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武力值在上[快穿]》正文 87.怀魂(13)

作者:鲸下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内含不合法符号而被和谐

    猫儿牵着马儿走在林间小路里。马儿的步伐悠悠, 那马蹄踏在铺满树叶的地上, 声响清脆而悠闲。

    他要带她去哪里?

    像是感应到什么, 猫儿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纤细的脖颈上还留着深深的指印,足以可见她当时下的狠劲。他深深地看了邱欢一眼, 一言不发地敛下眼,转头看向了前方的路。

    他不开口, 邱欢因着伤势, 也没有心思说话。她合上眼,暗自想运行内力,不想才刚一运气, 那一口压抑许久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猫儿的步伐一停, 他走至邱欢身前,伸手在她背后的几个穴位飞快点过, 邱欢才感觉心窝的那一阵抽痛缓和了许多。

    她咽下口中的腥甜,缓缓抬眼看向了猫儿, 他并未看她, 而是不言不语地回头牵上了马, 继续朝前走去。

    他怎么会这些点穴手法?难不成……他会武功。既然这样,那齐长川当初为何说猫儿是个普通人?

    想到这里, 邱欢合上了双眼, 能让齐长川帮着说谎的, 大抵两人认识。不过, 能结识齐长川这样久居药庐而不问世事的人物, 猫儿的身份想来不简单。

    可邱欢弄不明白,他想要她的命,谋的是什么?

    愿往事如烟过,一笑泯恩仇……她跟他有什么仇怨?难不成她杀的那些白贺旧部里面有他认识的人?

    邱欢到底想不透。想不到,她也不再浪费自己的精力,因着伤势与身体的疲惫,她趴在马背上还睡了一小会儿。直到傍晚,夜路不方便再前进了,猫儿的步伐才停了下来。

    猫儿把马栓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又收拾了一块干净地方出来,这才将马背上的邱欢抱了下来。

    他身材矮小,倒没想到能抱得动她。

    邱欢靠着树干坐下,笑眯眯地看着猫儿去附近的树林里捡回一堆树枝生火,随后又去一边的小河里捉了两只鱼,待处理干净后架火上烤了。

    她坐在猫儿的对面,中间隔着他好不容易生起来的火堆,看猫儿娴熟地在火上来回翻转着那两条烤鱼,火浪翻滚,烤得鱼身滋滋冒油,火堆里时不时传来啪啪几声柴火的爆裂响,随之有一股诱人的焦香味扑鼻而来。

    邱欢的注意力全在猫儿身上,他的面容让火光熏亮一片红色,那一张秀气的外表看上去依然熟悉,但现在仔细看来,却不再是她真正认识的那一个猫儿。

    柴火炸开的脆响令气氛愈发显得沉默。

    她静了好半晌,心中疑问众多,最终缓缓开口问:“为什么不杀我?”

    猫儿的目光只放在火上的烤鱼身上,他的嗓音因为喉咙的伤而变得沙哑:“你救我一次,我放你一马也未尝不可。”

    是指那四人半夜偷袭他们的事?不过要真算起来,她该得是救了他四次吧?这些暂且不提。邱欢低低一笑,“现如今你的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不怕我伤好以后杀了你?”

    鱼烤好了。

    猫儿的眼珠子随着火上的烤鱼一动。他未马上回答邱欢的问题,而是收回了叉着鱼的树枝,他将其中一根树枝插入了泥土里,随后拿着另一根站起身,在邱欢的注视下来到她身边坐下。他小心地从烤鱼身上撕下一小块肉,似乎是太烫了,他轻轻吹了吹,待凉一些,才将手里的鱼肉递到邱欢嘴边。

    邱欢盯了他一会儿,他的手仍然举着。他执意要喂,就不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思了。邱欢也并未犹豫,一天没进水食,她实在是饿了起来,况且刚才她亲眼见到他抓鱼、剖鱼的……烤香扑鼻。她垂下眼,吃下了嘴边那一块肉,虽然没有调味,但是腹中的饥饿令着味道也好上了几分。

    见邱欢开始吃了,猫儿才回答她刚才的那一个问题:“可你之前有一次杀我的机会,为什么最后放手了?”

    答非所问。

    邱欢扬了扬眉,反问道:“那我倒也想问问,你这一次的目的是什么?若是想杀我,最后那一掌为什么想护住我?”

    “既然怀疑我,当时你为何要接下那一掌?”

    “你为什么想杀我?”

    “你是从何时开始怀疑我的?”

    “我与你有何恩怨?”

    “你……为什么允许我进入那片桃林?”

    “你到底是谁?”

    “桃林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

    两人心中的问题明明白白地全抛开了,却没有一个人肯出口做出回答。直到他们各自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气氛才再一次沉默下来。

    猫儿与她对视了许久,那一双眼里再也见不到以往的欢快劲,反而如深渊一般,黑压压地见不到底。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才道:“现下你受了内伤,断不可轻易动用内力,待回到快活宫后再叫齐长川替你看看。”

    听此,邱欢合上眼,轻一点头表示知道了。

    接着的几日,两人都鲜少再有对话。许是顾念着邱欢的伤势,猫儿牵着马,一步步赶往快活宫的步伐有些急,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耗费了四天的时间,才走到了快活宫的大门口。

    回到快活宫后,齐长川亲自来到邱欢的房里,只一诊脉,他望向了邱欢,似是惋惜地轻摇了摇头:“这一次经脉受伤,虽未断,但也恐怕难以续好。”

    齐长川的话说得算是委婉,却也足够的直白。邱欢知晓,她这一次伤到了底子,恐怕今后修不了武功了。

    ……真是白费她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练内力了,为了救她那任务对象,自己是一朝回到改革前。要说不惋惜……那是不可能的,她考虑更多的,还是这功法能不能带到下一个任务世界去使用。

    齐长川很快地写下一张药单子,让随侍的婢女去拿药,回过头来见邱欢沉默的模样,不由得开口安慰道:“邱宫主也不必太过担忧,这内力是没了,好歹还能走路跑动,平日里练一练外家功夫是没问题的。”

    “你这安慰话倒还不如不说。”邱欢睨了他一眼,不着痕迹地继续问道,“那猫儿跟你可是认识?”

    齐长川反应得很快,他笑摇了摇头,道:“邱宫主与其问我,倒不如去问他。”

    她之前是问过,可猫儿完全没有解释。不过照现在这么看过来,与其担心猫儿可能会死掉,她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安危吧。要是邱欢没记错,记忆里除了这一次埋伏,她估计还得再中一次毒,然后被人一刀子捅死。

    现在是真的看清楚了,回想一想,后面要发生的那些事想必跟猫儿也脱不了干系。

    不过,只要能完成任务,中途的经历于她而言并不重要。

    自打邱欢受伤,且难以痊愈之后,她觉得这宫主的位置坐着也没什么意思,索性理所当然地将快活宫里所有的事务都推给了两位长老,她自个儿就当个大宝贝,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慢悠悠养伤。

    原以为猫儿在暴露出身份之后便不会再出现她面前,不想,回到快活宫后他还时常来看她,只是两人在一起时鲜少再说话。好比邱欢在树荫下的躺椅看书,他便站在一边,垂着眼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邱欢受的内伤,喝药少不了,平日里便是猫儿端过来喂了,还学着她之前的把戏,往她嘴里塞一颗甜得腻人的果脯。原本邱欢还想着猫儿会不会在药里,或者是果脯里下毒,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中毒这一码事压根没有再落到她头上。

    怎么……见她如今这武功尽失的惨样,他是想放过她了?

    这样一弄下来,邱欢不由奇怪这猫儿到底是何方神圣。

    直到来年的春天。

    春日里下雨是常有的事,天色时常阴沉沉的,而那绵绵细雨,似有下完一整个春天的劲儿。因之前便落了病根,邱欢这会儿一吹风又着了凉,身体不见好,该喝的药又多了一种,邱欢使着这病恹恹的身子心里也有些厌烦。

    不过,这个季节也有一件好事。那湖心亭的桃林想必是开了一片桃花,这下算是有个好去处,可以调剂调剂心情。

    不顾猫儿阻拦,邱欢慢悠悠地跨着步子就朝湖心亭那边走去。猫儿无奈,只得帮她多披上一件厚厚的披肩,这才撑着伞陪她一同去了。

    雨水滴滴嗒嗒落个不停,敲得亭檐也不停作响。湖水上涟漪一圈圈的,始终不得平静。

    邱欢站在亭栏边上,一眼望去,不远处那桃花林的确是开得灿烂,满树的桃花一簇接一簇,只不过新开的花瓣让雨水打落在地,铺得一地都是柔软而又湿润的粉色。

    这花开得这般好,想必来年的桃子结得也不差。

    邱欢正想去桃林里看一看,不想齐长川那边来了一个人,似有要事找猫儿过去一趟。而猫儿稍一犹豫,让邱欢留在湖心亭不要乱走之后,便顶着雨匆匆离开了。她看一眼猫儿离开的背影,自然是撑起伞,悠悠往林子里走去。

    若要说起来,这林子除了桃花以外,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地方。邱欢自己是无意于此事,但奈何不过原主的身体对此感兴趣,那一点儿意识的残念平时影响不了邱欢,但在某些事上着实烦人得很。

    她撑着伞慢慢悠悠地在桃林里逛着,里面枝繁叶茂,花开得又多,没走几步路,鞋子就让草叶与落下来的花瓣浸湿了。邱欢在里面随意地走了一圈,正待她想要离开时,无意中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道剑痕。

    她走过去一看,却发现不止这一棵树上有剑痕,而是附近这一片树的树干上都划满了剑痕,应该是谁在此练武时劈上去的痕迹。不过看那些剑痕又杂又乱,足以可见当时练武的人心境极其不稳。

    邱欢稍在记忆里一翻,便恍然地想起来,那拿剑乱劈的人好像就是她。

    ……她好像还想起了什么。

    具体的什么她想不清楚,但是……她顺着那一丝感觉往前面一棵树走进了几步,就见到一棵桃树的树干上,有两个刻得极深的字。

    白贺。

    是原主当时心烦意乱之下刻上的名字。

    这个名字仿佛是一个水闸的开关,脑海里所有被刻意隐去的琐碎记忆,邱欢都想了起来。这些凌乱的事情很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但把这些事串联起来,就发现了惟一有关联的人物——白贺。

    这样一来,许多不明白的事邱欢现在都弄明白了。

    恐怕是原主爱上了自己的杀父仇人,在这种纠结而又痛苦的抉择下挣扎了许久,最后仍然是选择杀了白贺替自己的家人报仇,谁知道后来她又遇到了一个猫儿。之后原主无端端地收下了猫儿,对他好到哪怕死了,也还许下了佑他一世无忧的心愿……这猫儿不简单。

    邱欢深深呼出一口气,若是她没猜错的话,那猫儿恐怕就是白贺吧。

    没想到当初那被抽得浑身血淋淋的男人还活了下来,大概那死讯是假死吧。他现在能活下来,十之八|九是托了齐长川的福,然后又易容到了她身边来,准备伺机向她报复。

    ……还真是算不清了。

    她家里人杀了白贺全家,白贺便杀了她一家。最后见到幼时的原主,估摸是联想到之前的自己,一时心软收留了她,谁知道农夫养蛇,后来被咬了一口狠的,又准备报复回去。这一回又轮到原主心软了,索性装不知道猫儿的身份,装到连邱欢都没有察觉到有这一回事。

    恩怨这种东西,兜兜转转的就是一个算不清的圈啊。

    事情想到这里,邱欢便又忆起去年放花灯的事,愿往事如烟过,一笑泯恩仇……大概,他想放下了吧。

    把所有的事情都捋清楚了,邱欢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剧情之曲折,可一想到这个怪圈里的主角之一是她,她就不怎么笑得出来了。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一道软软的嗓音自身后响了起来。

    闻声,邱欢撑着伞转身一看,只见一人立在她面前,嘴唇微抿,眼带不悦,可惜他的面容稚嫩,一双猫眼微微睁圆了,这样一副神态,与其说生气,倒像是在撒娇一样。

    为了向她报复,白贺牺牲得也算是多了。既然现在他跟她装疯卖傻,她又何必把话说破?

    眼见那一道清瘦的身影让雨水打得浑身都湿透了,邱欢缓步上前,朝他倾过了雨伞,道:“走吧。”

    她的语气难得这般温和,他不由怔了一怔,再一对上她似是漫不经心,实则细心将他护在伞下的举动,他心里荡开一片柔软。他眯眼笑了一笑,挨得她近了一些,又将伞往她那边推了推,“莫再着凉了。”

    又过了大半年的时间,邱欢那一身的内伤才好得七七八八。

    她试着重新修炼内力,却是怎么也不成了。邱欢惋惜得厉害,也因着如此,她将宫主之位让了出去。原以为白贺会夺回那个位置,不想直到大长老坐上去,他都没个动静。

    现在他怎么想的,邱欢是完全弄不明白了。

    不过伤一好完,她也没准备继续呆在快活宫这个山谷里了,上一次出游才到第二个地方就负伤回去了,这一次怎么也得多走几个地方。

    邱欢没有通知任何人,她自个儿收好了包袱,避开所有人,连夜慢悠悠地往山下走。

    没了内力到底还是有点不方便,走得久了些,身体就觉得有些疲惫起来。

    一直走到了次日黎明,邱欢才走到山脚处,双腿也有些发酸。此时天边亮起了朝霞,如火如荼的红色映得天地都是一般的绚丽。

    她缓了一口气,正准备继续往下走,却见到出口的地方立着一个人。

    那人牵着两匹马,衣着朴素,身形高挑,面容却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他对上了邱欢的视线,弯眼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姑娘,长途漫漫,可需要一个保镖为你保驾护航?”

    猫儿牵着马儿走在林间小路里。马儿的步伐悠悠,那马蹄踏在铺满树叶的地上,声响清脆而悠闲。

    他要带她去哪里?

    像是感应到什么,猫儿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纤细的脖颈上还留着深深的指印,足以可见她当时下的狠劲。他深深地看了邱欢一眼,一言不发地敛下眼,转头看向了前方的路。

    他不开口,邱欢因着伤势,也没有心思说话。她合上眼,暗自想运行内力,不想才刚一运气,那一口压抑许久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猫儿的步伐一停,他走至邱欢身前,伸手在她背后的几个穴位飞快点过,邱欢才感觉心窝的那一阵抽痛缓和了许多。

    她咽下口中的腥甜,缓缓抬眼看向了猫儿,他并未看她,而是不言不语地回头牵上了马,继续朝前走去。

    他怎么会这些点穴手法?难不成……他会武功。既然这样,那齐长川当初为何说猫儿是个普通人?

    想到这里,邱欢合上了双眼,能让齐长川帮着说谎的,大抵两人认识。不过,能结识齐长川这样久居药庐而不问世事的人物,猫儿的身份想来不简单。

    可邱欢弄不明白,他想要她的命,谋的是什么?

    愿往事如烟过,一笑泯恩仇……她跟他有什么仇怨?难不成她杀的那些白贺旧部里面有他认识的人?

    邱欢到底想不透。想不到,她也不再浪费自己的精力,因着伤势与身体的疲惫,她趴在马背上还睡了一小会儿。直到傍晚,夜路不方便再前进了,猫儿的步伐才停了下来。

    猫儿把马栓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又收拾了一块干净地方出来,这才将马背上的邱欢抱了下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