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44.破阵之法

作者:易人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您的支持将是作者写作的最大动力!  加三耳中听着加妈妈带着泪音的喜悦、感叹、期待和各种新的担忧, 手掌按住了自己的胸膛。

    他在问原加三的灵魂:你甘心吗?就这样放弃了?你这具身体可是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如果你想要回来,我也不是不可以放弃这具身体。

    重活一次,他当然想要。

    但他了解原加三越多, 和加家人感情越深,就越不愿意占这个便宜。

    如果原加三彻底死了也就罢了, 但原加三的灵魂还在,还就藏在这具身体里, 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临时的借住户。

    尤其这具身体还具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

    不是他的。不是他应得的。这就是加三现在的感受。

    他宁可现在占有的是一个十恶不赦大坏蛋的身体, 至少他会占有得心安理得。

    至于把身体还给原加三,他自己会怎样, 加三并没有想太多。

    就当做了一个临死前的怪梦吧。

    加三有时也会想,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前世临死状态, 然后大脑给他编织出了一个梦境, 这里的一切不过是他做的一个梦而已。

    但真实的感受, 清醒的大脑,条理的发展,都告诉他, 这不是梦,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小三,三儿, 你在想什么?高兴傻了吗?”加妈妈用力推了推儿子。

    加三回神,“我在呼唤原加三, 可他不肯出来。”

    加妈妈顿住, 噗哧一笑, 粗糙的并不滑腻的手掌揉了揉儿子的乱毛:“他胆子小,你作为……弟弟,就多担待着点,等他发现你有能力保护他了,他也不害怕了,大概就会出来了。”

    “哥哥。”加三木着脸道。

    加妈妈乐:“好好好,哥哥就哥哥,要不要再给你改个名,叫加三哥?”

    加三嘴角抽搐,对他妈比了个拇指:“妈,你神经真粗大。”

    加妈妈没太听懂某些词汇,但这并不妨碍她笑得牙齿全都露出来。

    母子俩说说笑笑,无视村人表情,一时也没有留意到后边的加奶奶。

    加奶奶脸上也有止不住的笑容,可是自从在帐篷里听到那位魔法师大人宣布加三有魔法师天赋后,她的眼神就很复杂。

    加奶奶跟在母子俩后面,听着他们说着母子之间才会有的亲密话,看着他们之间自然而然的相处,在心中叹了口气。

    其实加三已经不止一遍地告诉他们,他不是原加三。

    只是他们心里仍旧抱着希望,把现在的加三当作原加三受到长久欺负后的性格转变。

    但是,当魔法师大人宣布加三有魔法师天赋后,她就知道走在前面的那个孩子也许真的不再是她原来那个孙子。

    就连加双和唐娜都不知道,其实加三在刚出生没多久就接受过魔法师天赋测试,那次的测试要比这次更加详细也更加精确,她虽然没有看到测试经过,但她却知道测试结果,那就是小加三并没有魔法师天赋,甚至连传说中的魔源都没有,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

    这也是小加三被“舍弃”的主因。

    恰好那时唐娜产下一个怪异的死胎,这在他们这样的血脉中并不算太出奇的事情,但这样畸形、古怪、丑陋、可怕的胎儿一向都被认为是血脉中的耻辱和污染,凡是生下来都要被弄死。

    幸好唐娜一开始生下的就是死胎,不用经历杀死亲生儿子的痛苦,但那也够让她伤心的了,尤其是医生说这一胎生得太折腾,伤了她的身体,这会让她以后很难怀孕。

    加奶奶看唐娜和儿子那么难受,和加爷爷商量后,就把和自家有一定血缘关系的小加三给抱了回来。

    十五年过去,人的魔源会从无生有吗?

    加奶奶觉得不太可能,所以加三来测试,她才非要跟着来看看——好及时安慰孙子,但又忍不住抱着一丝飘渺的希望——也许当初的测试出错了,或者小加三真的长出魔源来了呢?

    但当她真的听到魔法师大人宣布结果时,却又怀疑自己的耳朵,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担心自家引来太多注意,她都想问问魔法师大人,人的魔源有没有可能原本没有,后来生出的可能。

    加奶奶从帐篷出来时已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去怀疑这个孩子,她和儿子儿媳都能感觉出来,小加三还在那具身体里,并且很安心的样子。

    加奶奶走在后面看着前面的加三,发现了更多和小加三的不同,比如他走路的背脊会更挺直,头颅也会抬起,脚步会更踏实,侧脸说话时,眼睛总是会不时往四周扫看,就好像他一直都在分心观察周围情况。

    在看到周围有村民出现并对他们一家露出不好的态度时,小孩眼中会闪过凶悍的光芒。但当他看向唐娜和瞥到她时,眼神立刻就变得柔和并充满关心。

    大约是加奶奶的目光太过灼灼,加三掉转脚步,回来靠近加奶奶,貌似不耐烦其实极为关心地道:“奶奶,你走得太慢了,要不我背你吧?”

    加奶奶笑,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孙子那头短毛。

    就在这一刻,她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奇异的想法:这个孩子会不会就是唐娜失去的那个孩子?他并没有真正死去,而是用某种奇异的方式回来了,也许他一直就带着他的灵魂和魔源悄悄躲藏在小加三的身体里?然后小加三唤醒了他?

    这种想法并不是异想天开,族里为什么会那么厌恶和忌惮那些怪异的血脉,就因为他们不止畸形丑陋,据说有些怪胎一生下来就天生会一些很可怕或很诡异的能力。而有天生魔力的怪胎,那肯定有天生的魔源对吧?

    加奶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如果她猜测的是真的,那不就是说她俩个孙子一个都没有消失,他们都还在,只是共存在一具身体里面?

    加奶奶想通了,自我解决了她人生中最大一个难题,随后就和加妈妈一样笑得合不拢嘴。

    两个孙孙哦,赚了!

    至于将来两个孙子能否都各自幸福,加奶奶觉得大加三既然有魔法师天赋,那么将来他肯定会帮助弟弟解决这个问题。她相信她的大孙子!

    加三并不知道加奶奶的心理变化,但看她从一脸担忧变成满脸笑容后,加三脸上的笑容也加深了。

    原加三对他的问话没反应,看来是彻底放弃这具身体了,那么就这样吧。

    他先用这具身体好好修炼魔法,也许等将来小孩后悔了,想要要回身体时,他还可以利用魔法给自己弄一具新身体?

    加三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加奶奶不谋而合,但这样的想法让他也放下了某个心理包袱,让他与这具身体的融合度又加深了一分。

    加三如今还以为他可以随时舍弃这具身体,却不知这具身体在他到来时就被他的灵魂能量修复和微调了一部分,这部分微调属于看不见的层面——比如激活魔源什么的,但对身体的改变也是不容置疑。之后他又作死地跑去找药剂师,同意了那个交易,让老头在他身上做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手脚。

    等他将来想要舍弃这具身体他就知道,有些东西你一旦要了,想再甩掉,基本就是做梦!小加三又是个胆小善良的小兔叽,要他承受这么一副身体,还不如继续当幽灵呢。

    后话不多说,先说现在。

    加家三口欢天喜地地回到家中,加妈妈在门口就喊起来,迫不及待就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丈夫。

    加爸爸在里面听到,欢喜得疯了,不住大吼,似乎还想下床,发出了撞倒什么的声音。

    加妈妈连忙跑进屋里。

    加奶奶笑着摇摇头,也不去凑这个热闹,看天色不早,就打算弄晚饭了。

    其实时候还早,正午都还没到呢,但穷人家吃饭就是个大工程,什么都得从零开始制作,想吃进嘴要花不少时间。

    可以说穷人家的一天,尤其是当家主妇的一天,大多都是在为吃两顿饭而忙碌。

    加三绕去后面的柴房,抱了一些柴禾。家里没有重劳力,自然就没有人能砍倒大树拖回来再砍成适当的柴禾,加家的柴禾都是加家人捡来的枯树枝和干草一类,比起原木劈砍出的干柴,非常不耐烧。

    加奶奶想着等会儿要出门干活,没体力可不行,便想着倒碗水喝个水饱,正要舀水呢,转身就看到锅台旁边放了一碗没有吃完的野菜汤。她也没多想,端起来就喝了一口。

    从早上到现在她都没有吃任何东西,早就饿得受不了。平时她都是等家里都吃完,看有剩下的,她就加点水吃个水饱。

    家里人知道后,舍不得她,也说不动她,每次吃饭都会故意留些剩菜剩汤下来。

    吃剩饭吃习惯了,身体反应就比大脑还快。

    等喝了一口,加奶奶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早上加三吃剩下那碗汤吗?也就是掉入粉红圆粒的那碗?!

    加奶奶立刻卡住喉咙,想要把喝进去的野菜汤吐出来,可她饥饿的胃似乎死活不肯交出那口汤,加奶奶把手指伸进了喉咙。

    但呕了好一会儿,除了几口口水,什么都没呕出来,反而弄得她难受。

    加奶奶不折腾了,随它去吧!反正她也一把年纪了,又刚知道孙子将来会成为尊贵的魔法师,儿子的身体也好了,她就算真的走了也安心了。

    加奶奶擦擦嘴唇,倒了点冷水漱漱口,不知道是不是饿狠了,总觉得刚才喝的那口冷汤特别好喝,让她抓心挠肺地想把剩下的汤也给喝完。

    加奶奶瞅瞅那碗汤,心想喝都喝了,要么把一碗都喝掉,死也做个饱死鬼?

    地下室中央的石台右边半空突兀地冒出一个黑色的点。

    一秒,两秒……

    那个点正肉眼可见的一点点变大。

    终于,那个点中挤出了一点点淡淡的黑烟。

    打开过的通道就算关闭了也会留下痕迹,更何况某个“伟大的炼金大师”为了能原路回来,还留下了坐标记号。

    当然,以这位大师的能力,他留下的坐标记号很难破解。可是很难破解并不代表不能破解,这不,这就有什么寻踪找过来了。

    “布咕。”放在桌上的铁鸟摆饰忽然抬头,扇动翅膀,叫了一声。

    那淡淡的黑烟顿住。

    铁鸟似乎做了某种判断,嘴巴一张,一道冰箭就对黑烟射了过来。

    冰箭准确地射中黑烟。

    可这对黑烟没有任何伤害,黑烟甚至还做了一个扭头看冰箭穿过它身体的动作。

    “布咕!”铁鸟叫,又是一道冰箭射出。

    淡淡的黑烟忽然散开。

    “咯吱。”铁鸟的脑袋被旋转了七百二十度。

    黑烟重新聚拢。

    但黑点还是那么小,似乎自黑烟冒出来后就不肯再扩大。

    黑烟明白,这是这个世界的大意志在排斥它。

    而且黑烟出来越来越费劲,那黑点不但没有扩大,还正在缩小。

    黑烟化出了两只手,用力拔自己的下半身。

    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友好了!它连最微弱的分-身都出不来。

    如果有谁给它送祭品就好了,由本世界的生物供应本世界的祭品,它可以借这里的祭品的血肉暂时躲过这个世界大意志的排斥。

    突然!黑点旁边的石台冒出了极致的亮光!

    黑烟吓了一跳,烟雾陡然散开。

    “咔嚓嚓。”亮光消失,石头彻底碎裂。

    黑烟:所以它讨厌炼金师,这些打铁炼药的总是喜欢把自己的屋子搞得像儿童游乐场一样。简直不能再差评!

    也幸亏它现在身轻体薄,存在感极度薄弱,否则还不知会引来什么大招。

    不过这些拙劣的把戏偶尔也有管用的时候,比如那石台的爆炸似乎让紧紧箍住它的空间通道缝隙稍微松动了一点,让它终于把自己拔了出来。

    而黑烟刚把自己拔-出来,那黑点就消失了。

    黑烟没在地下室多逗留,它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转眼就从地下室的门缝里飘了出去。

    “噼里啪啦!”

    “轰隆!”

    “砰!”

    等黑烟成功离开药剂师的小楼时,一具盔甲林散地倒在地上,客厅木桌变成了一团焦炭,木地板被掀开大半,有一些木地板还像刀一样插-进了墙壁和土地中,小楼大门也倒下了一块门板。

    黑烟:再说一遍,它讨厌炼金师!

    此时,村中斯奈尔家外面。

    加三不需要这样的公平和帮助,他恨不得亲手把斯奈尔兄弟给撕碎!而且他觉得他自己有这个能力做到,现在他浑身都是劲。

    “哈德大少爷,感谢您的慈悲,您是我见过的最宽宏、最公平、最仁善、最为子民着想的领主少爷。”加三手按胸膛说道。

    村民:如果这小贱种以前有这么一张会说话的嘴巴,他也不至于被欺负得那么惨。

    哈德大少爷眼里全是笑意,哪怕知道这是马屁,听得也很爽。

    加三语气一转:“只是斯奈尔兄弟和我们一家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大少爷您可能还不知道,他们一家人原来就因为我们是外地人就经常欺负我家人,他的儿子还带着一帮人差点把我打死,如果没有仁慈的药剂师大人,我现在已经死了。而斯奈尔兄弟知道我有魔法师天赋后,怕我以后报复他们,就到处去找村人想要说服他们对付我们一家,他们已经准备好只要您和魔法师大人离开,就会杀死我和我的家人,然后谎称我因为野兽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死亡。”

    哈德大少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骑士们看向斯奈尔兄弟和村民的目光也变得冷酷。

    斯奈尔慌忙大喊:“他在说谎!”

    加三:“我没有说谎,这些事情村里人都知道,随便问谁都能问出来。他们还派了村里的痞子克里夫去监视我们家,但被我家人发现。我们想要进村找您和魔法师大人做主,但村卫不让,说就是他们要求的。后来他们抓捕我,我无意间闯进斯奈尔家,用镰刀恐吓小斯奈尔时,小斯奈尔就威胁我,把他父亲和他叔伯的打算都说了。亨利也听到了。”

    亨利:“……是的,大人,我也听到了。”

    丹尼尔瞥向亨利,他在使用远听术时,可是听到了亨利和加三在斯奈尔家商量了什么。不过亨利愿意帮助自己人,也是很聪明的举止。

    加三总结:“所以,尊贵的大人们,我想自己动手解决我的仇人,哪怕打不过他们,我也想要试试。而且我也不想让任何人说两位偏帮我,坏了大人们的名声。”

    哈德大少爷摇摇头,“好了,孩子,我们知道你的心意,也知道你想为自己、为家人报仇的决心,但是做人应该量力而行,你有魔法天赋,不要为了一点仇怨就浪费了这样万中无一的天赋,卑劣又可耻的斯奈尔一家可不值得你如此。你也应该想想你的家人,如果他们失去你该有多痛苦?而且你可以问问这里的每一个人,如果我让你上场挑战斯奈尔家的男人们,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是对我哈德一脉的羞辱!”

    斯奈尔一家脸色苍白。完了,就算他们挑战胜了,以后恐怕也无法在这里生活了,被领主大少爷亲口评价为“卑劣又可耻的一家”,他们一家人将永远都抬不起头,他们也必将会被村人排斥,这是比家里出了一个妓-女还要严重多倍的事情,以后别说婚嫁,就是平日生活恐怕都无人愿意接近他们。如果这话传出去,他们甚至无法再在哈德领主的领地里生活。

    村长已经确定斯奈尔一家必定完蛋,为了保住自己的村长地位……不,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非常机智地接上去道:“是的,哈德大少爷,让一个孩子去挑战一群壮年人,那才是我们村的耻辱。”

    哈德大少爷看向其他村民。

    丹尼尔适时放开了对村民的控制。

    村民一感到能说话,全都纷纷开口拍哈德大少爷的马屁,说他的决定如何之英明和公平。

    加奶奶和加妈妈更是爬起来就对两位大人说尽好话。

    骑士长大人也就是在这时候开口说了新的挑战办法,彻底解决了公平不公平的问题,他说:“也许有人会说骑士要比没有训练过的猎人更加强大,那么我愿意以一人之力代替小加三挑战所有斯奈尔家的男人,如果我因此而死,不会有任何人为此报复斯奈尔一家,同样,如果姓斯奈尔的男人们被我杀死,也是死于公平之战,以后不得有任何人以此为理由向加家和其他相关者寻仇。”

    “好!”哈德大少爷欣然击掌,“斯奈尔家的男人们,你们觉得这样公平吗?”

    斯奈尔兄弟们:……求您让加三挑战我们吧!

    村长和村民全都大声说:“这样再公平不过。哈德大少爷英明!魔法师大人英明!”

    哈德大少爷与丹尼尔互视,最后决定道:“那么就这样,由我的骑士长代替年幼瘦弱无力的小加三挑战斯奈尔家的所有成年男子们,凡是斯奈尔家的男人们都可以上场,这场挑战,双方生死不论!”

    加三:……我的意见呢?我的奋死之战呢?我真的有把握打赢他们啊!

    骑士长大人从马上下来,解下长剑,问斯奈尔家的男人:“你们要用武器吗?”

    斯奈尔兄弟们和所有姓斯奈尔的男人都不愿意和骑士长战斗,其他姓斯奈尔的人这时甚至恨起了针对加三的克孜斯奈尔,包括他的亲兄弟和父亲。

    大概是看出了斯奈尔一家的退缩之意,高级魔法师学徒丹尼尔不屑地撇嘴,道:“如果斯奈尔一家不愿意接受挑战,那么就审审他谋杀魔法师种子和对魔法师不敬的罪名,按照真知谷的规矩,他们不仅要死,灵魂也将成为魔法材料。”

    “不!我们愿意接受挑战!我们愿意!”斯奈尔家的男人们大喊。

    让魔法师处置他们?还不如接受骑士长大人的挑战,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克孜斯奈尔恶狠狠地瞪向自己的亲人们:“你们听着!我们没有机会了,要么大家一起上还有活命的可能,否则你们以为我死了你们就能好过吗?”

    一户斯奈尔家的女人突然发出嚎哭:“我们跟克孜斯奈尔无关,是他想要谋害加三,是他对魔法师大人不敬,是他用兄弟亲情逼迫我们,是他说如果不除掉加三,以后等他成为魔法师,我们都会遭殃。我们愿意向加三道歉,我们愿意补偿他们家,大人,求求您,这件事真的跟我们家无关啊!”

    克孜斯奈尔的婆娘更狠,眼见自家男人活不了、自己以后肯定也没什么好日子,索性把所有村人拖下水,她用更大的声音哭喊:“大人们,尊贵的大人们,这不光是我们克孜的罪孽!村长也知道!还有村长的亲人他们都同意了!村里好多人都打过骂过加家人,他们都同意要弄死加三,凭什么只针对我们一家?村长他堂叔还说哈德大少爷您的坏话,说您偏心外地人,说您就不应该让外地人的加三也接受魔法师测试。”

    “你这个烂嘴的贱女人,你瞎说什么!”村长和村长堂叔都又吓又气,一起破口大骂斯奈尔的婆娘,喊叫着说她胡说八道。

    斯奈尔家的女人男人与村长一系顿时吵成一团。

    大家一个指责一个,把越来越多的村民拖下水,互相谩骂指责下,说出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有对哈德一家不满的言辞。

    加三看着村民们狗咬狗的场景,心里忽然畅快不少。小家伙,看到了吗?这还只是开始,他们还会更惨!

    加奶奶和加妈妈心里也快意十分,简直恨不得仰天大笑。

    哈德大少爷却气坏了。这帮刁民!自己给了他们成为魔法师的机会,结果他们还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

    他把机会给一个外地人?哈!简直可笑!

    魔法师可不管你是哪个地方的人,只要你有魔法天赋,他就一视同仁。

    而且加三怎么是外地人了?就因为他给了加三机会,才有可能让他们家成为自己的子民,将来加三也才可能帮助哈德家!这帮见识短浅的蠢货!

    哈德大少爷原本看在亨利和加三的面上,还打算等回去后就把发展重心往这边偏一点,比如多跟别人宣传这里的野兽皮毛,把这个小小的猎人村弄成镇的级别,但现在……

    你们就继续贫穷下去吧!

    哦,还有人说他们父子收税太多?说村里出了魔法师种子却只给他们免税,不给村里免?呵呵,他会记得让税官千万不要遗漏这个地方。差点忘了,猎人打猎的税收和种地的税收怎么能混合在一起呢?当然要分开算才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