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朝堂之上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宰相府的风波愈演愈烈,这一日,朝会正常开始,皇城脚下那排屋子内,大正国宰相段平脸色很难看。

    段平不理解刑部的那群人是疯了不成,竟然不顾自己的脸面也得调查下去,同时他也憎恨了起监天司来,可恶的监天司居然拿着那些把柄一直不放。

    与段平交好的官员都聚集在他身边,异口同声的讨伐刑部,让得刑部尚书杨四海脸色也铁青。

    他心里怒骂,谁都认为他想要搞宰相,但又有谁明白他刑部不敢结案的原因是监天司暗中的干涉。那老鬼,谁不怕。

    只是这些他又不能说,所以大部分官员竟是离得杨四海远远的,觉得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常故作恭敬,暗中突然下手的小人。

    朝会开始,百官罗列在归心殿,文官以宰相,以及太学院文大学士为首,武官以枢密院院长为首,这三人都是大正国的老一辈大人物,所以殿上被特许不用站着,但皇帝没有来三人也不敢先坐下。

    今日的朝会气氛不算融洽,正巧此时殿外下起了蒙蒙细雨。

    皇帝陛下的舆驾从养心殿驶来,一群小太监,宫女在前方开道,到归心殿外为首的太监清声道:“陛下到!”

    百官跪拜,呼喊:“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龙行虎步的走上皇位,一双眼眸充满了震慑人心的力量,天上下的小雨似乎都似乎因为皇帝的气势而停滞。

    大正国这一代的圣上,有着远超凡人的能力,是为大正史上第一帝。

    外征诸国,内整吏治,竟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就使得大正国成为天下第一强国。

    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充满了威严,充满了神圣。只见皇帝伸出左手,轻轻一抬,百官才敢站起身来。

    皇帝端坐皇位,缓缓说道:“诸位爱卿可有事禀报。”

    殿下百官一时没有人敢站出神来,不过枢密院院长身后的枢密院正使站了出来,说道:“启奏陛下,平南王军队已经抵达吴国国都,即将覆灭吴国。”

    皇帝听见这话心情不错,说了一番鼓励前线将士的话,又下旨意奖赏三军,群臣内心也兴奋了起来,大正国能够增添国土,每个人都会很高兴。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百官朝拜皇上庆贺。

    随后又有江南路的官员言奏今年汛期造成不少百姓流离失所,特请皇上拨银赈粮。

    再有西北路,东路,南路的官员上奏,一众繁事尽是数不胜数,不过皇帝陛下只是看了一眼奏章便大刀阔斧的进行批阅。

    竟是在短时间便将一切都完美的解决,每一份奏折上批阅的都是最正确方法,地方官上奏完毕,京中的官员却突然不知说些什么。

    皇帝望着这群低着头的臣子,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却是不知笑什么,突然,他喊了刑部尚书杨四海。问道:“爱卿,这些天京中可再发生了什么大事?”

    皇帝如此温柔的话让得杨四海背后一凉,听出陛下温和语气下那不允许有所隐瞒的口气,所以杨四海将实情全盘托出,不敢有丝毫隐瞒。

    皇帝原本平静的脸庞变得有些微怒,宰相大人突然从身下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百官队列之中跪了下去,长长的官服拖在地上,有些滑稽,可没人敢笑,宰相跪伏在地上道:“老臣知罪,竟让那孽子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宰相内心惶恐,一直不停磕着头,皇帝似乎很烦宰相这个样子,呵斥道:“站起来,身为宰相如此软弱模样成何体统。朕何曾说过要治你的罪了。”

    文武百官却是心里发了一下颤,各位官员向站在前列的几位尚书,枢密院院长,文大学士看去,发现枢密院院长没有任何表情,文大学士神色略微难看,剩余百官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知道一件重大的事情。

    枢密院的院长望着宰相这一幕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嘴角略微带着笑意,那大正国超品大员文大学士因为同位文官站出队列来,说道:

    “陛下,宰相大人是护子心切才在殿前失仪,还请陛下恕罪!”

    这位大学士年纪早就七旬,说话都不顺溜,眼看就是半截都如土了的人,所以皇帝挥手让这位老大人坐下。

    文大学士落座,皇帝再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宰相,说道:“起来吧,你不嫌难看,朕还嫌难看。”

    宰相这才拖着长长的官服站起身来,只是脸色很是惊恐,皇帝最见不得臣子这样软弱,不由觉得废相的确是个正确的决定。

    “陛下,老臣,老臣祈求陛下赦免我那孽子。”宰相刚站起身来却又突然如此说道,让得周遭官员神色一紧,不由奇怪今日宰相大人行事怎么如此冲动。

    杨四海又站了出来,面对着段平,不和善地说道:“宰相大人说得轻松,那可是数十条人命,若是赦免了段悠然,大正国还有何律法可言。”

    段平脸色一番难看,颤抖着用手指着杨四海道:“你,你,杨四海,分明是你污蔑我儿,我儿纵然不成器,也不可能干出那些事来。”

    杨四海冷笑一声,然后向坐在皇位上的皇帝说道:“陛下,这是那段悠然所犯之事的案宗,每一件都一一记录在案,监天司内还关押着四名宰相府上的护卫凶手。”

    大太监下来将案宗传了上去,皇帝安安静静的翻阅着,只是随着时间流逝,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听说过那段悠然犯了不少事,但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恶贯满盈。皇帝冰冷的开口道:“段平,你好大的胆子。”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此刻百官心中惊骇,宰相的更是被吓得不轻,他急忙请罪。

    “哼,纵容子嗣,杀人夫,奸人妻。这样的案子你都敢私自瞒了下来。你心里还有大正律法没有?还有我这个皇帝没有!”

    段平唯有跪下,高呼:“臣知罪。”

    这个时候文大学士又站了出来大喊道:“陛下,宰相也是心忧独子,请陛下息怒呀。”

    群臣抱团在一起请罪,皇帝陛下却非常不喜欢臣子们聚在一起反抗自己。所以皇帝的脸色很难看。

    这时枢密院正使看了一眼前面老神在在的院长,走出来说道:“陛下,相爷为国立过汗马功劳,还请陛下饶过段相爷这一回吧。”

    皇帝似乎记起朝堂上跪着的这个年过半百的人虽然坏事做了不少,但为自己的国度也付出过大量心血。说道:“既然如此,朕便免了你这包庇之罪,下次你可没有功劳可换了。”

    宰相颤着声音说道:“谢陛下!”。

    但皇帝随后又说:“只是你那儿子行事太过狠辣,若不是新任监天司四司司命察觉,朕竟还不知这京城居然还有人如此丧尽天良。”

    “朕饶过你这次,是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朕不饶段悠然也是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段平一听这话,整个人瘫坐在了殿上,双腿无力,两眼无神,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他慢慢的伏在地上,曾经风光无限的宰相如今却凄凉的跪在大殿上,让得百官心里一丝凄凉,每个人都明白了,原来陛下是打算废相了。

    这一次将宰相的功劳抵过,下一次宰相再敢犯事,必然活不了了。想到这一点,群臣内心惶恐,生怕皇帝陛下对自己下手。

    手拿拂尘的大太监一声高呼:“退朝!”天子銮驾抬入深宫,归心殿内几位官员将宰相扶起。

    宰相走出殿外,回过头来看着这座归心殿,老泪纵横,突然高呼:

    “凌氏小儿,老夫不服啊!”

    不服啊!

    身旁几位官员看段平像是发疯般大喊,急忙拉着他道:“相爷,不可如此。”

    可段平却是当做没有听到,这声高呼是为了宣泄心中的不服之意,皇帝陛下要让镇世王府的小孩子上位,竟然让他这个宰相做垫子啊。

    段平不服,不服陛下如此心狠,如此无耻啊!

    宰相的高呼自然传到了皇帝的耳中,听闻这话的皇帝陛下只是冷笑,心里冷冷道:“朕不允许有任何人敢于背叛朕。”

    皇帝对着走在銮驾左侧的大太监说道:“金缕衣随时准备将段平放在南方的人带回京城,另外让鬼面营进入剑坟,朕倒要看看剑坟那群傻子是否真的敢勾结段平挑衅朕。”

    这大太监听闻这话,便隐匿在了空气中,竟是瞬间消失,大太监是个高手,至少也是一流中等的大师。

    銮驾内,皇帝脸色深沉,双手随意放着,他很不喜欢背叛的感觉,更不喜欢自己欣赏的臣子有不臣之心。

    “敢于背叛朕,便须承受朕的怒火。段平,不是朕要杀功臣,而是你寻死,。”

    皇帝默默的念着,若是段平听见这话只得苦笑一句,自己的陛下什么时候都是很怜惜声名这美丽的羽毛。

    哪怕是要杀于国于民都有大功的臣子都先要将那臣子泼脏,好让自己看得高大上。

    今日朝会之后,刑部将那段悠然发配北方做边吏,算是断了其生路,至于宰相府只是被警告,但京城的水从今天开始却是开始浑了。

    宰相即将垮台,这是什么信号,各家府上,各路官员都在私底下探讨,最终却都仿佛得出一个结论。

    宰相府与东宫走得太近,陛下不喜,陛下不愿,陛下生气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