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人妖殊途 元稹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乾城一役后,幻世一行四人方才知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们出身幻世门,大门大派,可是与妖人一战,却是一败涂地,青州之上,比那妖人厉害的数不胜数,他们几人若再像以前那般,轻敌大意,吃的大亏或许还在后头。

    这一战,青璃所展现的实力超乎了众人的想象,原来,天门宗丝毫不必幻世门差。

    泗州城,客居阁。

    二楼的阁楼之上,无人坐立,一只胖乎乎的小貂正趴在云子羽的肩头,用它的小爪子正拨弄着云子羽束发插用的玉簪,每一次的拨弄,玉簪都会微微发亮,而雪樱似乎对这种玩意儿特别感兴趣,不停地用小爪子拨弄着。

    话说回来,当初羽正松摔门离开后,屋中沉寂了许久,只留的三柄法器微微发亮,末了,温阳将她师父的那柄“花弧”拿走后,便入了自己的房间,直到今日,不曾与众人说一句话,文彦也挑了一柄,倒不是那轻盈凌厉的“螭吟”,而是那丝毫不起眼的“巨玄”,再叮嘱云子羽几句话后,便也出了房间,一路上,也是闷闷不乐。

    “我说雪樱,你化成人行不行?你老待在我肩上,也挺不合适的,是不是?”云子羽实在被拨弄地有些烦了,一只手提着雪樱,将它放在了桌子上,指着它的鼻子说到。

    “呜~”雪樱呡着小嘴巴,发出怪叫,在桌子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便又跳上了云子羽的肩头。

    “你说你就是个小妖,干嘛非得跟一个小白脸过不去呢?”一旁的羽正松起了玩心,两只手一下子就制住了雪樱,将它按在了桌子上。

    “羽老弟,我知道你下不去手,以后,这事就交给兄弟我了,我就不相信了,我羽正松还管教不了一个小妖!”羽正松笑着说到,又在雪樱身上连加了几道“缚神”,之后,便拍了拍手,将它扔在了桌子上,供众人观赏。

    “呜~哇~”被缚住的雪樱挣脱不开,嘴里连连发出怪叫,还狠狠地瞪了羽正松几眼。

    “你还敢瞪我,一路上闯了多少祸,哪一次不是我掏银子摆平,你那穷鬼主人早就没钱了,你再闯祸,我可就真的不管了!”

    “呜~”雪樱瞥着嘴,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可奈何这“缚神”越缚越紧,直疼的它龇牙咧嘴的。

    “啊?还叫,还瞪我,这下不灵了吧。”羽正松拿起筷子就是一顿乱敲,邦邦地直响。

    “好了,好了,”云子羽拦住了羽正松,将雪樱揣在了怀中,宝贝的不得了,生怕给打坏了。

    “你这么惯着它,我敢肯定,以后一定会出大事的!”

    “它还这么小,能出什么大事啊?”说罢,便替雪樱解开了“缚神”,将它放在了一旁的空座位上。

    忽的一阵白烟,雪樱化形成人,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就要打云羽正松“你这个坏人,大坏蛋!”

    “嘿!我说你这个小破貂,皮是不是又痒了!”

    “主人,你看他。”雪樱立马换了一副面孔,双手搂住云子羽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到。

    “好了,好了……”

    “客官,你们的菜来喽!剁椒鱼头,红蒸香菇,鸡丁蘑菇……”伙计一盘一盘地将菜端上了桌,这边,雪樱立马又换了一副面孔,趴在桌子上,瞪着大眼珠子,使劲瞅着桌子上的菜,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喂!姓羽的,为什么你总是点这些菜,你不知道我们幻世门不沾荤腥吗?”温阳一看见满桌子大鱼大肉,又想起那日羽正松说的那番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想吃就别吃啊!我又没逼你,再说了,这饭菜的银子还是我出的,你若不想吃,可以自己拿银子点菜嘛?”

    云子羽在一旁看着,也不好说什么,事情总会解决,他只笑笑了,“来,雪樱,多吃点!吃饱了呢,就睡个好觉,别再给我添乱了!”

    只瞧云子羽已经动了筷子,给雪樱夹的菜已经摞的像小山一般高了。

    “云子羽,你怎么能这个样子。”温阳指着云子羽直发抖,身为幻世弟子,怎么能主动去沾荤腥啊?

    …………

    ……

    “元府再不出手,怕是这疫情会越来越重啊?”

    “是啊!这算算,也该到日子了,听说城南又死了两个人,浑身溃烂,满面疮痍,那叫一个惨啊!”

    “虽说每年都派药,但最近几年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派药一年比一年晚,这真是要急死人了!”说话的是一老妇人,满面愁容,似乎很担心的的样子。

    虽然客居阁的客人很多,声音又杂,但是幻世的那一桌还是听到了,纷纷停了筷子,皱起了眉头,也停止了自己的争吵,也只有雪樱一个还在闷头吃着。

    良久,文彦发了话“看来,我们不用去外面打探消息了,元府想必就是元稹师兄的府邸吧。”

    “可是据说元稹一身修为深厚无比,师门为什么要派我们来?”温阳疑惑,据信中所说,乾城事端了后,便要他们一行人赶往泗州城,索回幻世镜。

    “元稹,幻世门下弟子,两百年前下山历练,至今未归,乃是灵均上卿长灵的亲传弟子,天赋极佳,可下山历练后,便杳无音信,师门为此每年都要派出几批弟子前去找寻,终在这泗州寻到了,任凭列位弟子如何相劝,元稹就是不回师门,渐渐地,见元稹心意已决,长灵上卿也就随他了,可是,当初下山时,元稹拿走了幻世境,无论如何,幻世门也不会让这至宝落入他人之手,索要是,却遇到了重重阻隔,元稹推脱就是不给,这便是我们来次的缘由!”文彦侃侃而谈,对当年的往事似乎很是了解。

    “可是元稹下山时,怎么会带着幻世境?相传,幻世境乃幻世三大至宝之一,怎么元稹能轻易示人?”许久,未曾开口的云子羽说了话。

    “子羽,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说来话长,你入门尚早,元稹自小在幻世门长大,相传二十四岁时,便能轻而易举地击败门中数位长老,身为师父的长灵上卿脸上颇有些光彩,所以元稹深受长灵喜爱,更甚者将门中的一些不传之秘尽数传授给了圆柱,当年长生试时,元稹一鸣惊人,一路上几乎是摧枯拉朽地击败了众人,夺得长生试头筹,下山历练时,长灵甚至本峰的镇峰之宝幻世境,偷偷塞给了自己的这位徒弟,叫他在青州上保命之用,至今,幻世境仍在元稹手中,迟迟不还!为此,长灵上卿因丢了幻世境,还被关了五十年的禁闭。”文彦说到。

    “噢!怪不得,怪不得呢!近百年内,灵均峰的弟子明显不如其他两峰,原来是做师父的被关了五十年啊!”云子羽突然笑着说到。

    “你倒是真大胆啊!竟敢在这里打长灵上卿的哈哈,不愧是比我强,就凭这一点,我羽正松心服口服!”羽正松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倒是毫无避讳。

    “你们扯到哪里了?我们在说元稹的事,你们两个怎么开起长灵上卿的玩笑了?”文彦指着云子羽,羽正松打趣道。

    “没事的,一路上烦闷至极,偶尔找点乐子,供咱们自己人图个开心罢了,向外人是不会说起这些的,话说回来,听刚才的人讲,疫情什么的,这疫情与元稹师兄有什么关系啊!”云子羽不解,一路上,都听说了,这泗州城的疫情十分厉害,每年都要死不少人。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