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人妖殊途 眼泪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羽正松持着从地上捡来的断剑,来到了古钟旁,环视了四周,却只瞧见了地上的一滩血迹,感到有些奇怪,红恒宽并不在这里。

    “怎么了?”云子羽在远处问道,挣扎着站起了身。

    “他……”

    “砰”地一声,院中的二人纷纷回头,只见原本上锁的正殿大门,被大力一脚踹开了,那掉漆的朱红色大门飞了出来,磕在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碎,碎屑散落在各处,荡起了不少的烟尘。

    意识到情况的不对,羽正松又赶紧赶到了云子羽身前,二人就这般握着长剑,紧盯着黑黝黝的门口,或许还没结束,才刚刚开始。

    良久,那荡起的烟尘方才散去,门口出出现了一个人影,,隐隐能瞧见是穿白衣服的。

    “哎!青璃,你能不能别那么吓人,你想出来说一声啊?我去给你打开啊?至于用这么暴力的方式吗?”羽正松看清站在殿门口的是青璃后,才长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有什么其他的变故呢?

    羽正松再看向身旁的云子羽时,只见他紧紧握着剑,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大殿门口,突然,他瞳孔一缩,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他十分害怕的事情。

    “哎!我说,老弟,你放轻松点好不好,已经结束了,别作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不好,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欠你多少钱似的。”羽正松拍了拍身边的云子羽,随口说到。

    可是云子羽依旧全身紧绷着,浑身颤抖着,感觉是没有听见羽正松说的话一样,眼睛死死地盯住大殿门口。

    “走啊!”云子羽突然对着羽正松吼道,面目变得狰狞起来,不断地推搡着羽正松。

    这声怒吼着实将羽正松吓了一跳,“你疯了吗?推我干嘛?”

    “走啊!”云子羽仍是怒吼道。

    “走?是不是有些晚了,在这里每一个人都跑不掉。”

    云子羽听罢,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晚了,羽正松寻着这声音望去,只见这声音的主人狞笑着,持着一柄坑坑洼洼的残剑,架在青璃脖子上,只露出那满脸是血的脸,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充满了无尽的怨恨。

    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不见了的红恒宽,此时,他拿着残剑挟持着青璃,残剑上锋利的剑刃已经将青璃的脖子上割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已经流了出来。

    “小子,就算你胜了我,又怎么样?身为名门正宗的幻世弟子,坐拥无上功法,集师长恩宠于一身,而我,红恒宽只是半路出家,所以,你胜的并不光彩。”红恒宽狞笑道,手中的残剑紧紧地架在了青璃的脖子上,而且力度越来越大,如今,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你做什么?”云子羽一把拉住准备上前的羽正松。

    “我做什么?当然是杀了他,没看出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吗?杀了他,一切都结束了。”羽正松握着剑,准备甩开云子羽,他深知:云子羽受伤不轻,能站起来已是不易,若时间一长,难免有什么变故,不如趁早杀了红恒宽,一来白了。

    “可青璃还在他手上啊?”云子羽吼道,他不能不管青璃的性命,红恒宽临死前也会拉上一个垫背的青璃真气全失,又怎能挡住那柄残剑,只要红恒宽稍稍一用力,那么青璃就……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挟持住青璃不就是为了威胁我们吗?若不这样做,死的就是我们。”羽正松用力甩开云子羽,他相信,他一定能杀了重伤的红恒宽了。

    “砰”羽正松刚走出几步,眼前一黑,倒地不起,失去了知觉。

    他身后的是云子羽青光乍现的手,“羽正松,对不起了,若有来世,甘愿做牛做马以报恩情。”

    击昏羽正松后,云子羽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红恒宽的面前,他自问,自己做不到,为了活命,而舍弃青璃的性命,他云子羽做不到,因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青璃死在自己面前,如果要选择的话,他甘愿陪她一起死,亦或死在她的面前。

    看着羽正松倒在地上,挟持青璃的红恒宽长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也是虚弱不比,体内真气耗损过度,五脏六腑都遭到了重创,自己强撑着这副残躯挟持青璃已是不易,倘若羽正松提着剑冲上来,自己是万万抵挡不住的,他现在倒是想谢谢这个叫云子羽傻小子。

    “叮”地一声,长剑落地,溅起了不少焦黑色的泥土,云子羽将螭吟扔在了远处,双臂摊开,在红恒宽面前转了几圈,表示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云子羽,你就是个傻子,傻子……”青璃带着哭腔对着云子羽咆哮道,他怎么可以这么傻,连命都不要了吗?

    云子羽却笑了,笑得十分灿烂,他可以为了她抛弃一切,包括生的希望,也包括许多人的性命。

    “对,他就是和傻子,连剑都扔了,这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傻的人吗?”红恒宽也笑了。

    “可以放了她吧!一命换一命。”云子羽摊开双臂坦然道,他欠她的,他要还的,他迈着步子,缓缓地向着红恒宽靠近。

    “好啊!”红恒宽满意地说到,一步步地,云子羽离得越来越近,而映着红恒宽的脸则是笑得愈发灿烂,再过一会儿,等自己一剑杀了他,就完全结束了。

    在这短短的几步里,或许是他一生最为漫长的时刻,脑海中突然涌现了许多回忆,第一次云子羽见到这个惊为天人的女子时,他便就惊呆了,他想,自己第一次肯定是吓着她了吧!

    乾城时,泗州城时,岁月与时光便永远不会忘记,星光与尘埃在这一刻凝固,临死前,或许才有这真真实实的感觉。

    他想,他没得选择了,若是她嫁给别人,他自己肯定会在一个僻野山村,孤独终老,日日思她,夜夜念她,旁人近前不得,。

    他面对着这一段路,走的是那般开心,因为他知道,他终于可以为心爱的女子做一些事了,他多么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他能笑着看着她哭,眼泪是为自己而流的,值了,换一些眼泪,即使是眼泪。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