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3 白启航的过去(悲痛的小孩)

作者:白鹿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愿世间的所有的可怜人都能相聚在一起,相互怜悯。”</p>

    又过去了几天,唐柘的脚恢复得七七八八,本来就是轻微的骨裂再加上过了这大半个月的老太爷生活。如果再不好的话都对不起他在网上买的那些东西。</p>

    念阳也像往常一样开始正常的上下班,好几次唐柘也嚷着要跟着去,但被念阳强烈的拒绝了。自从经过了那一次的尴尬后,念阳就决定了,以后绝不再让唐柘进酒吧。不过最终总结起来到底还是念阳他自己心虚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太多人接受不了**,那又何必把自己暴露在他们的面前引人唾弃呢!</p>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念阳发现白启航没有再来送早饭了!去敲他家的门,没人在家。打电话给他,也就草草的说上两句,然后告诉念阳他在学校。</p>

    一开始念阳也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中午,唐柘在家睡午觉,念阳下楼买烟,当他买完烟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二十多岁大学生模样的小伙站在白启航家门前。</p>

    念阳问了一句:“你找谁!”</p>

    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到念阳微微有些惊讶,然后说道:“白启航不在家吗!”</p>

    念阳:“他不是在学校吗!”</p>

    “可我在学校里没有找到他!”</p>

    念阳:“是吗!那他可能是有什么事吧!”</p>

    “你能帮我把这个东西转交给他吗!这是我们院长叫给他的!”那人说着递给了念阳一个快递用的文件袋。</p>

    念阳接过之后看了看快递袋封面,还是国际快递。</p>

    那人把东西给了念阳之后小声的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念阳拿着文件袋回到了自己家里,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袋一边自言自语道:“不在学校吗!不应该啊!”</p>

    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白启航的手机号,好一会后,电话接通了。念阳:“小航,你在哪里呢!”</p>

    白启航:“我在学校呢!”</p>

    念阳:“那刚才有个人给你送东西来,说你不在学校。”</p>

    白启航:“是吗!那可能那会儿我出去了吧!”</p>

    念阳:“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p>

    白启航:“念阳,你是想我了吗!”</p>

    念阳笑着说道:“对啊!我老想你了,都快想死你了!”</p>

    忽然间,念阳感觉电话那头的白启航有一些不太对劲,透过电话隐隐约约能听到他的抽泣声。</p>

    念阳:“小航,你怎么了!”</p>

    念阳:“小航,你到底在不在学校!”</p>

    念阳刚一问完,白启航就挂掉了电话。念阳慌了神,连忙再打过去,可只有一阵对方已关机的系统提示音反复的播放着。</p>

    放下手机后,念阳在沙发上呆坐着,一晃眼,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拿着白启航的快递呢!于是他打开了文件袋。</p>

    果然是从国外寄来的,里面的纸上全是英文,念阳只看懂了个七七八八,像是澳大利亚一家时装公司给白启航的回信:</p>

    感谢白启航先生对我们公司的信任,虽然现在您还不愿意接受我们资助您出国留学的建议,但是我们真的很看好您。如果将来您想要出国留学的话,请一定联系我们,我们会承担您留学期间的全部费用。</p>

    念阳又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金属名片……c/meo,看来不会是假的了。</p>

    读完后念阳也明白,原来白启航放弃了外国公司资助他去留学的机会,只是,他为什么要拒绝呢!还有他到底怎么了!他到底在哪里……</p>

    一瞬间太多的疑问涌入念阳的脑海,他找出了白启航放在他家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了白启航家的门。</p>

    果然白启航没有在家里,而且感觉这间屋子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住过人了。念阳来到白启航的书桌前,在桌子靠着的那面墙上找到了好几个白启航学校里朋友的电话。</p>

    念阳先试着拨通了一个,念阳:“你好,你知道白启航在哪里吗!”</p>

    对面是一个女生,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你找白社长啊!我也好久都没有看到过他了!”</p>

    念阳:“那不好意思打搅了!”</p>

    念阳又换了一个电话拨通:“请问是白启航的同班同学吗!”</p>

    “是的!你哪位!”</p>

    念阳:“那个!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白启航在哪里吗!”</p>

    “他不是住在外面的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p>

    念阳:“哦,那打搅了!”</p>

    又接连拨通了几个电话后,念阳确信白启航真的不在学校里,而且好像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念阳有些担心起来,又试着反复打了几次白启航的电话可还是关机。   </p>

    最后念阳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白启航的房东,以前见到的时候感觉她挺和蔼的,或许她那里会有白启航其它的联系方式。</p>

    念阳从物业处要到了白启航房东的电话,跟她说明原因后,胖房东告诉念阳,白启航租她的房子其实是她的一个朋友帮忙联系的,她的那个朋友和白启航好像还是亲戚关系,于是她把她朋友的电话给了念阳。</p>

    念阳拨通了房东朋友的电话,对面是一个磁性的女人的声音:“你找谁!”</p>

    念阳:“请问,你认识白启航吗?”</p>

    房东朋友:“小航?你找他干嘛!”</p>

    念阳:“我是他朋友,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p>

    房东朋友:“他…他……”</p>

    房东朋友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给了念阳一个地址,是成都附近小县城里的一家医院。</p>

    念阳拿到地址后,走进自己的房间,用手拍了两下又偷跑到自己床上睡觉的唐柘的脸蛋,唐柘动了动,小声的说了一声别闹!</p>

    于是念阳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唐柘,我要去找一找小航,今晚可能不回来了。”见唐柘没有反应,念阳以为唐柘听到了只是懒得说话。</p>

    念阳开着车向那个小县城驶去,出发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三个多小时后,念阳终于到达了那家医院。可他到护士站打听了一圈都没有人听过或者看到过白启航这个名字。念阳心想,那就不是小航在这里生病住院了,那又会是谁呢!于是,念阳改变了策略,他拉住一个年轻的护士妹妹问道:“美女,最近你有没有在医院里看到过一个酒红色头发,爱穿卫衣,二十来岁的帅哥啊!”</p>

    那护士小姐看着念阳的眼神直放光,一个劲的摇头,然后心里想到:再帅的帅哥在你面前也都黯然失色了,你要是我男朋友多好啊!</p>

    那怎么办,我到底应该到哪里去找白启航呢!念阳疲惫的坐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心里是愤怒和急躁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反而不怎么担心白启航的人生安全了,不过想到白启航在电话里哭还是有一点担忧的。</p>

    天已经开始犯黑,念阳想着,要是再找不到白启航就回家!可他一个抬头,就看到白启航完完整整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正想说点什么,忽然间被白启航用力的搂到了怀里,带着微微的鼻息声隐约抽泣起来。</p>

    抱了一会后,念阳轻轻的把白启航推开,然后问道:“小航,你怎么了!”</p>

    白启航没有解释,用红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念阳,然后小声的问道:“没有吃饭吧!”</p>

    念阳没有说话。</p>

    “走,我带你去先吃一点东西!”白启航说道。</p>

    一顿安静的晚饭后,念阳陪着白启航坐在医院一处较偏僻的长椅上,念阳看着有些失神的白启航最终还是小声的问道:“小航,你到底怎么了,你可以告诉我吗!”</p>

    白启航低着头,看着被夜色染上一层浅黑的地面,然后缓缓的问道:“念阳,你说人真的就回不到从前了吗!”</p>

    念阳:“什么!”</p>

    白启航:“为什么人只能一刻不停的长大,为什么人必须学会向前看。你知道吗?她要死了!要死了!”白启航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最后一句话像是吼出来的一般。</p>

    念阳:“谁?”</p>

    白启航:“我妈!我亲妈!”</p>

    白启航的话如同晴天霹雳,重重的砸在念阳的胸口,把胸口击了一个对穿,附带着把念阳的脑袋也震得空空荡荡。一瞬间念阳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像对于现在来说,任何的安慰都显得空洞无力。</p>

    条件反射的,念阳把白启航向自己的怀里搂,可白启航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无力的把头抵在了念阳坐着的大腿上。</p>

    白启航哭着慢慢的说道:“我记得我小的时候,那时候身边只有妈妈这一个亲人,那时候有人说我是野孩子说我妈是鸡是站街女是公交车。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这些词是什么意思,我问妈妈,妈妈流着眼泪告诉我,那是别人在和我们开玩笑。等长大一点了我才知道,原来那些词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词汇,那也不是人们的玩笑,那是人们的嘲笑。于是,我也开始讨厌我妈妈,我也骂她是鸡是站街女是公交车,因为这样我才会和别人一样,可别人还是骂我野孩子,还是骂她是鸡。终于有一天我爸出现了,他带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们给了我妈妈一笔钱,让我跟他们走,我同意了,我妈妈最终也同意了。可当我坐上他们的车的时候,我突然害怕了,我想找我的妈妈,我想和我一直唾弃的她在一起。后来,他们怕我逃跑,就把我关到一个小黑屋里,那一晚雷声好大,闪电好亮,我一直哭一直哭,我一直告诉自己,她不是鸡她不是站街女她不是公交车,她是我妈妈!她才是我的真妈妈!后来我再不敢跑了,因为小黑屋太黑了,雷声太响了!因为我以为我再也遇不到她了。”</p>

    说到一半,白启航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念阳的裤子,念阳大腿上的嫩肉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泪水的温度。</p>

    白启航止住了哭声,但还是趴在念阳的大腿上,念阳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有那么一瞬间,念阳也感觉心好痛,像是流血了一般。</p>

    白启航停顿了片刻,狠狠的抽噎了两下,继续小声的向念阳说道:“后来,我再遇到她的时候,我已经十八岁了,我一眼就认出了她,但我却不想和她相认。是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问我‘是小北吗!不,现在应该叫你小航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不想认她的,可我的眼泪就是要不争气的往下流啊!就在十天前,我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医生告诉我朱敏快死了,她想见我!那是我时隔十八年又一次听到的名字,我控制不住自己来了,我见到了她,她还和十八年前一样。”</p>

    “可是念阳,你知道吗!我妈她吸毒,她还是鸡啊!她为了一口毒品她可以任由别人践踏,为了一口毒品,她敢去硬抢,她可以不要命的挨别人三刀!念阳,你说她为什么还要见我啊!为什么还要见我!就是为了提醒我,我是一鸡的儿子吗!离开她之后我一直以为她不是那样的,可是念阳,你说她有什么脸见我啊!”说到这里,白启航再一次泣不成声,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可以想象是有多大的伤痛才能让一个七尺男儿哭成这般模样。</p>

    月亮出来了,是一轮满月,皎洁的光洒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你还是想她对不对,可你还是爱她对不对,她也是爱着你的,或许这一切只是她想你想得太苦了!”念阳搂着怀里的白启航这样想到。</p>

    </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