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8章 捡着宝了

作者:茶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估摸着,是这样了。”沈福海觉得如今已是想不到别的说法来解释眼前的一切。

    沈香苗摩挲了两把大狼狗的脑袋,嘴角微微上扬。

    虽然不晓得这狗是从哪里来的,更不晓得这狗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这只狗如今显然对她十分友好、温顺而亲昵,令她不得不喜欢这只狗。

    忽的,牛车“哐”的一声,颠簸了一下。

    大约是过到了十分大的沟坎的样子,沈福海赶紧坐了下来,抓住牛的绳子,沈文韬也抓住了牛车的车帮。

    到是沈香苗,方才一直是半站半蹲的,这会儿忽的颠簸令她站立不稳,身子就往一边倒了下来。

    “香苗姐!”沈文韬察觉,赶紧伸手去拉,可一下子却是抓了个空。

    沈香苗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牛车硬邦邦的,这倒下去必定磕的不轻,若是磕到脑袋,怕是得轻微脑震荡。

    沈香苗意识到目前形势的危险,急忙伸手护住了头部,以防止自己关键部位受伤,至于其他地方,若是受些皮肉伤,也就无所谓了。

    而方才还在这撒娇打滚儿的大狼狗,如今瞧见这一幕,“汪”的一声便窜了过去,直挺挺的横在了那里。

    “噗通”一声,沈香苗落了下来,却是毫发无损。

    上半身完全是落在了大狼狗的身上,有它的身体作为缓冲,沈香苗觉得好像落在了一个肉垫上,除了屁\/股略有疼痛感以外,其他地方都没有受任何的伤。

    沈香苗略怔了一怔。

    显然,这只大狼狗方才窜了过来,就是为了保护她不受任何的伤害,甘愿做了她的肉垫,承受了她的身体落下时重力造成的伤害。

    沈香苗回过神来时,赶紧爬了起来,伸手在方才自个儿落下,把大狼狗砸痛的地方摸了又摸:“很痛吧,你也是真傻,这种苦差事也来抢着做。”

    大狼狗“呜呜”的发出了声响,伸脑袋在沈香苗的鞋子上蹭了一蹭。

    这狗,真是神了!

    在危急关头竟是还能急中生智去救人,当真是聪明至极,而且对香苗姐忠诚至极!

    沈文韬再次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努力让自个儿的眼珠子不从眼眶中掉出来。

    反应过来之后,往沈香苗和大狼狗身边凑了凑:“香苗姐,这狗实在是太厉害了,长得又壮又高,身手更是没得说,往后若是有这样一只狗在家看家护院的,怕是最好不过了。”

    “嗯,大约是不差的。”沈香苗咧嘴笑了笑,摸了摸大狼狗的脑袋:“那你跟我回家,往后帮着我看家,你可愿意?”

    “汪汪。”大狼狗叫了两声,接着摇晃了两下尾巴,吐出舌头“呲哈、呲哈”的呼吸。

    “估摸着,这是同意了。”沈香苗再次笑了笑。

    心里头打定了将这狗带回家去的想法。

    如今家里头日子越发的好过,可家中只有吕氏、她与铁蛋三个人,可以说不是女人便是孩子,若是碰到个毛贼什么的,怕是都对抗不了。

    有了这样一只体型健壮,身手不凡,且看起来忠心耿耿的狼狗看家护院,保证家人安全,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狗真是厉害,能听得懂人话,都说狗通人性,还真是不假。”沈文韬笑道:“你往后就在香苗姐家好好待着,看家护院,替我保护香苗姐安全,若是做的好了,我便天天给你带大骨头吃,可好?”

    大狼狗歪着脑袋看了沈文韬一眼,收了舌头闭了嘴,不吭声,也不回应。

    “你这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沈文韬瞧着大狼狗对沈香苗时献媚无比,而对他时却是无比冷淡,顿时觉得十分不公,当下就撅起了嘴,气呼呼的说道:“等我带了大骨头过去,摆在你眼前时,你便晓得我并没有扯谎了!”

    大狼狗仍然是歪着脑袋看他,似乎并没有明白沈文韬究竟说了些什么。

    “它大约听不懂你说话的意思。”沈香苗笑着解释道。

    “看模样大约如此。”沈文韬有些纳闷,同样都是人啊,怎的香苗姐说话的时候这大狼狗便听得真真儿的,让干啥便去干啥,到了他这儿倒是什么也听不懂了。

    这狗竟是个看脸的,瞧着香苗姐人长得好看便去巴结,看他相貌平平便不理不睬的。

    真是可恶啊。

    哼,到时候我就挑上好的带肉骨头过去,瞧瞧你会不会为了肉骨头折腰对我示好。

    咱们啊,到时候走着瞧!

    沈文韬伸手戳了戳大狼狗的鼻子,以示警告。

    而那大狼狗往后退缩了些,躲在了沈香苗的身边,拿脑袋蹭了蹭沈香苗,接着冲沈文韬的方向轻声“呜呜”了两下。

    那模样,似乎是在说自个儿被欺负了一样。

    这狗当真是聪慧的很,今儿个算是捡着宝了。

    沈香苗十分满足的在大狼狗毛茸茸的大脑袋上摩挲起来,大狼狗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轻轻按摩,下巴放在沈香苗的脚上,舒服的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响。

    沈香苗抿嘴笑了笑。

    忽的想起来了方才徐氏那惊慌失措,抵死也不肯和他们三人一同去菜地对峙的情形,沈香苗顿时“扑哧”笑出声来。

    “香苗姐为何发笑?”沈文韬十分纳闷。

    “我是想起来方才大伯娘了,看她那惊恐的模样,大约是想到我家菜地将那些菜都祸害了,不曾想遇到了它,当时指定是吓得不轻,也顾不得使坏匆匆忙忙的便逃了。大约就是因为这个,大伯娘只薅了五个萝卜而已。”沈香苗笑道。

    沈文韬歪着脑袋想了想:“是了,指定是如此,怪不得方才我瞧着大伯娘那衣裙上有些扯坏了,大约就是被它给扯坏的。”

    “你这个家伙啊,真是衷心,还不曾见面呢,就晓得护着香苗姐家的菜了。”沈文韬再次戳了戳大狼狗的额头。

    大狼狗抬起了脑袋,又是歪着脑袋看沈文韬,一副十分不解的模样。

    得,又没听懂是吧。

    沈文韬顿时蔫儿成了霜打的茄子。

    大狼狗又歪了歪脑袋。

    很快到了沈香苗家,吕氏照例是在家门口翘首以盼,看到牛车过来了赶紧迎了上来:“可算是回来了。”

    话音刚落,大狼狗“唰”的就跳了下来,冲着吕氏“汪汪”叫了两声。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