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6章 长生 遁走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黄雀?那也得有吃下螳螂的实力,不过,也好,省的夜夜一个一个去抓了!”羽正松抹去嘴角的血迹,强撑着身子又站了起来,即使是体内真气受损,但羽正松不愧是幻世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修为颇为不浅,很快就稳定住了体内的伤势,扛着肩头的长剑,昂着头说到。

    “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又何必插手此事,念你们伤重,放你一条生路,快滚吧!”黑袍一拂衣袖,说到。

    “妖就是妖就不该踏足此地,很不幸,你们遇上了我,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命吧!”羽正松冷哼一声。

    而后,再不说什么,羽正松一手垂着长剑,猛地将剑尖插入了坚硬的石板中,倒是迸起了不少的碎石,右手结着法印,还在不停地变换着,金色的法印最后变换成了方形,在羽正松右手之上上下浮动着。

    那后来的黑袍人一见羽正松这般架势,自然不甘落后。

    “咻”地一声抽出别在腰间的弯刀,朝天空用力一抛,双手调起体内玄黑色的妖气,驭着空中的弯刀。

    “剑气式,攻!”羽正松猛地将右手中的方形法印,拍入了了插在地上的长剑里,顷刻之间,从剑身迸发出无数道金色的剑气,如离弦的强弩一般,刺破重重阻碍的空气,相互激荡发出“噗噗”的声响。

    黑袍人暗叫一生不好,急忙驭起天空中的弯刀,挡在身前,弯刀极速地旋转着,黑气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竟隐隐地形成了一团黑色的气流漩涡。

    “噗”“噗”“噗”……

    一连串的响声,无数道金色的剑气一头扎进了黑色漩涡里,激荡起了层层涟漪,黑气也被震散了不好,看上去有些虚脱。

    但驭着弯刀的黑袍人毅然决绝,并未有丝毫放弃的一丝,眼见黑气快要被破,心里也是着急无比,凭空地调动了体内更多的黑气,加强了黑色漩涡。

    羽正松驭着剑气猛攻,时间一久,体内真气耗损过度,他也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一咬牙,左脚脚尖在地上猛地一拧,狠狠地将长剑踢了出来。

    “剑气式,凝!”羽正松看准时机,双手爪状辖住了长剑,双手朝反方向拉开了些距离,而闪着金光的长剑在他两手之间,不停地旋转着,到最后越多越些小,缩至了三尺大小。

    “剑气式,破!”又是一声暴喝,羽正松双手向外推出,三尺短剑拖着长长的金色余晖,猛地击在了黑色漩涡里,顿时黑气被破,连弯刀也被击飞了,黑袍人功法被破,体内气血澎湃难以抑下,口中再忍不住喷出一道血雾,向后倒飞了出去。

    “非得本大爷出大招,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早一些认输,也许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羽正松收回了长剑,气势昂昂地说到。

    吐了血,跌落于地的黑袍人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狞笑着又站了起来,丝毫看不出他战败的迹象,“是你逼我的,本不想与你们为敌,可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在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哎呦!我好怕怕啊!也不知道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口气,将死之人,哪里这么多的废话,……哦!不,应该是将死之妖。”羽正松横着手中的利剑,指着对面的黑袍人戏谑道。

    黑袍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掌猛地一震,身子又站了起来,大口一张,突兀地从口中逼出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黑气缭绕,久久不散,邪力甚浓。

    黑袍人驭出血红色珠子后,身子忍不住地颤抖,狞笑了起来“呵,哈哈……死期,……人,孩童,长生……”

    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几个字,好像完全疯了,过了一会,黑袍人似乎又恢复了知觉,双手用力一抛,紧接着凝着黑气法印,源源不断地注入了血红色珠子里,珠子里迸发出阵阵黑色涟漪,映着黑袍人红色的眼睛,看上去颇为诡异。

    下一刻,众人只觉眼前红光一闪,意识到情况不妙时,连忙看向羽正松,可为时已晚,红光已经撞上了毫无防备的羽正松。

    只听一声闷响,红光就迎头撞上了横在羽正松胸前的长剑,,意想不到的是,长剑竟如碎片般纷纷散落了下来,但红光威力丝毫不减,紧接着撞上了羽正松的胸膛,羽正松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珠子,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身子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倒在众人脚下,不省人事。

    众人大吃一惊,这诡异红色的血红色珠子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上”文彦当即立断,率先驭起手中的长剑向黑袍人砍去,余下的文彦,云子羽二人也顾不得羽正松的伤势,纷纷驭起自身功法向黑袍人袭去,他们心中自然明白,这珠子威力无穷,凭一人之力,想要取胜,颇为不易,只有集众人之力,方有得胜的可能。

    黑袍人驭着血红色珠子轻松击败羽正松后,看着另外三人向自己袭来,并没有任何慌张,反而是冷哼一声,颇为不屑的样子,紧接着双手继续接着黑色法印,那一团团的黑色气流围在珠子周身,红色光芒再次亮了起来。

    “砰”地又是一声闷响,在这寂静的夜中格外响亮,引得附近一片狗吠,持剑的文彦也如同先前的羽正松一般,被那团红光撞上,长剑应声碎裂开来,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了出去。

    “师兄”云子羽从空中接住了文彦,着急地喊道。

    “你到底是谁?”温阳持着剑指着黑袍人,也不敢贸然上前,生怕撞上了那团颇为厉害的红光。

    “桀桀……”黑袍人阴笑着,血红色的眼睛里透出了几分阴毒。

    “将死之人,告诉你们也无妨,想你们年纪轻轻,修为倒是不弱,你们也是修仙求道之人,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修炼成仙,永生不死吗?而我夫妻二人在南疆大泽中寻得上古遗卷,遗卷记载:生灵之源,始于根本,在于心头之血,若取千人婴孩心头之血,以妖丹为介,辅以诸法秘制,便可炼制成长生丹,若再有真气引得长生丹内无上心头血,融入血肉之中,便可脱胎换骨,再不受生死束缚,永得长生!”

    “长生丹”二人口中喃喃道,取千人婴孩心头血,融成其丹,那不是害人的妖邪之物吗?怎可称之为长生呢?看来这对夫妻真是丧心病狂了,千人之血,怪不得乾城会失踪那么多的婴孩,竟因此而起。

    “你们这些人注定要成为我们长生的垫脚石,今日死在这里,也算是明明白白的,不枉此行了!”黑袍人狞笑道,那空中悬浮的长生丹所绽放的血红色光芒将他整个身影,映得那般邪恶。

    “长生,长生,你们真是丧尽天良呀!”羽子羽尽乎咆哮道,已经完全忘却了体内的伤势,硬撑着站了起来,全身蓝芒微放,幽蓝色的真气从他气海一下子喷涌而出……

    “有伤就不要动,逞什么强,白白送了性命!徒给人增添伤悲罢了!”正待云子羽准备殊死一搏时,场上却突然响起了这冷冷的话语。

    在抬头看去时,只见那一袭白裙缓缓从天幕间落下,裙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黑袍人觉知场上情况有变,暗叫不妙,连忙驭起长生丹向那女子袭去。

    “青璃,小心啊!”云子羽情急之下大喊道,女子诧异地回头瞥了一眼,再转过头时,不经意间,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十分高兴的样子,不过,这一幕,云子羽是看不见的。

    待青璃落地之时,那自长生丹暴射出来的诡异红光也已到了近前,红光一闪而过,狠狠地砸了过去。

    “轰”~~~

    乱石飞溅,烟尘弥漫,原本平坦的院面生生地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不过黑袍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场上再也寻不到那白裙女子,显然,刚才那一击她是躲了过去。

    “在找我吗?”正待黑袍人四处寻找女子时,青璃冷冷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只瞧她一袭白裙,单足凭空而立,随后,只轻轻一脚,黑袍人便被生生踢碎了几颗牙齿,,满口鲜血斜飞了出去。

    “走!”另一个黑袍人见情势危急,连放了四五个烟遁,携着自己的夫君,跃出了高墙,不见了踪影。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