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长生 法器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边无际的黑夜,云子羽一个人站在这黑夜当中,此外,再无他人,他惶恐地瞧着在黑夜中漂浮的游魂,他们无脚无身,两颗腥红的眼珠子四处张望着,云子羽不停地向后退着,可那些游魂无处不在,吐着腥红的血气朝他扑来,这种场面,他终生难忘,这就是地狱,是地狱!

    云子羽猛地惊醒过来,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小,眼角里还有些许血丝,豆大的汗珠从额间淌了下来,只觉闷热无比。

    偏过头去,入眼的是那一抹白影,红唇翘鼻,不过眉头有些紧皱,他单手扶着前额,撑在床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有些凌乱的发丝蓬在耳边,想来是累的睡着了。

    感觉腰间暖暖的,云子羽伸手摸了进去,缓缓地从被窝中提出了一团白绒绒的东西,虽说雪樱已然化形成人,但是它还是喜欢每天依偎在云子羽的被窝里睡大觉,岁多次遭云子羽严词拒绝,但那小姑娘竟然大半夜化作貂形,轻而易举地钻进了云子羽的被窝,等到云子羽发现时,它已经睡了好几个回笼觉了,久而久之,云子羽防不胜防,也就随它了,反正这么多年抱着雪樱睡已经习惯了,这突然一下子一个人睡,还真挺不习惯的。

    被提出来的雪樱,扒拉扒拉眼睛,虽然还没睡醒,但是已经睁开了眼睛,待看清面前的人后,便立马换了一幅模样,“噗”地一声,白气升起,雪樱化作了人形,趴在了云子羽身上。

    “主人,你终于醒了,都好几日了,你不在的这几日,他们都对雪樱不好?”雪樱委屈道,正说着,眼泪鼻涕一块往下掉,好生伤心。

    雪樱猛地化作人形,重重地压在了云子羽身上,云子羽重伤未愈,经她这么一压,顿时,气血不畅,喘不过气来,“你再不下去,你主人就被你压死了!”

    雪樱这么一闹,在房中小憩的众人也醒了过来,床边的那一抹白影也缓缓睁开了茶褐色的眸子,站了起来,又换上了一幅冷冰冰的模样。

    “哦~”雪樱哀怨了一声,从云子羽身上下来了,转而趴在床边,握着小拳头,嘟着小嘴,道“主人,雪樱这一顿饱饭都没吃过,他们都欺负我!”

    云子羽欲开口,却被一旁的青璃抢了先,“你若在这般胡闹下去,他的伤就永远好不了!”

    略微有些愠怒,床边的青璃皱起了眉头,对雪樱这般胡搅蛮缠的方式有些不满。

    “你看,主人,她每天都这么凶我,还不给我饭吃!”雪樱越发委屈地说到,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指着盛气凌人的青璃,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哎!哎,雪樱,乖,别哭啊?……”云子羽急忙安慰道,他这个人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女孩子一哭,他心就软,边说着,边伸出手擦掉了雪樱脸上的眼泪。

    雪樱立马破涕而笑,忽的又腾起一阵白烟,变回了貂形,一下子跳上床,钻进了云子羽的怀里。

    “你这般宠她,迟早会酿成大祸!”青璃冷眉一皱,语气无由地加重了几分,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狠狠地将房门摔上了。

    屋内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然,青璃清冷无比,不招人喜欢,但平日里也不会像今天这般生气。

    “哎!你的又一个情敌!”一旁的羽正松用胳膊肘捅了捅温阳,打趣道。

    “什么叫又一个,你什么意思?”温阳不爽道,心里气呼呼的。

    “别装了,你喜欢云子羽,傻子都能看出来,先前是那只小貂,化作人了,一天天粘着云子羽,也是喜欢云子羽的,还和云子羽睡过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这倒好,又来了一个青璃,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来,我还听说,青璃竟然吻了云子羽,这下,你的麻烦大喽!”羽正松在一旁侃侃而谈,直摇头叹息。

    “你说什么,青璃竟然吻了云子羽?”文彦有些错愕道,拍桌站起了身。

    “师兄,这,这你也知道?”温阳有些不可置信,当日,只有自己看见了青璃吻云子羽的一幕,这两人是怎么知道的。

    “文彦,你干嘛呀?吓我一跳!”羽正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喝了茶水,压了压惊。

    先前,三人是坐着说话的,温阳当即拍桌站起,着实叫二人吓得不轻。

    …………

    晚间,青璃还是没有回来,雪樱已经下楼去点菜了,只留房内幻世一行四人。

    良久,温阳懦懦地说了一句“这次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恐怕大家也不会受伤了!”

    “怎么回事啊?”文彦问道。

    温阳低下了头,像犯了什么错一样,只瞧她双手真气一凝,缓缓地抱成了球形,两手中间有一紫芒星阵,随着时间的推移,星芒也越来越亮,温阳小声念着口诀“元舍,开!”

    两掌猛地拉开,紫色星芒闪了一下后,空中忽的腾起了三道白雾,雾中隐隐泛着寒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

    待雾气完全消散后,在场每一个人的瞳孔都放大了好几倍,在床上的云子羽也不禁伸头望了一眼,只瞧温阳身前,凭空浮着三柄长剑,全部寒光凛凛,看起来颇为厉害。

    “巨玄!”羽正松当场就叫出了三柄中的一柄,只见那柄巨玄通体黝黑,短小精悍,气势甚强,竟隐隐地盖过了另外两柄的风头,羽正松颇为疑惑,这巨玄乃是他师父的配剑,传言乃天外玄铁精铸而成,削发为泥,极为锋利,每每挥剑足以削平山头,有开天辟地的无上神威。

    羽正松小时候见过几次,很是羡慕,但是居渊却是连碰都不让碰一下,而且每天都细细擦拭着,他实在想不明白师父的配剑怎么会在温阳手里。

    “巨玄,螭吟,花弧,”文彦开口道,似认得这三柄神剑,巨玄,剑身宽厚,长三尺一分,取自陨石星铁所铸,其势内敛,大剑重锋,无坚不摧,螭吟,长四尺六分,极北寒桂冰晶所铸,内化螭龙,出鞘时,隐隐有龙吟声,无往而不利,花弧,长四尺一分,由沉水古银木雕刻而成,通体幽蓝,内刻法阵,玄妙无比,常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喂,丫头,你怎么会有这些上古神器,莫不是你偷来的吧!”除了偷,羽正松实在想不出温阳是如何,得来巨玄的,他师父断然不会给的。

    “你才是偷来的,你全家都是偷来的!”温阳斜瞪了羽正松一眼后,便一把将空中悬浮的剑搂在了怀中,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巨玄乃是居渊上卿的配剑,而这花弧便是霁月上卿的,这柄螭吟相传是长灵上卿的,三柄神器都是轻易不是人的,温阳,这些你到底从何处来的?”文彦也疑问道。

    “当日长生试时,三峰上卿私底下打了个赌,若是哪峰弟子拔得头筹,哪一峰便算胜了,赌注便是这三柄绝世利刃,云子羽胜了之后,自然是叫宫铃峰拔了头筹,咱们临走前那一夜里,将这三柄剑交给了我,让我与你们分一下,可是,当日我放入了元舍里,一不小心就把这事给忘了!”温阳越说声音越小,头也愈发低了。

    这时,几人才恍然大悟,先前温阳说自己错了,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众所周知,修道之人,最看重的无疑便是自己的法器,或剑,或符,或盾,或戟,……凡次种种,都能大幅度提高自己的实力,有些法器得天地造化,历经名师打造,得用者,亦可调动天地灵气,风,雷,雨,足以开山断石,击杀妖物自然也是轻而易举,就如青璃所比,自身修为确实高,但她的法器琉璃扇也能位列仙器之位,杀人千里之外,更是不在话下。

    倘若当日对战时,有这三柄法器相助,或许便能抵了长生丹的威力,再想取胜,相对要容易的多,自身几人也不用受伤。

    “师父说了,当我们下山后,便叫我们一人选一柄当做法器,可我一下山,就将这事给忘了!”温阳懊悔道。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