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邺都之殇 好戏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到他们一行五人离开栖霞山红叶谷时,已经是十天之后的事情了,众人站在一处小山丘上,看着谷中那瓦木间腾起了熊熊烈火,枫叶也越来越红,浓烟中,忽的腾起一道金光,不过没有人发觉罢了。

    “一切都结束了,也该启程了。”文彦站在山丘上,背负着双手,叹道。

    “不是我说,你是不是在装糊涂啊?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羽正松拍着文彦的肩头问道。

    自从红恒宽死后,文彦与温阳也渐渐醒转了过来,可是在之后的交谈中,二人却奇怪地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像是失忆了一般,据他们自己说,那晚正饮茶时,脑子就忽的混沌起来,之后干了什么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我至今仍不相信那老前辈真如你们所说,是不是你们搞错了,误杀了。”文彦答道,事后,羽正松告知了他们那天发生的事,说,红恒宽人面兽心,盗我幻世功法,又用“鬼魅啼泪兰”施法,使他和温阳变成了傀儡,云子羽不忍,处处抵挡,因此受了不轻的伤,等等此类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误杀!你是个榆木脑袋吗?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如果不是因为那红恒宽,我们会落得如此在场吗?你看,你师弟都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样子啊?我倒是看他很享受啊?”一旁的温阳噘嘴打趣道,众人纷纷回头去看。

    只见,云子羽坐在一截枯木枝干上,而一旁的白裙女子含笑挨着他也坐着,手中拿着不知从哪里摘来的红果子,在她自己的衣袖细细擦拭干净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云子羽的嘴边,云子羽愣了一下,没有张嘴,疑惑地看着青璃,显然对青璃这种反常的行为很是不解。

    “你说,云子羽这小子也不知上辈子修的什么福,能得到青璃的青睐,哎!可惜了!”羽正松伸出胳膊搭在一旁文彦的肩上,幽幽地叹道。

    “可惜什么?”

    “当然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你说云子羽长的脂粉水嫩的,细胳膊细腿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克扣他伙食呢?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青璃怎么就看上他了呢?”羽正松满口牢骚,接着又说到“文彦啊!你说,青璃的眼神是不是不好使啊?两个英俊挺拔,风流倜傥的小伙子站在她面前,她怎么就看不上呢?”

    “或许真有缘分这一说吧!缘分未到,强求不得的。”文彦苦笑着,掸了掸落在身上的枯叶。

    听见这话,羽正松和温阳一起偏头向文彦瞧去,都露出了一副奇怪的神情。

    文彦长叹了一口气,拿来了羽正松放在他肩上的胳膊,便踏着青石台阶,先行出谷了,或许他输就输在了没早些认识青璃,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有些太晚了。

    “我怎么听着这话有一股酸味啊?你说是不是?”羽正松又没正经地将胳膊搭在了温阳肩上。

    “酸是酸,不过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温阳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事?”

    “你的胳膊若再敢乱放,我就一截一截地给你砍下来,给你师父送回去。”温阳斜着眼瞪着羽正松。

    “哎呀!干嘛呢?相处这么久了,放一下都不行啊?”

    “我是一个女人啊?”温阳当即暴喝道。

    羽正松措不及防地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笑到“女人,你哪点像个女人?”

    “我哪点不像女人?”温阳一下子暴跳了起来,抓着羽正松的衣领狠狠地说到。

    羽正松咂了咂嘴,斜起了嘴角,“前不凸,后不翘,哪个男人要是娶了你,肯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羽正松说完,撒开腿丫子,就往山下狂奔,那叫一个快啊!

    山丘之上,温阳气得直跺脚,“姓羽的,你别让本小姐抓着你,让我抓着你,你就死定了。”

    …………

    ……

    因众人经历了红叶谷一役,重伤的重伤,失忆的失忆,可谓是残兵败将,所以为了照顾云子羽,众人一致决定,改变原有的计划,先不去东海京都,反正途中已然耽搁了好长时日,或许那妖魁早就跑了也说不一定。

    若此时去往东海,中间隔着黑山山脉,传说那里是上古战场,恶灵无数,妖兽又全部聚集在那里,几千年来,三大修仙门派,幻世门,天一阁,水谢都,都派了无数弟子去那里全力剿杀,可是能回来的却寥寥无已,最大的一场战役在距今一千六百年前,当时,正道诸派全力进攻,可是非但没有收获,反而是损兵折将,就连当时的天一阁掌柜都折在了那里,至今,连尸身都没有找回来,自此以后,便无人再敢打黑山的主意。

    所以一行人决定先行向北,绕过黑山,到达邺都后,在沿海南下,到达京都,再者,众人也知晓云子羽的家乡便在邺都,也想去瞧瞧邺都的塞外风情。

    打定主意后,一行人一路向北,经过了三个月的长途跋涉,从黑山外围绕了过去,到了邺都地界,远远地瞧见那座黑色巨石砌成的城。

    通往邺都的大道上,一行五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喂!你们等等我啊?我走不动了我”温阳此时被包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已看不出原有的身形,口中不停地呼着白气,满脸通红,显然很不适应穿的这么厚。

    “你不是一路上挺得瑟的吗?怎么现在认怂了!”羽正松取下了头上的皮帽,笑着说到。

    “你站在那里别给我动,看本小姐打不死你。”温阳一见到羽正松那副嘴脸,气就不打一处来,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二人就这般打了起来,谁也不肯相让,活像两只胖胖的狗熊在那里打滚一般。

    青璃依旧是那副冷冷的模样,旁人近前不得,如今,她站在云子羽身后,安安静静的。

    云子羽一个人站在最前方,眼里只有那座黑城,千般回忆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脑海中,这是他的家,生活了十二年的家,他仿佛看见了那个身穿墨黑夹袄的少年每日站在城门口,检查着往来的行人,那个少年,曾经用自己的脚丈量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布满青苔的古砖,还有邺都无数株雪樱树。

    看着近在咫尺的城,云子羽渐渐被水雾迷了眼睛,以前遥不可及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呢?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