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八七章 秘密终归要泄露

作者:鞠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将祁夫一家失踪的消息传回部落的祁夕等人回到了边境的营寨之中,等待着部落的高层们下达最新的指示,而在这段时日里,祁夕便问起这些边境上的战士,祁夫一家在这里生活的情况。

    “祁夫族长一家是在春末赶到这里的,在那矮山下建起了几间木屋之后,便又开垦了一点荒地,种上了一些豆菽,夏秋的时节里野外的吃食还算多,他们一家到还能勉强挨过去,但到了冬天,”说到这儿,被祁夕拉住的战士就一脸同情的摇起了头,“荒地之上能长出多好的粮食?我估计,他们收获的豆菽最多吃上个十几天就差不多吃完了,再加上天气越来越冷,他们那破屋子连风都挡不住。”

    “祁夫族长年纪不小了,他还有好几个年纪幼小的曾孙、孙子,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老老少少活活饿死、冻死在那里?”祁夕眼眶红了,看着一脸唏嘘的战士心中有无穷的怒火。

    “谁家没有老少,”那被祁夕训斥的战士一脸无奈的摇摇头,“可是我们队长严令我们不得去帮助他们,我们也没有那个胆子违抗命令啊,我总不能因为帮助他们一家不被饿死冻死而饿死冻死我自己一家人吧?”

    “你们队长呢?”祁夕感觉胸膛中涌动着火焰。

    “走了。”战士脸上带着赤果果的嘲讽之情,“春天到来的时候就被召回了部落,走之前还在我们面前说,总算不用在这又冷又无聊的地方待着了,呵。”战士一脸的嘲笑。

    祁夕沉默了,战士的话很明显的表明了一个事实,祁夫一家是部落那些高层故意逼死的,虽然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是真的听到这个事实,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那可是同一个部落的兄弟啊,何至于做的这么狠、这么绝情呢?

    这个问题,不止是祁夕想不通,连事件的当事人祁夫都想不通,虽然已经在炎黄部落扎下了根,有了氏族住地,有了氏族田地,甚至还有了能够支撑起一个氏族的根基,可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祁夫总是会想起在东夷部落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这一路来的磨难,想起那些平日里和他谈笑风生,讨论部落中种种情况、发展的同僚,然后,他就会被同一个问题不断的折磨,那些曾经友好互助的同僚为什么要陷害他,甚至还要在将他打倒在地后再将他逼入死境,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做错了,又在何时得罪了他们。

    不过,身处炎黄部落的他得不到回答,他的疑问只能深埋进心底,只能由他自己一个人苦苦思索。

    祁夕在边境的营寨内呆了半个月才得到来自部落高层的命令,而在刚得到这个命令之时,祁夕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命令的内容,但仔细看了好多遍之后,他才肯定,这个命令是真的。

    “那些人也未免太胆大了吧,他们竟然敢这么欺骗族人和风神吗?”在听到祁夕宣布的命令之后,跟随他一起前来的青金军祁部战士同样不敢相信这个命令。

    “呵,”祁夕已经接受了现实,听到手下战士的怀疑之后,一脸嘲讽的笑了一声,“就像我们从这些兄弟嘴里听到的那样,那是上面的命令,我们难道还敢不照做吗?要知道,你们以及我的家人们还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生活呢。”祁夕指着不远处的那些边境战士,说出了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的话语。

    “他们早晚要遭到惩罚的。”长久的沉默之后,有些不甘的年轻声音响起。

    “惩罚?谁去惩罚他们,谁又能惩罚他们?”祁夕脸上的嘲笑消失了,满脸的苦涩代表了他此刻的心情,“走吧,去狩猎吧。”

    祁夕带着手下的青金军战士无言的出发了,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糟糕,糟糕到连说话的心情的都没有。

    他们在山中呆了三天,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谁都不知道他们在山里做了什么,走出山林之后,他们没有再做停留,背着那陶制的罐子离开了这部落的边境之地,但来之前空空的陶罐,此时却都已经装入了东西,二十三个陶罐,没有一个是空的,但也没有一个是满的。

    沉默的队伍一路急性,终于在八日之后回到了部落,在将那二十三个陶罐交给部落的高层之后,祁夕等人便推脱赶路太过辛苦回到了家中,他们在短时间里不想再看到那一张张虚伪的面孔,因为那会让他们忍不住的想要作呕,想要将自己的拳头打到那一张张假装亲切的脸庞上,尽管这一张张脸代表了部落最高的权力。

    随着祁夕一行人的回归,取回了祁夫一家人骨灰的部落开始举行祭祀祁夫的仪式,在盛大的仪式之后,祁夫一家人的骨灰便被埋入了祁部的祖坟,而祁夫的牌位也被放入了东夷部落的祖庙,汹涌的东夷人在看到自己要求的一切都被完美的执行了之后,终于回归了平静的生活,那因为害怕再次触怒风神而不敢补种的田地也开始进行补种豆菽等成长期短的杂粮,至于种植水稻的水田则只能放弃了。

    一切似乎都风平浪静下来,除了祖坟中多了一座无人祭祀的孤坟,祖庙中多了一个名为祁夫的牌位之外,一切与之前没有任何改变,但祁夕等人的心情却久久的不能平静,参与过这件事的他们很清楚的知道,那无人祭祀的孤坟之中埋着的根本不是祁夫一家人的骨灰,而是他们几天里在那山林中狩猎得到的野兽之骨烧成骨灰,

    但他们不能说,更不敢说,那一座孤坟就是他们最好的警告,若是将真相说了出来,他们一家便会成为那连尸体都只能用野兽代替的下一个祁夫一家。

    不过,他们虽然每日强制自己忘掉这件事,但大脑和思维却不是这么好控制的,他们越是想忘记便越是记得清楚,越是想要将这个秘密宣之于众,甚至,连做梦时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而梦中说话却由不得他们控制了,于是,

    这个秘密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泄露了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