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章 乞丐

作者:十青腊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嗯,确实好香呀,这世间怎么还会有如此香的东西呢?”一个佝偻的身影突然凑了过来止住了小女孩儿伸出的手,二人一愣一起向那不速之客看去。

    只见那人身着一袭破白衫子,已经污黑地不成样子,还破了几个大洞,头上戴着一破旧的竹编斗笠,胡子花白花白的,蓄地老长,就连眉毛都是花白的,而且很长很长,两只小眼睛眯着,看起来像是一个老乞丐。

    那老乞丐又深吸了一口气,几乎将整张脸都贴在了那两份桂花酥:“真的好香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两只小眼睛一瞧,屁股一挪便落在了少年身旁。

    “你是谁呀?”小女孩被人止住了手,瞪着两只大眼睛微怒道。

    “那你又是谁呢?”老者一捋花白的胡子笑呵呵地反问道。

    “我,我……”小女孩一连几个我,到最后还是没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我先问你的。”小女孩一时被问住,伸出嫩嫩的小手指着老乞丐反问道。

    “我同你一样,是个要饭的,都是要饭的何必要分个你我呢?你说对不对?”老乞丐放开了小女孩的小手,捋着自己的长胡子笑呵呵地说道。

    “你才是要饭的,我不是。”小姑娘被人说成要饭的,嘟着嘴皱着眉,十分生气。

    “唉!你这小姑娘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同样衣衫褴褛,同样衣着破旧,何必要在乎那些虚名呢?”老者眯着小眼睛,拍了拍小女孩的头。

    “哼!我才不是要饭的,我只是找不着姥姥了。”小女孩一把甩开了那老乞丐的手,站了起来。

    少年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先是一个不知名姓的小姑娘,这倒好又来了一个奇怪的老乞丐。而且两人还怼上了。

    “不知这这位小友叫什么名字呢?”老乞丐话锋转向旁边的少年。

    “我叫云子羽。邺都人。”

    “好名字。”那老乞丐一拍桌子,竖起大拇指赞道,将二人吓了个不轻。

    “好什么好,明明俗死了”小女孩依旧反驳道。

    “俗?”云子羽疑惑道“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太俗了,想什么羽,什么炎,什么枫,都太俗了,十个人有七八个都是这么叫的,一点新意都没有。”

    云子羽一愣,苦笑不得,这什么和什么呀?

    “要饭的,你说是不是?”小姑娘斜着眼喊到。

    “唉!我说你这小姑娘,也太没礼貌了,虽然我衣着破旧,但决计不是要饭的,这正是苦修辟谷之术。”老乞丐听见了那小女孩喊自己要饭的,有些生气。

    “我看你,是没钱吃饭了吧!还辟谷之术,苦修,明明就是肚子饿了没钱吃饭,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说完便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当”的一声闷响,整张桌子都在颤抖,再看去时,只见那老者狠狠地将一锭马蹄大的,银晃晃的银子拍在了桌子上。

    “哇!”小女孩立马止住了笑声惊呼道,从小到大,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一锭银子,张着大嘴巴吃惊到。

    再看向那老乞丐,只见他坐的直直的,很有底气。敢说我要饭的?哪一个要饭的能这么有钱?

    “在变一个呗!”小女孩眨着大眼睛乞求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二位要闭上眼睛,待我施法再向财神爷借一锭银子。”小女孩赶快闭上了眼睛,而云子羽觉得十分有趣,干脆也闭上眼睛,他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等到二人都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料到那长胡子老乞丐露出了狡黠的目光。

    ……

    ……

    “云子羽哥哥,我会记住你的,下一次见面时我一定会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的,你一定要保护好我送你的东西,我会回来取的。”店门口小女孩被一个年纪很老的妇人拉着,愈行愈远,但小女孩还是努力地回头张望着,时不时还摆摆手,做着最后的道别。

    云子羽抬起左手看了看小女孩送自己的东西,只是一根红绳上面系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玉石,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戴在手腕上,感觉凉凉的。

    再抬头时,老妇人和小女孩已经消失在了街头尽头,笑着的嘴角又渐渐沉寂了下去,露出了几分苦意,额角上的细发上也落了雪,口中喃喃道“再见”

    “还是不见的为好,省了麻烦,以后你不许再见她”龚长龙不知何时也走了出来。

    “为什么?这玉石我以后是要还她的,以后肯定会再相见的,”云子羽扭过头说道。

    “一个小乞丐,你再见她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一要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云子羽听完,眉头渐渐凝了起来,看向了一直待自己极好的龚叔,就是不知怎的,觉得龚叔与往日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自己又说不上来'邺都少城主嘛,我知道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呢?说不定她以后能摆脱乞丐的身份呢?不再乞讨,做一位女将军也未尝不可啊,这有什么麻烦的’

    龚长龙长叹了一口气,缄默不语,良久才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先过你父亲那关吧,你父亲已经遣人来问过了,还是老样子,我帮你圆过去了,你也快”

    云子羽浑身一颤,话都没听完,一头扎进了风雪中。

    龚长龙还没来得及阻止,云子羽已经没影了,“云无忌,这可怨不得老夫了,实在是小少爷有东西落在这了”

    轻手轻脚的,少年猫着腰,见四下无人,大喜之余,顺着朱红廊道快速溜走,转过了一个弯,少年探出了一个头,见没有人,便进了庭院。

    “站住,一天到晚,不见个人影,跑到哪里去了!”一中年男子站在一棵雪樱树下,瞪着少年呵斥道。而这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云羽的父亲——云无忌。

    “爹!”云羽低下了头,蹑手蹑脚地来到了云无忌面前。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从侧门进来一个老者笑眯眯的,还不忘的捋着自己那雪白的长胡子。

    “你这老骗子,还我桂花酥。”云羽见得来人是谁后,张口大骂,原来这老者赫然就是在卫香阁所遇的那名老乞丐,当时老乞丐趁着二人闭了眼,吃了他们的桂花酥。等二人睁开眼时,哪里还有那老骗子的身影?这才有了云子羽大骂老骗子的一幕。

    “混账东西!”云无忌不由分说的一脚踹在了云子羽身上,云子羽毫无防备地被踢出去老远。

    “爹,他是个骗子,在卫香阁他……他……”少年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的嘴,忙止住了。

    “你又去卫香阁了。”云无忌系语气明显加重了几分,似乎有些生气,而一旁的老乞丐却仍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赏起了庭院之中的雪樱花。

    云子羽也知自己说漏了嘴,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渍,瞟了一眼,见父亲微怒,也不敢说话。

    “嗯!他去了,早上还照过面呢。”一旁的老乞丐突然说到,云子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现在他将这老骗子狠狠打一顿的心思都有了。

    “哎!我说你这老头,怎么睁着眼说瞎话呢?这子羽明明是在军营里跟我呆了一整天,从未离开过半步。”人还未到,大老远地声音便先传来了。片刻之后,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进来了。

    “是啊!爹,我跟咱们的云无忧云大将军呆了一整天呢。”云子羽赶紧上前,抱着云无忧的胳膊说道。

    “哦?是这样吗?云无忧云大将军?”云无忌有些怒了,字字珠玑,质问道。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云无忧是知道自己撒了谎的,又被大哥质问,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一时语塞,随意的用脚摆弄着地上的白雪,并没有立刻回话,倒是一旁的云子羽干着急。

    “我叫你撒谎!”一声暴喝,“啪”的一声,少年瞬间被抽翻在地。

    “哥!”云无忧情急上前叫道,欲阻止。

    “你若敢上前一步,一并尝尝这家法的滋味。”这么一说饶是云无忧有心阻住,也不敢上前,云无忌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说一不二,就算自己是他弟弟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云子羽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一鞭子被抽翻在地,疼的少年冷汗直冒,又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强忍着,将苦果吞进肚子。

    “跪下!”云无忌怒了,呵斥道。少年也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乖乖地跪了下来。

    云无忌又举起了家法,露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眼看着云子羽又要遭殃了,却不料……

    ----------------------------------------青州野史-----------------------------------------------

    龚长龙:卫香阁当家掌柜,身材矮胖,喜着一件褐红袍子,不知何原因,待云子羽极好,及其仇视云无忌。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