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0章 汉、瑶族战

作者:江楚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90章

    汉、瑶族战

    矿珍梅的声调越来越高,火生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说:“我去劝劝她,不要再这样骂了!”梁翠珊马上拦住他说:“要你劝什么劝?好好在家呆着!”说完马上将火生按坐在凳子上。

    过了一阵,火生越来越觉得难以忍受了,外面的冷嘲热讽更让他坐立不安;连梁翠珊也觉得太难受了;火生又要冲出门去劝矿珍梅,梁翠珊心烦地捂着耳朵装没看到。

    武火生拨开看热闹的人说:“许大婶,你骂了这么久了,累了没有?歇息一下吧,我倒杯水来给你喝!”

    “我痛呀恨呀,哪里会累呢,哪里要喝什么水!”矿珍梅一口痰吐在地上,从靠在屋墙上的柴火担上顺手折了一根细棍子一边剔牙一边说。

    “许大婶,你痛呀恨呀,但不要跑到人家武火生家门口来吵呀闹呀!”后面的一个烂仔马上靠过来。

    “这是禹王松瑶寨的地方,是公家的地方,你狗眼长到裤裆里去了还是被猪尿泡爆瞎了,我哪里跑到武火生家门口来吵啦闹啦?”矿珍梅大声说。

    “你自己眼睛才瞎了呢!你现在不是在人家火生家门口吵闹在哪里吵闹?”另一个人说。

    “把全寨人的耳朵都吵聋啦,一身狐臊气把人都熏死啦!”还有一个人说。

    “你们这么多人是合起伙来欺负我,是不是?哎哟,我的田被人挖干了,还要受你们这么多人的欺负,我不想活啦,我死给你们看!”矿珍梅立刻捶胸顿足。

    人们都知道矿珍梅的为人,没有人将她的话她的动作当回事,一些人还取笑说:“你刚才还骂天骂地的,怎么现在又捶起自己来了呢!”

    自家的遭遇不仅没有得到别人同情,自己的骂技不仅没有得到别人赞赏,反而还遭到奚落取笑,矿珍梅转而对武火生说:“我在这里骂偷水的人,你为什么叫这么多人来捣乱?”

    “许大婶,你怎么这样说呀!你明明看见我大门都没有出,我什么时候叫人了呀!”火生说。

    “你没叫人来,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

    “许大婶,你自己这样高腔开骂把人引来了,倒说是我把人叫来的,你这样说话不是不讲道理了吗?”

    “我不讲道理,你讲道理,是吗?好呀,到你阿毑、你奶奶那里去讲道理去!”矿珍梅动手拉火生的衣袖。

    “跟你说话呢,不要拉我的手!我又没有挖你家的水,你在我门口骂这么久还不够吗?”

    “我又没骂你,谁挖了我家田里的水我就骂谁,要你来多嘴多舌!”

    “不是我多嘴多舌,寨里有神像、神灯神树,你不能吵得神仙祖宗不安宁呀!”

    “我就是要请神像、神灯神树、神仙祖宗为我伸冤,要你来放屁!”

    “你不要骂人好不好!你在我家门口骂,把我的耳朵都吵出茧子啦!”

    “你的耳朵这么娇嫩,这么容易就起茧子了?我偏要骂!挖我田里水的王八蛋听着:你烂手烂脚烂骨头,子弹炮子打你脑壳,你全家死光封门绝户……”接着就将菜刀猛烈地砍起砧板来。

    “请你不要在我家门口这样,好不好!”火生说。

    “我就是要在这里骂,怎么样?”

    “就不准你在我家门口骂,怎么样!”

    “就要骂,偏要骂!”矿珍梅放下砧板,大嚷着手指碰到火生的脸上。

    “你手指戳到我脸上来啦!”火生用手拨开矿珍梅的手。

    “武火生,你敢打老娘我?”

    “说清楚点,是我打你还是你打我?”

    “天呀,地呀,神仙呀,菩萨呀,武火生打我这个老太婆啦!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打我,我不活啦!”

    “谁打你啦?”火生指着矿珍梅说。

    “还说没打!天呀,地呀,武火生你这个小鸟蛋打我,我就死在你面前!”矿珍梅双手扯住火生的衣服,头往火生身上直撞。

    武火生想瓣开矿珍梅的手,可矿珍梅更重地往他身上撞起来。武火生不得不将矿珍梅往外推,矿珍梅就势倒在地上,大喊大叫起来:“武火生打人啦,要打死我这个老太婆啦!老天开眼吧,神灯神树开眼吧,盘王菩萨开眼吧,快来惩办这个打人凶手呀!”

    “你这个老太婆真是的,人家又没有打你,你自己滚到地上还耍赖!”有人说公道话。

    “矿珍梅耍赖撒泼成性!看,又来啦,大家快来看呀!”人们起哄。

    矿珍梅觉得自己丢尽了面子,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大叫:“快来人呀,武火生打死人啦!”

    许布二的老婆罗菜花看到这一切,飞奔着往家里跑,大喊道:“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许家的兄弟们和其他人都横七竖八地躺着抽大烟赌钱,人们乱哄哄地猜拳谁赢了就吸一口。寨子里好多人都在他家抽,一屋子烟味弥漫,乌烟瘴气。许布二见老婆慌慌张张跑进来,大骂说:“你叫什么叫?叫死叫魂呀!”

    “你们才抽死抽魂呢!你阿毑被人家打死啦,你们还抽、抽,抽死吧!”许布二的老婆立即回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阿毑在外面‘拜天’,怎么就被人打死了?”许布二说。

    “死没死,你们自己去看吧,我才懒得管呢!”罗菜花夺过老公的烟杆就抽起来。

    “臭婆娘,怎么拿走我的枪?”许布二大叫。

    “你看见我阿毑跟谁打架啦?”许布大问。

    “武火生!”罗采花答道。

    “武火生打我阿毑,这还了得!走,你们都还坐着不动要生痔疮坐死呀?”许布大高声叫。

    许家几兄弟放下烟杆就往外冲,其他抽大烟的人也跟着跑出去。

    看见自己的娘躺在武火生前面乱叫,许家兄弟不问青红皂白冲到武火生面前抓住他就打。

    “你们要干什么?还讲不讲道理?”武火生边挡边退。

    许家兄弟立即追上更凶狠地打。

    武家的兄弟木生、水生、金生等看见后,立即上前帮忙。

    在许家其他抽大烟的人一拥而上。

    武家的其他人也一拥而上。

    一下子几十个人扭在一起,打在一起,互相追着、打着,整个禹王松瑶寨闹得天翻地覆。

    吕金瑞和别的女人跑出来大喊:“不要打啦,不要打啦!”

    奶奶武唐氏大哭大叫:“火生、水生、木生、金生,不要打啦,要出事的呀!”

    金瑞找到矿珍梅说:“你劝劝你儿子他们,不要打了好不好,会打出事来的!”

    矿珍梅说:“你家的人欺负我家的人,你们汉人欺负我们瑶人,还要我去劝!”

    金瑞也没好气地说:“还好意思说,你难道不知道是谁在欺负谁?!”

    矿珍梅扯着吕金瑞吵,还要动手打;金瑞憋着气让到一旁,拉自己的儿子、侄儿们去了。

    仗越打越凶,演化成了武家和许家的大战,后来更演化成了汉、瑶两族人的大战。矿珍梅大叫:“汉人打瑶人啦,汉人杀瑶人啦;老天爷,神灯神树,各位菩萨,盘王祖宗大老爷,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呀,汉人要灭瑶人啦,瑶人要遭大殃倒大霉啦!”

    武土生在家伏在桐油灯下看书,听到外面的吵闹:“不好,外面有人在打架!”

    “爷爷,三叔他们跟人家打架!”大盼跑回来说。

    “你三叔!为什么?我去看看!”土生立刻站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