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血染枫林 激斗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腹部遭到重创,云子羽一下子连连退了好几步,肚子里的酸水都快吐出来了,一击得手的温阳站在那里,眨着泛红的眼睛,看着云子羽笑了。

    “怎么样?这滋味不错吧!看着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一下一下地将自己打死,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红恒宽在一旁狞笑着,这借刀杀人一招,他倒是用的无比娴熟。

    话说这,文彦与温阳又冲了上去,连同温阳也祭出了自己的剑,云子羽自然不敢稍作怠慢,也祭出了自己的螭吟剑,出鞘时,隐隐有龙吟声作响。

    文彦和温阳可不管这些,乱舞着手中威力颇为不小的剑就砍了上去,云子羽只好抬剑抵挡,饶是这般,不一会,云子羽的身上便多了几道剑伤,而温阳与文彦见了,却愈发兴奋,舔着紫黑的嘴唇,提着手中的剑又朝云子羽砍了过去,处处正中要害,毫无怜悯。

    “你这傻子,再不还手,你会死在他们手上的!”青璃挣脱了羽正松,站在阶前大喊道,眼睛也红了不少。

    “我不能还手,他们是我身边的亲人。”云子羽举剑抵挡着二人来势汹汹的剑招,他是不会还手的,从小一起长大,经历了这么多,又怎么会痛下杀手呢

    “小姑娘,不用白费力气了,他是个死脑筋,不过,我喜欢,同样,这两个傀儡也是不会停下的,除非他们死,要不然,他们会拿着手中的剑一下一下地砍死他。”红恒宽看到这种场面,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就算你小子真气还在,功法还在,即使你没有中计,那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折在了这里。

    “砰”“砰”不合时宜的两声响起,众人都惊呆了,只瞧温阳与文彦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而身后站着的是羽正松,他手中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根碗口粗的木棒,显然是趁几人谈话时,羽正松在背后下寮子,将二人给打昏了。

    “哪有那么多的麻烦你跟他们亲,我可不一样,这事,你就不用谢了?”羽正松走到云子羽面前,拍了拍云子羽的肩说到。

    场上出现了这戏剧性的一幕,有人喜有人忧,红恒宽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羽正松这个不稳定因素,谁又知道他没了真气后,还敢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使阴招打昏了二人。

    只见羽正松轻松替云子羽解决麻烦后,便将手中的木棒一挥扛在了肩上,很是自豪的样子“兄弟,他这种小角色就交给你了,我不管了啊!”

    说完,便扛着木棒大摇大摆地推搡着青璃又进了舍房,好戏才刚刚开场。

    …………

    ……

    天空之中黑云下压,狂风肆虐开来,枯叶早已漫天卷舞,这注定是血腥的一天。

    “你们啊?还真是不让我省心啊?”红恒宽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脑袋,轻叹道。

    只瞧红恒宽一手凝出了一柄长剑,走至云子羽面前,方格子破蓝衫在狂风的肆虐下猎猎作响“这“剑气式”也是你幻世门中颇为不弱的剑技,那你就代为之尝尝吧!看老夫自学来的“剑气式”怎么样?”

    红恒宽说罢,气势陡增,全身红色的真气蔓延开来,他左手垂着剑,剑尖朝下,而后,猛地将手中的长剑插入脚下的泥土之中,蹦起了不少的泥土碎屑,右手手印不断变换着,火红色的真气在他手中有规律的浮动着,像水的涟漪一般,不一会儿,便浮现了一方形法印。

    云子羽瞧了,大为惊骇,这正是幻世门的剑技“剑气式”,以剑为媒,化气为咒,注入长剑之中,迸射万道剑气,小者开山断石,大者一击击杀妖兽,他倒是没有想到,这红恒宽光凭着口诀便能将这“剑气式”使得如此炉火纯青。

    虽说云子羽是这么想的,但手上也是没闲着,人家的攻击也快到了,自己自然不能那么傻站着,只瞧他单手握住螭吟剑,横举在面前,剑尖朝上,正好与红恒宽所做的相反,右手上的真气也是不停地浮动着,只不过,那真气如一条龙一般回旋在手心,很快凝成了一圆形道印,细看之下,那道印当中还有一条螭龙虚影。

    “剑气式,攻!”红恒宽猛地将右手上的一方红色法印,拍进了插在地上的长剑之中,顷刻之间,从剑身迸射出无数道剑芒,剑芒如离弦的强弩一般,携着阵阵腥风,向着云子羽袭来。

    “御气式,御!”云子羽自然不敢轻敌大意,将手中的圆形法印也拍入了螭吟剑中,顿时,剑身猛地激荡了三下,向外连现了三道一寸后的气盾,气盾之上,螭吟虚影浮现,张牙舞爪。

    “叮”“叮”“叮”……

    一连串清脆的响声,无数道剑芒在气盾刚成形时,便迎头撞了上去,摩擦着发出一连串的火花,而气盾在剑芒的猛烈进攻下,应声碎了一层,但那些剑芒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第二层气盾。

    云子羽抵着剑,浑身一震,那气盾又增强了几分,而对面的红恒宽,却无论如何也增强不了“剑气式”的威力,时间一久,体内真气耗损过度,冷哼一声,便将“剑气式”给撤了。

    双方重归于平静,云子羽拂了拂剑,笑着说到“红谷主,怎么撤了,我还没玩够呢?”

    一击之后,他便大概知道了红恒宽的实力,比羽正松还差一点。

    交手之后,红恒宽也大为惊骇,没想到这叫云子羽的白面小生,竟然这么厉害,小小年纪修为竟在自己之上,若在这么斗下去,必败无疑啊!

    “红谷主,你倒是用些力啊!给我们家云子羽挠痒痒呢?”羽正松此刻正趴在舍房的窗户上,将脑袋伸了出来,戏谑道。

    已经吃了亏的红恒宽一听这话,心中更是怒火中烧,谁又会知道他为了学这“剑气式”而吃了多少哭,没有师父教,只能凭着几句口诀,一点一点的摸索,才成就了今天的“剑气式”,稍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

    此时,云子羽已然不管不顾地提着螭吟冲了上去,近身搏斗才是他的强项,现如今,他们五人的性命可全握在云子羽手上,云子羽深知责任重大,马虎不得,必须速战速决,先击败了这红恒宽后再坐打算。

    暗自驭着功法,螭吟剑划破虚空,发出耀眼的光芒,发出阵阵龙吟声刺向了红恒宽。

    “铿”地一声,两剑相击,迸射出绚烂的火花,一击未中,云子羽又顺势回了一剑。

    “刺啦”一声,螭吟剑以其刁钻的角度,锋利的剑刃触上衣衫之后,便将红恒宽的破蓝衫一下子划破了个大口子,红恒宽吃痛,连连退了几步。

    偏头看时,只见肩头瞬间便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