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 夜猫行动(二)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既然东西不在这里,那一定就在沧州府,继续走。”八月的雨居然能下这么大,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无有一人的街道顿时更加凄清起来,凌衍看了了四周,家家禁闭着门窗,夜色根本透不进屋子。

    他们这八人如同野猫流浪在街道,黑衣披在身上,随后八人消失,赶回了沧州府。

    如今还是夜色正浓的时候,府里大多数人都已经早早睡下,或许有人会被大雨吵醒。

    沧州府外的守卫依旧森严,这一次凌衍脸上有了严肃之意,这里面的守卫更加恐怖,因为鬼兵还在里面。

    更加危险的是那位一流上等的宗师就在这里面,而自己马上就是要去这些人的屋子里偷东西。

    突然凌衍心里又有了兴奋,脸上一抹红色闪现,不过没人看见,凌衍骨子里总是有股怪劲,所以他有些时候做事总是很奇怪,没有目的。

    想着要去那位一流宗师屋里偷东西凌衍心里兴奋之劲久久不散去,同时心里也有着一丝忐忑,他实在不敢确定剑一是否能发现自己。

    或许是不太了解一流宗师的可怕,所以凌衍仍然认为就算被发现了也能脱身而出。

    凌衍虽然有自信,但也不敢太过大意,他向七人说道:“人多目标太大,就在这里待着接应我。”

    如此安排纵然实在难以抵挡剑一也能逃脱,七人齐声应了一下随后消失在沧州墙根处,随时准备接应凌衍。

    这次是偷东西的,是只夜猫,所以自然走不得大门,由于雨下的很大,凌衍耳边都是哗哗哗的声音,扰得人挺心烦。

    其实这个天气去是有着很大风险的,不过凌衍知道不能再等了,最迟后天自己一行人便会回京,到那个时候或许已经晚了。

    所以他别无选择,过了今日便很难有机会了。

    此次探查沧州府,赵田等人并不知道,凌衍只只会了他们自己要去那处屋子没说到这里来。

    幸好由于雨下的特别大,八月的天气下倾盆大雨也不知是福是货,这天气让得守卫的力度放松了不少,所以凌衍才能如此顺利的摸进府里。

    轻车熟路的穿过几座拱门长廊,凌衍进了后院,往自己屋子那看去,黑通通的。

    镇世歌的真气这一刻轻缓了许多,一股清流自体内流淌让得凌衍神清气爽,顿时自信大增,借着下雨声凌衍悄悄摸到了剑三的屋外。

    手指戳开窗户纸,里面点着几根蜡烛,不过烛光已经很微弱并且已燃烧了大半。

    凌衍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一眼便看见剑三正躺在床上,床头摆放着书籍,大多是历朝历代的事件记载,也不知他看这些书干什么。

    凌衍虽然疑惑,不过这次来这不是观察这些的,他仔细搜遍屋里的整片地方,有时候有些担心的往床上望去,幸好剑三仍然在熟睡中。

    不过搜寻了十几分钟仍然一无所获,这时他看剑三床上,心想不会是放在身上了吧。

    借着微微的烛光凌衍才觉得剑三的床似乎有些扩大了,剑三身材不高挑,而且有些瘦弱,以他的体型这被子怎么会被顶得这么高,这么宽呢。

    “凌衍啊凌衍,你真是猪啊,这东西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都发现不了,太蠢了!”

    凌衍心里大骂自己,手脚却不停,这个时候他突然记起自己应该备些毒烟的,那样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现在凌衍才发现自己还有许多要改进的地方。

    那东西就在剑三怀里,要想拿出来实在不太现实,可凌衍又实在不甘心,不甘心空手而归,所以他决定冒一次险。

    剑三不会武功,将他打昏了再取,虽然这么可能会惊动隔着不远的剑一,但也只是火中取栗冒冒险了。

    凌衍运作镇世歌,真气汇聚到右手手掌便准备将剑三拍昏,可谁料这个时候剑三突然翻了个身,凌衍赶紧收了气势将自己身体隐藏在床下。

    接着床上又没有了动静,凌衍知道这是虚惊一场,不过冷汗都出来了,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难。

    凌衍再次从床底爬出来,怕夜长梦多立刻准备动手,不料此时突然有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响彻脑袋。

    凌衍急忙后退了十步,只看剑三竟然缓缓坐了起来,他缓缓说道:“我虽然不会武功,但阁下真以为剑坟剑三感觉不到真气的存在?”

    “大意了!”凌衍不好的心里骂了声,故意扯着嗓子说道:“剑三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若我要杀你应该也不会太难吧。”

    说着凌衍右腿往前迈了一步,随时准备顷刻间动手,剑三却是一脸淡然,虽然是黑夜他看不清凌衍的脸,但也听得出这人声音做了手脚,知道这是怕暴露了身份。

    他轻轻说道:“藏头藏尾的鼠辈罢了,我不喊人你竟然还威胁起来我了。”

    “喊人?这么近的,人来之前你就早死了。”凌衍明白失败了,他已经随时准备好了撤退,不过剑三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这么快便想走啊?那太不好玩了,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留下来吧。

    剑三的声音很轻,但透露着一股子森森的寒意,让凌衍都有些不适应。

    “留下吧!”突然,一道凛冽的气势在凌衍身后爆发,一股强大的剑气直往凌衍后背而来,凌衍本想躲避,却惊骇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

    “剑一!”他惊呼,剑一从他的背后刺了一剑,这一剑绝情绝爱,充满蔑视天下的味道。

    绝情一剑将门窗尽数摧毁,炸裂声在雨中那么突兀,更为恐怖的是弥漫的剑气竟然将大雨都斩杀了一样,雨珠不敢接近剑一的身,同样也不敢靠近剑一的剑。

    这一剑深深烙印在凌衍心上,这一瞬间他心里突然觉得害怕,这剑怎么这么锋利,怎么好像要一下把自己斩成两半似的。

    凌衍突然感觉自己应该放弃,这一剑怎么也无法挡住,他的心智已经被这一剑震慑。

    但在危机关头,一股强烈的求生**升腾。

    我不能死,我还要为父亲报仇!我还要做天下第一王!我不能死!

    凌衍猛然爆发全身的力量,并且这一刻镇世歌运作至了极点,只为抵挡这一剑。

    可两者之间的差距依然很大,凌衍虽然控制住了剑一飞过来的剑,但没有完全控住,剑尖已经刺进了凌衍心脏。

    凌衍能感觉出来自己流血可,并且胸口位置一股剧痛疼得他咬牙切齿起来。

    剑一,果然可怕,只是随手的这一剑便让自己丧失了三分之二的战斗力,这一流总宗师的实力的确难以抵挡。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