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1章 师傅热情

作者:真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夕悦的落败出乎众人预料,丹浮生也没料到自己一手调教的好徒儿会落败,他看着焦炭一般的烤肉落地,不由惋惜道:“夕悦,你本可和陈林打和的,只是你被他扰乱了心神,这才落败,炼丹之道最忌讳分心,你太急躁了。”

    夕悦自知犯错,跪下道:“弟子知错,求师傅惩罚。”

    “不急,下一回合比试,你若能赢回来再谈奖赏。”丹浮生说完看向陈铭。

    陈铭手中的烤肉已经完成,肉香四溢,未免大好的烤肉浪费,他当着长辈和众人的面,竟然自顾自的吃起来。

    丹浮生笑道:“你还真是和小师妹投缘,当年她第一次以纵火术烤肉时,也如你这般把自己烤的肉吃了。”

    陈铭无所谓耸耸肩,将最后一块肉吞下,言道:“我这不是怕浪费吗?师伯,下一场我们比试什么,可别太难啊,太难的我可做不来。”

    “不会难为你的。”丹浮生轻笑,忙吩咐弟子取来俩个大碗,碗内装着清酒。

    丹浮生言道:“我要你么不损失这碗内一滴酒水,却将这碗烧烈,你二人一并开始,谁先完成便胜利。”

    二人将酒碗拖在掌心,陈铭这下犯愁了,看夕悦的体质,分明是水火双系的,这场比试明显对她有力。

    而自己展现的是纯火性体质,此刻若是施展其他法术,必定要露馅,可是束手认输,却不符合陈铭的性子。

    “陈铭,你一脸为难之色,可是怕输,若是你不敢赌斗,大可现在认输,夕悦是不会为难于你的。”丹浮生眯细着眼睛,笑着劝说道。

    到底是自己的徒弟,变着法子偏袒夕悦。

    陈铭可不愿意服输,咬牙摇头道:“我要比。”

    “那好,开始。”丹浮生一声令下。

    夕悦当即掐一个速冻诀,将碗内的酒水给冻住了,再是以火诀灼烧碗底。

    陈铭见状,尝试只以纯火真气驱动灵气凝聚冰块,但是发现虽然能够调用少量的葵水灵气,但是却无法将碗内的酒水冻结。

    “该死,这么比我非输不可,真想释放体内的其他属性真元啊。”陈铭气急。

    正当着急万分之际,见灵瑶因为紧张不经意掐动了自己小拇指的长指甲,陈铭顿生一记。

    掌心一托,酒碗被抛上半空,因为酒水和碗的重量不同,此刻酒水还在上升,可碗已经下落,陈铭趁此机会,一举放火。

    砰!

    酒碗被灵火烧毁,陈铭急忙取来另一只碗将酒水装入,得意的冲夕悦扬了扬半滴未散的酒碗,嘿嘿笑道:“师姐,这一回合咱们谁赢了啊?”

    咔嚓!

    夕悦一爪捏爆了手里的酒碗,气急败坏道:“你施诈赢我,算什么真本事。”

    陈铭耸耸肩,将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说道:“你修为比我高,修行日久,欺负我这个刚入门的小弟子,你还有脸说啊。”

    被这么一提,夕悦嫩脸一红,随即又急忙恢复冷色,骂道:“亏你还是男人,技不如人便技不如人,偷奸耍滑,玩这种小聪明,你都不觉得丢人啊。”

    陈铭懒得和她斗嘴,看向丹浮生,笑眯眯问道:“师伯,你最是公平不过了,你说,我们的比试是谁赢了啊?”

    “是你赢了。”丹浮生的笑容很苦涩,自己都偏袒夕悦了,可谁成想陈铭太会使计了,不得不承认啊。

    “夕悦,随我走。”丹浮生自觉丢人,带着弟子灰溜溜而去。

    夕悦临走前回头冲陈铭狠狠一瞪,眼神表达意思很明确,她早晚要找回颜面。

    灵瑶拍着陈铭的肩头,赞道:“你还真是够胆啊,连师姐这位冰美人都敢戏耍,也不怕来日被她狠狠报复啊。”

    “来就来吧,师姐,你小拇指指甲断了,再修一修,可就难看了。”陈铭说完帮忙大伙挪起了丹炉。

    灵瑶低头一看,指甲果然断裂了,吃惊道:“不是吧,这小子比斗之余还能观察到我的指甲断了,这也太变态了吧。”

    要知道即便是夕悦,比试之中也不敢有丝毫亵渎分神,否则便如第二个回合一般落败,而陈铭居然在比斗中心神二用,这着实太叫人诧异无比了。

    陈铭从九品阁中抱走了一大堆的丹书,傍晚时分才回了铁竹峰。

    陈铭刚刚回屋把竹简放下,丹雪儿便匆匆跑了进来,抱住陈铭一个劲的在他脸上亲吻夸赞道:“宝贝徒弟啊,你真是我的福星啊,才来没几天,你居然敢挑战夕悦,哈哈,这次师兄丢脸丢大发了。”

    陈铭现在很尴尬,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一样,因为自己是坐着,丹雪儿又是亲又是抱的,他的脸和美女的胸部来了一个极度亲密的接触,感受到胸前那俩团柔软和弹性,想不脸红都难。

    陈铭的脸发红发烫,丹雪儿当即感觉到对劲,急忙摸他额头,诧异问道:“徒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来,师傅这里有颗八品的七秀丹,可疗百病。”

    丹雪儿根本就不顾陈铭的反抗,一古脑的把丹药灌入他的嘴里。

    陈铭哪里是病啊,丹药一入肚腹,顿时化为了一股强大的灵气,此刻陈铭欲火冲脑,灵气再混杂血气涌上大脑。

    俩道红色的血泉当即从陈铭的鼻尖喷出,陈铭嘴角一抽,含笑昏倒在了丹雪儿的怀里。

    陈铭突然昏迷,这可吓坏了丹雪儿,她急忙抱住陈铭去寻丹浮生求救。

    “师兄,快点救命啊,快救救我的宝贝徒弟啊。”丹雪儿一入驰霞峰便大声嚷嚷起来。

    正在给弟子们做着晚课的丹浮生纳闷的冲外张望,便见丹雪儿飞驰一般的冲了进来,把陈铭往条案上一放,拉着丹浮生的手臂胡乱叫道:“师兄,你快点看看我徒儿怎么了?怎么就突然昏迷了呢?”

    陈铭脸上全是血,着实吓坏了丹浮生,他急忙一搭脉,只觉得陈铭心跳剧烈无比,当即道;“他这好像是燥热病,师妹,你给他吃什么了?”

    “八品的七秀丹。”丹雪儿老实回答,一个劲的催促道:“你别管这些了,快点救醒我徒儿,我可不要他死啊。”

    丹浮生无语的翻起白眼,气恼道:“七秀丹是治疗体质虚弱等病症的,一般是给女弟子服用的,你居然给陈林这个男子服用,不上火才怪。”

    “嗤嗤……”

    一群弟子个个捂嘴轻笑,有些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才笑出声来。

    丹浮生恼火的冲弟子们一瞪眼,喝道:“都给我滚出去。”

    弟子们作鸟兽散,急忙冲出了屋。

    丹浮生取一颗八品的冰凤丹给陈铭服下,渐渐的陈铭的脸色恢复正常。

    “啊!”陈铭惊叫一声,急忙坐起身来,脱口便道:“师傅,你闷死我了,我没病啊。”

    丹雪儿可没留意他叫唤什么,一见陈铭坐起,一把搂到怀里,一个劲的关心亲吻。

    看的丹浮生瞪大了牛眼,忙咳嗽道:“师妹,陈林虽然是你的弟子,但是男女有别,你的行为可以稍微检点吗?你看陈铭都要要被你勒的闷死了,闷死了,闷死!”

    丹浮生的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了,此刻他总算是明白陈铭刚刚下意识的话意思了,感情是受不了丹雪儿的热情拥抱这才得了燥热病的。

    丹雪儿才不管丹浮生的话,一个劲对待小孩一般对待陈铭,丹浮生见无法,也懒得再多说了。

    “好小子,这艳福吃的真够狠啊。”丹浮生打心眼里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替陈铭祈福,但愿他别再因此出什么事了。

    回了铁竹峰,陈铭只觉得丢人,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整的差点闷死。

    灵瑶听说了此事,忙带了一堆大补的药材来要给陈铭补补血气,陈铭直接无语的仰头倒在床上。

    “师姐,麻烦你个事情。”陈铭弱弱的提到。

    “要我帮什么忙?”灵瑶纳闷问道。

    陈铭小声的附耳道:“你能不能和师傅说下,告诉她我是个男人,实在是受不了他的热情。”

    灵瑶捂嘴轻笑,撅嘴道:“我偏不去说,看你被师傅整治,我乐意还来不及呢,你也真是的,自己一脑子不正经,把心思都集中在丹术上,便不会有哪些男女之别了,你就该好好磨练一下心性,快点去读丹书去。”

    “哦。”

    陈铭听从吩咐,开始了日夜苦读,常人要三年才能记忆下的基础丹书和医术,他只花了三月功夫,便尽数记下了。

    虽然记下了,但是缺乏实际经验,还是无用的,所以灵瑶让陈铭入山采药,辨识药材,好增长经验。

    早就憋坏的陈铭自然是十分乐意的,如脱缰的野马一下子钻入了丹霞山脉中。

    “这混小子,我还没交代后山一些危险地方呢,真是的,你要是被野兽吃了也是你活该,怨不得我。”灵瑶不悦的嘀咕着,不过心里还是祈求老天保佑陈铭平安归来。

    陈铭兴奋过头了,不知道跑了多远,到最后发现自己迷了路,见没有其他人,他索性放出残月剑,御剑飞行。

    岂料这才飞出三十里地,便见到丛林深处一道白色倩影,竟然是她,夕悦。

    陈铭微微一惊,暗道她在这里干什么,未免打扰她,陈铭悄无声息的落在一颗参天大树上偷窥……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