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零八章 驯化牛(二)

作者:飘逸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漫云有了第一头的经验,驯起第二头来就得心应手了。

    等到她驯服第二头的时候,陆刚蔡锐他们几个,那第一头还在倔强的与他们较劲。

    特别是陆刚那头,看起来非常健壮有力的水牛。陈漫云看到那头牛的样子,就觉得它应该是一群牛的头牛。

    就在陈漫云,想让大家都停下来休息一下,看自己来驯时。

    陆刚身下的那头水牛,突然前后四蹄往拢一并,背往上一弓。

    把抱着牛脖子的陆刚,一下子就从牛背上给顶得,向空中抛了起来。

    陈漫云一看,不好!陆刚的手臂刚才,好像被那疯牛给拉伤了。

    所以这时,他人被抛出去自己根本,使不出来力气来自救。

    怎么办?眼看着陆刚的身体,被抛上三丈多高,这时又极速的往下坠。

    陈漫云自己,离陆刚还有十来丈远。不论是她跑过去,还是飞过去,可能都来不及接住陆刚那,极速下坠的身体。

    而这时,蔡锐、张超、秦松、袁凯,以及岳昌平,他们也都看见了这一幕。

    可是,以他们的功夫修为,此时除了瞪大眼睛看着,张大嘴巴发出一阵惊呼声之外,想不出一点补救的办法。

    就在大家都在为陆刚担心,这一摔下来性命堪忧的时候。

    陈漫云快速的,拿出紫霄给她的那支,王母娘娘的银簪。

    只听到她大喊一声:“十丈长!”

    只见她手里的那只小小的银簪,一眨眼,就变成了一根十余丈长的银杠了。

    陈漫云拿着这根银杠,向着陆刚快要着地的身体一挑,就将他身上的衣服挂住。

    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在陈漫云用银杠挑住陆刚衣服时,他的身体离地面只有一尺的距离了。

    这要是真的,陈漫云没有来得及挑住他的衣服,那陆刚这次摔下去,即便是不其也得摔残。

    这时,蔡锐和岳昌平都忙跑过去,把已经不能动弹的陆刚,从陈漫云手里的银杠上,慢慢的把陆刚取下来。

    这一刻,陈漫云的整颗心都紧张得,快要跳出胸腔了。

    看见蔡锐他们,把陆刚的衣服取下来后。她赶紧收起银簪,快速的跑过去帮陆刚检查伤势。

    陈漫云仔细的给陆刚,把身体查看了一遍。还好,除了两只手臂脱臼之外,其他没有什么。

    陈漫云马上给陆刚把手臂复位,等陆刚的手臂能活动自如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狠狠的在心里说道:还好!今天陆刚没有事!

    要不然的话,我是不会饶了那头疯牛的。就算是它们很宝贵,我也要把那头牛拿来宰了吃肉。

    这时,蔡锐围着陆刚,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现在还可以继续吗?”

    陆刚的性子一向沉稳,做事也非常较真。他听见蔡锐问自己,还能不能继续驯牛时。

    又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身体,就想一跃而起,让蔡锐看看自己身体。

    陈漫云忙出声阻止道:“陆刚!你先别动!

    你的手臂刚刚才复位,需要休息休息!

    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听我的话!

    这会儿,你们都不要再去驯了!休息一下!

    注意看我是怎么驯的,以后就不会再出现刚才这种危险了。”

    陆刚看着陈漫云,沉声应道:“是师傅!”

    蔡锐原本还跃跃欲试的,这会儿听见陈漫云说,让他们都先休息一下!

    心里闷闷的,不过他还是恭敬的答道:“是师傅!”

    其实,蔡锐心里不舒服,是因为自己和陆刚、张超、秦松、袁凯五个人,驯了一个多时辰,连一头牛都还没有驯服。

    刚才陆刚还差点被牛给摔伤。他心里实在有些不服气。

    可是,刚才陆刚被抛出牛背,从高空中落下来时的那一幕,也着实把他和大家都给吓坏了。

    陈漫云也没有时间,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这些刚刚带回来的牛,性子都很野。

    要是驯的时候稍不注意,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她此时必须教会他们驯牛的技巧,以免再有人受伤。

    陈漫云这时,也挑了一牛相当健壮的牛。只见她身子一跃就跳上了牛背。

    她刚跳上那牛背,身下的牛就开始蹦跳起来。

    她赶紧双臂一张,整个身子都趴在牛背上,双手紧紧的保住牛的脖子。

    这时,她身下的牛就跳得更欢了。而陈漫云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和牛背不分开。

    十几分钟后,那牛累得实在跳不动了,她才伸出双手抓住牛头上的双角。嘴里不断的喊着:“走!”

    只见十几分钟前,还烈得发疯的牛,这时尽然乖乖的听从她的话,拖着有些酸软的腿脚慢慢的向前走着。

    等牛走到自己的牛棚里时,陈漫云才从它的背下来,继续去驯另外的牛。

    就这样,陈漫云一连驯服了五头牛,也就是一个多小时以后。

    陈漫云才边驯牛边对众人说:“现在大家可以挑各自一头牛,和我一起驯了。”

    众人一听陈漫云发话了,都忙不迭的冲进牛棚里,挑出自己要驯服的牛,跳上牛骑了出来。

    这时,所有人都按照陈漫云教的方法,很快就各自都驯服了身下的牛。

    最后,就连岳昌平也挑出一头牛来,学着他们的样子帮着驯起牛来。

    一个上午下来,他们居然就驯服了二十几头。

    吃过午饭,陈漫云带着众人又开始驯牛。

    下午再驯的时候,大家的技术都非常娴熟了。所以,剩下的野牛他们在傍晚时分,就全驯服了。

    晚上,岳昌平回去时,陈漫云就让他转告岳秋平,那些牛可以找人教它们耕地了。

    第二天,岳秋平就找了几个驯牛的好手,牵着那些陈漫云她驯服的牛。到河边去教耕地。

    俗话说:牛教三遍就会耕地!所以,几天后陈漫云套回去的,那四十多头牛就被全部被驯化成功了!

    这时候,麦子才刚刚抽穗,地里的农活还没有出来。岳秋平看着那么多牛都闲在村子里吃草,实在有些可惜。

    就来找陈漫云商量,这些牛该怎么分配,给村民们干活?

    陈漫云一见到岳秋平,就知道他的就意。

    于是,在岳秋平开口前,就笑眯眯的对他说道:“叔来啦?您老人家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看你今日精神抖擞,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岳秋平听到她这样问,正要回答却被她出言制止了:“哎,叔!你找别说,让我猜猜!”

    于是,岳秋平有只好把自己的嘴给闭上。等着她说出答案!

    “嗯!叔今日来找我,是为了那些的分配问题?”

    陈漫云故意压低声音,对岳秋平说道。

    岳秋平听了,连忙点称是。

    陈漫云在岳秋平哪里得到了答案后,并不作答反而问道:“那依叔的意思呢?”

    岳秋平听到陈漫云的话,心里不安的腹诽道:老夫知道你脑子好用,那些牛又都是你套回来的,才来找你问问。

    你怎么能把问题又抛给我呢?你这不是咋滴为难我吗?

    可是,自己要是不说的话,那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于是,岳秋平变试探着说道:“我是这样想的,那些牛现在都已经驯化好了。可以为我们村子做些贡献了。

    可是,那些牛该怎么分配呢?

    牛只有几十头,而村里的村民又一千多,要是每个人都分一头的话,不够分!

    要是分给一个不分给另一个,我们就把村民们给得罪了。那样也会引起村民之间发生矛盾。

    所以,就就找你商量了!”

    陈漫云听了岳秋平的话,微微一笑说道:“哦!就为这个啊?叔!这是小事你不用为难。

    这样吧!咱们的村民们,干活不都是按劳记筹吗?

    这牛,咱们也按劳分配吧!”

    岳秋平听到陈漫云这样说,一脸懵逼的看着她问道:“丫头,什么叫按劳分配啊?”

    “也就是说,这些牛咱们谁也不给,让村民们交一定的租金,来领牛回去干活儿!”陈漫云看着岳秋平解释道。

    岳秋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牛还可以租去干活的。

    于是,又瞪大眼睛一脸懵懂的,看着陈漫云。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这行吗?”

    陈漫云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岳秋平,说道:“当然行!村民去矿场是主播银子!

    他们来领牛回去,还是为了多正赚银子。

    那他们都知道用牛去帮他们赚银子,那我们每头牛收一部分租金,又有何不可呢?”

    岳秋平听了陈漫云的话,也觉得在理。

    于是,高兴的点头说道:“嗯嗯,对!好主意!就这么办!

    那我们每头牛收多少租金呢?”

    陈漫云想了想,说道:“那就要看他们租的牛壮不壮了?

    最壮的牛,租金是每天八十文一般的牛就没天五十文吧!”

    “那不是每头牛都要先标上价格,让村民们自己去选?”

    岳秋平惊喜的问道。

    陈漫云也笑着说道:“对对对!叔!你回去给每头牛编上号,再把每头牛的价格标好。

    让他们需要牛的人,自己去选!

    谁领走的是几号牛,等到农忙季节再让他们还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