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章 畜生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死物……它,是死物吗?云子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它明明能动的,它会吐出小舌头,还会眨眼睛,它不是死物,它怎么会是死物呢?

    “子羽,子羽……”

    “啊!”云子羽回过了神,摇了摇发涨的脑袋,想要使自己清醒一点。

    “没事吧?”文彦上前来,关心道。

    “没事。”云子羽应了一声,像失去魂魄一般,双眼无神,浑浑噩噩的走到了院中央的竹桌旁,将小貂轻手轻脚地放在了桌子上,正如同猜想的那样,小貂还是一动不动,没有移动半分,也应证了文彦的话,它就像死物一般。

    “你小子没事吧!”在一旁的温阳狠狠地拍了一下正在发呆的云子羽,接着又说到“就一个畜生,就把你搞成这个样子,你……”

    “它不是畜生!”一声暴喝,打断了温阳的话,温阳和文彦都一惊,下一刻,温阳的眼睛里充满了水盈盈的泪花,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干什么呢?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我这些年是怎么教你的?……”文彦赶忙上来,指着云子羽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云子羽没有反驳,反而是抱起桌上的小貂,对着二人坚定地说到“它不是畜生,它是万中无一的生灵,青州生灵!”说完,便折过身子,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听完,二人皆是一愣,文彦狠狠地抹了一把眼睛里的水花,愤恨到“畜生就是畜生,我现在就给你证明!”

    “缚神!”一声娇喝,温阳双手驭起功法,十指灵活地变换着纷杂的手印,自指尖而发的点点黄色亮芒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亮,到最后凝成了一条晶莹剔透的黄芒丝线,再看向小貂,小貂身上密密麻麻地竟也浮现了许多黄芒丝线。

    云子羽越看越惊奇,一时忘了应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貂身上的黄芒丝线越来越亮,竟要淹没了小貂。

    温阳眼睛眯微,很是气愤,见时机成熟,凭空捏着黄芒丝线,用力一拉,“啪”一声,丝线应声而断,小貂身上密密麻麻的丝线也渐渐消融而去。

    “你做什么……”话还未完,眼前闪过了一道白色的闪电,云子羽一惊,却早已躲闪不及,小貂高高的跃起,乱舞着爪子,而后便向远处的竹林逃窜而去。

    “缚神!”又是一声娇喝,似乎是早有准备,自温阳手中脱离而出的黄芒丝线,向着逃窜的小貂追了过去,只一息间,小貂又被缚住了四爪,“蓬”地一声,一头栽进了竹叶堆中。

    “畜生就是畜生!你处处维护它,可它又做了些什么,不过是恩将仇报而已!”做完这一切,温阳讥讽道。

    云子羽没有再反驳,伸出了手,轻轻地摸着脸上的伤口,“嘶”地一声,云子羽不禁发出痛苦的呻吟,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一会儿,便传便了全身,手上还有些许鲜血残留。

    “哎呀!这是谁啊?来,让我看看!……呦!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云小师叔吗?这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哎呀!这小脸,这要是破了相,毁了容,多可惜啊!”笑容传遍了这个院子,甚是调侃。

    “师叔祖,温阳来看望你了!”温阳迎上前,微微行礼,颔首低眉,满眼都是笑意。

    “噢!你就是温阳小丫头啊!怪不得,怪不得,你师父每次都要跟我提起你呢?你这个鬼灵精。”古易尘很是高兴,在温阳的搀扶下坐在了竹桌旁。

    “师叔祖,温阳这次来呢!一来是想看看你老人家,这二来是师父托我给您带了封信。”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署名霁月。

    古易尘接过了信,并没有马上去看,而是不经意间瞥见了自竹林里出来的文彦,更确切地是他手中的东西。

    “文彦,你手中的是个狐狸吧!去给为师的炖了,记住,慢火熬炖,去去腥味!”古易尘指了指小貂,咽了一口口水,说到。

    “啊?”文彦惊叹了一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不行,你这个老骗子!”云子羽一个箭步,抢走了文彦手中的小貂,紧紧地揣在了怀中,一副我的东西,谁也不能动的模样。

    “你小子还是把脸上的伤,给治治吧!万一耽误了,这美少年的名头就不保了!”古易尘不悦到,又指了指文彦“文彦,赶紧些,师父可告诉你啊!这炖汤可是个技术活,现在就炖,晚上时间刚刚好!”

    “师叔祖,幻世山上不是不准沾荤腥吗?”一旁的温阳小声问道。

    “哎呀!小丫头,人不能那么死板吗?今晚就别走了,留在这里,让你尝尝什么是人间美味。”古易尘语重心长的说到。

    “师父,我去厨房看看,萝卜汤快好了!”文彦脚底一抹油钻进了厨房。

    见古易尘的目光又向自己看来,云子羽大吼道“你个老骗子,不准动我的貂。”

    温阳一脸错愕,震惊不已,这绿竹巷还真是奇怪,哪里有徒弟喊师父老骗子的,还有……这师叔祖也太……那个,那个什么了吧!

    “不是狐狸吗?不对,你给我过来。”古易尘怒目圆睁,可是云子羽一个劲地摇头不肯。

    “过来!”

    云子羽抱着小貂退了几步,依旧是摇头不肯,小貂因又被缚神锁住,动弹不得,圆溜溜的眼睛不停地转着,嘟着小嘴,也不知在想什么,是感激这少年救了自己,还是心中在愧疚?

    “嘿!你这小兔崽子!”古易尘气得直捋自己的胡子,说着,便要上前强抢。

    “我不吃饭了,你喝你的萝卜汤吧!”云子羽撒腿就跑回了自己的屋子,“砰”一声,把门给拴上了。

    ……

    晚间,云子羽果然没有出来吃饭,无论谁叫,就是不肯开门,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屋子里做了些什么,文彦摸着黑送温阳下山了,而古易尘吃过饭后,不一会儿,呼噜声就起来了,也不再打貂的主意了。

    因是晚秋,霜气寒重,格外寒冷,呼呼的山风不停地涌入了屋子,饶是少年身子骨强健,不惧严寒,但此时也加了些衣服,倚在窗子旁,向外瞧着。

    三年来,每天晚上,云子羽都要趴在窗子旁向外看好大一会,他撑着下巴,瞧着朦朦胧胧的天空,脸上的抓痕生疼生疼的,不过,他现在不在乎疼痛,而是北方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滴答”“滴答”的声音,落下之后,便在竹子上四分五裂,一层层的水雾迷住了他的眼睛,令他看不清远方最亮的星,他讨厌这水雾,狠狠地将它们擦掉,不过,那些水雾又很调皮地涌了上来。

    “这么大个人了,还爱哭鼻子!”小貂窝在暖暖的被窝里,瞧了少年一会,便沉沉地睡去了。

    …………

    与此同时,极西的一座大山上,月光朦胧,一袭白裙的少女坐在草地上,手中拿着一把琉璃做的扇子,望着东方,口中喃喃道“云子羽,子羽,好俗的名字啊!”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