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人妖殊途 彼岸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巨玄一出,场上的气氛也变得凝重十分,文彦一手操着巨玄,脚下踏着玄步,沉稳有力,“铿,铿,铿”地便上去了。

    到了近前,飞身一跃,双手高举过巨玄,大力地砸向下去,阶上的元稹没有作丝毫的躲避,只冷笑了一声,缓缓举过右掌,五色光彩再次大放异彩。

    “砰”地一声,巨玄砍上了元稹的右掌,文彦心里却是惊骇万分,因为他再也无法用力一分,巨玄好像凝在了五色光彩之中,接着他便对上了元稹有些邪魅的眸子,元稹左手成拳,快如闪电,砸了过去,正中文彦的胸口,文彦顿时倒飞了出去,只觉五脏六腑像是拧在了一起一般,巨通无比。

    轻易收拾掉温阳,文彦二人后,元稹又将双手重新负在了背后,缓声道“你们还是回去吧!我元稹已在此地生根发芽,幻世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要我们走也可以,交出幻世境。”羽正松狠狠地说到,看来,消息并不错,元稹天赋异禀,乃百年不遇的奇才,一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就凭刚才的出手,元稹甚至连三成实力都没有使出来,就轻易击败了文彦和温阳,羽正松自知自己也是打不过他的,但师门交代的任务,他还是要好好斟酌的。

    “幻世境,恕我元稹暂时不能归还,等时机成熟,元稹自会负荆请罪,亲上灵均峰向师父请罪,定交还幻世境。”元稹拱手道。

    “那也就不必多言了,我等奉师门之命,前来取回幻世境,元稹师兄既然不肯归还,那我等只好用强了。”羽正松缓缓地拔出了鞘中的精钢长剑。

    元稹瞧到了这种行径,叹了一口气,右掌之上五色光彩异放……

    …………

    ……

    还在元府里转来转去的云子羽和青璃二人,自然不知晓元府大门前战况的激烈,顺着曲曲折折的廊道,云子羽和青璃不知躲开了多少机关,期间,青璃也终于认识到了幻世门奇门遁甲一术的厉害之处,要不是云子羽在前面开路,她一个人还不知道要触发多少机关呢!

    转过了一角,二人的视野终于开阔了起来,只见一个诺大的湖泊处在阶下,而周围的空地上开满了红色的小花,花丝极为纤长,相互交织缠绕在一起,煞是好看。

    “这是什么花啊?挺好看的!”青璃叹了一句,随手摘了一朵,放在了手心处,细细地瞧着。

    “你手怎么那么快啊?你摘了它干嘛啊!”云子羽有些不悦,从青璃手中轻轻的拿起了那朵还沾着露水的小花,将它放在了一旁的泥土上。

    “就算你有如此好心,也不会再长出一朵啊”青璃嬉笑道。

    “谁说的”云子羽缓缓地蹲下了身子,瞧着这朵小花,回想起当年初遇霁月的场景,想到这,手上便已经动了起来,一道蓝光从云子羽的指尖射入了了那朵娇艳的红花上。

    不一会儿,那花便没入了泥土中,不见了踪影,再过了片刻,一朵红色的小花便钻土而出,长成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小花。

    “它叫石蒜,不过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彼岸花!”

    二人一惊,连忙站起身来,在这四处寻找着说话的人影,只见那红花丛中,有一苍白女子,正慵懒的躺在上面,穿着如血一般红的长裙,她撑着孱弱的身子缓缓地坐起了身子,带动身旁的红花不停地摇晃,像湖水涟漪一样,一圈接着一圈。

    “公子,小女子在这里替那株可怜的花谢过。”苍白女子有气无力地说到,身子愈发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跌倒了。

    正待云子羽要回话时,从远方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声“彼岸,彼岸……”

    听见喊声,苍白女子回头望了一眼,不知不觉地露出了几分笑容,转过身子对着云子羽和青璃轻声说到“你们快走吧!我夫君要来了,他不喜我见生人的!”

    “走吧,有个厉害的家伙在靠近。”青璃在云子羽耳旁低语道。

    “你叫彼岸吧!我们会再相见的!”说完,便招了招手,随青璃一道离开了。

    ……

    ……

    客居阁内,烛光昏暗,瞧着羽正松,温阳,文彦,这三人灰头土脸的模样,云子羽和青璃实在想不通这三人到底在元府遭遇了什么,竟搞得如此狼狈。

    “出了什么事啊?你们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云子羽给三人一一倒了杯清茶,问道。

    三人一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三人联手,使出了浑身解数,竟连元稹一根寒毛都没伤到,更可气的是,那元稹在打斗过程中,一直站在那阶上,连法器都没祭出,更甚者半步都没有退。

    “这元稹真是太可恶了,怎么能打脸呢?这明天还让我这张帅脸怎么出门啊”羽正松嘟囔道,不知在哪里寻来了一面铜镜,照来照去,很是心疼自己这张脸。

    “看来客居阁给的消息没有错,元稹师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我们三人联手皆败他手,怪不得两百年间,多批弟子到此,却无一人能讨回幻世境。”文彦抿了一口清茶,缓缓地说到。

    “是啊,是啊!子羽,早知道这样,我就和你换换了,这元稹真是太厉害了,怎么说,我也是他同门师妹,竟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说着,便一把蛮横地从一旁羽正松手里抢过了铜镜。

    “对了,你们潜入元府有什么收获吗?”

    “元府内,到处布有奇门遁甲之术,稍有不慎,便会触发机关,只是在府中,我们遇到了一名奇怪的女子,唤名彼岸,像是受了非常重的伤,不知为何,她助我们逃出了元府”云子羽将自己与青璃所经历的事。

    “既是元府里的人,又怎么会助你们二人逃走呢?”

    “这个,我们也是很奇怪,只知她叫彼岸,而且元府里有一大片彼岸花。”云子羽如实答道。

    “彼岸花什么东西啊?”温阳插嘴道。

    “传说只生长在忘川河畔,为死者亡灵指引回家之路,花妖艳似火,又称引魂之花,”文彦端起清茶缓缓道,“相传以前有两个人名字分别叫做彼和岸,上天规定他们两个永不能相见,但他们心心相惜,互相倾慕,终于有一天,他们不顾上天的规定,偷偷相见。

    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见面后,彼发现岸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而岸也同样发现彼是个英俊潇洒的青年,他们一见如故,心生爱念,便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生世世永远厮守在一起。

    结果是注定的,因为违反天条,这段感情最终被无情的扼杀了,天庭降下惩罚,给他们两个下了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只是这花奇特非常,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

    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三途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

    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珠沙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可是佛不知道,他在三途河上,被河水褪色得花把所有得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珠沙华,就叫你曼陀罗华吧!

    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三途河边。”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