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章 新的任命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正新历十七年,大正国平南王率领十万大军征伐南方吴国,终于在半月之后将吴国打得支离破碎,这一战再次宣示了大正国天下第一强国的地位。

    满朝文武都在欢庆,民间同样在庆贺,这一次时隔十年的征伐让得大正百姓心中的好战因子爆发了出来。

    一时间整座大地上都有着战火的气氛,周围诸小国都在暗暗猜测难道是大正国将会有什么大动作。

    不过作为大正国的都城丝毫没有紧迫感,百姓升起烟花庆祝,而监天司门外那暗暗的屋子却是没有变,只是进出官员的脸上都带有稍许的喜色,想来监天司也得不少的赏赐。

    凌衍望着桌上的大司长手令,上面让自己一周后协同鸿胪寺与吴国使团商讨割地赔款事宜,这命令来的让凌衍措手不及,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道命令。

    鸿胪寺是大正国专门与外国使团打交道的机构,最高长官为三品正卿,其下为一位四品副卿,而与凌衍搭手的便是鸿胪寺的副卿,一位深深受五皇子喜爱的官员。

    “大人,鸿胪寺不比监天司,那边规矩可多,不过也不需要担心,我想这次让大人参与谈判也应该是为了大人的前途。”付桂说道,觉得自己的大人前途一片光明。

    凌衍点头,他何尝不明白这是一次镀金的机会,否则让自己这个司命去鸿胪寺干嘛,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些功劳,虽然不知道以后陛下要做什么,但最起码现在非常好。

    而鸿胪寺内官员也接到了圣旨,让监天司四司司命凌衍与鸿胪寺一起接待吴国使团以及剑坟来的客人,共同商讨战后事宜。

    两位鸿胪寺的掌管人,正卿柳三元,副卿赵田正在屋内望着秘卷,同时也在商讨怎么应对即将与自己一行人共同做段时间事情的年轻大人。

    柳三元年纪颇大,五十几岁,颌下留有一小撮胡子,眼神犀利,从嘴唇一看便是能看出他是一位能言善道的人。

    赵田比柳三元年纪小的多,才三十几岁,不过他相比柳三元较为富态一点,虽然他是副卿,不过柳三元一直将他看做正卿看待。

    作为标准的圣上党,柳三元没有觉得赵田依附五皇子有什么错,发而对对方更加欣赏。

    “大人,你说皇上怎么就突然提拔那位王府公子了呢?那他当初还干嘛废王位?”赵田恰当好处的说道。

    柳三元捋了捋胡须,说道:“陛下的心思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最好不去猜,只需要执行陛下的命令便足够了。”

    “这,”赵田还想说,却被柳三元打断:“别问,胡乱揣测圣意,宰相大人这些年干的可不少。也正因此,陛下才不喜,咱们的陛下不喜欢臣子内心藏着太多心思。”

    赵田似乎还是不理解,揣测圣意不是更好的为陛下分忧吗?听自己上司这样说又想起一件事来,问道:“那大司长,原先的镇世王又怎么说?他们可是最了解陛下的人,若是他们不猜陛下的心意陛下反而会不喜吧。”

    “他们,”柳三元一下无法反驳,大司长那是揣测陛下心思的高手,列如上次监天司体恤上心,直接毫无征兆的拿下了大量贪赃枉法之官员,又为朝廷注入一股新鲜血液。

    至于镇世王,柳三元虽然了解得不深,但也听过以往那对被称作千古佳话的君臣关系的臣子。

    不过柳三元终究是皇上的人,说道:“那是那几位老大人与陛下之间的事,赵田你还是好好看看那位年轻大人是否可塑吧。”

    赵田点头,突然想起某件事,说道:“大人,那吴国先行发来的书信竟是一点诚信也无,更是在某些地方傲气凌然,若让旁人看了,还认为这场战争是咱们输了呢。”

    柳三元合手摩擦了几秒钟,以以一种强横的态度说道:“哼,一群被灭国的小人,还真以为仗着剑坟便敢在我大正嚣张。”

    “此次谈判,我们一分不让,打下来的领土一寸不退,那吴国还陛下赔偿战争费用。”

    赵田嗯了一声,这是胜利者的骄傲。

    ……

    两天后,凌衍来到了鸿胪寺面见副卿赵田,赵田着正式的官服带领着一群下属官员在外迎接,远远看见监天司马车赶来便笑呵呵的向着马车走去。

    “副卿大人怎么亲自来迎接,让得晚辈惶恐。”凌衍走下马车看着眼前这位非常热情的赵副卿说道。

    赵田随同一众鸿胪寺官员引着凌衍往院子里走去,一面说道:“凌司命说笑,真算起来你的权力可是比我的还大一些,这次谈判有凌司命在咱们底气就更足了。”

    凌衍一脸温和,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样子,望着文质彬彬的,他说道:“副卿大人才是说玩笑,谈判这个东西我可是门外汉,不比你们精通。”

    “朝廷派我来是让晚辈向各位大人学习到时还请各位大人多多指教。”

    一众官员包括赵田心头都一阵舒服,他们就怕凌衍一来就胡乱下令,说话,那会让他们感觉很不好。

    幸好眼前的年轻大人为人之道竟是厉害,一群人对他的感觉都变好了许多,望着他时脸上也带有真诚的笑容。

    既然对方不干涉自己一方,那自己等人也须投桃报李,让这位年轻人好好渡一层金子再离开。

    走进屋内,在赵田指着屋内叠起来已经有半米高的案卷说道:“凌司命,这是关于此次谈判的一些要求,还有着一些档案,这两天凌司命可得辛苦了。”

    凌衍笑着回道:“哪里,既然陛下派我来,我便是任劳任怨,哪里能说吃苦。”

    赵田心头一跳,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果真不一般,想到这里他不由想着替五皇子拉拢这位大人的想法。

    只是他赵田心思也是活络,明白现在说这话还有点太早,况且这可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所以凌衍不知道的是他差点便又会卷入皇子的争斗当中,赵田出去办事,而这一夜凌衍就待在了鸿胪寺,挑灯夜看案卷。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