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章 长生 贵妃裙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穿着贵妃裙就这样,蓦然间闯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像山林清泉旁的一只红蜻蜓一般,自由自在,乘着清爽的山风,停在一方青石上,细看水底之下,有红色的鲤鱼在嬉戏打闹,格外应景。

    她与那衣裳竟是那般相配,红酥小嘴,脂白脖颈,细长眸子,尽在红裙的掩映下,显得格外魅惑人心。

    “好看吗?”雪樱提着长裙随意转了几圈,红色的裙摆一下子尽数展开,像一朵红色的雪樱花,和着女孩笑吟吟的笑声,使人不忍去打扰。

    只瞧众人纷纷张大了嘴巴,目不转睛,似再也移不开视线,云子羽也呆住了,他看着那个满面笑容的女孩,一时也茫然无措,她就是那只胖胖的小貂,自己养的,原来它真的化成人形了。

    “主人,不好看吗?”见主人久不回答,雪樱以为不好看呢!连忙小跑着过来,挽住了云子羽的胳膊,她希望得到主人的肯定,其他人的都不重要,只要他说好看就好看。

    云子羽回了神,低着头看着雪樱,他到现在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小貂真的成人了,他现在反而有些不习惯了,下意识的,他轻轻地抚了抚雪樱的脑袋,说到“当然好看了!”

    下一刻,她的眼睛就挤成了月牙形,一颗颗牙齿也露了出来,宠溺地搂着云子羽咯咯直笑。

    “哎!你说,先前世间传言,十尾妖貂天赋媚术,最能摄人心魂,化形后,乃当时之绝色,又精通妖媚之术,常能勾男子之的魂,使之迷昏颠倒,不能自拔,是不是真的?”一旁的羽正松用胳膊捅着文彦贼兮兮地问道。

    “怕是你已经被勾了魂吧!”听见交谈的温阳上前讥讽道,天下男子都是一个样,一看见漂亮女子就走不动道。

    “勾了就勾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整天看着也行啊!我怎么就没怎么好的服气呢?”羽正松倒是一点也不避讳,实话实说。

    “羡慕啊?”

    “当然了!你看,那个小白脸怎么就有这么好的服气呢?要是雪樱能这么抱着我,我少十年阳寿也行啊!”羽正松赞道。

    “哎!”温阳长叹了一口气,连连摇头,“你可别打雪樱的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长生试中的残样,别哪一天被云子羽一掌拍死,可别怪我们没给你提醒!”

    羽正松捏着自己的下巴,皱了皱眉,“说的也是,云子羽这货还是不好惹得,不过,他一个化海境的怎么就会那么高的剑技呢?文彦,你身为师兄,你说说找怎么回事?”

    文彦一时被问道,也是说不出所以然,干咳了几声,随意找了个借口说到“子羽从小天赋惊人,又蒙师父亲授,厉害些也不奇怪啊!”

    羽正松听罢,咂了咂嘴,露出了一副玩味的笑容“呦!那你怎么不会啊?我可是记得你比云子羽可入门早上好几年呢?”

    文彦垂了垂眉,说不出话来,就是,自己怎么不会呢?

    “咚”

    一声闷响,打破了店里的欢闹,众人回头一瞧,只见那原本出去找人鉴玉蝉的胖老板回来了,只不过临进门前,被门槛给绊倒了,才有了这一声闷响。

    胖老板整个身子倒在地上,看起来摔得不轻,不过双手还是紧紧握着,像是攥着什么东西。

    “哈哈!老板,你也不用给我们行如此大礼啊!”云子羽开玩笑般地走进了,蹲下身子说到。

    胖老板狠狠地瞪了一眼,没说什么话,起身后,径直走到云子羽的面前,小心问道“公子当真拿这只玉蝉换这件贵妃裙?”

    云子羽笑了笑,“想必老板已经找人鉴赏过了吧!它的价值你也该清楚,只一件贵妃裙,老板当真做的下这昧心的买卖?”

    胖老板听罢,小眼睛在眼眶了一转,立马换了一副笑呵呵的面容,说到“那是那是,一件怕是不够,这样,几位在本店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这样可行?”

    “也罢!我们就随意挑几身衣裳,也不会让你赔的。”

    “怎么会?公子随便挑。”

    …………

    夜幕降临,众人围坐在客栈中,每个人都置办了几身衣裳,只用了一只玉蝉抵债,那胖老板也没说什么,着实不叫众人不起疑,难道那只玉蝉真的几个银钱。

    “羽老弟,你看我们前路漫漫,还不知得花费多少时日呢?咱们身上的银子也不多了,你看,你身上还有没有……”正说着,羽正松便用着一种阴邪的笑容,凑到云子羽跟前,动手动脚的,在云子羽身上摸来摸去,差一点就把云子羽给扒光了。

    “没了,那只玉蝉是我唯一从家里带来的东西,前些日子沐浴时,偶然发现的,想着应该值几个银钱,所以就拿了出来。”云子羽摊开双手说到,确切地说,那只玉蝉,是云子羽十岁生辰时,小叔云无忧送自己的生辰礼物,想来挺好看的,就一直挂在脖子上的。

    “你骗谁呢?先前看那胖老板的神色,你那只玉蝉应该很值钱,买下他的小店也应该不在话下,我就不信了你一个大富人家,会只有那么一只玉蝉?”羽正松仍不是很相信,挑了挑眉,手又摸了上去。

    “你干嘛呢?主人不让你摸?不让!”一旁的雪樱嘟起小嘴,伸出嫩白的小手打着羽正松。

    “你这小姑娘,好生没礼貌,我与你主人是兄弟,换一种说法,你这小姑娘应该唤我一声大哥,有你这样打大哥的吗?”羽正松贼兮兮地笑着说到。

    “是吗?”雪樱挠了挠脑袋,看了看羽正松,又瞧了瞧云子羽,嘟着嘴说到,很是可爱。

    “一个大男人也不害臊,占一个小姑娘的便宜!”温阳出口讥讽着羽正松。

    “关你屁事!”羽正松一字一句地说到。

    “哼!懒得理你!”温阳撇下这么一句后,就拉起雪樱回了房,去试新衣裳了。

    …………

    ……

    乾城外,已是漆黑一片,孤月独挂寂静的竹林里,只有不知名的夏虫在叫。

    苍翠的竹梢上,一袭白裙的青璃迎着淡银色的光辉,两只脚轻轻地立于几片竹叶上,寒风轻轻地拂上她的面庞,卷起了几缕额间的头发……

    忽的,从远处踏空而来的是一白衣男子,只见他身法格外轻盈,只几息的功夫,便来到了女子身后。

    “主上,今日之事夷光不明!”白衣男子正是当初袭击羽正松等人的夷光,先前,正是主上吩咐他与幻世四人一战,留下四人性命,并想办法将穿青衣的男子与另外三人分来,夷光照做了,与云子羽一起摔下了山崖,并且施法留下了云子羽的性命,要不然,凭他圣左使的身份,一道小小的“缚神”能奈他何!而后,这云子羽竟逼得主上愤然离开,夷光不解,他云子羽,只是一个小小的幻世弟子,凭什么让主上为他做那么多。

    “不明?总有些事情是你不明白的,这件事我会处理好,还有,这乾城到底出了什么事?”青璃依旧不带一丝感情,冷冷地问道。

    “回主上,已经查清楚了,五十年前,一对自黑山之上修炼成人的狼妖夫妇,不知在哪里听的谣言,说只要集齐一千个童子的心头血,加以诸法秘制,就可炼制长生丹,服下后,便可长生不死,于是,这对狼妖夫妇到处作案,近几年流落到了乾城,由于乾城境内并未有正道之人的诛杀,于是,这对夫妇便长期在此,掠杀孩童,才有了这乾城的孩童失踪案。”

    “长生丹?”青璃喃喃道,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圆月,眼神也变得迷离了起来。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