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章 长生试(五)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话说温阳已经提着长剑,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而反观羽正松,嘴角微微翘起,用一种极为轻蔑的表情面对着冲过来的温阳,只见他还没有拔出长剑,但脚下却快速变换着,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步伐躲过去了温阳的一剑,一击未中,温阳退了一步,驭起幻世功法,左手金光乍现,注入了右手的长剑中,陡然,那原来九尺长的剑猛然增长了三倍不止。

    “重斩。”一声娇喝,巨大光剑压迫着滋滋作响的空气朝着羽正松斜劈了过去,羽正松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躲,左手擎起长剑横举在头顶,自长剑发出的红色光芒猛的形成了一层光盾,将他护在其中。

    轰~~~

    木台也不禁的颤了一下,众人再看去时,只见羽正松依旧像座山岳一般立在原地,衣袍被那气浪掀起后翻,很快平静下来,反观温阳,连连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左手因巨大的反震力,还在不停的发抖,小脸也变得苍白了几分。

    “温阳师妹不愧是宫铃峰的这个。”羽正松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我羽正松也不是什么大圣人,刚刚已经让了你两招,这第三招师兄无论如何是不能再让了,要不然他人该说我让着你,未免落人口实。”羽正松边说着边抽出了剑鞘之中的长剑,长剑寒光一闪,便被羽正松高高举过了头顶。

    “温阳,师兄会好好招待你,让你输得体面点,不然你师父也抹不开面子。”温阳脚下无风自动,竟渐渐离开地面约五尺之高,只见他左手二指缓缓滑过剑身,气势陡增。

    “千——击——术”刹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传遍温阳全身,抬头望时,只见天空上出现了一蓝光法阵,圆径八尺,不断的吸取着天地间的灵气,汇聚其中。

    “师兄,这……”云子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异象,惊道。

    “千击术,本门不传秘籍,四层修为方可修习,以自身为气机,引天地灵气,汇于剑中,召出法阵,其威力足以削平山岳,击杀妖物无数,温阳,这回遇上大麻烦了。”文彦抬头死死盯住了那天空之上的法阵,这种力量,不是他们化海境所能抵挡的。

    天空中,那巨大的蓝色法印不断的在旋转着,中心位置,金光符文乍现,自长剑而出的灵气不停地注入其中,而金光符文中透出了万道剑芒,直指下方的已经呆滞的温阳。

    再转向阶前的众人,此时的霁月没了以往的平静,站起身来,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更多的是担忧。

    突然,阶前出现了一灰袍佝偻老者,着实吓了众人一跳,看清面容后,众人起身,伏身作揖:“师叔。”原来这凭空出现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古易尘。

    古易尘捋着花白的长胡子,径直走到长灵面前,待长灵还没反应过来时,便一脚将其踢开,自己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长灵的位置上,居渊赶忙奉上一杯新茶,陪着笑脸:“师叔,请用茶!”

    “怎么?你生儿子啦,这么高兴。”古易尘挑着眉说道,的确,这居渊平时老是冷着一张脸,言语之间也夹杂着生人勿近的意味,今天倒好,从长生试开始到现在,他那嘴都没有合拢过。

    一听这话,众人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有居渊脸憋得通红,灰溜溜的退回座位,要是别人或许他早就跳出来破口大骂,可谁叫这古易尘乃当今幻世资历最老的人呢?连三峰上卿见了,也要恭恭敬敬地唤作师叔,他虽贵为云韶上卿但和古易尘比起来还差的远呢。

    “小长灵呀!,过来给师叔捶捶肩。”古易尘喝了一口茶后,悠悠的说道。

    一旁站立的长灵错愕,两只眼睛看向众人,想他今日倒霉算是到家了,居然要沦落为捶肩的杂役了。

    “师叔,这不好吧!我好歹也是一峰上……”话还没说完,却看见古易尘那吃人的眼睛,便他生生的将话咽回了肚子,来到古易尘身后,撸起袖子,当起了捶肩的杂役。

    余下众人也是面面相觑,继续观看场上的比试,“师叔,您说温阳能挡下羽正松这一招吗?”居渊又凑上来试探着古易尘的口风,话语只见夹杂着少许的傲意。

    “能吧,能吧”古易尘想了一会儿,随口说到。

    居渊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天空之上,羽正松被那蓝芒所笼罩,长袍也被风吹的猎猎作响,长剑之上那巨**印,不停的旋转,而法印中央的金色符文之中透出了万道耀眼的剑芒,还在缓缓地下逼着,已经对准了下方呆滞的温阳。

    温阳一脸呆滞,脸色苍白,眼中映着那巨大的法印。

    直至今日,她才知道她以前自以为傲的修为是有多么的可笑,她知道这“千击术”自己无论如何也抵不住的,她已经能够看到自己是怎样被狼狈的轰下木台,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师父,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口中还在不停的念到:没有用的,挡不住的,挡不住的。

    “水镜面”一声暴喝,巨大的青色剑气连发了六次,每次都在空中凝结成三寸之厚的“镜墙”,直直的奔向那已经成形的万道剑芒。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羽正松早已察觉,不由的将“千击术”硬生生的调转了方向,

    “爆”随着一声低吼,自金色符文中爆射出的万道剑芒瞬间与六道镜面撞击在了一起。

    轰~轰~轰~轰~轰~轰~

    六声巨大的轰鸣声,如镜子破碎一般,那耀眼的光芒使人睁不开眼睛,巨大的气浪将木台上的人都掀退了一步,险些落下木台,天空之中的羽正松带着笑意,脚尖一转,偏安然无恙的落于木台之上。

    而那硬接下去“千击术”的不速之客却没那么好运,如被人扔出了场外一般,身躯正在往木台外直直的摔去,若不出意外,必要又要被淘汰出局,众人不禁替那人惋惜,何必呢?逞强硬要去接那“千击术”。

    “云子羽”温阳看清了那人是谁,大喊了一声,便不管不顾的伸出双手准备拉回云子羽。

    那人正是云子羽,此时,他只觉气海中翻腾不已,真气到处流窜,一口鲜血突兀的喷了出来,呈现了一道血雾。

    文彦瞪大眼珠,用了此生最快的速度,飞身一跃,可还是只够着了云子羽的衣衫,扯下了一块,重重的摔于木台之上,趴在木台之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子羽一寸一寸的朝木台外落去。

    羽正松已经收回了长剑,平复了一下体内紊乱的真气,他没有再乘胜追击。七年前,自己败于他手,七年后,他要亲眼看到云子羽如丧家之犬一样逃回宫铃峰,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