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章 清源 蛊虫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若般降世,且勿罪行恶果……”老禅师仍是那副模样,不为所动。

    温阳平时蛮横姑蛮横,但也不会太失了分寸,但今日温阳的种种行为一反常态,众人都觉得十分诧异,刚想上前来拉开温阳时,却瞧见温阳红着眼珠子,手腕一抖,手中的长剑便如长蛇一般,向老禅师的后脑勺刺去。

    “温阳,你……”众人当即惊骇万分,想要上前阻止,但心里却早已知晓,已经来不及了。

    那老禅师仍是不为所动,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只是那泛着寒光的长剑离他不足三寸时,他缓缓地抬起了手,二指只在剑刃上轻轻一弹,众人都不觉得这一击有丝毫分量,可长剑自剑尖之处蔓延至剑身,瞬间便布满了碎纹,片刻便分崩离析而来,化作齑粉,温阳突兀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后便晕厥了过去,不省人事。

    众人欲上前查看,却不料被那老禅师伸手阻拦,只见老禅师摊开右掌,佛家梵语金印渐渐成形,手印一翻,金印脱手而去,没入了温阳体内,不消片刻,只闻一阵凄厉的鬼嚎声,一团泛着红光的诡异黑气,猛然从温阳眉心之处暴射出来,黑气嚎叫着,极其惨厉,刺耳生疼,摄人心魄,黑气逃出后,便凝成了一个骷髅头的模样向着众人扑去。

    几道寒光闪过,众人纷纷拔出了长剑,预防来犯之敌,却不料老禅师先行一步,一拂衣袖,罡气猛地击在了那黑气所化成的骷髅头上,伴随着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黑气渐渐沉寂下去,终归于平静。

    “你们的朋友中了蛊毒,行为和言语才会如此偏激,那蛊毒名叫铃妖结,为妖界之中一种极为厉害的蛊毒,中毒者心智会渐渐被铃妖虫控制,最终整个人会痴痴傻傻,沦为妖物,极为嗜血,不过,好在蛊毒已解,你们回去之后,只需寻上一株灵果早给她服下,他便没事了。”老禅师缓缓道。

    “谢谢易衍禅师!”众人揖了一拜,以表感谢,这禅师虽其貌不扬,但却是一位修为极为高深的佛门高手,众人都在猜测,究竟他身上发生了些什么,让他在这小小的祠堂中遁世。

    ……

    ……

    一方小小的祠堂中,经历了刚才那场风波,众人都心悸未平,温阳也被众人和着衣物,放在了蒲团上。

    “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参拜一下我佛,也好保你们接下来的路平安无事。”老禅师引着余下的三人来到了那断指大佛跟前。

    “这是自然,不过,禅师,恕我们为道家弟子,不能行参拜礼佛之礼,揖上三拜可否?”

    “无妨,心诚即可!”老禅师随意摆了摆手。

    说罢,众人抬头望向那慈眉善目的卧佛,只是那断指却在此时格外扎眼,但卧佛还是乐呵呵的,凝望着低下的芸芸众生,几人心中不由地充满了愧疚之情,各自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向着大佛揖了三拜,也算是赎罪了。

    “伸出双手!”老禅师不知何时取来了一个银盆,银盆之中有着少许的清水,还有一根嫩绿的柳树枝条。

    众人不明其意,但还是乖乖伸出了双手,摊开在了面前,老禅师拿起那沾满清水的柳树枝条,在每个人的手掌心轻轻敲打了三下,口中说到“人生来便犯下了许多罪恶,人不知,佛知,以佛慈悲之怀,普度众生,洗刷罪恶,涤荡世间所有的污浊,或许,人生百年,虚恍一梦,于佛在你们心中植下一朵白莲,于红尘之中,化外一方,寒山言:日月如逝川,光阴石巾火,任你天地移,我畅岩中坐。”

    众人诚心接受老禅师的教诲,道有道的无为,佛有佛的戒律,或许,此二者分属流派不同,但却有相同之处,他们为幻世弟子,自然不能再遁入空门,去修行禅理。

    而后,老禅师又给众人每人一条,祈福时用的红色祈福带,经老禅师讲,院中的古树名曰:菩提,为吉祥之物,每每有信徒前来参拜,须祈上一条福带掷于树上,经年累月,这千年菩提树已经挂满了红色祈福带,如红色的裙摆一般,随风轻轻地拂着,数不清有多少条,只知很多很多。

    闭上了眼睛,世界陷入了黑暗之中,每个人想着要向佛祖祈福的事情。

    愿远在邺都之人平安康乐!

    愿幻世长存于世!

    愿青州安宁无虞!

    这就是云子羽心中所想,一为家人,希望他们能够长命百岁,无病无伤,二为幻世,因为那里有云子羽太多的回忆,三为青州大地,只有青州安宁,妖魔不在作乱,百姓才会安居乐业。

    过了片刻,他们三人一同将手中的福带扔向了菩提古树,经风一扬,福带便缠绕在树枝间,没入了许多福带之中,再寻不到哪一条是他们的。

    ……

    ……

    “易衍禅师,我们知道您道法高深,为什么要僻居在这长生祠中呢?而不是去斩妖除魔呢?佛讲:普渡众生不是吗?”临走前,云子羽问了一句,他心中有结,心里是藏不住的,方才易衍禅师举手投足间便灭掉了那只蛊虫,要不然,众人还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为好。

    老禅师顿了顿,之后便跪在了佛前“人生沧海到了垂暮之年,再多的梦想与追求都力不从心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少侠,老衲可否问你一个问题?”老禅师的眼睛变得暗淡了许多,有些混沌,似乎想起了往事。

    “禅师请讲!”

    “汝心的执念是什么?”

    云子羽低下了头,茫然无措,他不知道自己的执念是什么?这些年的努力,或许是为了早日回到邺都,良久,他猛然惊醒,开口道“执念吗?一个侠士该做的,为了青州,斩妖除魔!”

    他转头看向了文彦,看向了羽正松,看向了昏迷中的温阳,他笑了,他是幻世弟子,不再是青州的黎民百姓,而是仗剑的侠士,为正除妖,为正除魔。

    老禅师听完后,笑了笑,暗自摇了摇头“多年前,我也说过同样的话,但世事难料,都身不由己,再奉劝少侠最后一句话:前世因,今世果,今世因,来世果,因果轮回,身不由己!”

    长生祠中又重归于平静,一禅师,一菩提,一佛,相伴而行,老禅师虔诚地跪在佛前,手中不停地转动着那紫檀碧玉念珠,口中念到:

    “曾虑多情损梵行,人生又恐剐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

    多少年之后,当那个青衣少侠再想起易衍对他说的话时,他便会突然明白,这一切的缘由竟是自己一手造成,人生如棋,黑白相弈。

    人生如梦,虚恍一世,如果早知道结果的话,他甘愿化作一朵白莲,一盏青灯,一粒尘埃,日日跪在佛前,拨弄着念珠,诵读着枯燥的佛经,向佛忏悔着自己的过错,可是他不知,他现在不信因果轮回,他选择了远方,当心满目疮痍之时,他才会真正解脱,才会明晓:这棋局是有多么难解,作为棋子的他,逃不出棋局的束缚,逃不出对弈二人摆弄的结果。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