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报一半的仇

作者:范氏之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找死!”

    陆远瞬间被范平安激怒了,一个箭步急冲到范平安面前,一脚朝着范平安腰侧踢来,这一脚给人的感觉仿佛一道奔雷袭来,又快又猛烈,这就是陆远的奔雷腿法,不仅速度快,威力还强,真正的地级功法,目前武徒阶段还好,等到了武兵阶段,甚至能修炼出雷电真气,拥有非凡的杀伤力。

    范平安的反应也不慢,铁掌去挡奔雷腿,似乎是力量不及对方,一碰之下马上侧着退了两步,陆远冷哼一声,得势不饶人,身形晃动,速度快的都形成幻影,奔雷腿法如闪电般不停袭向范平安,范平安似乎只有防守之力,抵挡的非常艰难。

    “果然如此,区区散人如何是我们家族精英的对手。”

    副城主见状笑道:“这散人资质的确也不错,这铁砂掌也练到了登堂入室阶段,否则可挡不住奔雷腿,不过也挡不了几下,很快就会出现破绽,可惜了,他遇到的奇遇应该不错,只退了两步,显然他的体魄与陆远相差不多,只是战斗之法不如陆远,但既然没战斗之法,要么他得到的是残篇,要么是服用了什么天才地宝。”

    “应该是后者,这天地之间的宝物多着呢,经常有人服用天才地宝而拥有强大的体魄,当然,也有一些人天赋异禀,据说我们帝国的九皇子还没开始修炼,八岁就能举鼎。”

    将领一边说着,一边目光转到擂台上:“希望他不要喊投降,否则就没意思了,敢杀家族子弟,就该死。”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这混蛋!”

    ……

    因为陆远占了上风,周围不少家族之人都大声为他欢呼,并且激动的喊着杀死范平安的口号,范平安这两天的嚣张深深的激怒了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家族子弟,而在竞技场与家族子弟泾渭分明的另一侧坐着一群普通武者,他们什么都没喊,但他们的心里却在为范平安加油。

    这其实只是类似末世前的仇富心理,这些普通武者对于范平安杀死家族子弟可是十分兴奋,所以都希望范平安再接再厉,将陆远也杀了,当然,这个世界和地球不同,他们不敢喊出来,因为被怕报复,只能在心里紧张,心里加油,就像范平安戴着面具是一个道理。

    周围一面倒的声音似乎让范平安的动作有些凌乱起来,这让陆远越发不屑,加快攻势,到处都是腿影,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范平安脑海里,冥正切了一声:“你演的还真像啊?就这家伙,你真要杀他的话也就是几掌罢了,虽然他拥有地级战斗之法,但体魄也就五六十人左右,远远不如你接近人体极限的九十多人,直接碾压即可。”

    表面上狼狈,但实际上游刃有余的范平安还有精力分心聊天:“没办法啊,我要是表现出九十多人之力,那些人估计会猜我拥有天级功法,到时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只能先演演戏,再说,要是表现的太强,后面的对手一遇到我马上要投降,那我还怎么报仇?”

    冥满意的道:“也是,不过你小子现在的心性真不错,面前这样的仇人,居然不是马上毙杀,还能冷静的演戏,真是不错,还有,周围的声音完全没有影响到你,你果然是个天生的坏种。”

    “喂,为什么前面那些赞美的话会引申到后面的坏种,这逻辑关系是怎么样的?”

    范平安没好气的道:“至于周围那些声音算的了什么,懂得明镜止水的我,即使是山洪暴发,大难临头都能保持冷静,就让那些人现在欢呼,现在高兴,一会等我杀了陆远,他们的表情一定很好看,而且很快这些就会发生,老子要报仇了。”

    陆远的攻势越发猛烈,只是令他烦躁的是,对方虽然岌岌可危,但总是在最后关头挡住他的奔雷腿,这让他很不爽,因为他认为自己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干脆利落的打败对方,将自己的脚踩在对方头上,自己都算失败。

    “连环雷霆。”

    陆远决定使出杀招,左腿一个猛烈的旋转,整个人飞身而起,紧接着他的双腿连绵不绝的攻向范平安,直到用强力直接摧毁他的防御,将其打倒在地,只是就在陆远的右腿小腿位置与范平安突然变得声势浩大的铁掌相撞之时,一股强大的暗劲在陆远小腿爆发,痛苦以及劲力让他无法维持自己的动作,几乎要从半空中摔下来。

    高手相争只在一线,早就等待着的范平安趁机抓住陆远的小腿,用力往地上一贯,砰的一声重响,简直跟卡车砸地上差不多,而后范平安一脚朝着陆远脑袋踢去,若是踢实,必然如西瓜般破碎。

    只是这时陆远艰苦的训练起了作用,虽然浑身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双手挡在脑袋的位置,然后被范平安用力踢飞在地上旋转着撞到光罩停了下来,他嘴巴一张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双臂的骨头完全断裂。

    “该死!”

    陆远心中大骂,忍着剧痛双腿一用力翻身而起,其实在这时,他可以直接喊投降的,但他没有,因为他的骄傲,他的自尊,他的身份让他不能喊投降,他可以败给其他家族子弟,但他无法容忍自己败给区区一个散人!

    范平安见到陆远没有喊投降,悄悄的将手里的灵蛇锥收入袖子内,猛冲到陆远身边,铁砂掌再一次发动猛攻,陆远因为受伤,动作以及速度都受到影响,双臂更是断了,完全落于下风,不仅如此,范平安的铁砂掌声势越来越大,威力越来越强,而且每一掌都带着暗劲。

    陆远勉强挡了几掌,因为暗劲的持续爆发让他出现了一个大的破绽,范平安抓住这个破绽,以灵蛇一击催动铁砂掌,双掌猛烈的轰击在陆远胸口,打的他胸口整个凹陷下去,更是能见到森森的白骨刺穿出来,如果不是他就在光罩旁边,只怕都要飞走。

    陆远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眼看就要不活了,之前还嚣张的他双眼里却透着恐惧以及求饶的光芒,范平安却没有放过他,一掌拍在他脑袋上,如同拍中西瓜一般,陆远的脑袋砰的一声,白的红的四溅而出,范平安浑然不顾那些溅射到他脸上的液体,哈哈大笑起来。

    “终于报了一半的仇,一个月前你比我强又如何,你家族强大又如何,我范平安想要报仇,你要就死!”

    范平安在心中狂吼着,只感觉念头无比通达,心情无比愉快,识海里的冥神像光芒大作,识海居然又被拓宽了一些,精神增加了,这就是冥所说的武学之道在于勇猛精进。

    竞技场周围的看台一片死寂,此刻虽然其他擂台还在比试,但大部份人的目光都注意着这边,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少人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这怎么可能?这一届十杰之一的陆远居然被一个散人活活拍死了,这怎么可能?

    不少之前预测范平安挡不住几招的人,包括那位副城主在震惊的同时都感觉老脸通红,仿佛被人煽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疼,因为他们的预测完全失误,胜利者居然是那个老鹰面具的青年,陆远居然败了,而且还死了。

    而那些普通武者则是心中狂喜,家族子弟又如何,就是出身好而已,其实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照样被我们散人打死?虽然他们不敢出口欢呼,但脸上都有那么一丝掩饰不住的笑容。

    等到范平安一脸嚣张的挥舞着手臂走下去,那位副城主想到什么,突然开口道:“这家伙体魄没有突然增加,之前的攻击突然变得声势浩大,而陆远仿佛受了暗伤,这难道是七伤诀?”

    旁边的将领讶然问道:“七伤诀?副城主,那是什么功法?”

    “七伤诀是一门玄阶上品的特殊功法,伤人先伤己,通过自残换取强大的力量,是一门十分强大的战斗之法,可惜他戴着面具,见不到他的神色是不是痛苦,否则就能确定了。”

    副城主解释道:“这门功法几年前我们炎夏城有一个统领会,后来这统领死在外面,就没见过了,看来那个人应该是得到那位统领的遗物,学会这七伤诀,可惜陆远不知此点,如果他早有防备,对方未必能杀的死他,七伤诀的攻击可是非常诡异。”

    将领恍然,接着义正言辞的道:“原来如此,我想这一点应该告诉大家,免得大家再被这卑鄙小人所害。”

    “理该如此,你去做吧。”

    副城主点了点头,望着范平安离去的背影,哼了一声,道:“得到点奇遇就如此胆大妄为,嗜杀成性,这样的人与那冥神传人有什么区别,等他成长起来,必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魔头,绝不能让他得到冠军,必须让他死。”

    副城主此话很是偏颇,如果范平安是家族子弟,他绝不会这样说,不过他有句话倒是说对了,这人和冥神传人真的没什么区别,因为他就是冥神传人。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