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邺都之殇 糕点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云叔叔,你管管你家里的人啊!”羽正松指着不怀好意的云无忧,对着居于正位上的云无忌说到。

    可云无忌哪里会理会羽正松,想来云无忌也不会阻止的,凭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边闹的正酣,云子羽也将自己的席子与青璃拉近了些,又让仆人拿了几个暖和的垫子,让青璃好受些,毕竟,她身子还虚,手脚无力,处处要人照顾,如今,二人有了如此亲密的关系,云子羽若再无动于衷,难免说不过去了。

    青璃如今,目光温柔如水,嘴角时常噙着笑意,眉间也舒展了几分,看起来也不那么拒人千里,纤柔无骨的小手在桌子下紧紧地抓着云子羽的手掌,不曾放开过,不过,这些没有人发觉罢了。

    “哎!师兄,你看,他们两个是不是好上了啊?黏的那么紧。”温阳用胳膊捅了捅,正在低头吃饭的文彦,嘀咕道。

    “好上了,就好上了呗!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不说了,吃饭!”文彦始终没有抬起过脑袋,目光全聚在碗里,扒拉着碗里的饭。

    听了这话,温阳偏过头狐疑地瞧了文彦一眼,暗自摇了摇脑袋,一路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向沉默寡言的文彦对青璃是有意思的,时不时地送水,百般讨好,可是性子清冷的青璃好像并不怎么愿意搭理文彦,一路上,也只有云子羽能和青璃搭上几句话,连自己和青璃说话,她都爱理不理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随她了,或许她就是那个性子,清冷不愿与人交流,可是文彦还是时不时地去试一下,不过每次的热情换来的都是青璃冷冰冰的面孔。

    “师兄,天下女人多的是,何必要吊死在一颗树上呢?”温阳凑近了些,拍着文彦的肩膀开玩笑似的说到。

    “一旦注定,天道不该,情爱不疑,一生一世。”文彦停住了手中的筷子,愣了片刻,缓缓地说到。

    温阳不解其意,皱了皱眉头,刚想去问文彦这句话的意思时,肚子却叫了起来,,想来也是饿极了,也就没有再去纠缠文彦,全心全意地对待面前的美食了。

    正待众人用宴时,忽的堂上闯进来一个人影,人未到,声音便传来了“卫香阁掌柜龚胖子,不请自来,还请云城主赎罪。””

    熟悉的声音,一样的话语,云子羽登即便站了起来,想要上前去迎那人。

    那人一步跨过门槛,映入了众人的眼帘,是一个低矮的胖子,穿着一件褐红夹袄,手里托着一个紫檀食盒,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很是滑稽。

    “龚叔。”云子羽赶忙上前,托住来人的胳膊,引着他落在了自己身边。

    来人正是当年对云子羽极好的龚长龙,如今,瞧上去,龚长龙容貌并未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脸上的皱纹多了几道,肚子又大了几分,显得更加圆润了。

    “哟!还真让你找到了,小乞丐,不得不佩服你。”龚长龙坐下后,瞧了瞧众人,目光转至云子羽身边的青璃时,不免错愕,缓缓地说到。

    原来,当年云子羽走后,那个小乞丐每年都要来几次,说要找到那个小哥哥,龚长龙守着卫香阁,自然每年都能瞧见那个小乞丐,期间,小乞丐也问过龚长龙,可是龚长龙并没有说云子羽去哪里了,只是笑呵呵的,守着自己的本分,毕竟,云子羽无事,便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无论什么外来因素,都有不可知的变数,龚长龙绝不允许这个变数因自己而起,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是守口如**,没有吐露半个字。

    “既然子羽尊您一声叔叔,那么我也该尊您一声叔叔,龚叔真是好眼力,一眼就能瞧出我是谁来,只是可惜,那么多年来,竟一次都没能吃上龚叔亲手做的桂花酥。”青璃笑着应到,双臂有意般地挽上了云子羽,似乎是在做给在场的众人看。

    龚长龙脸色一变,又瞧了瞧云子羽,瞧他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便很快又露出了那一副笑呵呵的面容。

    可是一旁被云无忧玩弄的羽正松,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什么时候的事,这也太快了些吧!整个身子都爬在了桌子上,很是震惊。

    温阳倒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撑着自己的脑袋静静地看着,心里却在赞叹自己有多么的聪明,看吧!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文彦始终低着脑袋,,将头埋地低低的,旁人是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有能温阳感受他在微微颤抖,很不对劲。

    没有人知道文彦在想什么,或许在这个世上,只有他自己知晓,原来喜欢的人在别人的怀中,自己是这么难受,没有爆发,也没有去争取,只是埋低了脑袋,静静地一个人忍受着。

    云姓的两个兄弟瞧见青璃的动作,各自相视了一眼,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不过表面却没有表现什么,毕竟,他们也不能说那晚他们两个在廊道上坐了一晚上,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也是,不过今天你可有口福了,沾了子羽不少光呢?来,让你们瞧瞧,开开眼界!”说着,龚长龙便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紫檀食盒掀开了盖子,顿时,堂内氤氲着一股浓浓的白色雾气,全部飘散开来,钻入了每个人的鼻腔中,那种香味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已深深地刻在骨子里的,只一次,便刻骨铭心。

    龚长龙将食盒里的一碟碟糕点全部端了出来,有七八碟之多,小碟子是用冷玉瓷盘做的,能最大限度的保持其新鲜度,每一碟上只有几块糕点,但糕点样式却各不相同,五颜六色的,有的上面还泛着亮光,看起来精致十分。

    众人瞧了,都狠狠地咽了下口水,这皇宫中的御膳糕点也不过如此吧!

    “还热呢?快吃吧!龚叔也老了,快做不动了,趁龚叔还能动的时候,尝尝龚叔的手艺,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合不合你的口味?”龚长龙将碟子推到了云子羽面前,递给了他一双筷子,笑呵呵地说到,就像一个老爷爷对自己的孙子般,慈爱十分,极为宠溺。

    云子羽也不知怎的,看着满脸皱纹的龚叔,鼻子一酸,眼里盈满了泪水,脑海中忽然回忆起小时候的画面,那时,自己时常被父亲责骂,自己又倔强无比,不肯认错,常常会离家出走,有一次,他不知怎么的就来到的卫香阁的门口,里面传来的香气,让他这个肚子已经饿了的小孩子,不自觉地抬脚走了进去,在进门的那一刻,他瞧见了柜台后面的低矮胖子,那个低矮胖子有些惊讶地望向了门口的少年,而后,胖子便领着他去了厨房,亲自撸起袖子,开始揉面,烧火,……

    他不知道面前的低矮胖子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胖子为什么要时不时地扭过脸对着自己笑?直到胖子端出来一碟碟的糕点,少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着,两只小手拿了不少,而胖子只是坐在少年身边,轻轻地抚着少年的脑袋,笑呵呵地说到“慢点吃,慢点吃……”

    那一晚,少年没有回家,留宿在了卫香阁,和那个胖老板说了好多好多话,说自己受了委屈,又害怕父亲,所以跑了出来,胖老板一听自己是被赶出来的,就无比生气,说过几天就到府中和云无忌算账,他那时还不懂,一个小小的掌柜为什么有胆量叫板城主?直到现在,云子羽还是不懂!

    之后,少年每次离家出走,都会到卫香阁,而胖老板每次都笑呵呵地对着少年说“怎么,又受委屈了?走,龚叔给你做好吃的。”便领着少年进了后厨,那些卫香阁的老食客羡慕地眼睛放光。

    或许,在邺都,在胖老板那里,不用受委屈,可以肆无忌惮地吃着各种好吃的糕点,胖老板不会生气,每次都是笑呵呵的,还会亲自下厨,做出各种好吃的糕点。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