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邺都之殇 回忆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城门处,人群越聚越多,熙熙攘攘的,黑压压的一片,自听得有人胆敢,挑战邺都云将军,一时忙碌的商贾摊贩皆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前来围观,他们倒是想瞧瞧是哪一个这么不自量力。

    云子羽与那所谓的云将军僵持在场中,谁也没再往前半步,雪又下了起来,又大了几分,饶是这般,围观的人群热情丝毫不减,瞪大了眼珠子,生怕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打斗。

    “早就听闻邺都云将军枪法出神入化,无人敢与之匹敌,不知这话是真还是假?”云子羽故意压低了嗓音,缓缓道。

    听见这话,众人一阵唏嘘,纷纷对其嗤之以鼻,想来此人是活腻了,竟敢公然挑衅。

    黑衣男子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歪了歪脖子,对一旁的于都喊道“于都,拿两杆长枪来!”

    一旁的于都,赶紧手脚麻利地递了两杆枪过去。

    枪尖着地,插入了厚厚的积雪中,两片红缨格外耀眼,枪杆笔直,精钢发亮。

    “你若能胜我,这邺都随你进出,但若是输了……”

    “若是输了,我等五人任凭处置。”云子羽抢话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可在旁人看来,这话却是自投罗网,邺都云将军几十年来未尝一败,铁血沙场上,刀戈飞舞,血肉横飞,云将军一杆银枪挑落多少对手,今日,又怎会败于一个来路不明,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年轻人。

    “好!”云无忧听罢,突然大笑道,上前了几步,一把拔出面前雪地里的一杆红缨长枪,在手中掂量了几下,随后,便手腕一甩,抛了出去。

    长枪自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在场的所有人都注视着这杆长枪,天空中的落雪似乎也停滞了一般,长枪直直地刺过,红缨上倒是沾了不少白雪,。

    云子羽就那般站着,高举过右手,似早就看透了一切,只听一声不轻不重的响声,长枪就那般安静地落在云子羽手中。

    “喂,他根本就没修习过枪术,这么赌,万一输了怎么办?”温阳在一旁歪头问道。

    “哎呀!不要担心吗?那小子给我们的惊喜还少吗?”羽正松在一旁喝着热茶水,坦然道。

    “不行,这可是五个人,又不是他一个人。”温阳似乎有所怨言,想了一会,又面向了一脸凝重的文彦,说“师兄,你和云子羽是亲师兄弟,在绿住巷,师叔祖还教过你们枪法吗?”

    文彦摇了摇头,缓缓道“没有,你们知道的,我派主剑,虽有旁人修习些其他,但那也是极为少数的,十多年来,也并未曾见过子羽使过枪法。”

    “啊!那他还敢答应,那我们……”话还未说完,却瞧见了青璃缓缓站起了身,温阳也就把到嘴边的话重新憋了回去。

    青璃站起了身,眉头稍稍皱着,似乎存在些担心,右手上的琉璃扇却是紧紧握着,扇端散发出幽幽白光,让人感觉到寒意凛凛,一旁持枪的兵士也被青璃身上散发的气质,而逼得不敢在上前,由得她那般站着。

    雪愈下愈大,似永无止境,全部自天幕之上倾泻下来,遮挡不住,也没有谁去遮挡,没有谁敢去。

    场上二人皆着长枪,同样那般高高地举着,四目相对,不知在想些什么,云无忧眼里多了几分疑惑,而云子羽眼里却有几丝水雾,不过除了他自己,旁人瞧不见罢了。

    下一刻,二人同时压枪,斜插入了身边厚厚的积雪中,红缨铺在厚厚的雪上,格外眨眼。

    云子羽鼻子一酸,整个身子为之一振,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喂!你说好教我枪法的,为什么要我练这个,一点用处都没有。”小小孩童站在雪地里,两膝早已经没入了厚厚的雪中,似乎连步子都迈不开,可是他却站的笔直,手中拿着一杆长枪,斜插在了雪中,连枪尖出的红缨也瞧不见半分。

    “嘿!我说你个小不点儿,我刚从你父亲那把你捞出来,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反而怪罪起我来了,让你练你就练,哪来这么多的废话?”不远处的年轻人,也持着一杆枪,随意在地上划着。

    细看年轻人,倒是意气风发,气势逼人,眉峰如凛,英俊十分。

    “哼!明明是你自己无聊了,才来找我玩的,每年的这个时候,你的手下都回家了,你就不练兵了,闲来无聊,每次都来折磨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小孩童撇了撇嘴,不爽道。

    “嘿!”年轻人似乎有话想说,但硬生生地憋了回去,眼珠子一转,变得严肃了起来,道“你懂什么,我让你练这个,自有用处,北境寒冷,体力耗损极快,我们讲究的是一招制敌,快,准,狠,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言外之意便是不能蛮拼,要讲究一个策略,赢了就好。”

    小孩童抬着头仔细听着,表情也是丰富多彩,似乎他这个年纪,是听不懂这些的。

    “罢了,罢了,我给你演示一遍不就行了,”年轻人长叹了一声,走进了几步,一枪直接插地,说“看好了,看我云大将军怎么要了你这小小蛮童的项上人头。”

    小孩童一听演示,立马抓了抓脑袋,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演示。

    “看好了!”年轻人说完,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右手持枪,下一刻,手腕一抖,抬枪一刺,从地上掀起的雪花不记其数,简直把不远处的孩童给埋了。

    孩童只觉眼前一片白花花的,什么也瞧不见,等到雪花重新落下去时,瞳孔猛地一缩,顿时便哭了起来。

    之见,年轻人持枪稳稳地停在了小孩童的面前,距离不过一寸,怪不得小孩童会哭,原来是被吓哭的。

    “哎哎,怎么哭了。”年轻人赶紧放下了枪,蹲在了小孩童的面前,安慰道。

    “呜呜呜呜,哇……不和你玩了,我要去找我爹,我要告你吓我,还拿枪刺我,哇……”孩童说完,便撒丫子跑了,边跑边哭,委屈极了。

    只留得年轻人在那一头雾水,轻叹道“哎!没想到啊!我一界不败将军,竟治不了一个小孩”

    脑海中,那个小孩童愈跑愈远,只留得年轻人在原地里唉声叹气,云子羽想着这些,手不由地颤了起来。

    “哗”

    二人同时出枪,枪尖在雪地里划出两道直直的痕迹,到了近处,二人一抖枪尖,掀起了两团白雪迷雾,谁也瞧不见面前的情况。

    这般场景,云无忧明显一滞,眉头皱的更加紧了,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到底是谁?这枪法世间没有几人会他与我云家到底有何干系?

    这种种疑问一遍遍地出现在云无忧脑海中,现在他疑惑不堪,可现实却不给他时间,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