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镇世王府

作者:天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公子,这便是王府吗?”香儿,刘大力满脸震撼地盯着眼前这座占了大半条街的府邸。

    东城大型宅子无数,府邸奢华的更是数不胜数,但要说最威严,最震撼人心莫过是镇世王府。

    “没错,这便是我京城的家,以后也会是你们的家。”凌衍抬头望着这座京城除皇宫外最奢华的府邸,心里生出无限亲切感。

    他在这府里待了十五年,离开了三年,如今终于再次回来了。

    此刻正是黄昏时分,夕阳打在镇世王府的漆黑屋檐上,屋顶上飞燕雕塑似要在黄昏时刻展翅飞去。

    但,王府最震撼人心的是朱红大门前两座三丈高的巨型石狮。

    石狮惟妙惟肖,仿佛是真正的雄狮化作的石头,从下往上看,只能望见石狮的下颚,鬃毛,石条铸造的鬃毛在夕阳下闪闪发光,更透露极限威严。

    天上飞翔的雄鹰不敢接近,地上的人们只能仰望。

    镇世王府的匾额黑底金字,其上大字由当今圣上亲自书写,尊显荣耀。可惜,如今的王府除了拥有两座大正第一的石狮,以及京城第二大的宅子外再也没什么引起别人的注意。

    十年前,大正国第一任镇世王凌远山从这里出发,带领着三百家中护卫,硬抗叛军一万人马,并将其挡在了皇宫外。

    而代价便是叛军发狂,屠杀了王府所有人,最后凌远山力战而竭,死在了皇宫的京华门,死时身前堆满了叛军尸体,一人屠尽千人。

    凌远山死后,镇世王府彻底安静了下来,门前街上有依然冒着绿色的落叶,街上没有人来,更没有人出去。

    镇世王府的荣耀随着那一天,那一夜尽数散去,以往京中门槛最受欢迎的府邸如今门可罗雀,一片萧条。

    “公子,咱们进去吧。”刘大力恭请凌衍进府,香儿跟在侧,凌衍却笑了。“谁若敢这么随意踏进石狮守护的府邸半步,便是死亡。”

    说道这里凌衍脸上露出了骄傲,为他的父亲,那个叫凌远山的雄伟男人骄傲。他至死都给这世上留下太多震撼,太多足以震慑一切的力量。

    “嗒嗒,……”凌衍没有走进府邸,他走到了石狮底座旁,伸出右手敲击底座的石头,一股有频率的律动在静默中响起。

    “恭迎王爷回归!”静悄悄中,石狮上跳下了四个黑影,四个仿佛从地狱中突然闯入世间的人。

    这四人一出现,一股杀气便瞬间弥漫了当场,刘大力脸色惊骇,场间的杀气太过浓郁,竟然让他这个经历无数江湖杀戮的老江湖都觉得透不过气。

    更可怕的是眼前四人呼吸同步,身形同步,如果站成一条就如同一个人。

    刘大力有种感觉,如果眼前这四人想杀他,绝对用不了三分钟,就算他是二流中等,就算四人只是二流下等。

    “本王,回来了。”对于这四人的杀气凌衍感觉到的是熟悉,这股感觉的确太熟悉了。从三岁时凌衍便与这股杀气待在一起,所以他无比亲近这股杀气。

    “回去吧,勇士们,准备迎接镇世王的荣耀重临世间。”

    这一刻凌衍的话那么威严,与他以往的形象天差地别,刘大力望着他的公子,眼里满满的疑惑。

    黑影消失了,“不用震惊,我是你们的公子,每一刻我都是真实的我。”凌衍对着被吓到的两人说道,嘴里还有一些无奈。

    凌衍隐藏了十年,自凌远山死去的时候他就隐藏,必须隐藏。所以凌衍成了京城的四公子,所以没人知道凌衍隐藏着的那一面:残酷,孤独,冷血。

    “王爷,刚才那些人是杀破营?”刘大力不由得想起一个传说,一个关于大正国三大至高武力的传说。

    “没错,他们是杀破营的人,是我父亲的骄傲,以后也会是我的骄傲。”凌衍挺直胸膛对着天空说道。

    得到凌衍肯定,刘大力狠狠的抽了一口冷气。

    大正国于百年前建国,当时正是诸王争霸,王国无数的时代。

    天下最混乱,人命最不值钱是那个时代最好的诠释,大正国建了七十年,与诸国争斗了七十年。

    第七十年,如今的皇帝陛下还是十五岁的太子,太子与第一任镇世王,监天司的大司长,横扫诸国,二十年的时间扫荡了上百诸国,杀了上千万的敌人。

    大正国能够以短短二十年便结束大陆七十年的纷争,靠的是于大正八十年登基的皇帝陛下,监天司的大司长,以及镇世王凌远山。

    三个人,组建了三个大正国最强大的地下力量。

    皇帝麾下的金缕衣,监天司的鬼面营,镇世王的杀破营,三股力量分散天下,刺杀,毒杀,正面轰杀诸侯国的国君。

    三大极端恐怖的力量震慑着天下,大正国的无双铁骑征服一片又一片的土地,大正国的疆土从无到有,变到如今拥有亿万子民。

    如果不是因为凌远山死于叛乱,大正国早就扫平天下仅剩的十大候国,诸小国。

    凌远山死后,杀破营解散,金缕衣隐藏,唯一的鬼面营成为监察百官的獠牙。

    “咔咔咔!”尘封了三年的镇世王府府门再次被打开,以后将从不关上,门内走出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老年人。

    这个穿着布衣的老人,其实不老,但白发苍苍,眼角布满了皱纹,嘴唇薄如铁,步伐颤颤巍巍,身上一股随和的气势中透着一股无敌的气势。

    “老师,我回来了。”凌衍对着这个布衣老人行礼,这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父亲最忠诚的谋士,更是一个一流上等的武道大师,同时也是杀破营的营主,他的名字——凌纪。

    “回来了就好,”凌纪望着这个由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经历了无数战争,残酷的他也感觉到了亲切。

    “香儿,大力,快见过我的老师。”

    香儿,刘大力向着凌纪行礼,凌纪微笑看着两人,作为杀破营的营主,他如何看不穿眼前两个人对于自家王爷的心思。

    “回家吧。你们回家了,家里就不冷清了。”凌纪喃喃的说着,他真的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追随凌远山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