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邺都之殇 谈话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窗外窸窸窣窣,白雪自天幕间朝下飘落,朦朦胧胧地,屋内,翻来覆去,床榻咯吱咯吱地作响,不时传来几声娇喘。

    “大哥,你说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很快就有个小外甥了?”廊道边,两个不良汉子坐在阶前,一边赏着雪,一边饮着烈酒,叙着长话,依稀记得上次叙话,那便要追溯到五六年前了。

    “是啊!这样一来是快有了,但你什么时候先带回来一个,让大哥看一下未来的弟媳妇啊?”云无忌对他这个弟弟也着实费心不少,也三十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整日混在军营,跟那些糙汉一起,连相个亲也是百般推脱,到现在,成亲的事情还没有任何苗头,跟不用说为云家传宗接代了。

    “额,。这,这个嘛……还早呢?这不是还没碰到合适的嘛!时间还长,再看看,,不着急,不着急,再看看……”云无忧爽饮了一大碗烈酒,断断续续地说到。

    醇香的烈酒一入口,便顺着肠子哗哗地直下,他抬头瞧了瞧天空中那轮皎洁的月,思绪涌上万千,他是邺都将军,常胜将军,肩上担负着巨大的责任,若时势太平,谁不想成家,可如今东周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兵发邺都,难免有恶战无数,不败将军又怎能分心呢?

    一旁的云无忌偏头又瞧了几眼,没有再说什么,从酒坛子里倒出了一碗烈酒,一饮而下,咕嘟咕嘟几口,便全下了肚。

    良久,云无忌再次开了口“无忧,你说,我这般对子羽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我这个做父亲的,是不是特别糟糕?”

    瞧过去时,云无忌一脸醉态,黑脸微醺,髯须上湿漉漉的,沾了不少酒水,看起来邋遢十分。

    云无忧偏头看了自己大哥一眼,揉了揉脑袋,叹道“是啊!是挺糟糕的!我若是子羽,就不会回来了,可惜我不是子羽,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要说恨,怕是子羽心里铁定是恨的,今日子羽丝毫未提关于他母亲的事,这倒是和他小时候不太一样了,到现在,我还诧异十分,这些年,他一个人在外,变了不少,变得我这个做叔叔的都快不认得了,他不再像以前那般不顾及什么,敢说敢做,就算是大哥的责罚,他也不肯低头半分,可今日,他却忍了下来,闭口不提,这点,他倒是长大了不少。”

    “是啊!长大了不少,十年前逼他出城,也是迫不得已,那时,我们都以为邺都开战在即,全城上下将无一幸免,原以为这样,便可让他躲过一劫,保住邺都最后一根苗苗,也算应了官洋最后的要求……”

    “若嫂子还在,必会感激大哥的,毕竟,大哥这次所做为了子羽,而不是邺都,不过还好,十年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有开战,也没有伤亡,邺都暂得十年安宁。”云无忧摇了摇已经见底的酒坛了,缓缓地说到,或许,自己的大哥只有这么一次不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邺都,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是啊!为了他,可毕竟做的远远不够,今日你也瞧见了,十年学道,还是有所成就,以后他要做的,我们都无法阻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十年前所做的一切到底对不对,他若知晓,会不会下手,他若知道,会不会更恨我,终究是他的杀母仇人,而我执意送他上山学道,终究还是让他亲手报仇,为了他母亲,对与不对?我这一生,就不该认识她,也不该让他出去,死在邺都也好,仇恨一代一代,何时才能完,或许我们云家……”

    “大哥不必再说了,这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要来的总会来,我们人力又怎能阻挡,不过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子羽的路,以后便只能靠他自己了,我们帮不了多少,报仇与否,这便要看他的心性了。”

    …………

    两个汉子就这般就着几坛烈酒,一说说到了天蒙蒙亮,方才起身离开。

    邺都的天亮的晚,不过早有晨鸡报晓,城中的百姓也早早起来准备一天的活计了,城主府内,一处雅致房间里,赤身**的二人都睁着眼,不过都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累坏了一般。

    男子从后边环住了女子的娇躯,贪婪地闻着女子身上的气味,从昨夜起,二人便不再是结伴而行的江湖挚友,而是有了肌肤之亲的爱人。

    屋中氤氲着香气,将那窜入屋中的雪樱花的香味完全盖住了,男子埋在女子脖颈里,一时又心猿意马,情不自禁地吻了起来,含上她小小的耳垂,女子面色霞红,耳根发热不已,额间有些许汗珠,眼角上还有几滴泪珠,她翻过身来,搂着他的脖子,郑重地说到“你不是说,宁愿也不要认识我,宁愿也不要与我有任何瓜葛吗?现在呢?还是说就当昨夜的事没有发生一般,。”

    “我先回答另外一个问题吧?你肯定在奇怪为什么我早就知晓你是十年前的那个小乞丐?”云子羽替青璃掖了掖被子,又搂紧了些,缓缓地说到。

    青璃眨了眨眼睛,抬头瞧着面前的男人,微微点了点头,确实,她自己以为云子羽是不知道的,第一次见面,他笨极了,青璃原以为只要自己不说,他便永远不知道,他永远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瓜,可在昨夜,她觉得自己是那个傻瓜,他早就知道,只是没说而已。

    “刚下山时,在清源镇,你便露了端倪,第一次见你,很是意外,不过现在想想,那时的你和我还真是傻,你问我,我手腕上的玉石哪来的,还问我是不是一个俊俏的小哥哥送的,当时,我并未感觉到不对劲,但之后,便越想越不对劲,玉石这件事,只有我和小乞丐,还有远在邺都的龚长龙知晓,龚叔肯定不会对别人说与此时,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可想而知了,你便是那个小乞丐,当时还冒着鼻涕泡的小乞丐。”

    “哪有,你才冒着鼻涕泡呢?”青璃嘟起了小嘴,昂起头不悦道,瞧上去完全是个小女人在撒娇,可爱十分。

    云子羽轻笑了一身,低下头在青璃的红唇上轻啄了一下,以作安慰,原本还有些不悦的青璃错愕了片刻,不过马上回敬了一个,同时,双手便抱的更紧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坦白,也不好再问,便也装作不知晓,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秘密。”云子羽接着说到。

    “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我只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宁愿也不要与我有任何瓜葛?那现在呢?”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