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东宫的拉拢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阳光微微洒下,皇宫金黄色的城墙,朱红色的砖瓦最显眼,镇世王府的青砖石板让人不愿多看。

    六月的太阳总是走的很快,不一会儿便走了许多路,凌衍今日在香儿的服侍下穿上一件袖口绣了金边,背面印有太阳花的浅紫色华服。

    腰上束上了一根蓝色的腰带,还佩戴了一块祖母绿打造的玉佩,头发盘起三千,独留七千散着,铜镜下的样貌太过英俊非凡。

    “王爷,你这个样子子出去,只要在京城走一圈,哪家府上的大小姐都得被王爷你迷得不知西东了。”

    香儿为凌衍抚平着衣服上每一处皱褶,理了理领口,终于满意的打趣道。

    “那当然,想嫁给你家王爷我的人足以从京城排到禹都县去。”凌衍也打趣道,不过随即他立刻想起了那件麻烦事,暗骂了一声。

    “王爷,你骂什么啊?”没想到这句低语被香儿听见,香儿疑虑道。

    “没什么。”凌衍忙答道。“轿子应该已经备好,香儿你就在家里好好管管新来的下人。”

    凌衍踏出了门槛,突然回过头来对香儿说:“对了,老师的那些药要抓紧去买,钱不够了,从府库里取去。不懂的,向府上的那些大夫问。”

    王府外,一顶轿子已经备好,凌衍在王府新的管家搀扶下上了轿子,管家关上了帘子,在一旁喊了声起轿。

    四个轿夫弯腰将华盖轿子抬起,轿子旁站着四名家丁,暗中杀破营的暗卫如影随形,有着暗卫的保护,就算是剑坟的刺客都难以近身。

    坐在轿子上,凌衍不时拉开轿帘望向外面,外面是百官的府邸,脚下是石板。轿子声吱呀吱呀的在街上响着,百官如今正在皇宫的归心殿议政,所以街道很安静。

    不过凌衍的目的地不在东城这边,登科楼在南城,准确说南城有着京城最多的楼子,自然,青楼也在。

    轿子过了东城,到了南城,街上人便多了起来,店家们早就在外面安排小二吆喝,天桥那耍江湖卖艺的常常博得一阵喝彩声。

    终于,轿子停在了一座充满历史气息的三层楼子面前。

    这楼子便是登科楼,以往只要京城的科考时,各地而来的学子都愿在这登科楼住,因为当朝的大员竟有好几位科考时是在登科楼住下。

    比如宰相大人,比如礼部尚书……。

    虽然现在还未到科考的时辰,登科楼的客人还是进进出出的不少,毕竟登科楼的茶在京城也算独树一帜,另外京城凡是有些文名的士子都喜欢来这品茶,交友。

    此刻,登科楼门前站着的小厮眼尖的发现一座华盖轿子落在了楼前,轿上有镇世二字。

    镇世王府!

    小厮想起早上掌柜说镇世王会来此便一直盯着街上,现在轿子来了,那轿中坐着的定然是镇世王,凌衍了。

    这时从北城的方向同样来了一顶轿子,那轿子同样华盖封顶,轿四角挂着黄布,轿上一个圆环,环内竟然还有着一条龙,不过也只有一条。

    小厮本欲向镇世王府马车走去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因为他也认出了北城方向缓缓驶来的那辆马车,东宫的马车,轿上坐着的人定然是太子的人。

    小厮一时没有了主意,向哪边迎接都不适合,虽说按理应该向镇世王迎接,毕竟以往的镇世王与当今圣上同一辈,虽说太子身份高贵,却也要向当初的镇世王行礼。

    可如今太子势力越发庞大,身后站着宰相,礼部尚书,还有皇后,怎么也比如今已经大不如前的镇世王府厉害。

    小厮正发呆的时候,东宫来的人下了轿子,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头发被一根精致细绳捆住了部分,眉毛不浓,却很耐看。眼睛里有着一股温暖的笑意,嘴唇极薄,下车时露出的手很白皙。

    这双手能弹奏世间最美妙的音乐,捂琴公子的手是这京城最巧的手,能捂着琴从远方行走至京城,闯出威名,如何简单。

    捂琴公子下来轿子才发现镇世王府的轿子居然已经到了,他缓缓走向王府的轿子,手中拿着一把挂着白玉坠的折扇。

    “捂琴,你来的可是晚了。”凌衍同样走下了轿子,对着迎面而来的捂琴笑道。

    “不是捂琴来晚,是无忧你来早了。”捂琴公子同样笑道。

    两人有说有笑,就像多年不见的好友。小厮急忙走了过来将二人引入了登科楼。登科楼的掌柜得知消息后也匆匆赶了出来。

    “捂琴公子,无忧公子请。”掌柜的恭敬说着便将二人安排到了捂琴早就预订好了的房间。

    茶盘早就摆上,凌衍坐在了主位,捂琴坐在他的对面,捂琴为凌衍斟了一杯茶,动作优雅而自然,自有一番风度。

    “这杯茶恭喜无忧重回京城。”

    “这一杯,恭喜无忧与七公主喜事将临。”

    捂琴一连饮了两杯,凌衍却是苦笑一声。“捂琴这是挖苦无忧了,不说,不说。”

    “我这几年一无所获,倒是捂琴你活得绘声绘色啊。”凌衍这句话却是试探了。

    捂琴何等聪明,知晓这话中藏着的意思,笑道:“无忧你是藏拙,看你气息稳定,体质空明,怕是已经踏入二流武学了吧。”

    捂琴简简单单一句话却打破了凌衍身上的秘密,毕竟三年前凌衍在京城所有人眼中可是武学修为全无的。

    “侥幸罢了,倒是捂琴你,不止武学达到二流上的地步,身份更是一跃成为太子身边的红人。”

    凌衍这话回答得却也太没有水准,让得捂琴脸色一僵,他也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便将事情挑明。

    不过捂琴终究心思玲珑,既然事情都说开了,他也就大方了起来。

    “无忧既然知道捂琴的来意,我再掩藏也太落下乘了。既然这样,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捂琴再斟了两杯茶,自己抬起一杯一饮而尽。

    “无忧你应该知道陛下有意让你与七公主连理,七公主是太子殿下的妹妹,亲妹妹。太子殿下可是觉得自家亲妹妹找到了一个好人家啊。”

    闻听至此,凌衍算是明白了,原来捂琴公子是东宫派来拉拢他的。

    “捂琴,你该知道我的身份吧,我的身份注定我不能站在哪一方,那样的局面不是陛下愿意看到的。”凌衍也直接说出,却让捂琴公子沉思了两分钟。

    凌衍是无忧公子,但更重要的是镇世王,如果镇世王站在太子殿下身边,恐怕会立刻打破诸位皇子间的平衡,而皇帝恐怕也不愿太子身旁站着镇世王。

    毕竟如果镇世王站在了太子身后,也就代表杀破营站在了太子身后,那个时候皇帝会不会担心太子势大压君?

    这一切捂琴公子都想到了,但他知道不能表现出来,“无忧说笑了,镇世王站在陛下的身边永远不会变。太子殿下希望的是以后多些交流,镇世王府和东宫之间可以互相帮助。”

    凌衍内心诧异捂琴公子的表现,他实在没想到捂琴藏得这么深,说气话来这么圆滑,内中含义那么远。

    “好了,捂琴,咱们两个京城的公子哥老大在这不谈风花雪月,却去谈这些实在不符合身份。”凌衍拿着空杯子在手里转着,眼角发现捂琴不时往他身后望去。

    “无忧还是这么有趣,相信太子殿下见到你肯定会喜欢无忧你这个妹夫的。”捂琴不死心,依然在拉拢凌衍。

    京城四公子的捂琴公子,无忧公子在登科楼谈了许多,这股消息不知由谁的口竟然慢慢传向京城。

    几位皇子得到消息后眉头微皱,毕竟太子现在本身势就大,如果再加上个镇世王如何挡得了。

    太阳过了中央,又滑向西边,凌衍向着捂琴道谢后离开。

    “捂琴,下次再聚可得在天仙楼。”听见凌衍的笑话捂琴也笑着说道:“定然不辜负无忧的期望。”

    待凌衍轿子走远,捂琴公子回到了刚才的屋子,此刻屋子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殿下,镇世王只能为友,若为敌,会成为最可怕的敌人。”捂琴对着这人恭敬万分地说带。

    原来,大正国的太子殿下赵玄奕一直在,看来,东宫的确希望可以拉拢到镇世王。听见手下最有才的谋士这样说,赵玄奕微笑道:

    “他将会是本宫的妹夫,怎么会成为本宫的敌人呢?”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