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8章 零碎记忆

作者:严七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十分钟后,秦飞坐在距离河边大约几百米的一截树桩上,他卸下了自己的作战背心和弹药等等累赘,拿出医疗包准备处理自己的伤口。

    至目前为止,秦飞依旧没有确定自己干掉的那个红色贝雷帽的家伙到底是谁。

    看起来那家伙倒是个大人物,他的死肯定会让叛军混乱上好一阵,至少目前自己还有一些富余的时间将枪伤处理好,否则带着枪伤根本走不远。

    摆在自己面前的路现在有两条立即取出,或者留着去到自由城后去医院让医生拿出来。

    从安全角度来看,第二个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不过从目前的形势看,秦飞不得不尽快将弹头拿出来。

    因为他还要进行一段漫长的逃亡之路,留在体内的弹头会带来剧烈的疼痛,而且不断摩擦肌肉组织,可能会导致不断的出血。

    弹头早晚要取,从这里去洛科港至少十个小时,从洛科港坐船去到自由城又要几个消失,等到凝血后再拆开等同遭第二次罪,而且会形成二次伤害。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叛军使用的子弹多为本地土制,制作工艺十分粗糙,一些弹头含铅等重金属,滞留时间过长会引起中毒,秦飞不想让自己死于急性破伤风。

    由于伤口的位置问题,秦飞无法看清楚伤口里的所有情况,这令他十分头疼。

    医疗包里有钳子,秦飞决定采用一种极其考验自己忍耐能力的方法来取出弹头,那就是依靠钳子伸进弹孔中,凭借手感将它扯出来。

    野外自行处理伤口是一个技术活儿,一般部队是有专门受过卫生急救培训的卫生兵负责这项工作,不过秦飞却知道该怎么办。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清楚怎么去处理伤口,但是这些知识好像就像镌刻在石头上的字一般留在脑海里,只要到了需要的时候就会蹦出来。

    一个奇怪的部队番号突然蹦出了脑海,203

    203?

    这是什么东西?

    一瞬间,许多张面孔出现在他脑海里,那些都是军人,穿着迷彩服,大家在野外有说有笑,显然是进行着训练。

    一个小个子的面孔出现,凶巴巴地朝大家狂吼

    这个小个子,样子长得真像神话故事里描述的雷公

    秦飞用力甩甩头,最近他总是是不是出现这种幻觉,他觉得这应该是自己之前服役的时候留下的画面。

    不过自己已经退役了,还犯了罪,可惜,那些画面,那份战友之间的情感,是那么的暖心。

    甚至,那个雷公模样的小矮子军官,看起来一点都不招人嫌。

    在医疗包里寻找消毒水的时候,秦飞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医疗包和水壶,全完蛋了。

    朝他右侧射来的几颗47子弹不光打穿了他的水壶,还划穿了装有消毒水的**子。

    现在包里能用的只有快速止血剂和止血棉和自黏纱布而已。

    “我”

    秦飞长叹一声,差点又要骂娘。

    不过他仍然觉得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自己挨了那个红色贝雷帽近距离一枪沙漠之鹰射击,居然没打穿防弹衣,而侧面朝他射击的叛军士兵用的47采用的是土制子弹,在打中秦飞之前已经打断了一颗小树,之后又穿透了水壶,所以才不至于直接穿入腹腔。

    相对于失去一**消毒水和一户饮用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没有消毒水,只能依靠老办法消毒高温。

    秦飞在工具附件包里取出一条链锯,捡来一根干枯的树枝,刚想动手,想了想又放下东西,观察了一下周围。

    然后站起来走到二十多米外,将一颗手雷的拉环绑上一根小藤蔓,将细小的藤蔓拉着,横在草丛里。

    这样一来,只要有人经过,肯定会触发手雷,至少自己也可以有点点逃亡的时间。

    回到原地,秦飞用链锯不断在木棍上来回拉动,细小的木屑开始落到棍子的两边,很快,由于不断地拉动,链锯和木棍产生了高温,切口处逐渐黑了。

    终于,一点点火星出现,秦飞赶紧将木屑轻轻放在火星上,用最轻轻吹着。

    很幸运,火终于点了起来。

    秦飞抓起一把枯叶放上去,又放了几根小木棍。

    在丛林内生火或许会暴露行踪,但是秦飞也迫不得已,只能尽快做完这一切逃走。

    将钳子放在火上烤了了一阵,秦飞坐在地上将一根木棍塞进自己的嘴里咬住,然后把钳子伸进已经血淋淋的弹孔中

    “唔”

    无法形容的疼痛从创口出传来,秦飞如同一条被电到的鱼一样不断颤抖,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珠子瞪得差点掉到地上去,嘴里的木棍要咬得嘎嘎作响。

    那是一种复合型的疼痛,有烧灼痛楚,也有肌肉伤口被触碰的疼痛。

    必须快刀斩乱麻,秦飞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退缩,一旦将钳子收回,他不敢肯定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重复一次这种折磨人的程序。

    钳子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弹头!

    秦飞心中一喜。

    然后深呼吸一次,因为他要将钳子张开,才能夹住弹尾。

    在伤口中扩张,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做好了准备,秦飞狠了狠心,张开了钳子。

    “唔”

    他再一次感受到那种极度疼痛带来的几近晕厥过去的感觉,这种疼,让秦飞的眼角都渗出了眼泪,不过他却没有哭,只是在笑。

    痛到了极致,就变成了笑了。

    咔

    钳子尖端抓住了单位,秦飞咬牙用力一拉,弹头伴随着一股儿血一下子涌出伤口。

    秦飞像死狗一样伏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湿透了全身,嘴里不断咒骂着。

    “我靠我靠我操你大爷”

    缓了几口气,秦飞赶紧忍痛坐起来,将快速止血剂倒在伤口上,然后用药棉封住,最后缠上自黏纱布。

    做好这一切,经过刚才的极度疼痛,秦飞真的感觉伤口那里好受多了。

    但他知道事情还没完,自己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这里距离刚才自己杀人的地方太近,如果那个猎人带着人追踪到这里,自己麻烦就大了去了。

    刚收拾东西站起来,就听见三十米外那颗自己布置的手雷“轰”一声炸了。

    很显然,有人追踪过来了。

    秦飞再一次中了彩。

    显然自己布置的绊雷没有被那个猎人最先发现,估计是哪个分散搜索的倒霉叛军士兵给触发了。

    事不宜迟,秦飞拿起枪,踩灭了火,呲牙咧嘴地窜进了密林里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