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跟先生借一剑

作者:小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些人的生活是权倾天下的辉煌,有些人的生活是柴米油盐的平凡。

    而对于极少数人而言,他们的生活, 就是在路上。

    是流浪。是漂泊。

    没有目的,所以就不会有终点。

    六月份的北半球进入初夏的时候。

    南半球的澳洲已经迎来了初冬。

    繁华灯火闪耀在悉尼清寒的夜幕中,沐浴在灯光里的海湾大桥像是一道横跨海面的长虹,灯光落在水面上,照亮着大片的水波,一片琉璃光华。

    这是一座繁华却又清冷的近乎唯美的城市。

    海湾大桥旁的悉尼歌剧院已经是灯火通明。

    穿着一件黑色大衣的林枫亭悠然走进歌剧院的大门,径直前往歌剧厅。

    三三两两的宾客在他身边穿梭而过。

    林枫亭表情温和从容。

    他走的不快不慢,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悠闲与自由,很清晰,但却没什么感染力,这是只属于他自己的心情。

    人群在他身边走过,快慢不一。

    林枫亭独自一人,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孤独。

    今夜在歌剧厅演出的团队算不上名家,最多只能算是小有名气,成员也不在年轻,但不断娴熟的技巧却让他们近两年里开始崭露头角。

    林枫亭初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是在半年前的维也纳。

    那是一场平凡却又凄美的歌剧。

    林枫亭对歌剧并不太喜欢,可那一次的表演却不动声色的触动了他的内心,让他想起了自己在十年前病逝的妻子。

    那同样是个喜欢旅行的女子。

    于是林枫亭半年来一直跟在歌剧院的身后。

    他们并不相识。

    林枫亭也只是喜欢看他们的演出。

    从维也纳,到日耳曼,途经星国,进入悉尼,下一站是墨尔本。

    歌剧团的脚步形成很满,所以他们的步伐很快。

    林枫亭随心所欲的跟着。

    匆促也是一种风景。

    歌剧院内响起了钟声。

    距离歌剧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二十分钟。

    踏着钟声进入那间由黄杨木和桦木搭建的极为繁复华丽的歌剧厅,林枫亭平静的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他手中是最普通的票,座位靠后,距离门口应该不远。

    一排排红色的座椅数过去。

    林枫亭慢慢向前。

    他脱掉了身上的大衣。

    一缕自然而浓郁的芬芳飘了过来。

    温柔而空濛。

    这是不同于任何香水的味道,是女子身上最自然的体香,独一无二。

    已经找到了自己座位的林枫亭抽了抽鼻子,下意识的抬起头。

    就在他座位旁边,一名年轻女子正安静的坐在那,同样也在观察着他。

    女子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棉质长裙,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她的坐姿优雅而正式,腰背挺的很直,仿佛不是来观看歌剧,而是在谈判。

    这确实是谈判。

    歌剧厅里的灯光略暗。

    光线遮挡了女子倾城的容颜,可她一双明媚的仿佛可以让人看到星空的眼眸此时却正带着笑意,静静的看着林枫亭。

    林枫亭愣了一下。

    不是对女子惊艳而引起的呆滞。

    而是毫无准备意料之外的错愕。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

    但看到她的一瞬间,林枫亭却知道这是一场谈判。

    尽管他不知道对方想谈什么。

    林枫亭想了想,他是与世无争的闲云野鹤,不关注所谓的大势,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想起对方的名字。

    这并不是他记忆不好,严格说起来,两人甚至没有正式见过面。

    他笑了笑,语气含糊道:“秦总,你怎么在这里?”

    林枫亭的座位身边,坐着的是似乎无所不在的秦微白。

    她永远都是出现在最该出现的地方,做着她认为自己最该做的事情。

    秦微白朝林枫亭欠了欠身,她的笑容清淡,但眼神中却满是尊重。

    “先生在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

    秦微白微笑着开口,她顿了顿,自我介绍道:“我是秦微白。”

    林枫亭眯起了眼睛。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微白,在她身边坐下,平静道:“轮回宫已经强大到可以追踪到我这个闲人的踪迹了?”

    “无意间的巧合而已。”

    秦微白轻声道,她的脸庞在歌剧厅开始旋转的灯光中忽明忽暗,但却带着可以让人直观感受到的真诚:“先生如果介意,小白愿意道歉。”

    “没必要。”

    林枫亭摇了摇头,似乎并不介意这种事情,他的眼睛看着前方的歌剧舞台,轻笑道:“秦总来悉尼旅游还是访友?”

    “我特意为先生而来。”

    秦微白语气柔和,不卑不亢。

    林枫亭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坐在秦微白身边,他浑身都不自在,秦微白自然是极美,林枫亭五十年的阅历,见过无数的美女,但若论容貌风姿,秦微白绝对是独一无二,这是不需要否认的事实。

    可在她身边,林枫亭感受到的除了国色天香的风姿之外,更多的却是黑暗世界的残酷阴暗。

    这是他一直懒得接触的东西。

    “何事?”

    林枫亭不动声色的问道。

    秦微白的语气愈发柔和,微笑道:“我想跟先生借一剑。”

    借林枫亭的一剑!

    林枫亭在黑暗世界名声不显,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剑不值钱。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他的一剑意味着什么。

    沉默。

    林枫亭顿时沉默下来。

    他内心有些怪异。

    秦微白出现在这里本来就奇怪,更让他奇怪的是对方的要求。

    他的一剑可以做很多事,可以杀很多人。

    但是...

    林枫亭笑了笑:“我不觉得我有借剑给你的必要。”

    他看着秦微白,没有矜持,也没有嘲笑,只是叙说着一个事实:“而且就算我肯借给你,你还得起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秦微白神色不变,优雅道:“什么事情都可以谈的,先生想要什么,只要我有,都可以给你。”

    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

    秦微白不知道林枫亭想要什么。

    而林枫亭...确实也没什么想要的。

    他看了看秦微白,突然内心一动,有些古怪的笑道:“我有个儿子,如果我要你做我儿媳妇,你也愿意?”

    秦微白不曾变色,甚至没有愤怒,只是浅浅一笑道:“这不是我拥有的,我是属于我男人的。”

    林枫亭眼神变幻了下。

    “你男人...”

    他想到了李天澜。

    那个在天都一人一剑足以震世的年轻人。

    他搜集过他的消息。

    甚至已经知道现在李天澜已经回到了华亭。

    “加上我男人和李氏的情分,我向先生借一剑如何?”

    秦微白含笑看着林枫亭,仪态完美。

    她说的是借。

    林枫亭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他欠李氏一剑。

    秦微白也想欠他一剑。

    互不干涉。

    林枫亭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舞台。

    他有心拒绝。

    但对于轮回宫有太多猜测和好奇的他再没有弄清楚某些事情之前,却又不想跟轮回宫完全失去联系。

    但这一剑不能借。

    他的剑进入黑暗世界。

    林族就等同于入世。

    所以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沉默,往往也是一种坚决。

    秦微白依旧平静。

    她并不意外林枫亭的态度,这一剑如果真的这么好借的话,她也不会亲自从地球的北端跑到南端了。

    “先生觉得轮回宫如何?”

    秦微白突然问道。

    林枫亭内心一动,他沉默了一会,才笑道:“我不太了解黑暗世界的事情,不过据我所知,轮回宫还是很强的。”

    “很强。”

    秦微白点了点头:“但是也很弱。我们有神榜前列的无敌境,有凶兵,有高手,有资源,但没有底蕴。论真实实力,我们很难超越任何一个超级势力,更不用说北海王氏和林族这样的庞然大物。”

    她轻轻说着,但气质却开始缓缓变化,变得清冷而锋利:“先生,我不想跟林族为敌,你们这样的势力,无论入世还是出师,轮回宫都惹不起,也不想招惹。所以我才想跟先生借一剑。”

    林枫亭一时间没有弄明白秦微白的意思,他想了好一会,才淡然道:“不愿跟我们为敌,和向我借剑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秦微白深深看了林枫亭一眼,她的眼眸深邃而璀璨,声线也愈发清冷:“黑暗世界现如今很乱,但是还没到最乱。”

    林枫亭皱了皱眉。

    “北海王氏,南美蒋氏,圣殿,黑暗骑士团,昆仑城,天都炼狱,幻世,英雄会...”

    一个又一个超级势力的名字从秦微白的唇边飘出来:“星国的守护天使,欧洲的阴影王座,非洲的土著...所有的势力,现在每天都在战争,就连极地联盟也在内讧,先生可知道这其中的起因?”

    林枫亭皱了皱眉,继续沉默。

    他确实不知道这些,或者说知道的不多。

    看起来波澜壮阔的大势,一直都是他视线之外的东西。

    “从天都决战之后开始算,所有事情的起因,是北海王氏和昆仑城联合起来针对轮回宫。”

    秦微白淡然道,他是实话实说。

    中洲两大势力报复轮回宫。

    损失惨重的南美蒋氏想要弥补损失,顺便报仇。

    跟轮回宫关系不错的黑暗骑士团出手干预,惹出了圣殿。

    战场不断扩大,到处都是战争的情况下,星国守护天使开始守卫国土。

    北美幻世同样担负起了责任。

    有了危机感的南美蒋氏联系了非洲的土著。

    于是阴影王座参与进来。

    天都炼狱看似置身事外,但神在安南国的所作所为却牵制住了北海王氏和昆仑城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

    这是出乎意料的乱局。

    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会闹到这种地步。

    战斗,厮杀。

    战火短短两年的时间席卷全世界,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

    最开始的原因其实已经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现在各大势力都已经无路可退。

    这是整个黑暗世界的博弈,目前已经将大部分无敌境高手牵扯进来。

    没人知道最终结果如何。

    但巨大的投入之下,各大势力都已经杀红了眼,现在所有的势力几乎都是在硬着头皮坚持, 纵然是想退都不敢退。

    这是真正的身不由己。

    “你想说什么?”

    林枫亭挑眉问道。

    “我想说的是,现在任何一个入局的势力,都已经失去了暂停游戏的资格,矛盾已经激化到了极点,强如北海王氏不敢退一步,轮回宫同样不敢退一步。”

    秦微白平淡道:“但是有所不同的是,轮回宫对此早有准备,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这种局面。”

    林枫亭的眼神终于凝重起来。

    轮回宫对今天的一切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不是可以解释成黑暗世界今天的乱局,完全是轮回宫一手策划的?

    黑暗世界中的各大势力都是庞然大物,有了最初的原因,想要刻意的动乱整个局面其实并不困难,从轮回宫联系黑暗骑士团的那一刻开始,局面就已经开始有些不受控制。

    而那个时间,轮回宫却开始反击,在各大势力最有可能降温的情况下,轮回宫的反击等于是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于是局面完全失控。

    乱!

    越来越乱。

    黑暗世界一局棋。

    但轮回宫却真的将整个黑暗世界变成了一局棋,甚至把自己都当成了棋子。

    造成这样的局面并不算太困难。

    任何一家超级势力用心谋划的话都可以做到。

    但这样的局面过去却一直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各大势力所回避。

    因为太过混乱的局面,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就像是现在这样。

    哪怕策划了一切的轮回宫,也没得到丝毫好处,相反还损失惨重。

    那轮回宫策划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林枫亭若有所思。

    秦微白换了个坐姿,看着一脸沉默的林枫亭,继续道:“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欧洲和美洲,似乎同样有林族的分支吧?而且是很强大的林族分支...”

    林枫亭顿时变色。

    他的眼神猛地冷了下来,歌剧厅中瞬间涌起一片磅礴杀意。

    林族不入世。

    那是瑞士的林族嫡系。

    林族向来自由,分支如何发展,嫡系总部几乎从不关心。

    但分支终归也是林族的一部分,如果他们到了危急关头...

    “你想干什么?”

    林枫亭冷冷的问道。

    “如此乱局之中,只需要一点线索,强大而隐蔽的林族就会被卷进黑暗世界, 这对我来说,并不难做到。”

    秦微白语气冷淡下来。

    她想欠林枫亭一剑。

    是请求,是谈判,亦是威胁。

    她想要的,就必须拿到手!

    林枫亭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冷冷的看着秦微白,半晌,他突然笑了起来。

    “秦总,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林枫亭问道,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轻柔。

    “杀了我,不出一个月,你就要为了无数林族的分支而带着林族本部入世厮杀,这样的结果,是先生想要的吗?”

    秦微白平静道。

    “你跟我借一剑,同样是想让林族入世!”

    林枫亭语气冷漠。

    “不一样。”

    秦微白摇了摇头:“如果我想林族入世,我今晚会叫您殿下,而不是先生。”

    林枫亭内心一动,若有所思。

    “这一剑,你打算用在哪?”

    他轻声问道。

    “雪国。”

    秦微白说的毫不犹豫。

    极地联盟就在雪国。

    林枫亭顿时明白,轮回宫这是完全想要将整个黑暗世界都彻底搅乱。

    “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一刻,林枫亭终于有了些好奇。

    “我呀。”

    秦微白柔柔一笑,轻声道:“我只想要先生的一剑。”

    林枫亭一脸无奈。

    他问的和她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们不是敌人。”

    他说道。

    秦微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相比于李氏,我更愿意相信林族。先生,我是个疯子,刚才的话如果有冒犯您的地方,我愿意道歉。但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

    林枫亭脸色缓了缓。

    “是为了李天澜吧?”

    他轻声问道。

    秦微白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林枫亭轻轻叹息。

    秦微白是轮回宫中除了宫主之外最大的决策者。

    她如今可以说将包括轮回宫在内所有的势力都生生拖到了棋盘上。

    在此之外,她还做了多少?

    为了李天澜...

    女人真的能为男人做到这一步吗?

    “我有三个条件。”

    林枫亭突然开口。

    “您说。”

    秦微白眼神瞬间凝聚。

    “第一,我不要你还什么,我欠李天澜那一剑,用在你这里正好两不相欠。”

    “第二,我要见轮回宫主。”

    “第三,我不会对北海王氏出手。”

    林枫亭说道。

    秦微白本能的皱了皱眉:“可是天澜那一剑...”

    “你为他做了这么多,替他收这一剑又如何?你是他的女人,他难道就不是你的男人了?”

    林枫亭问道。

    秦微白脸色猛地苍白了一下,陷入了沉思。

    良久,漫长。

    她缓缓点了点头, 淡淡道:“可以。”

    她的眉宇间只有宁静和凝重。

    林枫亭静静的看着她,他想问问秦微白做这些到底值不值,但话到嘴边,他却悄然叹息,轻声道:“秦总,你这一生,快乐过吗?”

    秦微白愣了一下,眼神恍惚。

    “快乐过。”

    她想了好久,才轻声道。

    在华亭,跟李天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很快乐。

    她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

    尽快那快乐很短。

    但足够了。

    真的。

    足够了。

    林枫亭沉默着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秦微白是不是快乐。

    他只觉得现在的秦微白很累。

    “这一剑,你什么时候需要?”

    林枫亭问道。

    “大概一个月后。”

    秦微白回过神来说道。

    “这么快?”

    林枫亭有些吃惊,他看了看舞台,轻笑道:“看来我要回去准备一下,调整好状态了。”

    他很难想象这持续了两年的黑暗世界乱战会在一个月后有结果。

    也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看了看秦微白,眼神复杂。

    眼前这位轮回宫的二号人物,似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一个月后,我会去雪国。”

    林枫亭说道。

    歌剧即将开始。

    秦微白站起身,对着林枫亭深深鞠躬,恭敬道:“多谢先生。”

    她站直身体,看也不看舞台一眼,直接走向门口。

    另一个方向,燃火不动声色的跟过去,亦步亦趋。

    秦微白走在前面。

    她的身后是燃火。

    可她的身影却依旧那么孤独。

    林枫亭看着她离开,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中的大衣。

    澳洲的六月已是初冬。

    空气冰冷。

    如同极地的冰川。

    像是雪国的风雪。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