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4章 老公你真好

作者:蒙爷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叫一次吧!许平川!我喜欢你叫我名字!再叫一次!”

    “你够了啊!”

    “再叫一次!再叫一次!”秦思怡索性脸皮都不要了,抓住许平川的手臂,拼了命的摇晃撒娇。

    许平川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女孩子,登时瞪圆了一双眼睛。

    “嗯?嗯?好不好?平川”

    “秦思怡!放手!”许平川被她晃得胳膊疼。

    秦思怡得偿所愿,笑嘻嘻松开了手。

    她哭花了脸,哭花了妆,跟一只小花猫没什么区别。

    没心没肺笑着的时候,眼底倒是不同寻常,是单纯无害的。

    许平川承认,没有心机的秦思怡,是个美女。

    只可惜,他依旧对她没有感觉。

    “走吧。”

    “去哪儿?”

    “送你。”

    “你要送我回家?”秦思怡不敢置信,好像捡到宝一样开心雀跃。

    许平川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蹙眉:“送你去前面坐车,你自己回去。”

    “你不送我啊?”

    “不送。”

    好吧,这样已经是赚到了。

    秦思怡发现,自己也变得容易满足了。

    刚走了几步,许平川口袋里手机响起。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走远一些接起。

    “喂。”

    “小川川,翘班哦?”慕以瞳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欠儿。

    许平川捏了捏眉心,沉声说:“有点事要办,我马上回去。”

    “办事哦,什么事?老实说,你现在是不是跟秦思怡在一起?”

    回头看了眼几步远外站着的女孩子。

    发现他看过来,她立马露出笑容,朝他摆手。

    后脑勺都疼了,许平川没回答慕以瞳的问题,直接挂了手机。

    看他走回来,脸色不大好,秦思怡问:“怎么了?你有事?”

    “嗯。”

    “那你回去吧,我自己坐车回去,你放心,我这次会好好看路。”

    秦思怡认认真真的保证,末了还说:“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这个就,不必了吧。

    只是,不好拒绝。

    “那,你……”

    “我走了。”这回秦思怡倒是大大方方的,挥挥手,转身走掉了。

    许平川回到远扬,刚在座位上坐下来,办公室门打开,慕以瞳走出来。

    径直走到他跟前,她屈指敲了敲他的桌面,“挂我手机,嗯?”

    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抬头,他淡定的问:“有事?”

    “没事。”

    “……”

    “刚才是不是和秦思怡在一起?”

    “嗯。”

    “你预备怎么办?”

    “凉拌。”

    “无聊。”

    “就是这么无聊。”蹙眉,他扶了扶眼镜,“慕总,你没事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做,所以?”

    耸耸肩,慕以瞳打听八卦失败,不甘心的瞪了许平川一眼,走了。

    她一走,许平川呼出一口浑浊的气,疲惫的支住额头。

    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以后的日子想必也消停不了。

    想到她那句“你早晚是我的!”,他就觉得头大无比。

    “嗡。”

    正烦躁,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点开,是他正牌女友,陶月薇发来的。

    平川,我今天晚上有事,不能陪你吃饭了。

    嗯。

    回复完短信,许平川把手机扔在一边,埋头工作。

    那边,陶月薇收到信息,微笑着点开,却只看到这样的冷淡。

    不知怎么,她虽然和他交往,却并没有他是她男朋友的真实感。

    这并不是好现象啊。

    正常女孩子被这样对待,早晚有一天会坚持不住。

    她有信心比正常女孩子坚强,但好像只能多坚强一点点而已。

    “许妈妈,买菜啊。”

    “嗯呐,买菜。”

    “许妈妈看着精神不错,看来是有好事吧。”

    “哈哈,有什么好事,没有的事。”

    话这样说,但许妈妈脸上的笑容却在无限扩大。

    儿子交到个好女朋友,没有比这个更加令她高兴的事情了。

    站在水果摊前,她给儿子打电话。

    “儿子啊,你想吃什么?随便?什么随便啊,苹果呢?梨呢?好,知道了,那你下班早点回来。”

    挂了手机,许妈妈利落的挑了几个颜色形状都漂亮的苹果,“这些,帮我装起来,再来一个袋子,我挑点梨。”

    “好勒。”小摊主递给她袋子,笑着问:“听说平川交女朋友了?”

    在这一带,许家也算是家喻户晓,因为许平川在大公司上班,有出息。

    许妈妈点头,笑呵呵的说:“是啊。”

    “女方是做什么的?也是在大公司上班的吗?”

    “不是,在一个中学做老师的。”

    “老师啊?老师好,工作稳定。”

    “是啊,而且是教语文的,性子也好。”许妈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言谈之间,是十万分的满意。

    买好了瓜果蔬菜,许妈妈两只手提着满满当当的袋子,从市场往家走。

    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辆电动车。

    “哎!”

    许妈妈被刮了一下,摔在地上。

    骑电动车的男人见人摔倒,犹豫一下,直接骑车走了。

    “喂!小伙子!你!你怎么能走!你撞到人了!”

    周围有围观人群喊叫道,可是人已经一溜烟不见了。

    许妈妈坐在地上,先把手能够到的东西捡起来,往袋子里装。

    她腿和腰都摔着了,试了试,根本起不来。

    更可气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扶她!

    这年头,大家都怕被讹上啊。

    世风日下,真真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心里正哀叹,一道清雅的女声带着焦急响起,“阿姨,您没事吧?”

    许妈妈闻声抬头,就见是一个长得好看极了,跟花儿似的小姑娘。

    穿着淡紫色的连衣裙,身上那叫一个香。

    小姑娘直接扶住她的手臂,轻声问:“阿姨,能起来吗?”

    许妈妈借着她的力气,慢慢站起身。

    活动了一下,还好。

    “谢谢你,谢谢你啊小姑娘。”

    “没事的,阿姨,要不我送您回家吧?”

    “这,这太麻烦了吧?”

    “不麻烦的,不麻烦,阿姨,您慢点。”

    “那个,我的菜。”

    “我来。”

    让许妈妈站稳,站好,她弯身就开始捡地上散落到抵四处的水果和菜。

    许妈妈微笑看着她,心里暖暖的。

    谁说这年头的小姑娘都傲气,都狂,这不是有好的吗?

    下班时间一到,许平川跟着慕以瞳从远扬走出。

    “我陪你去吧。”

    “不用。”慕以瞳拍了拍他肩膀,“回家陪叔叔阿姨吃饭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今晚有个饭局,许平川不放心她一个人。

    “还是我陪你去吧。”

    “都说不用了。”慕以瞳走向自己的车子,潇洒的摆手,“走了。”

    看着她驱车离开,许平川在原地站了半响,才走向自己的车子。

    “爸,妈,我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啊。”

    从客厅传来许妈妈的声音。

    许平川在玄关换鞋子,换好了走进来,倏然怔住。

    那个端坐在他妈妈身边,言笑晏晏的女孩子

    第一眼,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可是第二眼,第三眼,再到她出声叫他:“平川,你回来了。”

    那个女孩子,不是秦思怡是谁。

    她怎么会在他家?!

    “儿子,真没想到这么巧,你和思怡竟然认识。”

    许妈妈话落,坐在另一边单人沙发上的许爸爸补充,“平川,今天多亏思怡啊。”

    “什么?”

    “我今天让一辆车给刮了一下。”

    “什么?!”许平川一听,急忙奔过来,“妈!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许妈妈笑着拉许平川坐在自己另一边,拍着他的手背,“说起来,就都要感谢思怡呢。我在地上坐着,没一个人过来扶我!还是思怡这孩子啊,扶我起来,还把我送回来了。”

    说到这里,许妈妈一顿,又握住秦思怡的手,“我们这么一聊天,没想到你们两个还认识,这个世界还真小啊。”

    是吗?

    真的是这样吗?

    别人的话,他信。

    可是秦思怡……

    眼镜后面眸色一闪,许平川站起身,对秦思怡说,“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啊?”

    “过来。”许平川说完,转身往自己房间走。

    秦思怡舔了下唇,对许妈妈和许爸爸微笑了一下,起身,“那个,阿姨,叔叔,我过去一下。”

    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

    许妈妈蹙眉看向许爸爸,“老头子,你觉不觉得,他们两个有点奇奇怪怪的,不像是普通朋友啊。”

    许爸爸也这么觉得,坐到许妈妈身边,他压低声音,“你说,会不会有什么感情纠葛之类的?”

    “不会吧?”许妈妈跌声。

    “我看着儿子刚才表情可不太好。”

    房间里。

    背对着秦思怡,许平川深吸一口气,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秦思怡正忙着打量他的房间,这可是她第一次来他的房间呢。

    好干净。

    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类似洗衣粉,香皂的那种味道。

    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什么怎么回事?”漫不经心的反问,秦思怡眼睛一亮,拿起书桌上的一张相框,“这是你吗?好小啊,这是上高中还是初中时候?这么小就戴眼镜了啊。”

    “拿过来!”抢过秦思怡手里相框,许平川拧紧眉毛看着她,“我问你,怎么回事?”

    “就阿姨说的那样啊,不过你不用太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思怡还不知道自己身处暴风骤雨之中,有些小小的得意洋洋。

    “我妈说的那样?”

    “嗯哼。”

    “巧遇?”

    眼神微闪,秦思怡别开视线,“嗯哼。”

    “你觉得,我会信吗?”

    “什,什么意思啊你?”秦思怡咬唇,看向他,“许平川,你说清楚。”

    “好。”冷笑,他往前走了一步,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我就说清楚。你一个石油大王的女儿,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早有预谋是什么?那个刮了我妈的车子……”

    “闭嘴!”秦思怡闭着眼睛,低吼出声。

    气氛一时寂静。

    她气喘吁吁,嘲弄连连的仰起脸,红红的眼底,凝视着他,“在你眼里,我有这么不堪吗?我怎么会,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许平川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口不择言了。

    就算她再任性霸道,也不会。

    “我知道你讨厌我!我承认,我是早有预谋在那里偶遇你妈妈,可是我没有,没有找车子撞你妈妈!”

    “我,我,对不起……”

    “算了,算了。”苦涩低笑,秦思怡推开他,打开门出去。

    许平川扶住额头,听见他爸妈急声问:“思怡?你去哪儿?怎么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许爸爸走来,站在房门口问他:“平川,怎么回事?你和思怡吵架了?”

    “……没。”

    “还说没有?我看思怡哭着跑出去的,平川,到底怎么回事?”说着,许爸爸走进来,站在许平川跟前,伸手握住他的肩膀,“儿子,你不会是学着外面那些人,脚踏两条船吧?”

    怎么都这么想他呢?

    许平川不知道该哭该笑,叹息一声,一字一顿:“爸,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我和她真没什么。”

    “行吧,你说没什么就没什么,但是思怡今天确实帮了你妈妈,你下次好好跟人家道个谢。”

    “知道了。”

    ……

    推开包间门,慕以瞳乐了。

    “慕总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好。”她笑着应声,走过来靠着晋皓坐下,“你怎么也在?”

    “嗯。”晋皓偏了下头,“王总叫我来的。”

    “有你在,我很安心啊。”慕以瞳拍拍晋皓的肩膀。

    晋皓微笑看着她,视线含着若有似无又尽力隐藏的宠溺。

    “不然,我这个弱女子,不知道会被他们灌成什么样。”

    “原来是让我帮你挡酒。”

    “你以为呢?”

    “好好,我倒是乐意做护花使者,只是慕总低估了自己吧,谁敢灌你的酒?”

    “指不定就有那个不开眼的,我是温太太的事,不是没有昭告天下嘛。”

    还能这样和她玩笑,挺好的。

    晋皓抬手倒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她,一杯自己摇晃在指尖,“所以说,你预备什么时候昭告?”

    慕以瞳自嘲一笑,抿了口酒,“我怎么知道?这事还不是皇上说的算?”

    “来,来,人齐了,咱们就入座吧?”

    温家。

    “爸爸,瞳瞳什么时候回来?”

    温望舒看了眼腕上手表,9点了。

    “你妈妈今天有工作要做,可能要很晚。”

    “好吧。”打了个哈欠,肉团子把拼好的乐高放在床头柜上,“那我就明天早上再拿给瞳瞳看吧。爸爸,我困了。”

    “好,睡吧。”

    俯身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温望舒给他掖好被角。

    肉团子没过多长时间就呼吸绵长,又陪了他一会儿,温望舒轻手轻脚的从房间出来。

    下楼去倒水,正好温成林也关了电视准备上去休息。

    父子撞上,温成林沉声问道:“以瞳还要多晚回来?”

    温望舒淡声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准备一直这样纵着她吗?”

    “这是我的事。”

    “好,好,你的事,我不管,我不管行了吧!”

    跟温望舒说话,往往三句不到就准得吵起来。

    温成林气呼呼的上楼摔门,温望舒在楼梯上站了一会儿,迈步走向厨房倒水。

    时钟指向10点,11点。

    放下手里的书,他捏了捏眉心。

    从卧室出来,走到楼下,就听到厨房方向传来轻微的响动。

    循着声音,温望舒走过去。

    厨房开着灯,餐厅的椅子上搭着慕以瞳的外套。

    她回来了。

    脚步顿了一下,他走近。

    背对着门口,慕以瞳窸窸窣窣的鼓捣着什么。

    听到塑料袋的声音,猜想,她大概在煮面。

    迈步走上前,温望舒突然从她身后抱住她。

    “啊!”

    惊呼,慕以瞳转头,和他脸贴脸。

    松了一口气,她娇憨的低斥:“你做嘛?一点声音没有。”

    “干什么呢?”

    “唔,煮面。”把手里的方便面袋子举起来,她眯着眼睛,手揉在自己肚子上,“我饿了,晚上没吃东西。”

    说话间,酒味不浅。

    温望舒微微拧了眉,抱起她。

    “哎?干什么啊?”

    把她抱到餐厅,安放在椅子上,他蹲下身,握住她的手,“老实呆着。”

    “可是我的面……”

    “我煮。”

    慕以瞳嘻嘻笑,低头往他唇上磕了一下,“老公你真好。”

    “你!”

    温望舒满脸不可思议,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唔?”慕以瞳歪着脑袋,傻兮兮的,“怎么了?你怎么这种表情?”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去揉搓他俊美到鬼斧神工的脸。

    被她大力揉的疼,温望舒拧着剑眉,拉下她欠扁的双手,交错扣在掌心。

    “你刚才,刚才叫我什么?”

    “什么啊?”她眨巴眼睛,天真无邪,“什么啊?什么啊?”

    “慕以瞳!”温望舒咬牙切齿,怒火中烧,“你别给我装!你刚才,你刚才叫我的,再叫一次。”

    “我不!”梗着脖子,慕以瞳抵死不从的架势,“不哦,我不说了哦,你快点去煮面,温望舒,我要饿死了。”

    不说是不是?

    他有的是办法让她说。

    冷哼一声,温望舒站起身走向厨房。

    他一走,慕以瞳便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刚才那一声,真的是一时嘴快。

    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的。

    她真怕,他坚持的追问,她会破功了呢。

    抚着胸口,又是一阵小小的甜蜜。

    不过一个称呼,就能把温先生变成那副德行,真是有意思啊。

    折腾了快要半小时,温望舒才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

    “哎呀!快点!快点!”慕以瞳晃荡着小细腿催促,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碗。

    碗和筷子搁在她面前,他拉开她身边椅子坐下。

    拿起筷子,她迫不及待的挑了面条往嘴里送。

    温望舒单手支着下巴,慢声道:“小心烫。”

    而他话落,慕以瞳就低呼一声,吐出面条。

    温先生面色一黑,“你真恶心。”

    吐着舌头,她瞪他,“烫你不早说!”

    “你是猪吗!”

    “你才是猪!”

    “你再说一次!”

    “我,我就不说!”撇撇嘴,慕以瞳继续吃面。

    眼睛一闪,温先生问:“喜欢我下面给你吃吗?”

    “嗯嗯。”点了两下头,惊觉不对劲儿。

    慕以瞳转头,眼睛里,是温先生得逞的邪肆轻笑。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