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章 无情天家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京城,这片安宁了十年的都城,今日却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上下的事,镇世王凌衍竟然被刺杀。

    一代封王竟然在京城这座守卫森严,禁军密布的状况下被上百名刺客刺杀,这是多么可怕。

    无数官员闻听这个消息都惊吓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居然敢在京城杀王爷。

    其中反应最为强烈的便属东宫的太子。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早些时候镇世王还在与太子门下的捂琴公子相谈许久。

    人们总是会猜疑,会不会是与太子站在对立面的以为镇世王站在了太子身后,所以提前将镇世王杀死。

    但东宫内,太子与一众谋士亲信面色都很难看,外界以为是别人动的手,但不代表皇帝陛下会相信。

    皇帝陛下或许会以为是自家儿子没有拉拢到镇世王,所以才下决定杀了镇世王,最起码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另外几位皇子身上。

    当然,皇帝陛下不一定会震怒于自己儿子的做法,但皇帝肯定会疑惑,那群刺客怎么来的,又是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地潜伏进了六七巷。

    京城的宰相府,监天司的那座院子,刑部的尚书,以及几位公爷都一夜未眠,发生了这样大的事他们怎么睡得下去。

    第二日,天还未亮满朝文武百官便聚集在了皇宫城墙下的一排屋子,以往见面都会互相问好的官员都不言语。

    镇世王受刺,虽然严重,但最起码人最后活了下来,但这件事发生的背后却会引起无数人的猜疑。

    百名刺客,光天化日之下进入了京城,或许就一直在京城,但无论哪种情况都或许表明皇帝陛下对于京城的掌控已经大不如从前。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特别是在如今太子,三皇子,五皇子都在争夺那把椅子的时候出现这种信号无疑是致命的。

    所以大臣们都不太敢说话,现在多说话或许会引来一些莫名的力量。

    “诸位大人请进宫!”宫里的太监传话,文武百官整理一下朝服,进入了大正国权利的中心,皇宫。

    归心殿,百官向着皇椅上的皇帝陛下请安,百官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谁都能感受得到皇帝沉默外表下存在的怒火。

    “给朕就这么跪着吧!好好想想朕养你们有何作用。”皇帝似乎不想与这群大臣说话,直接冷冰冰的开口后拂袖离开。

    “臣等知罪!”

    百官更加害怕,作为大正国的权利高层官员,居然眼睁睁的看着镇世王被京城刺杀而提前一丁点消息也没有发现。

    文武百官心颤的同时也在不停的猜测着究竟是什么力量居然这么强大,可以透过大正国恐怖的国家机器发动如此恐怖的袭杀。

    百官跪在归心殿,而皇帝陛下却已经回到了养心殿,皇帝在这里换了一身明皇色的便服,头发胡乱被一根金带捆住一部分。

    皇帝陛下坐在一个软榻上,榻上摆着一个香炉,香炉释放着令人清醒的醒神烟,宫中的太监头子正恭敬地站在软榻下侧。

    这个年过五十的宫中太监首领常公公一双手平放着,眼神锐利却也充满对皇帝陛下的敬畏。

    “陛下,大司长,宰相大人,刑部尚书大人已经在外面侯着了。”常太监轻声对着皇帝说道,皇帝点了点头,看着摆在自己身旁的许多奏章,眼角流出一丝疲倦。

    但这股疲惫随即便被皇帝坚强地压了下去,他任何时候都是充满力量的天下第一强国的皇帝。

    养心殿外,当朝宰相穿着紫色的官府,官府上绣着一头猛虎,这是大正朝廷一品大员才有资格穿的官府。

    大正国的宰相段平,年纪五十几岁,下颌留有一绺白胡子,两鬓也有了一些白发,整个人看起来很普通。

    此刻宰相正与一个比他还要苍老的人交谈着,这个老人满头白发,皮肤苍白,简直没有了多少血色。

    身体骨瘦如柴,身高不过常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全黑色的衣袍,衣服上胸口绣有两把弯刀,看起来震慑人的心魂。

    老人是监天司的大司长洪落愚,大正国最恐怖的特务头子,天下最黑暗的那个人,同时也是鬼面营的营主。

    所以,当老人站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他的周围都会存在着一些阴暗的气息,真的如同鬼魂在侧一样。

    宰相段平,监天司大司长洪落愚,这两个大正国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人交谈着,两人身后还站着一个中年人。

    这人是刑部尚书,本来以他从一品官员的身份足够可怕,谁也不可能忽视,但对于眼前两个忽视了自己的人,刑部尚书杨四海却很庆幸。

    杨四海明白虽然他在朝中很厉害,但比眼前两人相比还是差了许多。

    “大司长,宰相大人,杨大人,陛下宣……”一名传旨的太监走出养心殿外对着三个站在大正国权利顶峰的人说道。

    养心殿内,皇帝陛下正批改着奏章,也不管脚下站着的三个人。不过他对于监天司的大司长却给予了最大的待遇。

    “给洪司长赐坐。”

    太监将早已经备好的椅子抬了上来,对于这样的特殊待遇宰相刑部尚书都只能羡慕。

    “说吧,昨天的事情到了今日可查出是谁下的手。”皇帝陛下放下了手中的奏章,对着三人说道。

    刑部尚书听闻这话猛然跪了下来,

    “臣无能!”

    皇帝似乎很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他转过头看着宰相。

    “陛下,那群刺客中有两名是剑坟的八子和九子,至于其他刺客是朝廷一直通缉的一些犯人,但幕后凶手还未查到。”

    宰相的确有能力,知道的东西不少。

    “陛下,刺客的确有着剑坟还未出山的八子,九子,其余的刺客身份的确如宰相大人说的一样。”在皇帝还未问他的时候洪落愚先说道。

    “剑坟?胆子果然大了,以为控制着南方几座小国便能与我大正国抗衡。”皇帝似乎不意外这个答案,但他喜欢这个意外。

    因为这个意外将代表他又能征服一个国家,使大正国的领土再次扩大。

    ……

    养心殿内皇帝与几人说了许多,最后却只有宰相和刑部尚书出来,养心殿中只剩下了皇帝和洪落愚。

    “剑坟?鬼面营的人什么时候能充当剑坟的人了?”所有人走后,皇帝陛下对着自己最亲近的战友冷冷的说着。

    洪落愚不意外皇帝能猜到一切,毕竟金缕衣的恐怖没人会怀疑。

    “告诉朕,你为什么这么做?”正因为知道一切,皇帝陛下才意外洪落愚的选择。

    “陛下,杀破营的营主需要出手震慑一下某些人,不然我怕那个孩子以后会遭遇更多困难。”

    听见洪落愚提起杀破营,皇帝脸色也变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

    “那也不需要这么大的阵仗,上百名刺客,你这是让这京城彻底乱起来。”皇帝不喜道。

    “有陛下在,大正国永远不会乱起来。再说一些隐藏在京城的剑坟刺客不早些杀了恐怕以后会出问题。”

    君臣之间一时无语,皇帝最后赞同了这样的做法。

    洪落愚离开了养心殿,心里却有着一丝寒冷,今天一整天的谈话,皇帝没有提到凌衍一个字。

    “天子家,果然是最无情的一家。”老人心里暗叹一声回到了监天司。

    而作为受伤的镇世王凌衍躺在府上还未苏醒过来的时候宫里的旨意竟然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