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0章 战后

作者:范氏之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青龙大人,那边的战斗分出胜负了吗?”

    范平安一边扫除痕迹,一边小心的往地下洞窟赶,同时朝青龙询问道。

    “分出胜负了,龙血树最终被那个慕容家的家主一指点爆,白鸟也变成了一只死鸟。”

    青龙介绍道:“不过龙血树和白鸟临死前的疯狂攻击也不是没有效果,慕容家的两个中级武将又死了一个,而那个高级武将虽没有死,也被龙血树打的濒死,甚至两条胳膊都被龙血树折断,不死也废了,单纯人类的话,躯体太脆弱,想要恢复十分困难。”

    “虽然没死,但这样也能接受。”

    范平安很是满意,这样的话,慕容家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家主,一个半死不活的大长老,一个受伤的中级武将,剩下的应该只是几个低级武将,除此之外武兵还有将近百人,比起他们全盛时期有二十七个武将,几百个武兵的豪华阵容差的太多了。

    范平安和柳芸区区两个三阶,先控制四大家族,又逼降黄大头和徐豹,用这些比起慕容家来说弱的太多的阵容做掉了慕容家的主力,基本上可以说是个奇迹,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且少一点运气的话都不可能成功。

    即使如此,慕容家剩下的实力也稳在范平安这些人之上,毕竟这一次几乎是两败俱伤,范平安这边的人死的相当多,更不用说慕容家还有一个火龙神在呢。

    想到火龙神,范平安想起另外一件事,不由朝青龙询问道:“对了,那个龙牙我带着没事吧,会不会被火龙感应到?”

    青龙回答道:“没事,火龙神没那么强的感应能力,而且储物空间可以隔绝感应,不过你用不了里面的能量,将来如果找个好的锻造师,倒是可以用这龙牙打造一件兵器,最起码都是王级的,毕竟这可是帝级材料。”

    “是啊,帝级材料。”

    范平安嘿嘿一笑,这一次杀了鼠王除了得到一具强大的尸体以及冥尸外,还收获了这么一颗龙牙,这可是帝级火龙身上的材料,价值连城,拿出去拍卖的话换上一门地级上品的功法都不是问题,要是换黄金,估计都能建个黄金宫殿。

    还有,虽然范平安没有火龙血脉,但未必不能使用这颗龙牙,别忘了不死冥神诀的特性。

    这时,青龙提醒道:“你要快点逃了,那个慕容家的家主打败龙血树之后已经朝原来拜月鼠王逃跑的方向追来,而剩下的武兵则在对付怪兽,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范平安闻言点了点头,不用青龙提醒,杀了鼠王他第一时间便逃走,应该没问题,说起来,如果不是怕大量人马躲藏在附近被察觉,范平安现在倒是可以杀个回马枪,不过这样危险太大,很可能是全军覆没,而且一开始又不知道战局的结果会是这样,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很好了,他又不是能掐会算。

    范平安基本是心满意足,这一次是赚大了,可以回去和柳芸商量下接下来的行动,比如说拯救人质什么的。

    ……

    慕容天赐追出了上千米便发现低级武将被一刀两断的尸体,面色极其难看,没有浪费时间,顺着痕迹又继续追,最后追到了鼠王被范平安斩杀的位置,地上战斗的痕迹和鲜血都代表着这里发生过一场大战,但从这里开始,线索就断了。

    “之前我们慕容家武将身上的是刀伤,不是老鼠杀的,还有其他人在,老鼠也是被这个人追上杀了,连尸体和龙牙都被这个人夺走,而且此人轻功很好,心思细腻,将自己逃跑的痕迹全部清除。”

    慕容天赐心念急转:“这一次我们慕容家损失这么大,绝不是因为被怪兽追上那么简单,肯定是四大家族插手,而四大家族来的最高不过是临时武将,想来统领他们的就是火龙神口中那个死对头的传承者,区区一个新晋武将,居然能杀掉我们慕容家这么多人,连三长老都死亡了,此人不死,我心不安啊。”

    想到这里,慕容天赐眼里充满了杀机,无论是这血海深仇还是慕容家的将来,他都一样要杀了那个罪魁祸首,不过他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发现线索,只能返回,中途路过那个低级武将尸体位置的时候,将他的尸体一起带走了。

    回到战场,望着满地的尸体,慕容天赐几乎发狂,将还活着的十多个武兵找了个过来,仔细询问经过,和慕容天赐预料的一样,果然是有人插手。

    “先用陷阱杀掉一部分武兵,并且逼迫怪兽和我们血战,然后两个僵尸出来搅局吗,这两个僵尸一定是被人控制的,控制者不可能离得太远,极有可能就隐藏在慕容家的队伍里,一个易容术就能解决。”

    “然后是一个女人带着四大家族的人拦截了求援的慕容天理,然后冲过来,这有点不对,为什么连求援都拦了还要进来死拼,更好的选择不应该是等怪兽和我们慕容家两败俱伤再截杀吗,如果没猜错,他们应该知道了援兵出动,他们身后果然有龙,极有可能还在监视我们。”

    “黄大头,徐豹,胆敢背叛我们慕容家,等我们慕容家计划完成,我一定要将世上所有与你们有关的人都杀掉,一个不留。”

    “火龙神说过,有两个速成的武将,一个就是那女人,另外一个一直隐藏着,应该就是那个暗中控制僵尸的人,而且他和那个女人都没死!”

    听到慕容天赐的分析,失去两条胳膊,拿着一颗超大生命结晶(三阶龙血树产)在治疗的大长老用虚弱的声音惊讶的问道:“家主,另外一个人暂且不说,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没死,他们不是说了吗,老三燃烧龙血亲自杀她,然后后来她与我们家的武兵同归于尽。”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我们家的武兵就是另外一个速成武将假扮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他发动了机关,是他控制两个僵尸,是他伏击了我们慕容家的主力,他和那个女人所谓的同归于尽根本就是在演戏,他们肯定趁着乱战都逃了,如果你不信的话,现在绝对找不到他们的尸体。”

    慕容天赐一脸恨意的说道,众人闻言又惊又怒,急忙去寻找,果然没找到那个女人的尸体,一切如家主所说的那样,他们都被耍了,慕容家所有人的面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甚至有一种发狂发疯的感觉,算计了他们慕容家,害死了慕容家这么多人,两个罪魁祸首居然这样瞒天过海的逃了!

    也就是说,他们慕容家这番血战,只杀了一些被当作工具利用的怪兽,根本没能杀死真正的黑手,加上之前四大家族的人也逃走了至少一半,他们可谓是大获全胜,而慕容家则是一败涂地。

    “我好恨啊!”

    大长老仰天长啸,两个肩膀的伤口本来已经愈合,在愤怒之下却又一次爆开,然后他当场气晕过去,吓的旁边的医师赶紧替他止血,慕容天赐也吓了一跳,急忙为其点穴止血,好一阵子才让大长老的伤势安定下来,不过因为之前的事,伤势更重了,如果不是有龙血树的生命结晶吊着命,都未必还能撑得住。

    慕容天赐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该说那么多,不过这一次也真的太气人,慕容家数百年来何时有过这么惨重的损失,对手还仅仅是两个速成武将罢了,而且还没能杀掉对方,让他们逃了,想一想慕容天赐自己都有吐血的冲动。

    “挖个大坑,把所有人的尸体埋了,然后带上怪兽的尸体回去吧。”

    慕容天赐叹了一口气,打算让众人收敛慕容家众人的尸体,死的太多,而且现在这种时候也不适合风光大葬,一切等计划完成再说。

    就在这时,突然,两个留守老巢的武将抬着一面轿子朝着这边而来,慕容天赐一愣,知道他们违反自己守护老巢的命令朝这边来肯定是有事,急忙过来,接着,轿子的帘子被打开,慕容天赐见到里面那个虚弱不堪的老者,顿时大吃一惊。

    “七叔,你怎么来了?停下,不要再过来了。”

    慕容天赐这是怕七叔见到这里的惨况和之前的大长老一样气坏了,不过七叔离的已经够近,看清了满地的尸骸,满地的鲜血,那刺鼻的血腥味更是让他连连咳嗽,慕容天赐急忙过来想将真气输进他体内帮他恢复。

    不过七叔摇了摇手,等缓过一口气来,先叹息一声,接着道:“家主,不用多说,这里的情况我都了解了,我此来是有火龙神大人的旨意。”

    “火龙神大人的旨意?”

    慕容天赐闻言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直觉告诉他,火龙神大人肯定不是来告诉自己那两个速成武将的位置。

    事实证明慕容天赐猜对了,七叔有些难以启齿,嘴巴张了好几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才道:“火龙神大人让家主将这里所有的尸体收回山洞,等三天后布置完毕,马山开始献祭仪式。”

    慕容天赐还没反应过来:“尸体?是怪兽的尸体吗,我本来就打算运回去的,不过这些怪兽尸体加起来也不太够吧?”

    七叔不敢看慕容天赐,道:“是所有的尸体。”

    “所有的……火龙神大人是说把我们慕容家子弟的尸体也运回去献祭?”

    慕容天赐这时才反应过来,一张威严的脸满是震惊以及愤怒,不仅是他,其他听到这句话的慕容家子弟都是如此,心中都充满悲愤,一个个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哀伤愤怒的望着七叔,连火龙神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也就是大长老气晕过去了,否则估计还要再爆一次伤口。

    家族家族,慕容家能让家族这么多人以慕容家为傲,并且为了慕容家的梦想而奋斗,家族凝聚力毫无疑问是一等一的,而这家族凝聚力可不会仅仅因为家族曾经的荣耀,还包括家族成员之间的感情,平常的公正处事等等,所以慕容家的子弟里虽然有不少竞争,但整体风气还是比较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慕容家死了这么多人,剩下的人都是十分愤怒,悲伤,现在火龙神还要拿慕容家子弟的尸体献祭,里面可是有他们的兄弟,姐妹,亲人的啊,他们怎么能接受,如果说话的不是德高望重的七叔,如果不是长老们死的差不多了,此刻早爆发了。

    “我也是慕容家的人,你们有多愤怒,我就有多愤怒,你们有多悲伤,我也有多悲伤。”

    七叔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老泪纵横,朝着慕容天赐以及所有人说道:“但是,无论再悲伤,再愤怒,我们都要完成我们慕容家最大的梦想,那就是重新成为武帝家族,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在暗地里有一伙人对我们虎视眈眈,加上外面四大家族的威胁,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计划成功的可能性越低。”

    “如果我们将所有的尸体拿去献祭,祭品就够了,虽然因为武将大量死亡,仪式准备工作的速度将大大减低,但最多只要三天的时间火龙神大人便能开始转世,而那群见不得光的老鼠肯定猜不到这一点,而且他们也需要时间养伤,没可能再来破坏,到时转世必然成功,转世一成功,无论是龙血山内的任何人,还是外面的四大家族都将不值一提,到时全部都会死在火龙神大人手上。”

    “而我们慕容家最大的梦想,也必将在火龙神大人手上完成,重现我们慕容家的辉煌。”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七叔的声音虽依然虚弱,却充满狂热,仿佛一个殉道者,众人的心动摇了,七叔见状又温和的道:“我们的族人已经死了,救不回来,现在就让他们为我们慕容家最后做一次贡献,等一切完成,他们的仇火龙神大人一定会替我们报,一定会让那群杀害我们慕容家的人千百倍的血债血偿。”

    众人动摇的更加厉害,如果是火龙神要活着的慕容家族人献祭,他们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但说来说去,这些人终究已经死了啊,这和活着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虽然希望入土为安,不过为了慕容家,这些人都愿意去死,何况只是献出尸体。

    慕容天赐叹了一口气,眼睛闭上,片刻之后再睁开,已经有了决断:“大局,现在一切为了大局,所有人听令,将所有尸体全部带上,如果有人不服,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负,只要我们慕容家最终能再成为武帝家族,任何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武帝家族!”

    所有慕容家的人都是狂热的喊出这四个字,这是他们从生下来便被灌输的梦想,也是他们一生的追求,为了再一次成为武帝家族,他们愿意牺牲一切。

    七叔见状点了点头,望着慕容天赐的目光满是赞许,慕容家的这一位家主的确是最好的家主,他重新坐下,等慕容天赐安排好运送尸体的各种事宜,他才缓缓道:“家主,除了运送尸体之事,还有一件事要担心,火龙神大人转生之时是没有战斗力的,那时将是最危险的时候,我怕那两个速成武将会来捣乱。”

    “他们也就能耍耍阴谋,如果他们敢来,我保证捏死他们两个。”

    为七叔抬轿子的一个武将恨恨的说道,另外一个武将也点头道:“就是,何况我们三天后就开始献祭,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估计还在为今天的事庆祝呢,却不知道他们死期快到了。”

    慕容天赐摇了摇手,道:“不能轻敌,这两个人能害死我们慕容家的主力,绝对不能小视,一切按照最坏的情况来打算,也就是说,按照他们会在火龙神大人转世之时找上门来打算。”

    “理该如此。”

    七叔满意的道:“这一次我们会损伤这么严重,是因为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以有心算无心,所以才会败的这么惨,但如果三天后他们还敢来,就是我们以有心算无心,到时硬碰硬,加上我们有主场优势,怎么都是我们获胜,如果他们不来,那以后也没机会来了。”

    “没错。”

    慕容天赐也是点头,接着两人便商讨起该如何布置山洞,等待范平安等人的到来,范平安自然不知道这些变故,他正在和柳芸安排庆祝之事,有张有弛才是正道,这些四大家族的人打赢了这场血战,确实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当然,现在条件简陋,加上情况特殊,所谓的庆祝也就是大家一起吃顿饭,说一些场面话这样,酒什么的肯定没有,也不会有什么表演节目,本来范平安是不打算搞这些的,不过柳芸说了,这些有助于大家的团结,虽然最终肯定还是要翻脸,但在没翻脸之前,这些团结会让他们更愿意听从范平安的命令。

    等庆祝完毕,范平安并没回铁鹰盟所在的那个地下洞窟之中,而是找了个地方休息恢复伤势,第二天下午才精神奕奕的重新出来,而柳芸也跟他差不多,此时大多数人已经吃过饭,只有他们两个还在饭桌上吃着已经冷的了午餐。

    柳芸吃东西十分斯文,举止优雅,没有声音,半点汤也都没泄漏,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估计她就是吃饼干都不会有一点渣飞下来,相比之下,范平安的吃相就太差了,抓起一根不知道什么怪兽的大腿就猛咬,而且仿佛不需要咀嚼般,三下五除二的功夫,比人脑袋还大的大腿就被他啃下了。

    而吃了这么多,范平安似乎还没饱,一直不停的吃,柳芸见状放下手里的筷子,为范平安倒了杯水,范平安点了点头,接过水猛灌而下,然后继续大吃,一直吃了相当于二三十人的饭量才算停了下来,喝了一口柳芸都不知道倒了几次的水,朝柳芸笑道:“见笑了。”

    柳芸却是早已猜到了点什么,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笑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储物戒指里,没储物戒指的话,你哪能装那么多食物?”

    范平安没有说得到储物戒指的时候还没这么大胃口,转移了话题,问道:“你的伤势如何,还有那个僵尸恢复了吗?”

    “我的伤势不要紧,虽然我没有你那样的体质,但我现在也是有青龙血脉,恢复很快的。”

    柳芸说道:“至于那个僵尸,正埋在地宫那边吸收死气和怨气,估计还有一两天才能恢复,这一次的伤势比上一次轻多了,没什么问题。”

    范平安点了点头,接着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那就好,你觉得现在是不是时候将一个慕容家的俘虏放回去询问慕容家是否愿意交换人质?”

    “派是可以派出去,那些俘虏因为我的特意交待都没关在这里,而是在其他山洞内,派回去也不是什么问题。”

    柳芸思索了一下,道:“不过这交换人质没那么容易,慕容家已经吃了一次大亏,不可能再轻敌大意,如果不同意也就罢了,一旦同意,必定会有个大陷阱等着我们踩进去。”

    “没关系,这总比在慕容家老巢动手来的好。”

    范平安早有心理准备,道:“当然,我们必须坚持底线,那就是交易的位置和时间由我们指定,否则我宁愿牺牲其他人也不会冒险去交易。”

    对于这一点,柳芸是赞同的,不过她还有点担心:“慕容家会同意吗?”

    范平安肯定的道:“会的,因为慕容家现在死的已经没多少人,一个家族想要辉煌最重要的是人,我们手上的俘虏是大筹码,如果他们不愿意,一定是有其他变故。”

    “这样就好,对了,换人质的时候不要只换我们的人,也换四大家族的嫡系,一方面是减少慕容家的怀疑,另一方面也是不能破坏我们和四大家族的团结。”

    柳芸补充道,范平安自然没有意见,然后开始执行计划,放回了一个俘虏。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