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章 邺都之殇 再次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青璃以往一千零一十九岁的历程中,只真心爱过两人,一个是她姥姥,另一个便是面前的男人,不过,现在她只剩下一人了,几年前,姥姥去了,现在,她不想放手,更不想放弃。

    云子羽低头瞧了瞧面前的人儿,不禁湿了眼眶,酸了鼻子,如果说他以前在乎的,那么现在的便是甩不掉的,不想甩,不愿甩,情到深处,便会不顾一切,只是做什么事时,有个羁绊,有个牵挂。

    “我不要你向我保证什么,不要你说爱我生生世世,我只要你这一世,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一个就好,……”青璃缓缓地说到,闭上了眼睛,将脸庞贴在了面前男人的身上,感受着现在的拥有,她不想再失去,失去姥姥已经够痛苦了,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这一次,她要争取,她要牢牢地抓住。

    “以后,路很长,我这一生不会一帆风顺,前面的路对我来说,是荆棘遍布……”

    “我陪你,我陪你!我……”没等云子羽说完,青璃呜咽道,她以为他会不要自己,是的,荆棘遍布,但自己愿意陪他。

    云子羽深深地吐了口气,缓缓地抚着青璃的背,将她搂紧了些,接着说到“我还有许多事没做,你在我身边,我会担心,我怕永远不能陪着你,……知道吗?我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很可笑吧……!一个做儿子的,连自己母亲都没见过,世人万千,都有母亲,有温暖,有怀抱,有母亲的歌谣,有母亲的食物,……可是这些,我通通没有,从前,我一直都在骗自己,骗自己母亲总有一天会回来,骗自己母亲是天上那颗最亮最亮的星,每晚都看着那颗星傻笑,就像看着母亲一般,骗自己母亲也在看着我,从来都在看着我,只是她不愿意出来罢了,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

    青璃静静地听着,瞧着身旁的男人慢慢的流出了眼泪,爬满脸庞,她抓紧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谁都有一个难以启齿的故事,藏在心底的,不愿说出来的,一直藏着便好。

    青璃没有再打断他的话,只是静静地听着,静静地瞧着,瞧着面前的男人说着话。

    “小时候,总以为自己是少城主,自己便可以高人一等,但这些所奢望的,我通通没有,其他小孩子整天玩耍,而我却只能练功再练功,扎马步,练枪法,骑马术,因为整天做着这些,也被城中的百姓称为神童,可他们不知道,我一点也不想成为所谓的神童,我只想有个无忧无虑的生活,因此我恨父亲,恨他对我这么狠心,恨他弄丢了母亲,他其实一点都不像个父亲,像我的仇人,他尽力做个好城主,但不是个好父亲,……他从来对母亲闭口不谈,甚至不允许我去想,他是爱母亲的,所以对我给予厚望,他在邺都植满了雪樱树,无事时,他会盯着发呆,一呆就是一整天,他是在想母亲,可他懦弱无比,从不愿直面面对,他不敢做的,我要来做,去寻找母亲,我相信母亲没有死,或许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正等着我,等着我去见她。……”云子羽渐渐地弯起了嘴角,苦笑了出来,在旁人看来,他是那么迫不得已,那么想见自己母亲一面。

    青璃握着他的手,十指相扣,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不知为何,青璃有着莫名的酸楚感,鼻尖酸酸的,她不想他这么痛苦,她以前从未了解过一个真正的他,以前,青璃觉得,他就是一个死脑筋,满口的仁义道德,一个初下山的小弟子,立志要降妖除魔,可现在,他变了,原来在众人面前,他强颜欢笑,都是装出来的,心里许多酸楚,他从不肯对身旁的人说的,或许,是怕他人担心。

    现在,青璃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他敞开心扉,对自己说了秘密,只对了自己一人说了,他二十多年来藏在心底的,这一刻,他选择说了出来,说与了自己听。

    她想他是爱自己的,即使他不愿意说,昨夜他说的话也应是他不得已说的,他不想自己陪他走下去,他的路确实很长,而且没有方向,他要寻找自己的母亲,甚至都不知道在哪里,他也自知这种痛哭自己一人承担便好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要身边的人开开心心,也不愿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使别人忧伤,他不想因自己的缘故而伤害身边的人。

    在这一刻,青璃热泪盈眶,或许,她懂了,懂了他一点,她知道这样远远不够,她爱他,她不想他如此伤心,她不想他一人承担所有的苦难,她能做的,便是和他一起,走下去,理解他,信任他,全心全意地爱他,让他知道,他的身边一直有那么一个人,是他最后的港湾,一直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给他走下去的信心。

    她在这一刻,甚至不想再给他添麻烦,她扭了一下身子,勾住了云子羽的头,情不自禁地又吻了上去,柔软的小舌麻利地钻进了他的嘴中。

    同时翻身压了上去,她想在这一刻,她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她想给他自己的所有,她慢慢红了耳根,只觉下体难受十分,主动扣了上去,上下蠕动着,同时嘴里不停地轻轻呻吟着。

    …………

    ……二人就这般又翻云覆雨忙活了一个早上,等到太阳升的老高了,才懒懒想起要起床的事情,不过,青璃双腿发软,下体疼痛十分,全身也是使不上一点力气,云子羽只好让她卧床休息,替她掖好被子,。

    青璃慵懒地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床边的人在整理衣衫,不由地笑出了声。

    云子羽狐疑地回头瞧了一眼,“笑什么?我有哪里不对吗?”

    “没有,”青璃答了一句,立马板起了面孔,恢复了平常那副高冷模样,安安静静地躺着。

    云子羽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很是疑惑,又继续整理自己的衣衫了,临走前,突然凑到青璃面前,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轻啄了一下,而后,便落荒而逃。

    云子羽走后,青璃不由地又弯起了嘴角,也不知在笑什么,或许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她在笑什么吧!

    云子羽快步穿过廊道,赶到了正堂,众人早已入位,好像是在等他。

    “哎,羽老弟,你怎么才来啊!”羽正松伸着头望了望,又说到“哎!怎么青璃没跟你一块来啊!早上我去你房间,你没在,我还以为你大早上去找青璃赏雪景了,你们可让我们好等啊!”

    云子羽被问住,一时干咽了几口气,接着脑筋一转,说到“对对,是去赏雪景了,这不刚回来,不过青璃她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就先回房休息了,让我不必等她了”

    说完,便快走几步,落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端起面前的一碗粥,狼吞虎咽了起来。

    众人一怔,不过也没在问什么,也开动了了起来,想来也是饿了,席间,一旁的云无忧端着自己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时不时悄悄云子羽,露出坏笑,又时不时瞧了瞧自己的大哥云无忌。

    云无忌还好,静静地吃着早饭,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饭后,云子羽带着三人在邺都玩了一天,不过期间羽正松又偷偷跑到校冰场,去瞧云无忌训话了,文彦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直到很晚才回来,,众人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也就随他了。

    晚间,众人在一起吃宴,青璃也在云府下人的搀扶下露了面,不过看起来,身子很是不好,步子悬浮,踉踉跄跄的,随时都有可能跌倒,挨着云子羽坐了下来。

    “云叔叔,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家缺仆人不?我很能干的!”羽正松又站了起来,大力卖弄着自己的身体。

    云无忧见状,也起了身,活动了下筋骨。

    “你干什么?我可没惹你啊?”羽正松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最近,胃口有些不好活动一下,”云无忧笑着答道,渐渐逼近了羽正松。

    “你活动就活动,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你不是问我家缺佣人不缺吗?正好,我云无忧,缺一个捶腿,捏肩的,你要不要考虑下,薪水很不错的呦!”云无忧挑了挑眉,用着一种不怀好意地眼神上下打量着羽正松。

    羽正松听完,狠狠地咽了一口气,又退了一步“你别过来啊!我可不是怕你。”

    越是这么说,云无忧越是笑得越是瘆人,手腕掰的咯咯蹦蹦地直响。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