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五章 好戏开场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还是蒙蒙亮,监天司门口已经驶来了一辆马车,宰相府的马车,一个富态的老管家模样的人下了马车,神色严肃的向大门走去。

    守卫们知道眼前人的身份,宰相府的管家,宰相的心腹,虽然没有官衔,但手中的力量却是一点不少,只是在监天司,他仍然要遭受检查。

    老管家也知道宰相府这个名头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作用,况且来此是有求于人,所以他配合检查。

    老管家被放了进去,不过身旁仍然跟着一个监天司官员,防止这小老头乱来。

    监天司第四司,凌衍一夜未睡,眼角有些疲惫,看了一夜案卷,思索了一夜,王府昨日传来一个消息,让得凌衍终于有了决定。

    此时,付桂推门走了进来,手上抬着一盆热水,凌衍不顾水多烫,直接伸手拿起帕子拧了一下便将冒着热气的帕子敷在脸上,使劲地搓了几下。

    热腾腾的温度令得凌衍的精神气变得好些,他放下帕子问道:“宰相府来人了没有?”

    付桂将木盆放下,回答道:“来了,宰相府的老管家,一个老奸巨滑的老家伙。不好对付!”

    “哼,宰相府可不想吃亏。”凌衍说道,“派这么个精明人来,莫不是认为我年轻便好欺负了。”

    付桂一脸愕然,怎么也没想到大人怎么一下就将事情想歪了去,不过随即他便明白大人这是要好好宰宰相府一顿。

    “大人,下手还须有度,与宰相府关系闹僵了也不好,随便收点。”

    凌衍很高兴这个手下能了解自己,说道:“放心,虽然我是第一次做官,不过事情还是懂的不少。”

    随后,那位年过六旬的老管家进了屋子,一双鹰眼像是要把人撕碎。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不是善茬。

    只见老管家一进来便向坐在椅子上的凌衍行礼,神色略微倨傲地说道:“老朽拜见司命大人。”

    凌衍轻轻一挥手,便让他起来,这老头在这还敢傲气,就不能太给他面子了。老管家看这年轻司命对自己这么淡然,不免心怒,觉得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礼数。

    付桂这时候奉上了一杯茶给二人,做足了本分,凌衍自顾拿起一杯,喝了一口,然后说:“老管家从宰相府来,不知道宰相大人身子可还好。”

    老管家没有喝茶,听见凌衍询问,回道:“多谢凌司命关心。我家老爷身体还行,就是对膝下独子不成器有些伤心。”

    膝下独子四字却是被老管家咬得极重,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是威胁,宰相只有一个儿子,谁敢动段悠然都必须先想想一个身为宰相的父亲的愤怒。

    “段悠然品行的确差了些,宰相大人心忧也实属必然。”凌衍不咸不淡的说道,“只是段悠然做的这些事情太过了,要想揭过去很难。”

    “劳烦司命大人费心了。这是一些银子,司命大人拿去花着,养一下心神。”

    重头戏来了,老管家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付桂余光一瞟,一下震惊起来,竟是十万两银子的银票。

    这辈子他可还没见过这么多钱,不过凌衍倒是很平静,他说道:“老管家这是做什么,宰相大人是长辈,我们这些小辈怎么好意思拿这钱,还是将这银票收回去。”

    老管家看凌衍竟然不收急忙说道:“不,凌司命,这是我家老爷的一片心意,无关其他。”

    晨曦出了,照进屋子,凌衍推手道:“宰相大人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这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再说我那破府子上还有些闲钱,还能维持下生活。”

    这话让得老管家心里诽谤,闲钱?你前几日可是一掷百万只为天仙楼花魁的。你那王府还是破府子?你那府子除了皇宫外哪家比得上。要你住的都是破府子,那京城其他家住的都是狗窝了。

    这巴掌扇得响,让得老管家都不敢接话,不过他只得自认倒霉,谁家少爷做的那些事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发现了呢。

    付桂在一旁看得想笑,觉得凌衍果然不是一般人,三言两语便把这老管家说得哑口无言。

    最后付桂很无耻的又补了一刀,说道:“老管家,你还是银票收起来吧,司命大人一向秉公执法,若是贵府公子没罪,大人定然不会冤枉他的。”

    “对,我监天司做事一向依照大正律法行事。”凌衍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相信昨夜我发现的贼人并不是段悠然,而是其他歹人吧。”

    老管家不知这话里藏着的意思,还以为凌衍已经松口,不打算追究此事,脸色一喜便要答谢,谁料接下了凌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监天司的人已经将那女子送到了刑部,相信状子已经递了上去,监天司的人已经去宰相府将段悠然押往刑部大堂。老管家还是抓紧回府,免得宰相大人因为儿子被抓气坏了身体,身边却没人照顾。”

    老管家一听这话才发现这个年轻人一直玩弄自己,老脸一横说道:“凌司命真是好手段。”

    说完便一拂袖走了出去,可以发现其走路的姿势都因为心中那股愤怒而颤抖了一丝。

    付桂望着这些,问道:“大人怎么突然决定彻底得罪宰相府了?”付桂心里也是疑惑,早些时候知道凌衍的决定后他都震惊了半天。

    桌子上老管家的那杯茶被凌衍拿起然后他将茶水倒在了地上,说道:“宰相如同这茶水,太过有味道,让人喜欢喝。”

    “可茶水喝多了也会厌倦,更是会伤身体,所以需要倒掉,换点新的心里才会舒服,平静。”

    付桂终究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听这话忍不住猜测到了最可怕的事实,他颤抖着声音说道:“陛下要废相?!”

    废相!这如何不让付桂震惊,当朝宰相段平在这个位子待了十几年,朝中门人无数,对于朝廷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

    付桂不由喃喃道:“真是不理解,宰相大人不失为大才,为大正也是立下过汗马功劳,如今天下还未一统,陛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废相呢?”

    这件事凌衍也不理解,消息还是昨天夜里府上送来的,因此他才立下将段悠然的罪名落实的打算。

    既然如此付桂也打算遵从上面的意志,问道:“大人,咱们是不是需要将这些案宗交付刑部?刑部那帮人可不一定收集得到这些情报。”

    凌衍嗯了一声,又说道:“付桂,你找些可靠的属下,要绝对忠诚。暗自查探一下这些年宰相府上的钱财来往,人物变动,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

    “明白。”付桂说道。“大人,那需不需要让大司长派一些人帮忙?”

    凌衍手指轻轻地扣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缓缓说道:“不用,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好是不要惊动其他三司和大司长。”

    随即付桂将案宗抱着出去吩咐人印好一份好送去刑部,随后从司里选了一些能干却不太引人注意的下属开始暗调查宰相府。

    四司的这间屋子唯一的一扇窗子正好面对着太阳,从里往外看,看得见朝阳慢慢升起,屋子里温度也渐渐高了起来。

    香蜡流尽最后一滴,一夜就这么过去,而大正国刑部大堂,刑部主事张易慌慌张张的坐在堂上,堂下是一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女子。

    这女子身旁还站着两位明显是监天司的官员,张易脸色难看的看完手上这份状子,怎么也想不到大清早的便来了这么一桩大案。

    竟然牵涉到了宰相大人的公子段悠然,而那罪名若是坐实段悠然定然没有好下场,可要是不秉公执法,张易看了看那两名监天司官员,随即将这股念头删了去。

    同时张易也埋怨起监天司的人来,竞将这么烫手的山芋丢在刑部,这是摆明了让刑部做宰相的出气筒。

    “大人,为小女子做主啊!”

    ……

    堂下那女子哭得撕心裂肺,随后监天司送卷宗的人来了,张易将那些卷宗拿起翻阅之后,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要将段悠然置于死地的节奏啊。他监天司要干什么,难道是宫里有什么旨意?能坐上刑部主事这个位置张易也不是傻子。他也猜测到了一些,但不敢往下想。

    “放心,本官调查清楚后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还你一个公道。”张易最后如此说道,然后自己去找刑部侍郎尚书大人商量这件事。

    而这件事情才刚开始,一件关于宰相府公子段悠然奸人妻,杀人夫的案子在京城发酵,在有心人无心人的推动下,京城的百姓开始憎恨那个名叫段悠然的恶魔。

    又有几家女子向刑部报案,同样状告宰相府段悠然犯下滔天罪行,京城的百官开始感受到越来越大的民怨。

    宰相府外每天都有上千百姓聚集咒骂,宰相府内宰相摔碎了无数名贵花瓶,宰相大人很是愤怒。

    一场好戏,开始上演,谁都是角,就看谁唱的最好,唱的最让天子喜欢,谁就能获得最大的好处。

    镇世王府内,凌衍聆听着凌纪的教诲,最后凌纪摸了了凌衍的脑袋,说道:“放心去做。”

    凌衍离开,老人嘴角露出笑容,心里不由觉得皇宫里那皇帝对小家伙还不错,居然能舍得一个宰相。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