “你还敢威胁我。你也不打听打听,老道出道这么多年怕过谁,你如若是不从,老道我就霸王硬上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是救不了你的,劝你还是乖乖地从了我,也免得吃苦受罪。”淫老道厉色道,“**苦短,难得跟你啰嗦了,反正你现在也只能任由我摆布。今天晚上老道我就要睡了你。”

    淫老道露出了贪婪的眼光,舔舐着口水,一脸非常如饥似渴的样子,早已迫不及待了,他非常迅速地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只留着一件中衣,就伸出手去解开玉玲珑的衣带了。

    然而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玉玲珑突然翻身起来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吓得那淫老道连连惊慌失措,说话都变得结巴了,指着玉玲珑,“你你你······”

    “淫老道,你的大限快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中了我苦心孤诣秘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烟,怎么会?”青松老道一脸的茫然无措。

    “很奇怪吗?我早就看你这个老道士不是什么好人,大半夜出现在街上,非奸即盗,一定是包藏祸心,果不其然。你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的**烟很厉害吗?就这种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简直是自不量力。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祸害。淫道士,你拿命来。”玉玲珑掐诀唤出了随身的佩剑。

    “你以为老道我怕了你,好啊,老道就陪你好好地玩一玩。”那老道士是愈加的猖狂。

    “呔!淫道士,看剑!”玉玲珑使出了一招“浪卷浮萍”,持着手中的宝剑在淫道士的头顶上分别攉了两次。

    吓得那老道士是一屁股就重重地坐在了地上,痛得那老道士更是连声叫痛,冷汗直流,“哎呦喂,我的屁股啊!”几乎还差那么一点儿脑袋和身子就要分家了。

    玉玲珑一个纵起,落下手中的宝剑,蹲身砍地,一招“王郎砍地”。

    老道士一边往后退,一边搬起身旁的圆椅向玉玲珑砸了去,扔过来一个,玉玲珑就提着宝剑把椅子给劈成了两半。

    老道士趁其不备,忙又用茶壶给扔了过去。玉玲珑轻移脚步,微微一侧身便就闪了过去。老道士又趁机站了起来,拿起瓷瓶就又扔了过去,扔完了,又非常地心疼,毕竟那是很名贵的古董,来之不易。

    这时,玉玲珑将手中的宝剑一收,变转着身势,作斜形拗步势,侧身跳了起来,一脚横踢了过去,恰好就把那个老道士给踢到了圆桌上,把圆桌也给打得个稀巴烂了。

    玉玲珑手执宝剑又向那老道士疾刺了过去,只考见那老道士在房间里面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实在是狼狈极了,大呼救命,“快来人哪!救命啊!”就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房间里面乒呤乓啷地响个不停,不时还传来了非常激烈的打斗声音。守在外面的徒弟还自以为那老道士此时此刻在房间里面正风流快活着,谁又会自知没趣,去扫兴打扰那老道士行周公之礼?

    “你听里面好像是出事了,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啊。”

    “诶,你是不是有点傻啊?这个时候进去岂不是去找死啊。这个时候师父正享受着人世间最极致的快乐,我劝你还是不要进去扫他老人家的兴了。”

    “可我还是感觉里面有点不对劲啊。”

    “有什么不对劲啊?师父他老人家现在正风流快活着呢,你担心个什么,有什么是师父他老人家搞不定的,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啊,省的到时候又要挨师父的骂了。师父现在里面肯定正酣畅淋漓,颠鸾倒凤,犹如烟花般绽放着,激情四射,温柔缠绵,如痴如醉,早已经不知天地为何物了。”

    “嗯,你说得也是啊。”他们两个人有所意会地笑了笑。

    青松老道见此情势对自己实在是不利,他处于下风还不说,况且他根本就不是玉玲珑的对手,如此下去,非丢了这条小命不可,好汉不吃眼前亏,便急忙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往外跑。

    谁想玉玲珑在空中一个侧翻,便落在了老道士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手一轻撩剑,就把剑搁在了青松老道的脖子上。

    青松老道跪着哀求道,“小老道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女侠大王高抬贵手饶了小老道的这条小命啊!”

    玉玲珑喝道:“我且问你,你与那吸血案有无关联?”

    “无关啊,女侠大王你要明鉴啊,冤枉啊!吸血案真的是与我毫无关系哪!你就大发慈悲饶了我吧。姑奶奶,女侠,女大王,老祖宗,祖宗奶奶,我是乌龟王八蛋,我不是人,我禽兽不如,我求求你了,你就饶了我吧。”青松老道一边用力地扇着自己耳光,左一个,右一个,一边又磕头如捣蒜。

    玉玲珑道:“饶了你?简直休想!即使此事与你无关,但你也还是难逃一死,你这个老道士绝非善类,我料想你平日里定是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勾当,若是留着你这个祸害,只会遗害无穷,倒不如现在替天行道除了你,为民除害。”

    青松老道求饶不成,听到玉玲珑要杀了自己,眼骨碌一转,狗急跳墙,又想故计重施,于是就又撒出了他自己秘制的**烟。

    玉玲珑却哪里还会再中计,只是甩袖一挥,**烟就全部被青松老道自己一个人给吸了去,呛得那老道是咳嗽不止,差点儿就咽气了,还好这**烟对自己没用。

    此计失败了,老道士真是急得不得了,急得往地上一滚,滚了几滚,便就滚到了一张案几下面,顶起案几当作是保护伞就四处乱跑,玉玲珑提起剑来分攉了几下,那张案几立马就四分五裂了。

    青松老道见此状,就赶紧躺在地上一滚,再一缩,就躲到了床底下去了,而玉玲珑就重心后移,左腿屈膝,右脚稍微往后退了一步,两眼目视着剑身,右手持剑转腕往下一劈,一招“力劈华山”就把整个床给劈塌了。

    狼狈不堪的青松老道从塌陷的床铺下面爬了出来,喘着大气,已经顾不得半点疼痛了,这个时候保住小命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刚站起来就了发疯似的往外跑。

    玉玲珑起势,一个侧踢,便正中了那青松老道的后背。那青松老道便飞也似地撞到了门上,把门也给撞倒了,门轰然倒下了后,他整个人就横着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时,门外的两个弟子才惊醒了过来,就赶紧扶起了地上的青松道人,那老道人脚跟还没有来得及站稳,便非常着急地道,“快来人啦!给我抓住这个妖女,千万别让她给跑咯。”听得那老道的号令,观中的弟子便都鱼贯而入,个个手中携棍棒围住了玉玲珑。

    淫老道被扶到了一旁坐着,“快,给我上!擒住了这个妖女就重重有赏。”一不留神就动到了身上的伤处,“哎哟,我的个老腰啊。”

    众人皆一拥而上,把玉玲珑给团团围住了,青松老道气极了,道:“你们还在等些什么,还不快给我动手抓住这个妖女。”

    众人一齐高举着棍子由上往下极速地挥动着,想要抵制住玉玲珑,而玉玲珑轻轻地一个旋转就飞上了空中,待数十根棍子相交之时,玉玲珑则飘飘然地落在了棍子的相交之处。

    玉玲珑再借力往上一跃,再迅速地降落了下来,身体下降,作着下势式,屈着右腿,伸出左腿,坐身子于后足,后臂不动,左腿一个疾扫,一招“秋风扫落叶”。

    扫得那些围攻玉玲珑的人纷纷倒了下来,青松老道已经是急得不得了了,道:“快上,你们快上啊!这个妖女要是跑了的话,我是绝对轻饶不了你们的。”

    又有一拨人立即攻了上来,只见玉玲珑足轻一点地,就又跃上了空中。

    此时,玉玲珑又运起了势来,一足直立,一足提起,双臂上扬,挥出了一掌,围攻上来的人就通通倒下去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青松老道见情势不太妙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就脚底抹油开溜了。

    玉玲珑眼见那青松老道要趁机溜走,大声喝道着:“老道士,还不站住,往哪里跑?”说着,就提着剑追了过去。

    那老道士哪里还顾得了其它的,只记着逃命要紧了,逃出了观外后,眼瞧着那玉玲珑就要追了上来了,老道士便是拼了命疯狂地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看玉玲珑是否已经追了上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落在了玉玲珑的手里。

    耳边突然传了玉玲珑追赶过来的声音,老道士跑得是更加地急促了,只因又是夜里,夜里还下了点小雨,地面湿滑,老道士一个不小心,一个踉跄踩到了石头,老道士就顺着非常陡峭的山坡连滚带爬地摔了下去。

    当时老道士还暗自懊恼着,今天怎么就这么晦气,现在连块石头居然也敢欺负自己了,就在这时,老道士已经摔倒在了一个臭水沟里去了。

    这个臭水沟真的是太臭了,实在是令人作呕。

    老道士刚想发作,开口大骂的时候,玉玲珑的脚步声却已经逐渐逼近了。

    老道士真的是十分不情愿地撵着鼻子憋着一口气,可又迫于无奈,只得用力一头猛扎,整个人就彻彻底底地埋在了那臭水沟里去了,臭水沟还咕噜咕噜地冒着水泡。

    玉玲珑没找到青松老道,便离去了。

    那青松老道在臭水沟里泡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听见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才放心地从臭水里冒了出来。

    一从那臭水沟里冒出来,青松老道就十分恶心地呕出了一口臭水沟里的脏水。

    青松老道正想动身离开这个恶心的臭水沟之时,没想却已经陷在了这个臭水沟里了,根本就无法动弹了,越是用力越是动不了。

    于是,青松老道只得抓着漂浮在臭水沟里一块腐朽的烂木头,瘫在臭水沟里了。

    不知道在臭水沟里泡了多长的时间,青松老道已经是非常麻木了,全身被臭水给泡得发白了,周围的空气里还弥漫着十分恶臭的味道,此时青松老道就像是行将就木的腐尸,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令人感到恶心的尸臭味。

    黑色的夜幕渐渐落下,东方逐渐发白了。

    四肢无力的青松老道耳听得有呼唤他的声音传来了,原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这时,看见了不远处有团团火光在移动着,心想定是他的徒弟们来寻他来了,便提起了精神,喊道:“喂,喂,快来人啊,我在这里啊,快来救我啊。”

    青松老道的两个徒弟听见了青松老道的声音,“你听,师父的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我们快去看看。”

    他们举着火把,寻着青松老道的声音找了去,没有多久,就找到了青松老道,一看那青松老道呆在臭水沟里头不出来,便问道:“师父,您呆在这里干嘛啊?”

    青松老道气急败坏地,“你以为我想呆在这个鬼地方啊?你们还愣着干嘛啊,还快点下来救我上去。”

    一众弟子脱了鞋子下到臭水沟里拉青松老道上来,可是却怎么也拉不上去,众弟子一起用劲拉,这回终于把青松老道拉出来了,正高兴着,“出来了,师父。”

    突然,一个松手,青松老道又一个跟头栽倒了臭水沟里,等到被扶起来的时候,嘴歪眼斜,一大口臭水从口里吐了出来。

    青松老道终于被抬回了观里,却折腾得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

    休养了几日,青松老道便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玉玲珑报仇雪恨了,这时,派去打探的弟子回来报,“师父,我已经查到了妖女的落脚处了,她现在正在一家茶铺里落脚。”

    “好,真是太好了。去,赶快去传我的命令,召集观中弟子去找妖女报仇。”青松高兴的站了起来。

    在旁边服侍青松老道的徒弟道:“师父,您不是那妖女的对手,还是算了吧。”听到这样的话,那青松老道气得立即就掌掴了他一巴掌。

    “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妖女的对手,那日只不过是我大意了些,不然那个妖女哪里会是我的对手,这次要是抓到了玉玲珑我定要她知道下我的厉害,我青松道人在江湖上好歹也是一号人物,可不是好惹的。”

    “是是是。我说错了,师父这次一定可以好好地教训那个妖女。”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